第71章:暧昧(2)

    “你相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我杀不了的人?”凌晨三点,暖馨突然出现在狄昊然的边。

    “我相信,你动一动手指头就可以杀了我。”狄昊然裹着被子坐了起來,半夜被人吓醒,他的心却很不错。

    “我有那么恐怖吗?”暖馨挑了挑眉,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跑來找他,她也有不能和楚潇灵说的心事了,能诉说的似乎只有狄昊然。

    “沒有,但你现在要杀我,我是不会反抗的。”狄昊然半开玩笑的说着,邪魅的眼睛透过黑暗贪婪的看着她的容颜,他总觉得这张脸颊不会被自己看的太久就会永远从他的生命中离去。

    “为什么?”暖馨按开了房间的灯,狄昊然紧裹着被子的‘羞样’清楚的映入了她的眼帘。

    狄昊然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总之我不会还手的。”

    暖馨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眼睛微眯,“你干嘛把被子裹得那么紧?”现在是大天。

    “那个……”风流惯了的狄昊然在暖馨面前却风流不起來了,俊美的脸庞疑似有着两抹淡淡的红晕,“我睡的。”

    暖馨眼角抽了抽,转便离开。

    “你别走!”狄昊然赶紧拉住暖馨的手腕,被子一松便把大半个子给露了出來。

    暖馨转过头來刚好看到极具冲击的一幕,神色转冷,“你是想用美色勾引我?”

    狄昊然因为暖馨的话雷到了,她该是算不上幽默那类型的吧?就算这话很具有笑料,狄昊然也忍着笑,规规矩矩的用被子把自己给藏了起來,他可不敢忽略她眼底那似有若无的杀意,“你等着我,我马上去穿衣服!别走啊!”

    狄昊然裹着衣服跳下去,跑到更衣室利索的穿衣服,暖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就站在原处等着他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狄昊然却并沒有起半丝别的心思,反而不让她看到一些不想看到的,这些心细之处,让她有种别样的感觉,她从來都沒有过这种感觉。

    不过半分钟的时间,狄昊然穿好了一袭正装出來,衣冠楚楚,帅气人。

    头发上似乎还喷了发胶。

    暖馨眉头微皱,“你穿成这样干什么?”

    “你不是要约我出去吗?”狄昊然得意洋洋的看着暖馨,这一衣服可是法国大师订做的,平时他都舍不得穿。

    “沒事來你家逛逛,沒打算出去。”暖馨淡淡的说着,她很不理解狄昊然的得意从何而來。

    邪魅的眼中掠过一抹失落,狄昊然唉声叹气,“我还以为美女缺个男伴找我补缺呢。”

    “我不喜欢参加聚会。”暖馨不解风的回答。

    “那你喜欢干什么?”狄昊然笑眯眯的追问,这些基本常识是必须要掌握的,那样才有资格接近她。

    “杀人。”

    “你真敬业。”狄昊然抽了抽眼角,他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品味,谁不,偏偏不可救药的上了一个杀人王。

    “那里是什么地方?”暖馨纤手指着楼下草坪中圆桌子,四张椅子围在一起,让月色缠绕。

    “晒光浴,晒月光,闲时品酒,都可以。”狄昊然眼中掠过一抹亮光,眼底隐忍着期盼的光芒,“晚上坐在那里品酒,别是一番风味。”

    “去准备酒,别吵下人了。”暖馨毫无住客意识的命令着,子一闪便从二楼飘然而下,走几步,安然的坐在了舒适的椅子上。

    “小姐,等着我,马上來。”狄昊然快速的跑去拿酒,他突然觉得他的屋子太过大了,真不好!

    穿着精致西装的俊美男子一手端着盘子端正的向着暖馨走來,另一只手背在后,怎么看怎么就是个标准的witer,但只为暖馨服务。

    “暖馨小姐,上好的45年亚威克,请品尝。”狄昊然彬彬有礼的把酒放在桌上,又放下了两个透明的高脚杯,手中的托盘被他如飞碟一样飞的远远地。

    “如果每个witer都像你一样把盘子扔了,酒吧离倒闭也不远了。”暖馨神色淡淡的看着狄昊然把酒倒入杯中,鼻息间充满了醉人的酒香。

    “酒吧不会倒闭,因为我这样的witer世界上独一无二,且仅伺候你一位小姐。”狄昊然优雅的把酒杯递到暖馨的面前,前的领带让人不觉得此刻是半夜。

    暖馨当狄昊然的话如蚊虫在耳边飞过,并不在意,纤手拿着酒杯便一口喝了下去。

    狄昊然很殷勤的又为暖馨倒酒,嘴角一直挂着笑容,“你是想在我这里一醉方休?”

    “那你会不会在我喝醉之后把我卖了?我可是值很高的价的,全世界的政府都想要抓到我。”暖馨晃着酒杯面无表的说着,这是楚潇灵最的一个动作,只不过她晃着酒杯时嘴角总是带着邪魅的弧度,那双眼睛也如妖精般勾人。

    暖馨的表一点也不妩媚,却深深地吸引住了狄昊然,她沒有感的神色,却是他眼中最丰富的神色。

    俗话说人眼里出西施,他算是栽了!

    “如果有人敢來抓你,我就先宰了他!”狄昊然认真的说着,邪魅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你的救命之恩,我可还沒报答呢!”

    他不敢和她谈感,他怕他的慕之意一说,就再也不可能见到她了。

    “那晚你已经报了,我们谁都不欠谁的。”暖馨一口便把杯中酒喝尽,如果不是那晚狄昊然舍命相帮,她也不会和他这样坐在这里,或许是下意识的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

    “你看起來有心事?”狄昊然随意的问着,虽然喜欢着她,可他也清楚,自己一个不小心触到她的菱角,就可能死无葬之地了,这样的,就犹如飞蛾扑火。

    冰冷的目光闪了闪,暖馨沒有回答狄昊然继续喝酒,她的心事,无非是关于楚潇灵,五年來,一直如此。

    “是因为一个你无法杀的人?”狄昊然小心翼翼的揣测,“你不是杀不了他,而是因为无法杀,所以才会苦恼的吧?”

    “人太聪明了不好。”暖馨缓缓地放下了酒杯,神色惯然冷漠。

    狄昊然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脑袋,神色惊恐的看着暖馨。

    “你干嘛这样?”暖馨不解,她又沒有要动手打他。

    “你上次说了话多并沒有好处之后就把我打晕了,我怕你说了人聪明不好之后又要打晕我。”狄昊然保护着自己,神色警惕的看着暖馨。

    沉闷的心因他好了许多,如果不是他的份,她真有些冲动,想象楚潇灵一样把这个人养在边取乐。

    “今晚我不会打你。”暖馨并沒有察觉自己的语气并沒有那么冷漠了。

    “那感好。”狄昊然放松的拍了拍自己的膛,像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如果那个人你非杀不可,你便一定杀了他,如果是因为感而无法下手,那就不要动手了,免得自己将來后悔。”他说着最后的话时,自己都感到酸溜溜的,心中叫苦不已,这是明显的口不对心。如果暖馨真的因为喜欢一个人而无法杀了他,如果可以,他一定会很殷勤很殷勤的请愿去杀的。

    “我只是怕她后悔。”暖馨轻声说着,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愁,虽然她确定楚潇灵不会再被所误,可知道她原來是那么冷无痕后,她开始希望沒有过这样的仇恨存在,那样她就可以快乐的呆在冷无痕的边了。

    暖馨的声音很轻,却被狄昊然听得清清楚楚,知道被所困的那人不是暖馨之后,他的心非一般的愉悦,嘴角扯出一抹大大的笑容,殷勤的为她倒酒,“既然沒杀,就别杀了,月色如此之好,我们好好品酒。”虽然她是在灌酒。

    暖馨慵懒的靠在躺椅上,漆黑的眼睛中映着天上的明月,在心中想着,“这里的月亮沒有岛上的漂亮。”

    “这些天,我都在找那个女人的下落,可都沒有找到她,我怕她会再对你做什么事,你小心些。”狄昊然神色严肃的说着,乔安妮乔装的那个女子对他來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她敢对我下,就不敢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暖馨冷冷的说着,乔安妮如果不躲起來,恐怕现在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嚣张,狂傲,冷酷,嗜血,她将之展现的淋漓尽致,其实她也并不是如表面上的那般只有一层不变的冷漠。

    这一夜,对狄昊然來说过得极快,他还沒有看够她的容颜,东方的天空便露出了鱼肚白。

    “天亮了,你到我房里睡下吧?”狄昊然邪魅的眼睛温柔的看着她,天亮了,就怕她会离开了。

    “你继续在我的面前装君子,或许我就不会杀你了。”暖馨有着微微的醉意,站起來却很稳,神色慵懒的看着天边的鱼肚白。

    狄昊然随着暖馨站了起來,脸上挂着尴尬的笑容,“我再风流,也绝对不敢对你做什么的。”他悔恨啊,如果他以前洁自好点该多好,现在可好,追人的本钱都杀了一大把了。

    暖馨目光闪了闪,转便离开。

    “我什么时候还会再见到你?”狄昊然赶紧跟着她走了两步,邪魅的眼睛贪念的看着她。

    “下辈子。”冷冷的声音从她的樱唇中飘出,她的速度加快,一眨眼便出了这片面积不小的草坪。

    狄昊然看着暖馨一闪一跃就不见了的背影,心中暗下决心,“不管是刻意还是巧遇,我们都会再见的!”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