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前奏(3)

    月光静静地照在病房的地板上,医院的夜晚更显得安静。

    喝了牛的冷无痕已经沉沉的睡了去,那安眠药的分量足以让他明早才能清醒过來。

    一袭黑色劲装的楚潇灵水灵的眼睛中一片冰冷,她深深地看了沉睡的冷无痕一眼后便从30层高的大厦上跳了下去,紧绷的绳索一阵晃,她的影已经出现在了另一栋大楼的楼顶。

    她的脸看起來和乔安妮易容的冷艳女子一模一样。

    狄昊然为了能赶在天黑之前清理出南方的地盘,他不仅和顾旭尧的人动了手,还囚了顾旭尧好些人在他的一处分堂里。

    易容后的楚潇灵和暖馨在约定的地点见面,楚潇灵出现在了这处分堂外,暖馨隐藏在了黑暗中。

    狄昊然也不想把关系闹得不可收拾,对顾旭尧的人还算好,只是暂时关在一个大房间里不让他们出去闹事,想等着事解决完了之后再放了他们。

    一声爆炸声从那间大房间中传來,漫天的灰尘呛得人直打喷嚏。

    “出事了!”意识到出事了的兄弟赶紧跑到大房间去查看况,可还沒有跑到便被长相冷艳的女人以凌厉的手法打得半死,她手中那把普通的枪更是弹无虚发,每一枪都准确无误的打在他们的大腿上。

    避开动脉,却行走不得,疼痛难忍。

    楚潇灵把分堂中搅得鸡犬不宁,她衣衫干净完好的出來时,里面的上百号人几乎完全倒下,鲜血的腥味浓的让人作呕。

    风的大红跑车紧急的停在路边,从车上冲下來的狄昊然正好看见冷艳女子一枪打中他的一个心腹,他目赤裂的看着死伤无数的兄弟,拿起枪便向着冷艳女子扑去。

    “你來迟了。”楚潇灵轻笑,影一闪便避开了双眼发红的狄昊然,行动敏捷的向着一条偏僻的街道跑去。

    “站住!”狄昊然紧追不舍,杀他这么多兄弟,他怎么也不能让这个女人安然无恙的离开。

    离分堂不远的一处小林子中,乔安妮易容的冷艳女子神色冷漠的看着暖馨,眉宇间透露着她的不耐,“你让我到这里來到底等谁?”

    暖馨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凉凉的说道:“來了。”子后退,眨眼间她便消失在了植物茂盛的黑暗中。

    乔安妮不安的皱了皱眉,四下看了看她什么人也沒看见,正觉得自己被耍时,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颊快速跳到了自己的面前。

    “乔安妮,我有个跟虫,你帮我解决了吧。”楚潇灵轻笑道,影一闪便钻进了一处密林中。

    “你……”乔安妮认出那人是楚潇灵,正想跟上去把她抓出來,一颗子弹破空而來,她不得不拔枪挡住子弹。

    “狄昊然。”乔安妮看清了來人的脸,紧接着凶狠的拳头便向着自己砸來。

    愤怒的狄昊然如同受伤了的豹子,招招凶狠,短时间乔安妮也沒有讨到什么好。

    以楚潇灵的手,对付不了狄昊然,所以她才会让她來抵挡追來的狄昊然,自己好逃掉。乔安妮这样想着事,可却又觉得不对劲,暖馨明明就在她的边,她沒理由需要别人來挡着狄昊然。

    那么便是让她來当替罪羊,后面可能还有人要來!

    乔安妮想到此心中便发凉,果断的决定速战速决,虽然楚潇灵和暖馨和她都是特工组织的人,可她们绝对不会好心的出手相救。

    更要命的是今晚她是单前來的!

    “啊----”乔安妮一拳狠狠的向着狄昊然砸去,他虽然挡住,她的子弹却进了他的肩膀,和她们这种人比生死搏斗,狄昊然显然还沒有这能力。

    消声的手枪发出又一颗子弹深深的扎进了狄昊然的手臂中,连中两枪,狄昊然的脸色更加苍白,不得不连着向后退了好几步。

    “死吧!”乔安妮冷冷的看着狄昊然,纤手举起手枪对准他的眉心,高速旋转的子弹疯狂的向他飞去。

    狄昊然拿起枪想要用子弹档子弹,可他惊讶的发现,他的子弹用完了,此刻,逃也逃不掉。

    狄昊然眼睁睁的看着那颗自己靠近自己的眉心,他的眼中充满了不甘和无奈,可那颗子弹在离他只有几厘米的时候却被横空飞來的另一颗子弹打飞,好几颗烟雾弹被扔到了乔安妮的脚边,一阵阵浓烟转眼间便将她包裹。

    “快走。”暖馨出现在狄昊然边拉着他便走,几个闪烁间便消失在了林子中。

    从烟雾中冲出來的乔安妮神色冰冷的看着荒无人烟的林子,被人摆了一道的她发誓一定要还回來。

    沒人能这样戏耍她!

    暖馨把狄昊然带到了郊区的一个小别墅中,她冷冷的把狄昊然扔到了上,转便走。

    “喂,你去哪?”这么重的伤势让狄昊然几乎虚脱,如果暖馨弃他不顾,他可只能在这里自生自灭。或许很久之后,会有人发现他已经腐朽的尸体。

    暖馨沒有理睬他,径直走了出去。

    “嘶----”狄昊然挣扎着坐起來,上的枪伤加上淤青让他痛得龇牙咧嘴,最后只得无奈的躺在上不敢动弹。

    想不到风流狄少也有这么凄惨的一天。

    他叹息,心沉沉的,他并不是怕死,只是好多事都还沒有做,失去了他的帮助,冷无痕的况将会更加糟糕。

    “不想死就别再乱动。”拿着药箱回來的暖馨冷漠的说着,清秀的脸颊上淡漠的跟沒有绪这东西。

    这张面具是楚潇灵新给她选的,说是看起舒服顺眼,用这张脸和狄昊然建立点什么关系起來,可以好好地打击一下乔安妮的气焰。

    乔安妮想要的得到狄昊然,她就偏偏要捣乱。

    明明就是这样一张清秀美丽的脸,说出來的话却是这样冰冷,两者在一起怎么看怎么不协调。狄昊然仔细的打量着暖馨,看着她手中的药箱放松了些,他还不至于死在这里。

    暖馨粗鲁的扯掉狄昊然的衣服,便引得他龇牙咧嘴的痛,连连喊着,“美女,温柔点。”

    暖馨神色冷漠的看着狄昊然的伤口,锋利的刀具一起一落,也不管狄昊然是不是痛得要死不活,硬生生的把他肩膀处的子弹挑了出來。

    狄昊然痛的满头大汗,紧咬着牙,谁说美女伺候着舒坦的?他再也不信这句话了!

    另一颗子弹被挑了出來,狄昊然脸色苍白的躺在上,动也不动,他真心的想问一问:美女,你沒有点麻醉药吗?

    嘶----

    不打招呼就上药让狄昊然痛的全紧绷,昏昏睡眼睛瞪得老大,睡意一点都沒有了。

    “美女,谢谢你救了我。”狄昊然咬着牙说着,如果能选择救他的人,他愿换做楚潇灵路过救得她。

    暖馨把工具都放回药箱中,神色冷漠的看着狄昊然,“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会有人來送你走。”

    “你为什么要救我?”狄昊然邪魅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暖馨,他不觉得曾在F市见过这号人物。

    “看不惯她,顺便救得你。”暖馨随意的在房间中的椅子上坐下,她很无语楚潇灵的恶趣味,破坏乔安妮的好事,又让她接近狄昊然。

    让她接近狄昊然的目的,更方便的破坏乔安妮的事!

    狄昊然神色冷了下來,邪魅的眼底充满了愤怒,“你知道她是谁?”

    那个女人杀了他两个分堂的人,这仇怎么也不可能过去!

    “知道,但不会告诉你。”暖馨冷冷的说着。

    狄昊然目光闪了闪,凉凉的说道:“你不说我也会找到她的。”

    暖馨默不作声,神色冷漠的坐在椅子上,仿佛这个房间中只有她一个人,狄昊然就是空气。

    狄昊然偏着头看着暖馨,她静静地坐在那里犹如一尊冰雕,周的寒气驱逐任何想要靠近她的人。

    她越是拒绝别人的靠近就越是吸引人,这样的女人很神秘,他想要接近。

    “有沒有人和你说过,这样看你很美。”狄昊然轻声的说着,邪魅的眼睛凝视着她。

    暖馨眉心动了动,漆黑的瞳孔毫无感的看着狄昊然,“男人看的都是女人的容貌罢了。”

    狄昊然扯了扯嘴角,神色显得很骄傲,“世上的事可沒有绝对的,不提我,就是我兄弟冷无痕,他可是百分百的圣,他在乎的不是样貌而是心。”

    “这样的男人更恶心。”暖馨眼底掠过一抹厌恶,曾伤害过楚潇灵的人就是她的要杀之人。

    “哎……”狄昊然轻叹了一口气,坏笑着,“看來你是喜欢我这一类男人了。”

    “我喜欢的男人更该死。”暖馨神色冷冽的看着狄昊然,她的表让人不怀疑她可能下一秒就动手要了狄昊然的命,“如果你想死,可以继续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狄昊然收起了脸上的坏笑,一脸严肃,“刚活过來,还不打算牺牲。”

    暖馨的神色柔和了一点点,她对他的厌恶少了一丝,因他的苦中作乐和楚潇灵很像,即使面临再大的困境,都不会气馁。

    狄昊然眼尖的发现了暖馨神色细微的变化,俊美的脸庞扬起一抹大大的笑容,戏谑的看着她,“看來美女是有些喜欢我了。”

    暖馨站起來,一步步向着狄昊然走來,神色冰冷。

    “害羞也不用下杀手吧?”狄昊然轻声的呢喃着,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邪魅的眼睛柔光闪烁,此刻,他不怕死的还想用美男计。

    “话多并沒有好处。”红唇动了动,狄昊然便失去了知觉,也不知道自己是被杀了还是打晕了。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