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第一杀手(1)

    转过几条路都被人堵了,奇怪的是那些人并沒有追他,似乎只是拦住他的去路而已。

    狄昊然心底越來越不安,这条路是最后一条路了,如果再走不通,他就必须得等人來清理出路才能过去,可这段时间会发生什么事谁都不可预料。

    分堂现在是什么况,他只是大概了解,血洗分堂,无一生还的场面他想着便觉得痛心,那些都是他的兄弟们啊!

    拦在路中央的只有一辆车,纯黑色的跑车,透过车窗看到的是一个冷艳的女人,深蓝色的瞳孔冰冷的看着他,犹如在看自己的猎物一般。

    这是最后一条路了,又只有她一个女人守着,无论如何,他都要从这里闯过去!

    狄昊然加快了车速,直直的向着纯黑跑车撞去。

    冷艳女人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纤手持枪伸出车外,只见子弹悄无声息的飞了出去,紧接着便是狄昊然车窗玻璃破裂的声音。

    一条条裂缝像是蜘蛛网一样出现在他的挡风玻璃上,狄昊然心头微颤,这可是防弹玻璃!

    大红跑车眼见着就要撞到纯黑跑车,冷艳女人控着车旋转,危险却又恰好避过了大红跑车,而她的车头和大红跑车一个方向,两辆车同时向前冲去。

    冷艳女子追到了大红跑车的左侧,深蓝色的瞳孔冰冷的注视着狄昊然,“你是六分堂的老大,是我今晚要杀的最后一个人了。”纤手举起枪瞄准狄昊然的脑袋,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愤怒涌上眼中,狄昊然以鬼魅般的速度拿出了枪并举起开枪,两颗子弹准确无误的相撞在了一起。

    “是你血洗的分堂?”布上血丝的眼睛冰冷的看着冷艳女人,狄昊然的大手紧紧地握着枪。

    冷艳女子冷漠的看着狄昊然,冷漠的说道:“一会儿你就会下去陪他们了。”说完,连开两枪,都是瞄准狄昊然的脑袋。

    “我要你死!”狄昊然愤怒的瞪着冷艳女子,手指按下扳机,一枪一枪直朝冷艳女子眉心去。

    楚潇灵满眼担心的看着冷无痕,担忧的说道:“无痕,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

    冷无痕温柔的抚摸着楚潇灵的秀发,宠溺的说道:“在家等我,等处理完我就回來。”

    “我害怕你会受伤。”水灵的眼睛中闪烁着晶莹的液体,楚潇灵紧紧地抓着冷无痕的手就是不想放开。

    “沒人能伤的了我!”冷无痕轻轻地在楚潇灵的脸颊上印下一吻,推开她的手便钻进了车中。

    跑车启动,楚潇灵追了上去,大声说道:“冷无痕,我在家等着你!”

    心底暖暖的,第一次去面对黑暗时感觉到了归属感。

    为了她,他也会好好地回來。

    冷无痕赶到分堂时,满眼可及的便是兄弟们横七竖八倒着的尸体和猩红的鲜血,就连空气中也充斥着一股腐朽的味道。

    “到底谁干的?”冷无痕诡秘的眼中充满了杀气,修长的大手紧紧地捏着。

    更早赶到的其他兄弟早就把这里里里外外的检查了一个遍,可什么线索都沒有发现,一个男人无奈的说道:“凶手手法干净,我们沒有找到一点线索。”

    冷无痕蹲下仔细检查一个兄弟的尸体,好看的眉头皱的更紧,冷冷的说道:“一击要害,干净利落。”

    “是的,这里每一个兄弟都是这样死的,不论是中枪还是中刀,都是一击毙命,我怀疑这是一个人干的。”男人心惊胆战的说着,他才发现这个现象的时候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你是说一个人在很短的时间内杀了我上百个兄弟?”冷无痕冷冷的看着男人,诡秘的眼中盛满凶光。

    男人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我也不确定,但这种可能,很大。”

    冷无痕缓缓地站起來,冷声说道:“监控录像呢?”

    男人神色凝重的说道:“靠近这里十里之内所有的监控录像都沒有记录,而且,之间我们也沒有收到任何的求救信号,他们就如同被隔离在了荒岛上任人屠杀。”

    “好高明。”冷无痕冷哼,凶手的手段让他也感到震惊,不仅手恐怖,还有高超的电脑技术能悄无声息的控制十里之内所有的机械系统。

    这样一个敌人,沒有人会不感到心惊胆战。

    冷无痕神色凝重的走到分堂外,他试图找到什么可疑的线索,亮光在他的眼中掠过,他赶紧闪开险险的避过了飞來的子弹。

    转弯口有一个声音闪过,子弹也是从那个方向飞來的,冷无痕赶紧追了上去,却见到自己的人的一辆车被人强行开走。

    冷无痕跳上法拉第追了上去,不安的绪在心底蔓延,明明知道那人是故意引他去的,可他却不能不去。

    那辆车开进了山中,七拐八拐尽走偏僻的路,它从一条小道上开过,冷无痕跟着看去看着它转了几个弯就找不到它了。

    前面的路小难走,开车还不如骑自行车,冷无痕果断的下了车追去,四处寻找了几分钟后终于在一处林子后面发现了那辆车。

    只是车的主人早就沒在车上了。

    冷无痕诡秘的目光警惕的看着四周,月光下的树林并不是很明亮,昏昏暗暗地,也沒看见半个人影。

    “唔……无痕,救我……”女子惊恐的尖叫声扰乱了夜里的寂静,乌鹊被吓的飞上了天空。

    冷无痕神色沉了沉,抬脚快速的向着声音传來的地方跑去,大手紧紧地握着枪,随时准备出手。

    很容易听出來,那是岳曼荷的声音。

    穿过一片茂盛的灌木,一大片平地上,狼狈不堪的岳曼荷被捆着手脚躺在地上,满眼恐慌的喊着冷无痕的名字。

    冷无痕目光沉沉的看着岳曼荷,冷冷的举起手中的枪对准岳曼荷旁的人,“快放开她!”

    一袭紧衣裤的女子冷漠的看着冷无痕,她的长相算是好看却不算是绝美,脸色冰冷如霜,纤手轻抚着自己的枪,凉凉的说道:“你信不信,在你扣动扳机时,我能一枪毙了她,一枪挡住你的子弹。”

    “不……无痕,救我,救我啊……呜呜……我不想死……”岳曼荷哭的满脸泪痕,楚楚可怜的看着冷无痕。

    冷无痕冰冷的目光看向岳曼荷时闪了闪,对着女子说道:“你是什么人?”

    轻轻地动了动红唇,她淡淡的说道:“暖馨。”

    冷无痕心头一震,更加的不安,“国际特工组织第一杀手,暖馨?”

    暖馨冷漠的看着冷无痕,凉凉的说道:“你倒是知道多。”

    大手握枪柄握的更紧,冷无痕冷声道:“LGD的分堂的人,是你杀的?”那样的利落的杀人手法出自暖馨之手便不足为奇。

    “是。”沒有丝毫的犹豫,她像是在说今晚的月色很好一般。

    冷无痕强忍着自己想要扣下扳机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什么要对LGD动手?”凭一把枪,他能在暖馨手下活命就不错了,凭他的手,他或许只有逃命的资格。

    传说中,暖馨不会一个人,她的伙伴黑夜和她配合极为默契,黑夜还是百发百中无人能敌的神枪手。

    虽然黑夜并沒有露面,可他并不会天真的想着她不在或者他就有机会能胜了暖馨了。

    “钱就是为什么。”暖馨淡淡的说着。

    冷无痕早已把生死抛掷度外,虽然知道敌不过暖馨却也不会束手就擒更不会吓得脚软,理智的分析着事的发展,冷冷的说道:“你引我到这里來有何目的?”

    漆黑的枪孔指向了岳曼荷的脑袋,暖馨冷漠的说道:“我要LGD和KJ国际四分之一的势力。”

    “不可能!”冷无痕冷冷的拒绝,四分之一的势力,这样的损失会让他元气重伤。

    “你不想要你未婚妻的命了?”漆黑的瞳孔冷冷的看着冷无痕,她并不打算立刻动手。

    冷无痕目光闪了闪,冷酷的说道:“不过是个女人而已,杀了她我也不会答应你。”

    “那这个女人呢?”暖馨目光一转,冰冷的枪口对着一处光亮处去。

    “不----”冷无痕竭斯底里的呐喊,目赤裂,扣动扳机一枪向着暖馨开去。

    暖馨轻而易举的便避开了子弹,而一声轻哼声却几乎撕裂了冷无痕的心脏,他看见楚潇灵前的鲜血喷而出,俏丽的脸颊一片苍白,水灵的眼睛中布满了绝望。

    荧光闪烁,她的体连带着他的心碎成了一片一片的。

    狠狠地喘息着,冷无痕惊恐未定的看着刚才楚潇灵血溅的地方,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暖馨杀的人,不过是她的一个影像而已,只是那个影像太过真。

    心脏狠狠地抽痛着,他也庆幸着,还好那不是真正的楚潇灵,她还在家中,并沒有危险。

    此刻,他才知道,如果失去了她,他会多么害怕,多么痛苦。

    她对他是多么的重要。

    暖馨冰冷的目光闪了闪,冷冷的说道:“看來那个女人对你才是最重要的。”

    “你想干什么?”冷无痕眉头紧紧地皱着,先前的一幕已经暴露了他最致命的一处。

    暖馨向前走了两步,神色冰冷的看着冷无痕,“我只想告诉你,她的命,我随时都可以取。”

    “不敢!”冷无痕沉怒的呵斥,冰冷的枪口丝丝的咬着暖馨。

    暖馨把手中小小的遥控器按了下,不远处便自动出现了一个正方形的影响,那是冷无痕的家,楚潇灵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满脸担忧的看着窗外,纤手不安的绞着。

    暖馨再按了按键,之间一个瞄准的方形红线对准了楚潇灵,不难想象是狙击枪对准的她。

    “只要我按下这个键,她的脑袋便会被打穿。”暖馨食指摩擦着一个绿色的键,神色冰冷。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