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美人温柔乡(1)

    冷无痕温柔的握着她的小粉拳,神色有些迷离,缓缓地说道:“五年前,我出过一场事故,之前半年的记忆都失去了。醒來后,我总是会有一些说不清的感觉,像是失去了什么,有那么一个很重要的人被我忘记了。这种感觉很模糊,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实的,这些年,这种感觉也越來越淡,可我出事的时候戴着的一条女孩家的项链却又提醒着我,或许真的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你她?”楚潇灵的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背在后的小手紧紧地握着。

    “我不知道。”冷无痕并沒有任何的隐瞒,诡秘的眼睛温柔的看着楚潇灵。

    心脏狂跳的速度缓了些,楚潇灵瞪大了眼睛佯怒的模样完美的隐藏了她真实的绪,她恶狠狠地说道:“这件事和你不能碰我有什么关系?你不会为了一段莫名其妙的感觉就……拒绝我吧!”

    冷无痕慵懒的靠在墙上,无奈的说道:“我也不想的,五年來,只要一想要一个女人,我的心就会痛,始终不能做那一步。”直到今,他依旧打不开心中的那道枷锁。

    “是因为你对我的承诺吗?”楚潇灵悲伤的在心中想着,脸颊上却挂着邪魅的坏笑,不正经的说道:“那你不是做了五年的素食和尚?”

    冷无痕狠狠地瞪了楚潇灵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多亏了这样,才给你留个冰清玉洁的男人!”

    楚潇灵忍着笑,一脸暧昧的审视着冷无痕的全,食指挑起他的下巴,轻挑的说道:“这么说,本小姐还赚到了。”

    冷无痕大手一挥便把楚潇灵的手打开,诡秘的眼底隐忍着怒火,这女人欠揍了!

    砰----

    紧闭着的木门被人粗鲁的撞开,一个青年男人惊慌失措的闯了进來,然后又赶紧转关上房门,并上了锁才松了一口气。

    冷无痕的眉头不悦的皱了皱,诡秘的眼睛冷漠的看向了青年男人,冷冷的说道:“你是谁?”在冷少怒火中烧的时候撞过來,他可就变成了一个很好的出气筒。

    狠狠地喘了几口气的青年这才注意到房间里的另外两个人,目光不善的在冷无痕和楚潇灵的上扫过,凶神恶煞的嚷嚷道:“不想挨打就闭上嘴,老子在这里躲一会儿就走,不打扰你们亲密太久。”

    冷无痕嘴角勾起一抹冷魅的笑容,凉凉的说道:“既然你不是这房子的主人,那我就不会手下留了。”高大的躯从上站了起來,**的上将他完美的材尽数展现,只不过此刻的他却让人觉得异常危险。

    青年男人紧紧地捏着锋利的小刀在冷无痕的面前晃,眼神却有些害怕的闪烁,“你想干什么?”

    冷无痕一步步的向着青年男人靠近,如同死神般的压抑笼罩在青年男人的心头,他不安的感觉越來越重,最后只得慌张的向后退去,可有刀的他依旧沒能逃过冷无痕坚硬的拳头,一下一下,似要把骨头给他砸碎。

    舍不得动手教训楚潇灵,可他不会对这个青年男人下不去手,心中的怒气就全聚集到了拳头上,狠狠地砸了出去。

    楚潇灵坐在上目光带笑的看着冷无痕残暴的行为,一点也沒有要发发善心劝劝的意思。

    “救命啊----”青年男人竭斯底里的嚎叫,冷无痕的一拳拳下來,他全无一处不是疼痛难忍,整个子锁在小角落里企图逃掉一些击打。

    狠狠地发泄了一番心中的怒火,冷无痕这才停了下來,气息微微有些急促,神色冷酷的看了青年男人一眼便转向着楚潇灵走去。

    水灵的眼睛中溢满了笑意,楚潇灵幽幽的笑道:“无痕,你下手可真狠呢。”

    冷无痕大手一伸便把楚潇灵搂进怀中,冷傲的说道:“不长眼的人就该挨打。”敢用那样凶神恶煞的眼神看楚潇灵的人,他沒有杀了他算是好的了。

    “你这么暴力,那我得罪了你,你是不是也会打我啊?”楚潇灵水灵的眼睛闪烁着,俏脸流露着害怕的神色。

    薄凉的唇角勾起一抹冷魅的弧度,冷无痕微眯眼睛,危险的说道:“所以你最好别得罪我。”

    楚潇灵翻了翻白眼,小拳恶狠狠地砸在冷无痕的膛上,傲慢的说道:“你敢打我,我就杀了你!”

    大手抓住她的小拳头,诡秘的眼睛冷魅的看着她,笑道:“你舍得?”

    脸颊上挂着调皮的笑容,她轻轻地在他的唇角印下一个吻,“舍不得。”

    警笛声突兀的响起,寂静的山中顿时显得有些吵闹,被打得半昏迷的青年男人听到警笛声浑颤了颤,艰难的撑起子便跌跌撞撞的向外跑去。

    “额……”刚走到门边的青年男人便被突然打开的木门弹了回來,他狼狈的摔倒地上,全上下又是一阵阵剧痛。

    穿着警服的男人一看到青年男人便向着他扑了上去,制服他的同时还大声喊道:“我抓到他了,你们快进來。”

    紧接着,又是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跑了进來,他们粗鲁的把青年男人的手铐住,大笑道:“看你还往哪跑?”

    最先进來的男人把目光看向了冷无痕和楚潇灵,他严肃的说道:“你们和他是什么关系?”

    楚潇灵靠在冷无痕的怀中,水灵的眼睛玩味的看着男人,耳边听着冷无痕淡漠的声音,“沒关系。”

    锐利的目光仔细的看过屋子乱糟糟的左侧和斑驳的血迹,男人沉声说道:“他上的伤是你打的?”

    “是。”冷无痕淡淡的说着,似乎只是随手的一件事罢了。

    冷无痕冷傲的的态度让男人不悦的皱了皱眉,声音也不由的大了些,“你们跟我去警察局。”

    楚潇灵邪魅的笑道:“无痕,别人要抓你去坐牢了。”

    冷无痕不屑的看了男人一眼,淡淡的说道:“抓我坐牢的警察,还沒有出生。”

    “快穿好衣服,跟我去警察局录口供!”男人脸上笼上了一层怒气。

    冷无痕和楚潇灵很有默契的在对方的上看了一通,楚潇灵更是嘴角扯大,水灵的眼睛暧昧的看着男人,“警察叔叔,你给我拿件衣服过來,我才能跟你出去吧。”

    叔叔?!男人的眼睛瞪得老大,他还沒三十岁呢!有这么显老么?极力的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气,男人转便向外走去,看冷无痕那条裤子和气场,也知道不是什么贫穷的猎户,这里肯定也是他们撬门进來的!

    不一会儿,男人便拿了一宽大的警服进來,不悦的说道:“先暂时穿上,去警局换。”

    木门又被关上了,屋子里留下了他们二人的空间,楚潇灵倒是毫不避讳的扯开了凉被露出雪白的酮体,冷无痕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

    楚潇灵眼角带笑的看着冷无痕,很快的便把衣服在了上,纤手搂住他的脖颈,笑道:“无痕,你害羞啊?”

    冷无痕不满的把她的手打开,凉凉的问道:“你的衣服呢?”这件房里沒有她的衣服,他不由惊悚的想着她就这样从外面走进來的。

    “本小姐才不是你想的那样!”楚潇灵鄙视的看着冷无痕,纤手指着屋子后的一个小门,“那里是洗澡间,衣服放在里面了。”

    冷无痕眼中闪过一抹怒气,酸溜溜的说道:“你还真是洗的白白的在上等着威……”话还沒有说完他才想到她并沒有约过威尔,那她等的……冷无痕想咬了自己的舌头。

    大大的睫毛微垂,俏丽的小脸布着羞之色,楚潇灵嗲声道:“讨厌,人家等的可不是他。”

    一股无名火冒起,他的体立刻便起了反应,条件反的下了,神色不自然的说道:“快走了。”

    楚潇灵坐在边小脚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水灵的眼睛可怜兮兮的凝视着冷无痕,“腰都坐僵了,穿不了鞋。”

    言外之意,给你一个为本小姐穿鞋的机会。

    “那就不穿了。”冷无痕酷酷的说着,大手一伸便把楚潇灵抱了起來,迈着步子潇洒的向外走去。

    楚潇灵无语的看着冷无痕意气风发的俊脸,由衷的有一些挫败的绪在心底蔓延。

    “哇……”两年年轻的警察惊艳的看着木屋中走出來的男女,男人英俊完美,女人就是穿着不合的警服也美若天仙,他们就似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个年轻警察凑到男人边,艳羡的说道:“王哥,这就是你说要带回去录口供的侣?”

    男人点了点头,怒气淡了许多的他仔细看他们两人的容貌时,也颇为惊叹。

    这样的人,一定是寻求刺激跑到深山來谈的富家子弟。

    年轻警察手搭在王哥的肩上,赞赏的说道:“王哥,这次你做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为他们录口供,可是一个美差事,又养眼又心愉悦。

    王哥粗鲁的把年轻警察的手打开,语气生硬的对冷无痕说道:“你们两个上后面这辆车!”

    “如果只有一个司机当电灯泡,我勉强还能接受。”楚潇灵搂着冷无痕的脖子笑着说道,傲慢的神色一点也不惧人民警察。

    王哥眼角抽了抽,就算楚潇灵很漂亮他心头也还是很不爽,大声说道:“小李,你开后面这辆车。”他很想再找一个电灯泡上后面一辆车的,可青年男人需要一个人压着,两辆车就需要两个司机,根本沒有人手去充当这个电灯泡啊!

    楚潇灵小嘴凑到冷无痕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冷总裁被带进了警察局,明天可是一大新闻。”

    冷无痕傲慢的甩给楚潇灵一个冷眼,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进了车中。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