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血债血偿(2)

    对于赛场上不败的冠军来说,骑着银豹还能出车祸,这简直就是最低级的错误。楚潇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自从天上乌云滚滚,她就感到很不安。一阵闷雷响起,竟惊得她出现了片刻的恍惚,在高速逆行的车道上,也就出了刚才那一幕。

    “我必须立刻见到冷无痕!”楚潇灵咬着银牙,眸底闪烁着一抹恐慌,银豹的速度被她开启到了最快速。不安的感觉在心中蔓延,从未有过的害怕感包裹着她的心脏,她心底深深地害怕着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见到冷无痕了。

    连傍晚都还没有到,被乌云遮盖的F市变得像是晚上一样了,大街上灯光尽数亮起,豆大的雨滴在闪电的映照下砸在了大地之上。

    取下银色骷髅头盔,全都被包裹在雨水中的楚潇灵看着眼前巨大的医院大厦,久久的伫立在原地。

    “他没事。”心中轻声的呢喃着,楚潇灵紧绷着的心弦放松了些,放在银豹上的纤手轻微的颤抖着,萦绕在她心头的恐惧之感却并没有消散多少。

    刚来到这里,她便收到了他醒来的消息,他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了,她双脚却僵硬在了原地,怎么也不能向前迈进一步。

    手机顽强了响了很久之后,楚潇灵才缓缓地按了接听键,片刻之后,俏丽的脸蛋一片苍白,睁大的眼睛中尽是恐惧,防水的手机从她手中滑落摔进了小水潭之中。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夜幕中回,女人愤怒的咆哮声在跨海大桥边响彻,“楚潇灵,你给我清醒点!你是楚家唯一的希望了,你就是想死,你爹地妈也不会同意的!这条命不只是属于你了,是属于整个楚家!”

    “楚家都已经没了……”楚潇灵满脸的水渍,已经分不清楚是泪水还是雨水,痛苦的声音从她喉咙中发出,以前傲慢活泼的女孩完全失去了生机。

    楚楠曼伸手将楚潇灵搂进怀中,轻声安慰着,“灵儿,你必须活下来,你是哥哥和姐姐的唯一希望了。”

    “姑姑……”楚潇灵从楚楠曼的怀中挣扎着站起来,满脸哀求的看着楚楠曼,“你让我见见爹地妈最后一面好不好,我求求你。”

    “不是姑姑你让你见他们,是你不能去啊!若是让那些人知道你还活着……”楚楠曼哽咽着看着楚潇灵,这个傲立于国际上的女人也满脸泪水,“我不能让你冒险!离开这里,是你活下来唯一的希望了!”

    “不!”楚潇灵推开楚楠曼,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去,“爹地妈无辜惨死,还连累了访琴,你让我怎么能安心离开?就是死,我也要拉下那些人一起死!”

    楚鹤轩和顾依涟接岳访琴回来的路上出了一场特大车祸,种种痕迹都表明,这是一场蓄意谋杀。被无辜牵连的岳访琴成了楚潇灵的替,因为面目被毁,外界都以为死的女孩是楚潇灵。

    “你现在有什么能力拉他们一起死?开你的银豹去撞死他们?!”楚楠曼黑着脸怒叱,无乱如何她今天都必须把楚潇灵带走。

    手指甲掐进了掌心的中,楚潇灵口中泛着甜味,痛苦近乎摧毁了她的理智,但她同样知道她还没有那复仇的能力,眼睛低低的垂着,嘶哑的声音就似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般,“是谁动的手?”

    楚鹤轩是商业巨头,商场上也得罪了不少人,可是能够在那么多保护措施之下害死他的人,绝对不简单。而且,在出车祸这么短短的时间里,楚鹤轩的公司便被人攻击,因为内部况被人泄露,公司损失巨大,破产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楚楠曼眼中闪过仇恨,冷冷的说道:“冷致、顾旭尧。”

    体僵在了原地,楚潇灵眼睛错愕的睁大老大,深深地讽刺和仇恨渐渐地布满双眼,嘴角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原来是因为你——冷无痕!”

    冷致便是冷无痕的父亲,KJ国际的上一任总裁,顾旭尧是冷无痕最要好的兄弟,越阳集团的现任总裁,他们之所以会一起动手,除了想要楚鹤轩的公司之外,便是因为冷无痕的失踪,而重伤的冷无痕是在楚家别墅之下找到的,这笔账,自然是被算在了楚鹤轩的上。

    一直对楚氏虎视眈眈的冷致和顾旭尧,这次便是找到了足够的理由动手!

    “灵儿,等你再次回来之时,便是冷家和顾家毁灭之!”楚楠曼握着楚潇灵的肩膀,沉声说着,血海深仇,她让她亲自来报,几年之后,她会让楚潇灵有这个能力。

    想起这一个月来与冷无痕的种种,楚潇灵只觉得讽刺,那一幕幕犹如无形的巴掌狠狠地扇在她的脸上,碾碎她自以为的

    她的爹地和妈,是因冷无痕而死,也是因她而死的!他们之间,从此交缠了鲜血!

    漆黑的瞳孔冰冷的没有了一丝温度,她的脸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纸,仇恨的火焰在心中汹涌的燃烧着,狠狠发誓:“冷家,顾家,我会让你们血债血偿!”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