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血债血偿(1)

    楚鹤轩看着楚潇灵一直盯着机器人,笑着说道:“刚才回来也没有看着它,就用KT把它叫过来了,灵儿,你是让它去做什么事了?”

    KT是控制机器人的遥控器,KT中有一个键是召唤键,不管机器人正在做什么事,只要主人按了召唤键它都会立刻丢下手里的事跑过来。而机器人一般都只做家务,没什么重要的事可做。

    楚潇灵只听着楚鹤轩说了KT两个词,其他的就什么都没听见了,呆愣了片刻,她发了疯似的向外冲去,心脏都快要跳出了喉咙,她祈祷着他千万不要出了什么事

    “灵儿,你去哪?”顾依涟看着骑着银豹狂奔出去的楚潇灵,满脸担忧,她从来没有在楚潇灵的脸上见过如此沉重的神色。

    耳边掠过呼呼的风声,脸蛋被刮得有些生痛,她忘记了带头盔却在山道上高速飞奔着。

    楚家别墅,是修建在一座山上的。冷无痕被半路丢下,他又受了伤,这样的山势,他……楚潇灵不敢多去想什么,拼命的狂奔着想要找到冷无痕,她只有一个念头就是立刻见到他,即使爹地再关她几个月,只要她见到他平安,就足够了!

    冷无痕,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事,若是你中场退出游戏,我会恨你一辈子的。

    嘶——

    刹车声在人群处响起,楚潇灵站在高一级的山路上看着下面山路上发生的事,悬在喉咙处的心渐渐落回了原处。

    他还没死,他被人救了。

    坐在银豹上,楚潇灵看着满鲜血的冷无痕被他的手下抬上了车,在他们急救措施下,她看着他恢复了生气,虽然重伤的醒不过来,但她知道他还活着!

    “无痕,对不起。”楚潇灵看着冷无痕被送进了医院,她却没有跟上去,眸底沉着痛,“我要回去了,你要快点好起来,等下我再来看你。”她不能在外面待的太久了,她这样莽撞的冲出来,顾依涟不知道又该多么担心了。

    回到家后,见到顾依涟担忧的模样,楚潇灵多少有些愧疚,可对于召回机器人让导致冷无痕受伤的楚鹤轩,她怎么也有些小绪,脸色不悦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暂时不想要理睬自己的爹地了。

    “这丫头闹什么别扭?”楚鹤轩茫然的看着紧闭的房门,心中也颇为不悦,楚潇灵这么明目张胆的骑着赛摩出去疯跑了一圈让顾依涟这么担心,他还没和她算账呢!

    之前关她两个月闭就是为了不让她出去赛车而让顾依涟担心的。

    顾依涟无奈的看着楚鹤轩,“一定是你关了她一个月不乐意了。我们也回来了,那两个月的闭就取消了吧,免得灵儿对你心生怨念。”

    看着自己温柔多的妻子,楚鹤轩就是满心的疼,她说什么他就应什么,向来是捧在手心宠着的。

    “灵儿,我们回来了,你那两个月的闭也结束了,可以出去玩玩了。”楚鹤轩站在楚潇灵的门口大声说着,对于他的妻子和女儿,他向来是被压迫的那一个。

    “真的?”话音一落,楚潇灵的脑袋便从房间中钻了出来,灵动的眼睛藏不住的兴奋。

    楚鹤轩宠溺的揉了揉楚潇灵的头发,笑道:“丫头,你爹地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爹地最好了。”楚潇灵一头边扎进了楚鹤轩的怀中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那我先出去玩会儿。”

    “等等,你今天可不能走!”楚鹤轩赶紧抓住了准备溜走的楚潇灵,“晚上有一场宴会,你妈可是和别人说好了的,你必须去!”

    “灵儿,这次的宴会很重要哦!以前的你可以不参加,这次你一定不可以缺席!”顾依涟笑脸盈盈的看着楚潇灵,神色却一点也不带商量。

    楚潇灵兴奋的神色低沉了些,不满的嘀咕着:“什么重要的宴会嘛?我才不想参加这些无聊的聚会。”楚鹤轩是商界龙头,各种商业宴会数不胜数,楚潇灵从小便讨厌这种应酬,所以基本上也没有参加过这些宴会。

    顾依涟走过来握着楚潇灵的手,温柔的说着:“灵儿,妈知道你在家关了这么久,很想出去玩玩,为了妈再忍一天好不好?等下,妈会和爹地去把访琴接过来,有她陪你,你就不无聊了。”

    楚潇灵无奈的点了点头,就算她多么不愿参加晚上的宴会,可也没办法拒绝她的妈,顾依涟虽然温柔,可她决定了的事还没有人能够改变的呢。更何况,这次为了留下她,竟然要把岳访琴给接过来,足以见顾依涟留下她的决心。深知顾依涟脾的楚潇灵,聪明的不再做无用的挣扎。

    顾依涟看着楚潇灵点头答应,嘴角扬起一抹算计的笑容,转过头温柔的对着楚鹤轩说道:“轩,你去把仆人们都叫回来吧,时间不多了,得快些准备。”如果事进展的顺利,她有信心用一纸婚书把楚潇灵的心给收回来。

    楚鹤轩点了点头,修长的影不多时便消失在了大厅之中。对于楚潇灵把所有仆人都放假的事,他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丫头的子和顾依涟的温柔完全是两个极端的!

    仆人们喜欢夫人,害怕大小姐!

    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空空的别墅中的人气便急速的回升着,那些被放假的仆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楚潇灵目送着楚鹤轩的车开了出去,脸上洋溢着的笑容被一阵风吹过便了无踪迹,好看的柳眉微皱,眸底隐忍着对冷无痕的担忧。

    已经过去大半天的时间了,她也不知道冷无痕现在的况到底如何,虽然被人救下了,可那样的伤势还是让她很心痛。

    这是第一个让她如此牵肠挂肚的男人啊!

    “哎……”叹了一口气,楚潇灵无精打采的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别墅中不断向她问好的仆人全部都被她给无视了。

    “小姐。”中年妇人恭敬的对楚潇灵问好,原本快速走着的步子停了下来。

    目光在中年妇人的上扫过,楚潇灵拉着她走到了自己的房间外,郑重的说道:“桦嫂,我要好好地睡一个美容觉,你什么也别做,就在这里给我守着,不管任何人任何事,在我睡醒前,都不能进来打扰我,知道吗?”

    这种事桦嫂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楚潇灵喜静是她们都知道的事,当下乐意的点头,“小姐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人来打扰你休息的。”

    楚潇灵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只要你做的好,以后那些活动你就可以不参加了。”

    闻言,桦嫂脸上堆上了欣喜的笑容,“多谢小姐了。”只有他们这些下人才知道那些所谓的活动是多么的让人痛苦,这些都是楚潇灵专门弄出来折腾人的,这也是为什么仆人们都这么怕楚潇灵的缘故。

    关上了房门,楚潇灵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眼睛中闪过狡黠的光泽,快步的向着浴室走去。

    楚潇灵喜静,她休息的时候更是不许任何人打扰她,这是楚家大宅中众人皆知的事,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休息的楚潇灵并不是真正的在休息,而是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偷跑出去在马路上骑着赛摩狂奔了。

    真正熟悉楚潇灵的人,知道有人说她喜静的话,肯定会当场笑到喷血的。但不熟悉楚潇灵的下人来说却并不知道,所以在接受那些极具挑战的活动的时候,很是不解安静的大小姐为什么会有这些手段来折腾他们。

    十多分钟之后,骑着银色赛摩的楚潇灵已经离开了别墅高速的在山道上飞驰着,借着楚鹤轩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她要去看一看冷无痕,这样她焦虑的心或许才会得到丝丝宁静。

    轰隆隆……

    一声声闷响从天边传来,层层乌云已经将F市的上空覆盖,暴雨前的狂风呼呼地在这座城市中响彻。

    突来的恶劣天气让人们有些措手不及,道路上行驶的车辆都加快了速度,想要赶在暴雨到来之前回去。

    微微抬头,银白色骷髅头盔中灵动的眼睛中闪过一丝不安,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她的心中如压了一块大石,沉甸甸的。

    纤手一紧,银豹再次加速,能在大雨来临前去到医院自然是最好的。

    哧——

    刺耳的刹车声在耳边回,一辆不错的轿车冲进了路边的花坛中,车损坏严重,车头还冒着白烟。

    司机气急败坏的从车上冲了下来,看了一下损伤严重的车,脸色更加的沉,愤怒的对着罪魁祸首大骂着:“你TMD不想活啦?车开那么快还逆道而行,你赶着奔丧呢!”

    奔丧,犹如尖锐的利刺刺进她的心中,本就犹如天色般沉的心猛然抽痛,紧握着把手的纤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银色骷髅头盔中那双眼睛寒冷的如地狱中的恶魔,骑在银豹上的楚潇灵冷漠的说道:“不想死就让开!”银豹向前耸动,伴随着震耳的雷声,它犹如匍匐在草地中准备向猎物扑去的野兽。

    车被毁成这样还被人威胁,是人都会暴怒,可是司机对视着楚潇灵那双冰冷的眼睛时,莫名的感到一种恐惧,再加上她骑着的明显价值不菲的赛摩,司机竟下意识的退了开来,有些人,是他这种小资得罪不起的。

    看着银色赛摩绝尘而去,司机竟然瘫软的靠在了车上,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司机忍不住咒骂:“疯女人!也不知道是哪家的败金女!”F市的权贵太多了,那些人轻而易举的便能捏死像他这样的人,若是一不小心得罪了一个富二代,这辈子可就是毁了。所谓的法律,在F市那些有权有势的人的眼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重要声明:小说《邪魅首席的火辣宝贝》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