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勿盗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落雪无双 书名:末世之相守
    
  •   防盗章:不用看!盗文的大大们!请你们高抬贵手!

        我只是一个刚入V的小写手,每天V文的点击才两位数,你们好意思在把我写到凌晨3点的文第二天一早就发到盗文网吗?我是大学生,写文是自己的好,3000字至少要我三个小时的时间,你们怎么好意思这样糟蹋我的劳动成果!我很高兴自己的文有读者愿意看愿意收藏愿意评论,那是我写文的动力。看着收益那一栏不算多但也是我自己一字一句挣来的钱,我原本是很开心的,可是一旦被盗文,我文章的点击量一下就人的心血迟早有一天会遭报应的!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盗文死全家人物列表剧中人物阿隆佐那不勒斯王西巴斯辛 阿隆佐之弟普洛斯彼罗旧米兰公爵安东尼奥普洛斯彼罗之弟,篡位者腓迪南那不勒斯王子贡柴罗正直的老大臣阿德里安弗兰西斯侍臣凯列班野而丑怪的奴隶特林鸩罗弄臣斯丹法诺酗酒的膳夫船长水手长众水手米兰达普洛斯彼罗之女丽儿缥缈的精灵伊里斯刻瑞斯朱诺众水仙女众刈禾人由精灵们扮演其他侍候普洛斯彼罗的精灵们第一幕地点海船上;岛上第一幕第一场 在海中的一只船上.暴风雨和雷电船长及水手长上.我很高兴自己的文有读者愿意看愿意收藏愿意评论,那是我写文的动力。看着收益那一栏不算多但也是我自己一字一句挣来的钱,我原本是很开心的,可是一旦被盗文,船长:老大!水手长:有,船长.什么事船长:好,对水手们说:出力,手脚麻利点儿,否则我们要触礁啦.出力,出力!(下.)众水手上.水手长:喂,弟兄们!出力,出力,弟兄们!赶快,赶快!把中桅帆收起!留心着船长的哨子.--尽你吹着怎么大的风,只要船儿掉得转头,就让你去吹吧!阿隆佐、西巴斯辛、安东尼奥、腓迪南、贡柴罗及余人等上阿隆佐:好水手长,小心哪.船长在哪里放出勇气来!水手长:我劳驾你们,请到下面去.安东尼奥:老大,船长在哪里水手长:你没听见他吗你们妨碍了我们的工作.好好地待在舱里吧;你们简直是跟风浪一起来和我们作对.贡柴罗:哎,大哥,别发脾气呀!水手长:你叫这个海不要发脾气吧.走开!这些波涛哪里省得了什么国王不国王到舱里去,安静些!别跟我们麻烦.贡柴罗:好,但是请记住这船上载的是什么人水手长:随便什么人我都不放在心上,我只管我自个儿.你是个堂堂枢密大臣,要是你有本事命令风浪静下来,叫眼前大家都平安,那么我们愿意从此不再干这拉帆收缆的营生了.把你的威权用出来吧!要是你不能,那么还是谢谢天老爷让你活得这么长久,赶快钻进你的舱里去,等待着万一会来的恶运吧!--出力啊,好弟兄们!--快给我走开!(下.)贡柴罗:这家伙给我很大的安慰.我觉得他脸上一点没有命该淹死的记号,他的相貌活是一副要上绞架的神气.慈悲的运命之神啊,不要放过了他的绞刑啊!让绞死他的绳索作为我们的锚缆,因为我们的锚缆全然抵不住风暴!如果他不是命该绞死的,那么我们就倒媚了!(与众人同下.)水手长重上.水手长:把中桅放下来!赶快!再低些,再低些!把大桅横帆张起来试试看.(内呼声)遭瘟的,喊得这么响!连风暴的声音和我们的号令部被压得听不见了.--西巴斯辛、安东尼奥、贡柴罗重上水手长:又来了你们到这儿来干么我们大家放了手,一起淹死了好不好你们想要淹死是不是西巴斯辛:愿你喉咙里长起个痘疮来吧,你这大喊大叫、出口伤人、没有心肝的狗东西!手长:那么你来干一下,好不好安东尼奥:该死的狗!你这下流的、骄横的、喧哗的东西我们才不像你那样害怕淹死哩!贡柴罗:我担保他一定不会淹死,虽然这船不比果壳更坚牢,水漏得像一个浪狂的娘儿们一样.水手长:紧紧靠着风行驶!扯起两面大帆来!把船向海洋开出去;避开陆地.众水手浑淋湿上.众水手:完了!完了!求求上天吧!求求上天吧!什么都完了!(下.)水手长:怎么,我们非淹死不可吗贡柴罗:王上和王子在那里祈祷了.让我们跟他们一起祈祷吧,大家的形都一样.西巴斯辛:我真按捺不住我的怒火.安东尼奥:我们的生命全然被醉汉们在作弄着.--这个大嘴巴的恶徒!但愿你倘使淹死的话,十次的波涛冲打你的尸体!①贡柴罗:他总要被绞死的,即使每一滴水都发誓不同意,而是要声势汹汹地把他一口吞下去.①当时英国海盗被判绞刑后,在海边执行;尸体须经海潮冲打三次后,才许收硷.幕内嘈杂的呼声:--"可怜我们吧!"--"我们遭难了!我们遭难了!"--"再会吧,我的妻子!我的孩儿!"--"再会吧,兄弟!"--"我们遭难了!我们遭难了!我们遭难了!"--安东尼奥:让我们大家跟王上一起沉没吧!(下.)西巴斯辛:让我们去和他作别一下.(下.)贡柴罗:现在我真愿意用千顷的海水来换得一亩荒地;草莽荆棘,什么都好.照上天的旨意行事吧!但是我倒宁愿死在陆地上,(下.)第二场 岛上.普洛斯彼罗所居洞室之前普洛斯彼罗及米兰达上.米兰达:亲的父亲,假如你曾经用你的法术使狂暴的海水兴起这场风浪,请你使它们平息了吧!天空似乎要倒下发臭的沥青来,但海水腾涌到天的脸上,把火焰浇熄了.唉!我瞧着那些受难的人们,我也和他们同样受难:这样一只壮丽的船,里面一定载着好些尊贵的人,一下子便撞得粉碎!啊,那呼号的声音一直打进我的心坎.可怜的人们,他们死了!要是我是一个有权力的神,我一定要叫海沉进地中,不让它把这只好船和它所载着的人们一起这样吞没了普洛斯彼罗:安静些,不要惊骇!告诉你那仁慈的心,一点灾祸都不会发生.米兰达:唉,不幸的子!

        普洛斯彼罗:不要紧的.凡我所做的事,无非是为你打算,我的宝贝!我的女儿!你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我从什么地方来:你也不会想到我是一个比普洛斯彼罗--所十分寒他的洞窟的主人,你的微的父亲--更出色的人物.米兰达:我从来不曾想到要知道得更多一些.

        普洛斯彼罗:现在是我该更详细地告诉你一些事的时候了.帮我把我的法衣脱去.好,(放下法衣)躺在那里吧,我的法术!--揩干你的眼睛,安心吧!这场凄惨的沉舟的景象,使你的同心如此激动,我曾经借着我的法术的力量非常妥善地预先安排好:你听见他们呼号,看见他们沉没,但这船里没有一个人会送命,即使随便什么人的一根头发也不会损失.坐下来;你必须知道得更详细一些.米兰达:你总是刚要开始告诉我我是什么人,便突然住了口,对于我的徒然的探问的回答,只是一句"且慢,时机还没有到".普洛斯彼罗:时机现在已经到了,就在这一分钟它要叫你撑开你的耳朵.乖乖地听着吧.你能不能记得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的一个时候我想你不会记得,因为那时你还不过三岁.米兰达:我当然记得,父亲.普洛斯彼罗:你怎么会记得什么房屋或是什么人把留在你脑中的随便什么印象告诉我吧.米兰达:那是很遥远的事了,它不像是记忆所证明的事实,倒更像是一个梦.不是曾经有四五个妇人服侍过我吗普洛斯彼罗:是的,而旦还不止此数呢,米兰达,但是这怎么会留在你的脑中呢你在过去时光的幽暗的深渊里,还看不看得见其余的影子要是你记得在你未来这里以前的形,也许你也能记得你怎样会到这里来.米兰达:但是我不记得了.普洛斯彼罗:十二年之前,米兰达,十二年之前,你的父亲是米兰的公爵,并且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国君.米兰达:父亲,你不是我的父亲吗普洛斯彼罗:你的母亲是一位贤德的妇人,她说你是我的女儿;你的父亲是米兰的公爵,他的唯一的嗣息就是你,一位堂堂的郡主.米兰达:天啊!我们是遭到了什么样的好谋才离开那里的呢还是那算是幸运一桩普洛斯彼罗:都是,都是,我的孩儿.如你所说的,因为遭到了谋,我们才离开了那里,因为幸运,我们才飘流到此.米兰达:唉!想到我给你的种种劳心焦虑,真使我心里难过得很,只是我记不得了--请再讲下去吧.普洛斯彼罗:我的弟弟,就是你的叔父,名叫安东尼奥.听好,世上真有这样好恶的兄弟!除了你之外,他就是我在世上最的人了;我把国事都托付他管理.那时候米兰在列邦中称雄,普洛斯彼罗也是最出名的公爵,威名远播,在学问艺术上更是一时无双.我因为专心研究,便把政治放到我弟弟的肩上,对于自己的国事不闻不问,只管沉溺在魔法的研究中.你那坏心肠的叔父--你在不在听我米兰达:我在聚精会神地听着,父亲.普洛斯彼罗:学会了怎样接受或驳斥臣民的诉愿,谁应当拔耀,谁因为升迁太快而应当贬抑,把我手下的人重新封叙,迁调的迁调,改用的改用;大权在握,使国中所有的人心都要听从他的喜恶.他简直成为一株常藤,掩蔽了我参天的巨干,而吸收去我的精华.--你不在听吗米兰达:啊,好父亲!我在听着.普洛斯彼罗:听好.我这样遗弃了俗务,在幽居生活中修养我的德;除了生活过于孤寂之外,我这门学问真可说胜过世上所称道的一切事业;谁知这却引起了我那恶弟的毒心.我给与他的无限大的信托,正像善良的父母产出刁顽的儿女来一样,得到的酬报只是他的同样无限大的欺诈.他这样做了一国之主,不但握有我的岁入的财源,更僭用我的权力从事搜括.像一个说谎的人自己相信自己的欺骗一样,他伊然以为自己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公爵.处于代理者的位置上,他用一切的咸权铺张着外表上的庄严:他的野心于是逐渐旺盛起来--你在不在听我米兰达:你的故事,父亲,能把聋子都治好呢.普洛斯彼罗:作为代理公爵的他,和他所代理的公爵之间,还横隔着一重屏障,他自然希望撤除这重屏障,使自己成为米兰大权独揽的主人翁.我呢,一个可怜的人,书斋便是我广大的公国,他以为我已没有能力处理政事.因为一心觊觎着大位,他便和那不勒斯王协谋,甘愿每年进贡臣服,把他自己的冠冕俯伏在他人的王冠之前.唉,可怜的米兰!一个从来不曾向别人低首下心过的邦国,这回却遭到了可耻的卑屈!米兰达:天哪!普洛斯彼罗:听我告诉你他所缔结的条款,以及此后发生的事,然后再告诉我那算不算得是一个好兄弟米兰达:我不敢冒渎我的可敬的祖母,然而美德的娘亲有时却会生出不肖的儿子来.普洛斯彼罗:现在要说到这条约了.这位那不勒斯王因为跟我有根深蒂固的仇恨,答应了我弟弟的要求,那就是说,以称臣纳贡--我也不知要纳多少贡金--作为交换的条件,他当立刻把我和属于我的人撵出国境,而把大好的米兰和一切荣衔权益,全部赏给我的弟弟.因此在命中注定的某夜,不义之师被召集起来,安东尼奥打开了米兰的国门;在寂静的深宵,谋的执行者便把我和哭泣着的你赶走.米兰达:唉,可叹!我已记不起那时我是怎样哭法,但我现在愿意再哭泣一番.这是一件想起来太叫人伤心的事.普洛斯彼罗:你再听我讲下去,我便要叫你明白眼前这一回事,否则这故事便是一点不相于的了.米兰达:为什么那时他们不杀害我们呢

        普洛斯彼罗:问得不错,孩子,谁听了我的故事都会发生这个疑问.亲的,他们没有这胆量,因为我的人民十分戴我,而且他们也不敢在这事上留下太重大的污迹;他们希图用比较清白的颜色掩饰去他们的毒心.一句话,他们把我们押上船,驶出了十几哩以外的海面;在那边他们已经预备好一只腐朽的破船,帆篷、缆素、桅椅--什么都没有,就是老鼠一见也会自然而然地退缩开去.他们把我们推到这破船上,听我们向着周围的怒海呼号,望着迎面的狂风悲叹;那同的风陪着我们发出叹息,却反而加添了我们的危险.的怒海呼号,望着迎面的狂风悲叹;那同的风陪着我们发出叹息,却反而加添了我们的危险米兰达:唉,米兰达:唉,
  •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相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