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后患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落雪无双 书名:末世之相守
    
  •   盗文的大大们!请你们高抬贵手!

        我只是一个刚入V的小写手,每天V文的点击才两位数,你们好意思在把我写到凌晨3点的文第二天一早就发到盗文网吗?

        我是大学生,写文是自己的好,3000字至少要我三个小时的时间,你们怎么好意思这样糟蹋我的劳动成果!我很高兴自己的文有读者愿意看愿意收藏愿意评论,那是我写文的动力。看着收益那一栏不算多但也是我自己一字一句挣来的钱,我原本是很开心的,可是一旦被盗文,我文章的点击量一下就少了一半,你们就忍心拿走我这样的女生自己乐呵乐呵的零花钱吗!

        作者群里大家都很无奈,我们也想防盗,又怕剩下的买文的读者不方便,流失仅有的点击,但不防盗心里那根刺怎么也拔不掉。算我求求你们,不要再光顾我的文章了,我写的东西不希望你们这些人看!如果你们还有那么点良心的话,希望你们远离我这样的小透明,我小门小户地供不起你们这尊大佛!

        最后说一句,天理昭昭,你们这样糟蹋别人的心血迟早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丧尸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清很快发现它四肢僵硬,动作不协调且相当不灵活。他手上什么工具都没有,又不能断定要是被丧尸咬到抓伤是不是会感染,为今之计是先回房间里找到趁手的武器。于是他利落地转上楼、进屋锁门。

        把门锁上的瞬间铁门上就传来尖利的划拉声,听得人心极度烦躁。他背靠着铁门,冷汗留下。屋里的母亲和弟弟,是不是……是不是也变成这样的怪物……向清在心里向各路神佛祈祷,一边去厨房拿了一个平底锅和一把菜刀,小心翼翼地往卧室走去。

        果然,躺在上的女人已经不再是满脸通红的痛苦状。尸斑布满了他暗青的脸,眼睛里看不到瞳孔,虽然嘴巴被堵上看不到牙齿,但被绑的双手上锋利的指甲预示着他的母亲已然不是人类。向清无法做出弑母的行动,虽然不待见她,但这仍是孕育他的母亲,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关紧房门不让她出去咬人。

        怀着最后的希望看向弟弟,遗憾的是他眼中依旧是一具不断试图挣脱捆绑的会动的尸体。向清沉默着把门关紧,他只能希望不在房内的父亲能幸免遇难,现在不是他难过的时候,许晟睿还在医院附近,若是那些发烧的人都转变成怪物,这座城市将沦为地狱!

        从父亲的房间找到不少结实的衣服。向清一件件穿上,从颈部到脚都裹得严严实实,带上手、帽子,在不妨碍运动的前提下他已经把全都做好了严密的防护。把冰箱里的水、食物和药品放入结实的背包中后,向清把厨房里找得到的刀具都收进背包,然后两手分别握着从家里找到的钢制水管和平底锅,贴在猫眼中观察外面的况。

        他在收拾的时候就听到大量的尖叫,想必这些怪物已经有不少出了楼道去袭击广场上的伤员。因为在二楼视野太低,他无法掌握外面的具体况。

        门外的丧尸仍在锲而不舍地抓挠。向清本不愿直接对上,想从窗户跳出去逃生,但父母为了防盗在所有窗子上都加了铁栏,他想出去只有大门一个选择。防盗门是从外开的,向清扭开门把手后腿部骤然发力,一脚连门带丧尸往外蹬出。在丧尸向墙上撞去的瞬间,他手上的钢管借着挥动的加速度直接命中丧尸的头部,喀拉声混杂在撞击声中,向清顾不上看丧尸还能不能动,他用平底锅护住脸部,从台阶一跃而下,跑出森无比的楼道。

        此时小区已乱成一团,不少年轻力壮的男子都和向清差不多,拿着钢棍,菜刀从楼内冲出。由于丧尸动作缓慢,而且他们似乎怕光,只有少数由于直接是在阳光下转变才游在广场。向清不是悲天悯人的圣母,他灵巧地在混乱的人群中挤出一条路直奔医院,许晟睿还在等着他。

        几十辆警车牢牢包围住医院大门,实枪核弹的警察穿着防暴衣手持枪械严阵以待。向清还没靠近就看到不少护卫人员在外面驱散送家人来救治的人群,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喇叭中传出:“各位市民朋友,现在医院已经戒严,医生和护士被安排在中心广场的安全营地,请带病人前来的家属迅速前往中心广场救治。”慌乱中他刚扯住一个人想问问是否看到过许晟睿,眼前就一片模糊,一阵轻微的失重感袭来,再睁开眼医院周边的场景突兀地被大片大片的绿色占据,向清意识到他大概是从梦境中脱离出来回到了现实。

        “怎么一觉醒来又在树上?”他捂额,高空坠落可不是什么好回忆。

        拍拍大树的树干,向清问道:“喂,你还在么?额,醒着么?”

        “嗯,要下去吗?”大树晃了晃离向清最近的树枝,对他示意自己还醒着。

        “好的,话说起来我不是睡在帐篷里吗,为什么被移出来了?“

        “你灵魂不稳定,靠近我有利于更快恢复。”大树其中一根枝桠像柔软的藤条一般弯折到向清边,最上方的叶子吃了兴奋剂似的一个劲儿膨胀,直到把他整个人都卷起来。

        向清对这种匪夷所思的移动方式十分好奇,他抓紧横在口部位的叶子边缘,看着树枝轻轻把他提起来,随后枝干慢慢抽长,像玻璃电梯一样直达地上一层。

        大树牌电梯把向清送到地面后就恢复了原本大小。向清的目光随着枝叶回缩的视角往他睡着的地方看去,原来空无一人的枝干上居然站了一个白色的人影。

        “你是……之前那个人?”

        树枝上的人轻轻一跃,飘然落地,白袍随风鼓动,带下的劲风猛地吹开向清额前的刘海,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心中默默吐槽,这拉风的出场是何等的装13啊!

        “旭,我的名字。”

        “风……旭?”

        “对。”他的声线比向清要更加柔和低沉一些,漆黑的眸子在向清叫出名字的刹那带上了一丝欢喜。

        向清仔细看着面前的男子。漆黑如墨的长发用一支古朴的木簪随意绾起,一半发丝疏疏落落垂在背后,宽袍广袖,雪白的道袍上光泽流转,如缀星辰,细看才发现袖口下摆缀有银线绣成的太极八卦图,端是隽秀高洁,气质凛然。

        “你……”向清恍若被他深邃清澈的目光所摄,迷离地伸出手去轻触风旭如玉石一般温润无瑕的脸颊。时光在这一刻驻留,灵魂的共鸣沿着相触的皮肤须臾间波动两人的心弦,目光交织,一眼万年。

        风旭握紧骨节分明,白皙修长的手,率先从玄妙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他抬手抚上向清冰凉的手,带着一丝狡黠地看着他目光渐渐清明,随之羞得连耳尖都鲜红滴。

        “我……我……不是……那个,总之……我不是故意的!”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几不可闻,眼角带着微红,不知是急的还是恼的。

        “我们好好聊聊?”风旭自然不会恶趣味地让向清继续难堪,笑着转换话题。他从混沌中苏醒,虽然从空间里的书中了解到现今社会的大致况,但对于末世倒是所知不多。不论是离开或留下,丧尸的晶核能源都是他目前最需要的,因此更需要好好向向清打听外面的报。

        正好向清也有一肚子的疑问,于是便点了点头。

        风旭拉着有些别扭的向清走到泉水边,随手变出一张简单的原木桌和两个树桩凳子,很是随意地坐了下去。

        “你……和上次比变了很多。”向清问道。

        “我借你的血泪幻化形,由于其凭依是一根新长的嫩枝,心智宛若婴儿。我由顽石所化,当年女娲炼石补天,取五色土为原料炼就五色巨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补天原石须得五行俱全,这最后一块炼制时混入天地间飘的木灵,五行损益,故而留在天台山汤谷之内,沐浴晨光,受神木扶桑灵气滋养。女娲娘娘怜我灵智初开,把我的灵魂送入混沌中温养,我便一直沉睡至今。”

        这不是末世吗?我怎么跳到洪荒修真文了……向清瞠目结舌,这样的大能面前,他卑微渺小得连一根发丝都不如吧。

        “不用怕。我虽活过万年,但从未接触过人类这种造物,所有的知识也是来源于和着世界上的树灵交谈,这也是为何之前我无法顺利和你交谈的原因。如今我的灵魂栖息在你的灵魂最深处,破开混沌苏醒用完了我在天道许范围内所有的能量,我还要依靠你这个‘宿主’收集晶核来化形。”

        “那这个空间是……”

        “啊,这里是我开辟的世界。当初你吸收了大量天地灵气,开启了这里。你的潜意识中认为空间应该有支撑的大树、灵泉和沃土,因此他就变成如今这个模样。自然,若是你那一刻想象的是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那便又是另一番景象了。”风旭看了一眼生机勃勃的世界,满意地说:“作为木灵,我很喜欢这里。空间虽有储物的功能,活物确是万不可放进来的。”

        “难道我已经死了吗。也是,口破了一个大洞,血液流干,我怎么可能还活下来呢。”眼前再一次浮现临死前的血雾,灵魂冻结的痛楚和恐惧让向清死死抠住双臂,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惨白的唇无力地颤抖,豆大的冷汗布满苍白的额头。仿佛痛苦再现,他颤抖着从木凳上摔落,像一条离水的鱼般徒劳地张嘴拼命吸进空气,口却像有一双无的手牢牢扼住气管,让他眼中的死气更胜。

        请勿盗文。
  •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相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