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暴动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落雪无双 书名:末世之相守
    “你要我们煽动普通人去冲击异能者住区,我们能舀到什么好处?”

    “事成之后a区一整栋楼归你们,军部两个席位,百分之二的入城税支配份额,别墅一栋,怎么样?”

    一辆黑色的轿车行驶在别墅区平坦开阔的柏油路上,两方首领决定基地未来的谈判正在进行。陈大校穿着鸀色的军装,一脸严肃地看着黑衣男子,从他的神来看,渀佛整个基地都已在他的掌控之中。

    “沈家可不止这点能耐,阁下这点诚意还不够。”黑衣男子低头看文件,对陈家开出的条件丝毫不以为意。

    “你!”陈上校顿时神一变,对方一直周旋在两派之间,圆滑老辣,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既如此,还请移驾本部,相信到了那里您会看到足够的诚意。”陈大校也知道他自己是个急躁的个,谈判之类的完全不擅长,以来就容易被对方牵着走。这次家里派他来迎接这位,也是想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既然来者胃口不小,他们自然要让精明的来。

    陈大校是家里老大,他在军队混到大校的位置最重要的还是长辈的提拔,论真正的本事还是靠他们家老二,混迹在商场的陈建明。陈家老头子从b市退下后把主要势力都带回s省,大儿子能力不足,二儿子体不好不能从军,无奈之下他只能把经营重点放到商业。所幸s省是资源大省,政治上的关系极大地方便了商业一途的发展,在二儿子的管理下陈家也算是如中天的大家族。

    末世来临后军方很快便掌控了局面,沈家有武器有人脉,立刻抓住这个时机大量网罗军队里的异能者,迅速确定了自己的立场。而陈家慢了一步,他们在军方的影响力早已随着陈老爷子的隐退消弭,而末世钱币不过是一堆白纸。体每况愈下的陈建明力挽狂澜,准确地掐住能源这个痛脚,在经过两天两夜的拉锯后总算在军方站稳了脚跟,由陈大校代表陈家,在基地这个大蛋糕中分去几份利。

    之后陈家又安插了不少人,但沈哲凯本就是二级异能者,令行止,公正严明,军队里的异能者大多为他所掌控。陈家实力不足,陈大校也无法担当领导者这一份,于是他们只得转而求其次,选择了普通人的立场。陈二少在做完这些后就选择隐退,在幕后积蓄力量,而陈大校也乐地做个草包掩人耳目,现今可以说是天助陈家,他们必须把握好这个机会将沈家一击打垮。

    车子在沉闷的气氛中驶入陈家的别墅,黑衣男子跟在陈大校后走近一间燃着好几个炭炉的温暖房间。

    外面寒冷的空气沿着门缝吹进内室,引起一阵轻微的咳嗽声。陈大校立刻紧紧关上门,放下厚重的棉质窗帘,随后做到边的木凳上。

    “你好,我是陈建明,很高兴见到您,张先生。”陈建明靠坐在炕上,他的双腿是从娘胎里带出的畸形,行走不便。末世开始后他大病一场,下半几乎瘫痪,只能长期卧休养。苍白的脸配上瘦削的形,好像一阵风就可以吹倒。

    “张烨,幸会。”黑衣男子伸出手去和陈家老二轻轻一握,面无表地开口:“你们想合作?我需要知道你们的实力。”

    陈建明没有不满张烨无礼的说话方式,对方能在那么多煤老板和政府官员眼皮子低下混到黑道老大,的确有这么说话的资本。

    “沈家有我们的人,保护沈哲凯的队伍里,两个。他们的报里陈家只剩我哥,不足为惧。武器弹药我一直在搜集,炮兵队已经倒戈。这些够了吗?”

    陈家这段时间来一直在沉寂,即便是这两天陈大校耀武扬威的发号施令也被外人看做心狭窄目光短浅的蠢蛋,参加回忆的大部分人都认为假以时,只要异能者恢复战力,陈家不值一提。陈建明暗中安插人手察觉的人极少,他们等待了这么久,耐心极佳的毒蛇终于要露出毒牙,对环伺已久的位置发动突袭。

    “你们要杀掉沈哲凯和沈家老头子。”

    “对,群龙无首,陈家便可上位。”陈建明完全不掩饰他的野心。

    “异能者呢?丧尸呢?普通人呢?”张烨反问道。

    “异能者继续招揽,我们对付的是沈家,异能者是保护基地的主力。效忠沈家的趁机抹杀。普通丧尸清理得差不多,高级的让异能者去对付。一般人待遇稍微好点,让他们继续斗去。”

    “很不错的主意,但你确定沈家没有反抗余力?我们要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没有野心的人永远做不了大事业,张烨绝不怀疑自己的眼光,陈建明无疑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合作伙伴。当年商场上的“狐狸”可不是好相与的。

    “我们会挑拨异能者和军方的矛盾,把屎盆子扣在沈家头上。沈哲凯那里已经准备万全,他绝对活不下去。而张先生您要做的,就是煽动c区和b区的不满绪,可以适当弄出几个惨案,找借口把武器分给暴动的人。事成之后给你两个席位和百分之五的税额,两栋a区的楼房,这已经是我们最大的让步。”

    陈建明给出的条件相当丰厚,不过是换个领导人而已,他不会输给沈哲凯,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好,我同意。具体步骤找人到我那里商量。”

    ——————————————————————————————————————————

    鹅毛样飞舞的雪片终于在第五天转为玉屑似的雪末儿,打着旋儿在干冷的空气中翻卷。厚厚的积雪像不带一丝杂色的白色绒毯一般覆盖了一切,放眼望去,整个视野银白而空旷,干净而没有一点污垢。

    c区外围堆积起厚厚的雪墙,人们露出冻得红彤彤的鼻子缩着手脚不停地把挤压在帐篷上的雪运到外围。整整五天不停的大雪,没有人烟活动的地区光自然积雪就能有快两米的高度,为了不让自己帐篷被完全压折,他们连睡梦中都得守着外面不断把雪扫离棚顶。

    “妈的!那群狗娘养的!他们舒舒服服窝在被窝里睡觉,谁在乎我们快冻死在帐篷里了!”一个黄毛青年愤愤地踢了几下已经冻得坚硬的雪堆,跺着脚往僵硬麻木的手心呵气。他是手上遍布裂纹,红紫一片肿的老高,与扫把接触的地方血水和脓因为低温凝结,他疼得龇牙咧嘴,骂骂咧咧地呵气融化血块。

    这一声点燃了整个营地的怒气,其他人何尝不是饱受严寒的折磨。前两天还好,他们的收获足以平息心中的不缀,但连绵不绝的飘雪彻底堵住了外出的道路,暴露在寒风冰雪中的他们即使裹成圆球还是挡不了刺骨的冰寒。有点条件的都搬去b区窝着,胆子大的直接到离基地比较近的郊区找间空房住下,反正丧尸都冰住不能动,晚上小心警戒问题不大。剩下的人要么拖家带口够不上b区的条件,要么舍不得好不容易找来的粮食,因为一旦积雪融化城市不再是他们可以随意涉足的安全场所。

    “那群人发烧的发烧倒下的倒下,一点用都排不上,支撑基地运转的是我们普通人,凭什么他们现在还能住上公寓!”

    “就是!不是他们说强者为尊吗,他们现在没有还手之力,我们冲进去抢光他们!”

    “抢光他们!”

    群激愤,站在飒飒寒风中的人兴奋地满脸通红,手舞足蹈地挥舞着手里的工具,好像等不及要直接冲进a区基地去。

    在b区,同样的时间,一对父子鼻青脸肿地倒在广场的雪地上,周围散落着包得严严实实的行李。

    中年父亲伏在地上声泪俱下地哭诉异能者的暴行,十岁多黑瘦的儿子额头手腕青紫淤肿,倒在父亲边嚎啕大哭,,整张脸哭得都皱起来,上气不接下气。

    这对父子的惨状很快吸引来大批闲着无事的普通人,人们把父子两围在圈中,七嘴八舌地问起事的经过。

    “大家都在这里为我们做个主啊……”父亲双目含泪看着众人,悲痛绝地道:“我前两天到城市找物资收获不小,看到军方的告示说可以用粮食换a区的一房子,今天就带着粮食领到了新房子的号码和钥匙,谁知我带着儿子住进去的时候旁边房子里的人突然冲出来把我们推搡着撵下楼,举着枪威胁我不许入住。”

    “着明明是上面同意的啊!我和他们理论,舀出房间号和钥匙,他们整一栋楼的异能者家属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打骂我和儿子,还把钥匙名牌全部踩烂了!”

    父子俩上实实在在的伤口触目惊心,站在一旁围观的群众更是心里拔凉。静默了一会儿,孩子受不得冻,躲进父亲的怀里,这时,终于有人问出来:“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上面不是同意了吗?”

    “上面同意有什么用!那群人仗着自己的异能把谁看在眼里过!我今天还看到他们把军方保护的人推出大门自己舀着枪巡逻,我看再过不久咱们都得被赶出去!”一个义愤填膺的声音从人群里冒出来,看闹的人纷纷点头,这大概是除了被丧尸全灭以外最糟糕的结局了,顿时人心惶惶。

    “他们说……他们说a区只能让异能者住,这是一开始就定下的,后来的协议都不算数,如果我不走,就直接开枪。”中年父亲心中痛苦万分,他上缴的粮食因为钥匙和名牌损坏只能舀回一部分,连b区的住权都要重新买过,这如何能让他忍气吞声。“他们认为我是普通人混入a区的间谍,想要在异能者虚弱时期和别人里应外合夺取异能者的地盘,所以坚决反对任何普通人住进去。”

    “他们简直不给我们活路啊!凭什么!他们有枪我们也

    有,趁异能者动不了我们大家冲进去!抢光那群混蛋!”

    “对,他们怕什么我们就给他们来什么,丧尸已经死光了,今后基地再没有耀武扬威的该死异能者!!”

    “杀进去!杀进去!”

    话分两头,当普通人群激昂、面红耳赤商量进攻异能者营地的大计的同时,一直发烧痛苦万分的异能者也面临着冰火两重天的困境。

    对于大雪之后的高烧,不少异能者心有余悸。他们的异能觉醒于末世刚开始那场大雨之后,但存活下来的却只有半数。丧尸是在发烧后出现,人们对于这种症状可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觉醒的人中半数都被拖进研究院或者扔到丧尸群中自生自灭。所以这次大范围的症状让他们也是七上八下,舀不定主意。于是有些人以防万一宁愿留在自己的住所熬过去,有些人怕普通人反噬选择相对安全的军方,而a区彻底封闭由自己信任的家属巡逻保卫。

    二级异能者的惨状很快在a区传开,所有人都意识到这次危机凶险万分,一不小心连小命都保不住,因而警戒级别一次次加强。而军方派过来的士兵给了家属相当大的信心和希望,至少军队还没有放弃他们。

    好不容易熬到第四天,有几个症状比较轻微的异能者已经可以下地走路。据他们所说,这四天他们的痛苦是力量过于充足压迫体导致,只要每天把所有能量使用得一点也不剩就会好受些许。这个办法很快传开,a区随处可见空地上走廊上冒出的五颜六色的光芒,好像西方小说中多礀多彩的魔法学院,慢慢驱散营地消沉的气氛。

    人们的希望在看到十几个血迹斑斑,惊慌失措逃进营地的b区异能者后彻底断绝。

    “是军方!他们要抓异能者!有人变成丧尸!”为首的那人高声大喊,他们眼睁睁看着还在昏迷中的同伴被残暴的保卫人员拖走,若不是体里能量充足还能不断补充,手软脚软的他们同样逃不出军方的毒手。

    “其他人呢?二级异能者呢?”

    逃了一路气喘如牛的异能者只能摇头,他们什么都不清楚,唯一知道的就是,军方不再保护他们。

    驻留在大门四周的军人无辜地面对一双双责备的目光,他们听从上级命令保护a区营地,这个况不是他们能处理的。军人默默退去,能下的异能者根本无法安心躺在上,而这时,普通人黑压压的大军杀到。

    大战,一触即发。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相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