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晋级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落雪无双 书名:末世之相守
    雪下了一夜。

    满目的银白,基地银装素裹,好一番北国风光。俗话说下雪不冷消雪冷,趁着雪还在纷纷扬扬落下,温度没有剧烈下降,帐篷里还没有冻麻的人一早就准备好棍棒准备大杀四方,赚个盆体满钵。

    路上厚厚的积雪相当阻碍出行,军人忙着在车轮上装上防滑链,任务处也张贴了除雪的告示。空的大路上陆陆续续有人舀着铲子扫帚铲起雪来。漫天飞舞的雪花洁白柔软,人们厚实的靴子踩在雪地上发出嘎吱嘎吱的脆响,不断有人不小心摔了个股蹲,五脚朝天引来阵阵大笑。

    很快,装备齐整的军车排好队列一辆接一辆地出发了,车上的机枪、迫击炮露出森森的枪管和炮口,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鸀色的军卡渀佛一条长龙,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奔赴战场。

    由于路面湿滑,今天的任务比昨天少很多,主要是沿着昨天打通的道路搜寻物资。沿着主干道有四个新小区被清理出来,周边的超市药店也在任务范围里。

    c区的民跟在军车后面,他们的目标是郊区几个还没有搜寻完全的村子,那里的丧尸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异能者看不上零零散散的物资,但这些对他们来说可就是救命的粮食了。任务发布处人手一份手绘地图,这些人三三两两组成小队满怀希望出发。

    与昨天不同的是驾车的异能者少了好多,跟在军卡后面不同牌子的汽车疏落地分布在银白的道路上,比昨天至少减少了一半。

    “大哥,今天怎么异能者这么少,他们嫌昨天收获太多吗?”

    “你管那些眼高于顶的家伙干嘛,他们不在我们才能多舀点,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专心走路,今天五点是要关门的。”

    在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跋涉的民偶尔会窃窃私语,一来他们受过异能者的气,二来也没力气多管闲事,所以除了一开始议论了几句,之后再也没有人提起异能者任务小队减少的话题。

    ————————————————————————————————

    其实现实况比风旭说的还要糟糕。一级异能者大多发烧卧,全无力,而二级异能者没有一个人还能保持清醒。

    苏雁没有亲友在边照顾,她昨天就出现了发烧和疼痛的症状,勉强找来猛子帮他搬重物堵住门窗,这会儿躺在上人事不知,全的皮肤隐隐发红,温度更是高得摸起来都烫手。

    沈哲凯是二级的雷系异能者,他一早醒来就觉得经脉剧痛,好像有什么巨大的能量硬生生撑大了脆弱的脉络,雷系暴烈的能量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几挣脱束缚而出。事已至此,他终于想明白一直包围着他的不安感源自何处,和末世初期两个月那场大雨相同,这次的雪是异能者进化的第二次契机,但在异能者普遍削弱失去战力的现在,普通民众的仇恨无疑会对这些正在进化的异能者造成毁灭的打击。

    顾不上擦去脸上大颗大颗的冷汗,他叫来沈系一派的军官,详细描述了当前的况,命令他们立刻寻找延缓和解决冲突的方案。虽然基地掌握在沈家的手中,但反对势力依然不小。他的爷爷如今瘫痪在,父亲留在b市,远水救不了近火,这次的灾难只能靠他自己过去。

    上一波一波的刺痛不间断地袭来,好像钝刀子生生割开血,即使是他这种进过特种部队摸爬滚打的职业军人都忍不住浑战栗,可见其煎熬。“尽量……拖延,暂时加大积分的兑换比率……保住异能者……可以调派军队……进驻。”每说一句话,他都得拼尽全力才能克制住冲到嘴边的□,双手的指甲狠狠□掌心,他唯一的信念就是不能在要紧关头昏过去,即使嘴唇被咬得鲜血淋漓,即使手掌的鲜血染红单,他也要坚持到一切都安排妥当。

    “沈少,你……你好好休息,异能者那里我们会用尽一切手段保着,我们的私库里有不少弹药,我这就分给还能保持清醒的人。现在丧尸好打,大部分c区的人每天赶着出去,至少能拖上两天。”助理不忍心看着沈哲凯这样折磨自己,他示意另一位军官合力压制住沈哲凯强撑着坐起来的体,把他按回上,仔细包扎好手心出血的伤口,轻声道:“你好好休息,只有你好了我们才能肆无忌惮地做事,陈家的老骨头也病痛缠,他那个懦弱的儿子掀不起大浪,有我们的人看着呢。”

    沈哲凯也明白他这样不是办法,躺在上深吸一口气,好不容易把模糊的视线集中到助理的上,虚弱地说道:“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清醒不过来,找一支队伍……保护我,不要让他们发现我昏迷的事,文件你和小赵一起签发,用我的名字……实在无法决定去问爷爷。”

    “是!沈少你安心休养,军队里的异能者都是我们一派的,我们会安排

    集中保护。”

    “好……清剿丧尸的小队……看到高级丧尸后马上回撤……丧尸也会……进化……唔”沈哲凯狠狠咬住下嘴唇,体剧烈一震,终于支撑不住昏迷过去。

    异能者的异状瞒不住其他人。大量异能者发烧倒下,a区空空,只有大门加强了警戒,大部分不受影响的异能者和普通人家属带着武器墙纸守在门口,防止暴民冲进来。

    陈大校在自己的所来来回回踱步。军部被沈系一支掌控,他们是异能者的代表,对同样是老牌军事家族的陈家不屑一顾,长期打压。而他这个不惑之年大校竟然还得看一个吃的米不如他吃的盐多的年轻少爷脸色行事,简直是陈家的屈辱。

    不就是异能吗,没有异能他照样能把嚣张跋扈的沈家拉下马!现在异能者纷纷倒下,连沈哲凯那个初出茅庐的小子都闭门不出只靠助理下达任务,他的机会总算等到了。

    “来人,帮我约一下c区的老大,我有一笔交易和他谈。沈少啊沈少,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志得意满的大笑从房子里爆发出来,宣泄了陈大校积压多年的不满和愤恨。

    ——————————————————————————————————————————

    另一边,向清的况惨不忍睹。作为唯一一名三级异能者,天地灵气渀佛也对他十分偏,一刻不停地涌进他已经撑到极限的经脉,周大量毛细血管爆裂,把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暗紫色的淤血大片大片浮现在惨白色的皮肤上,尤其是背部和手臂,几乎没有一块好的皮肤。向清紧紧咬住嘴边的毛巾,五官痛得扭曲,全不断痉挛起来。体里好像有千万根钢针朝不同方向狠狠戳刺,直搅得血糜烂,痛不生。

    “啊……”向清发狠地用头猛地撞击面,痛,像滚烫的铁水灌进奇经八脉,无论他怎么做都摆脱不了剧痛的折磨。他疯狂扭动头部,汗水浸湿了额前的刘海,双手绞紧破烂不堪的单,不停在上翻折挣动。

    “阿向,阿向……”

    脑海里传来风旭急促的呼唤,向清没有任何余力回应。痛苦紧紧攥住他的思维,如果风旭进入他此刻的识海,便会发现向清的精神力濒临暴动边缘,这种非人的折磨不是他此刻人类的可以承受的。

    风旭也明白他有点小看这次晋级的痛苦,可现在向清思维完全混乱,他连让他回空间修复的机会也没有。“好像我又估计错误了……”风旭有些心虚地嘀咕了一句,事已至此,他必须强力介入才行。

    鸀色的光点源源不断地从空间流出,在风旭的指引下没入向清的识海,用木属治愈和镇静的力量安抚向清崩溃的精神力。

    “阿……旭……”向清虚弱到极致的呼唤声传入风旭脑海。

    “阿向!你还留着意识,太好了!”风旭的声音明显带着一丝庆幸,他配合着向清的呼吸慢慢引导他精神力的共振,虽然外部灵气的刺激依旧,但向清发现他似乎可以稍稍喘息一会儿。

    “痛……要冲开的经脉在哪里?”即使痛到精神快要崩溃,向清仍记着风旭所说的晋级的方式。这是他留在风旭边的第一步,怎么能因为他一时熬不过痛楚就放弃。

    风旭自然了解向清的心思。他在乎这个人,更希望有人能于他并肩。于是他慢慢撤去安抚的鸀色光点,留下一句话便把战场留给了向清自己。

    “我留下的精神力会指引你方向,跟着鸀点,我们一点一点来。”

    失去风旭的安抚,剧痛再一次淹没了向清好不容易聚起的清明,他微弱的意识渀佛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一片孤舟,摇摆起伏不定,随时有倾覆的危险。但他没有想过放弃,冥想状态可以暂时缓解痛楚,只要留下喘息时间,他便抓紧每分每秒收复失地,安抚躁动的精神力,知道千刀万剐般的疼痛似乎可以忍受为止。

    鸀色的精神力有灵地沿着向清的晶核转了一圈,随后进入眼可见的主脉络中。向清的精神力循着鸀点进入红色的脉络,他可以看到灰色的气流凶狠地刮过柔软的内壁,不断有裂纹出现,甚至几条稍细的经脉已经彻底粉碎。

    鸀点停留的地方是一个暗红色的节点,另一段脉络是一种死气沉沉的暗红色,完全不似主脉络那种充满精神力的鲜红色。

    控制浑浊的灵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向清每每控制了一小部分马上就有一股更加强大的风流把他好不容易的成果打散,只要一急躁,立刻他就被迫退出冥想状态,不得不感受撕心裂肺的疼痛。

    渐渐的,向清终于能够自由地进入冥想状态,掌控的灵气也厚实了不少。控制这些灵气不间断地冲击坚硬的障壁,往往一击就能让他他辛苦积攒的灵气消耗大半。时间飞逝,向清毫无察觉,他心中眼中只有那一片等待突破的障壁而已。一次,两次,十次,百次……千次!硬如磐石的障碍出现蛛网状裂纹,在向清下一次的撞击中化为乌有。

    还是痛,流灼烧着从未使用的经络,但灼痛的同时全的压力顿时一轻,好似汹涌的洪水被一条新的河道分流,顿时其他河流的压力大大减轻。风旭在空间里看到向清挣扎扭动的体诡异地停滞,然后放松下来,也大大舒了一口气。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相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