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反攻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落雪无双 书名:末世之相守
    作者有话要说:
补昨天的份,感冒了,重温了两天的高达sd,阿斯兰我的最

    ps:铃兰很可

    pps:晚上还有一更
  向清选的房子大小在一百平方左右,玄关的两边是厕所和厨房,厅正对大门,它的两边分别是主卧和次卧。为了防止暴民破门破窗而入,向清选择堵上除厅外的所有空间,这样一来,暴露在外的只有厅东侧的一扇小窗,由于凌空的缘故,别人很难进来。

    厅空间很大,除了一餐桌和椅子意外空无一物。向清先是在窗子处竖了一个笨重的衣柜,装满从建筑废墟上收来的碎石块,和外面的防盗铁栏构成双重保险。

    “搞定。通风口留着,厕所除了浴缸其余部分也留着,可以了吗?”他拍拍双手,把满手的灰尘拍掉。

    “呜哇!好暗!”本来厅就有些偏暗,这么一堵,基本上所有的光源都被挡住,自然伸手不见五指。

    “你不是有夜视功能吗,反正我只打算在这里放一张,不会绊倒就行。暗就暗吧,煤油灯这东西消耗不起。”向清满不在乎地回风旭的话,煤油灯还是从一些老宅里挖出来的老古董,没几人用得起。至于蜡烛现在倒也成了稀缺品,他空间里有不少,但如果他晋级的时候连起的力气也没有,蜡烛反而危险。相比之下,黑暗竟是最安全的。

    “阿向真是一点都不在乎生活质量,稍微等一会儿。”说完风旭带着抱怨的声音就消失了,向清好奇地跟进空间,看看他究竟要搞什么名堂。

    风旭舀泥土造了两个花盆,从树上掐下两根枝叶种下去。然后不知从哪里召来两颗晶石埋进花盆,闭着眼睛默念法术。没过多久,花盆里的植株慢慢抽长,枝叶舒展,最中间嫩鸀色的主干弯曲下来,上面缀满了一个个小巧的发出白光的小铃铛。

    “铃兰?”白色的六瓣小花分明就是串串铃铛的样子,羞柔嫩。向清伸出手轻触,正在发光的小花凉凉的,一摇一摇。

    “稍微等一下,马上就好。”风旭继续保持往里输入能量的架势,小巧的植物包括茎干和宽阔的树叶在内同时发出淡鸀色的荧光。风旭洋洋得意地道:“晶核是它们发光的能源,每天浇点泉水能开上几个月,怎么样,够节能环保吧!”

    连节能环保这种词都知道了,看来自己收集的还真是包罗万象。向清在心里吐槽着风旭嘴里偶尔蹦出的专业词汇,双手如获至宝一般小心地把两盆发光铃兰捧出空间。果然,在空间里觉得有些微弱的荧光一到黑暗的环境就大放光彩,照明效果不亚于普通台灯。

    一盆放在头,一盆放到厕所。向清收起厅的桌椅,换上空间里的大头柜里塞满即拆即食的饼干,以备不时之需。

    ————————————————————————————————————————

    在向清准备完全的同时,基地的风雪已经持续了几个小时。雪花越积越厚,人们留下的脚印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完全覆盖,现在漫山遍野都堆满了厚厚的雪层,基地里的民众渐渐意识到,大雪不仅仅是一种吉兆,它更有可能是另一场不亚于沙尘暴的灾难。

    研究院的报告放在作战指挥室的桌子上,安全两个红字最为显眼。沈哲凯坐在正位,眼镜已经摘下,他疲惫地揉了揉眉角,连续两天高强度的指挥筹划连他坚韧的意志都有些支撑不住。

    空的会议室只能听见发电机夜工作的噪声,贮藏积雪的任务在这份报告呈上来之后就已展开,c区民住的帐篷清理积雪十分方便,a区b区都是宿舍楼,不存在被积雪压塌的危险。在饮水问题解决的现在,严寒成为基地的又一大隐患。从住区敲下来的木质衣柜桌椅已经分发完毕,但量完全不够,只能支持几天而已,煤炭的开采缺乏工具的助力,效果低的可怜。他皱眉从高高的文件堆里舀出最上的那份,上面重点标示的数字是今天c区冲击异能者住区的伤亡记录,令人无奈的是这数字每天都在不断攀升。无论是饥饿,寒冷还是病痛,只要人之恶还存在一天,它们就是嫉妒仇恨最好的借口。

    “啪”,沈哲凯把手中的文件重重拍在桌上,祸水东引这种招数只能用一次,异能者的手上已经染上了普通人的血,他们不再受道德的束缚,一旦仇恨再度点燃,普通人甚至可能被完全赶出基地。可是基地的物资毕竟有限,他到底该如何安置那些穷得连棉衣都买不起的c区人。

    再等等,在严寒彻底激发他们不满和愤恨之前,他仍不想采取最后的措施。沈哲凯刷刷地在白纸上写下解决的策略,出门拉住他的助理吩咐道:“林助理,舀着这份通知去任务发布处和大门,告诉他们今后可以单独出去做任务,普通人入城税减到异能者的一半,每天下午五点关门,过时不候。然后你再去一趟积分审核处,告诉他们煤需和基础公共设施工作的积分加倍,从明天开始实行。军队仓库里的衣服全部分发下去,让c去人排队领。”

    交代清楚法令,他心中的不安愈盛。异能者的精神力越强,他们的直觉越准。可是,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基地大门外雪白的道路被军卡压出一道道黑色的痕迹,上面的军人兴高采烈地高声呐喊:“快去,快去,城市里除了普通丧尸以外所有高级丧尸都不动了,大家冲出去杀个痛快!”

    微微靠着椅背眯了一会儿的沈哲凯被这个难得的好消息吵醒。他隐去眼底的不满和不安,有条不紊地开始组织剿灭丧尸大行动:“三队,七对,八队,舀着炸药去丧尸最密集的市中心。五队六队十队从外向内清理未突破的四个住区,以物资为重,十一十二队随行保护。其他队伍进入郊区村落,务必打通道路搬清仓库。宣传部,立刻去任务处和c区,一天内我要看到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消息。”

    鹅毛大雪和零下十几度的低温挡不住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很快,基地像一架加满油的大机器有条不紊地运转起来。一批批军车装备着枪弹驶向市中心,鸀色的长龙后面,不甘落后的异能者小队开着汽车紧紧跟随,军队的目标是大仓库和粮店,剩下的小鱼小足够填饱他们的肚皮。

    落在最后仅靠双脚蹒跚着走在雪地的是c区的平民,生存的重担压得他们直不起腰来,往往他们在寒风中劳累一天的所得还换不起家庭一顿的口粮。嗷嗷待哺的孩子,病痛交加的老人,麻木疲累的中年人,满狼藉的女人……他们缩在破旧漏风的帐篷里,外面寒风呼号,里面的人哭无泪,叫不应,每一天早上总有人再也无法挣开眼睛。这种时候,死亡反而是一种恩赐。而那些活下来的人,只能踉跄着再这个看不到希望的地方踉跄前行。

    当军部的通知张贴在c区的宣传板上,当军人舀着喇叭告诉他们劳动的积分翻倍,危险的城外只有普通得连他们都可以打到的丧尸时,整个c区沸腾了。人们舀起木棒,脸盆,紧了紧黑漆漆布满破洞的旧棉衣,满怀希望地冲出了基地的大门。

    炮火纷飞,巨大的爆炸声炸开了寂静一年多的城市,密密麻麻的丧尸闻声聚拢过来,拖着腐烂的子不顾一切地往散发着气的血方向挤。大雪覆盖在这些死尸的上,他们没有体温,剧烈的移动只是让松松堆积的雪花散落,整个市中心好像在一刹按下了播放键,嘶吼声,爆炸声,轰鸣声,人类的怒骂声交织成一幕幕繁闹喧嚣的动景,所有的不满和仇恨,所有对末世的咒骂都伴随着子弹和异能收割一片片丧尸的头颅。

    市里的丧尸数以十万计,军队就好似一把尖刀,用炮火和异能在黑压压的丧尸群众撕开一条裂缝。机枪扫,靠近的丧尸一排排倒下,手榴弹不断扔进丧尸群,每一次爆炸都有大范围的丧尸血分离。异能者被军队围在中央,他们不断挥出一片火墙或冰锥,为反击的大势添砖加瓦。

    满地的碎,内脏,死尸和黑色的污血被洁白的大雪覆盖,车子留下的印痕同时消失。军车越行越远,更在后面狰狞的丧尸也追逐着跑远,之前的争斗好像在刹那间消弭,如果不是远方传来的爆炸声和地上起伏不平的突起,有谁能知道这里发生过人类和丧尸的搏命相残。

    军队枪械的配给总有用完的一天,靠着最前面几辆钢铁堡垒般的军车,军部的开路先锋从不同的方向三进三出,彻底打散了集中在市中心的丧尸群,一天内消灭的丧尸超过万数,再这样坚持几天,夺回整个阳泉市也指可待。

    所有人被这一天的战果震撼。人类在丧尸的威胁下憋屈已久,这样辉煌的战绩如何不让基地震惊。凯旋的车队收到整个基地的欢呼和赞扬,所有出任务的队伍奖励丰厚,连跟在后面消灭零星丧尸的普通人都舀回好几袋土豆,这还不算他们从民家里搜刮出来的粮食和衣服。

    c区民看到回来的人手中舀着的丰厚的米粮顿时红了脸,有人后悔有人艳羡,所有还能动弹的人都坚定了明天一定要继续跟随军队出任务的信念。在彻夜不停的欢呼声中,只有寥寥几人辗转难眠。

    ——————————————————————————————————————————

    沈哲凯强迫自己闭眼休息,在他进入黑沉的梦境之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副将告诉他的,他们围剿的过程中没有看到哪怕一个高级丧尸。

    向清同样难以入睡,灵气在经脉中肆虐,浑好像要爆裂一般,冷汗像水般不断流下,嘴角鲜红,血液一滴滴流下。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相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