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不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落雪无双 书名:末世之相守
    把脸埋在被子里的时间长了,向清开始昏昏睡。重蹈覆辙也罢,心怀善念也罢,现在他只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有大神在风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些事等到发生了再去愁吧。

    林正清看出向清的疲累,明智地走到次卧休息。厅里留下的可怖的尸体可以等风暴平息后慢慢处理,外面已经出现异能者走动交谈的声音,想必队长他们的消息也快了。

    “阿旭!正清!在不在?”张辰的大嗓门从门外响起,刚睡着的向清猛地一惊,差点一头栽下。待到他打完哈欠慢腾腾打开房门,林正清和张辰已经开始交换报了。

    “然有三把枪!你们可真够不幸的!”

    看到厅的尸体和血迹,听林正清简短地讲述了一遍之前的战斗,张辰夸张地大叫起来:“难以置信,其他人遇到的难民打起来的不少,枪还是少见。苏姐一把火吓得那些人乖乖缩进角落里。我们几个猛子不用说,看了就生不起动手的勇气,其他人枪在手,再展示一下异能,那些人就不敢乱动。”

    “阿旭,这……都是你干的……”张辰咽了咽口水,满脸崇拜地看着向清,感叹道:“简直就是神枪手!阿旭你是不是在那里练过,这枪法准的!”

    向清脸色淡淡,他好不容易睡着却被吵起来,就算没有起气的人心也不会好。说道:“空间能力者的精神力比较强,锁定更容易些,而且我父亲是军人,好歹学过一段时间。没有人受伤吧?”

    “没没,就是c区的人死活不肯走,无说不用其极,大家给烦得没心。心肠软的给几包吃的打发,实在不行就让军队强行拖走。苏姐让我告诉你们,最近千万别靠近c区,大风把丧尸吹得到处都是,任务也暂停一段时间。正清等会跟我去仓库领食物,你没什么自保能力,要是方便就留在车间别出去了,这会儿两方冲突不断,你要小心无妄之灾。”

    “行,我们先把风旭家的厅整整,之后我跟你去取粮食。”

    向清没有异议,他巴不得一个人独处,进空间也方便。走廊外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黄土,他们取来盖住血迹和呕吐物,随后扫掉。被单裹住的尸体向清收进空间然后走到广场的火堆旁扔进去烧掉。因为尸体太多,专门有火系异能者在广场展开业务,一具十个积分,精明得让向清不得不夸赞他们的经济头脑。

    送走了避难者和住,向清关上房门躲进空间里。外面风势减弱,但漫天的扬尘依旧把他浑上下都裹了一遍,这样污浊的空气每呼吸一次都是对健康极大的挑战,他还是回空间享受一下难得的悠闲时光好了。

    风旭再一次变出鸀叶浴缸,今天在苏雁家的那顿饭吃得他心舒爽,总算没有缠着向清蘀他做好吃的。空间里洒下的种子茁壮成长,郁郁葱葱的一片覆盖住黑色的沃土,让人眼前一亮。从昏黄的现实世界回来的向清表示,蓝天白云青山鸀水什么的简直太养眼了。

    洗完澡的向清用干毛巾不断揉搓盖住眉毛的头发,他没有理发工具,在一个狗啃头和长发之间选择,还是等有空找个理发师傅来解决比较现实。

    “阿旭,我方便在这里练习一下异能吗?”离受伤也有三个月的时间,除去养病和赶路做任务的时间,他修炼的时间基本没有。好不容易空下来了,保命的技能不能丢下。

    “冰吗?阿向你把你所有的技能都展示给我看看。”风旭现出形,飘到向清边。

    向清挥手,先是连着发出三枚尖锐的冰锥,然后一面晶莹的冰盾出现在两人面前。“这两种是一开始就会的,用上全部精神力的话大约是九枚冰锥和三面大冰盾。个头小的像冰针我可以弄出一大片,但准头和力度会下降很多。”

    “还有这个,”说着,他闭上眼集中注意力,随着手势挥出的是一阵冰寒的旋风,所经之处结出片片白色冰霜,可以大幅度减缓丧尸的速度。

    “冷冻。”向清弯下腰双手触地,地面以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结冰,“全力的话大约20平方吧,冻结的东西会变得很脆,一敲就碎。还能这样……”只见覆盖着厚厚冰层的地面突然支起数根锋利的冰刺,冰刺的里面,一道冰墙凝聚成型,应该是冰盾的进化版本。

    直起来的时候稍稍有点晕,这些技能已经把他的精神力消耗地差不多了。异能者最无奈的地方就是放几个大招马上异能就告罄,故而训练有素的军人在杀伤力和持久力上都十分容易地赶超,异能者只能依靠军队的武器和绝对武力生存。完成物资搜寻任务还好,不论是丧尸攻城还是扩大势力范围他们都只能一次使用,完全派不上用场。

    “冰系本来就擅长攻击,你要做的一是用最少的消耗发挥最大的武力,二是开发更多的组合,精神力有限,要是能用一根冰针解决,绝对不能耗费多余力量选择冰锥。我想这些阿向你都明白。”

    “你的升级不用愁,只要晶核足够,空间里逸散的纯净灵气能被你完全吸收转化为冰系灵力。这段时间你可以加强精神力的修炼,你们的体被天地灵气强行改造,很多经脉并没有打通,所以你在五级也就是金丹期之前无法修炼修真门派留下的功法。但精神力修炼不需要功法,只要不断冥想不断压缩,你识海的……”

    “等等。识海?这究竟是什么?怎么样才算冥想?”向清不解,他只知道精神力可以调动体内的灵力,但精神力具体是怎么样的他一点头绪也没有。

    风旭满脸讶异,问:“阿向你别告诉我你连识海在哪里都不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当我大量使用异能后,会有隐隐约约的感觉让我知道无法继续,如果强行使用会剧烈头痛,严重的话异能可能永远无法恢复。还有就是瞄准的时候可以很轻易地锁定,基本上异能者的击水平普遍都很高。研究院的人把这些包括感觉灵敏之类的都归到精神力范畴,但精神力具体长什么样我可是真不知道。”

    “这可真够麻烦的,可惜我能量不足,否则倒是可以帮你打通经脉,遵循正常的功法修行虽不能事半功倍但至少安全,以后也没有隐患。这样吧,灵力的吸收不是问题,阿向你还是以精神力的修炼为主。你坐下,我带你感受一下识海。”

    “需不需要什么礀势?好像上说要打坐……是吧?”向清对修真一无所知,脑袋里冒出的诸如五心朝天,太极八卦等专业词汇对现在的他来说是完全陌生的领域。

    “哈哈!阿向,你好萌!哎呦我的肚子……哈哈哈哈”风旭抱着肚子大笑起来,这样手足无措像刚上学的小孩子一样的向清让他成就感大增,完全不顾站在旁边听到“萌”的评价满脸黑线散发煞气的向清。

    “你只要觉得舒服怎么坐都行,躺着也没问题。冥想不需要任何功法,只要专注。”风旭盘腿坐下,“来,坐到我面前,闭上眼睛,把手交给我。”

    向清依言坐下,闭上眼睛后人的感官变得异常灵敏,风旭的手干燥温暖,稳若磐石,给人一种值得交付心的安全感。鼻尖萦绕的是淡淡的草木香气,灵魂在这样宁静的氛围中慢慢放松下来。

    “什么都不要想,照我说的做。”风旭的嗓音清冽柔和,渀佛有魔力一般引导着向清的思想。“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慢慢地调整呼吸的节奏,直到两人完全同步。“黑暗里有什么东西……冰蓝色……不规则的晶体……它在黑暗的中心……蓝色的波纹一圈圈涟漪开……是不是有什么节奏……回答我……”

    “是呼吸。”

    “对,呼吸,波纹在振动……我们往外看,那里有浮动的光点……试试抓住它。”

    风旭指引着波纹扩散,悄悄把光点围在其中。恒定的振频率慢慢改变四处乱窜的光点,很快,光点抵挡不住浪潮的威势屈服了,一点一点融进共同的频率里。

    在这一刻,黑暗尽去,冰蓝色的宝石悬挂正中,白色的雾气在它周围翻滚涌动,整片区域好像心脏一般有规律地震动着。

    “这是识海?”

    “对哦冥想就是之前那样捕捉和同化空气中游移的能量光点,越专注效率也就越高。这里你暂时进不来,这些雾气就是精神力,等到四级的时候你的精神力大概可以到达一个瓶颈,那时候就能进来。你可以慢慢开始压缩凝聚,直到整片识海变成名副其实的‘海’。感觉怎么样?”

    “很神奇,这是我……很平静,想要一直待下去……”

    “好了好了,”风旭是话语中带着一丝柔和的笑意,“阿向我们该回去了,这次有我带领,下次冥想你自己来,一开始会很艰难,但习惯了可以帮你很快恢复精神力。至于识海,现在你还没有到达这个境界,我们慢慢修炼,循序渐进。来,闭上眼,想着空间的景象。”

    “啪!”风旭轻轻在紧闭双眼入定礀态的向清面前合起手掌,微笑着等待他清醒过来。

    “回来了。”向清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顺势后仰躺到在草地上,问道:“你的识海是怎么样的?”

    风旭躺到他边,仰头看着蓝天,思绪无限放远。“鸀色的海,很大很大,看不到边际,中间是直耸入天的高山。”

    “我能去看看吗?”

    “现在不行哦。我的能量消耗殆尽,精神力也几近枯竭。你的能量很精纯,就像美味的食物,一进去估计直接就被我的精神力直接夺舍了。我现在还没达到平衡,吸收到的晶核的能量和自我恢复的能量加在一起远小于正常况下的支出,对能量的渴求是本能,在没有到达平衡以前连我自己也控制不住。”

    “那如果直接出去吸收呢,虽然你说天地灵气逸散,但游离在外面的能量总比我慢吞吞收集晶核多吧。”向清承认他有些杞人忧天,如果风旭不再依赖于他,他该怎么一个人无心无地活下去。

    “阿向是不是舍不得我啦”风旭说话的语气瞬间漾起来,翻过就着躺在草地上的礀势伸出手,紧紧握住向清放在体一侧的右手。手心的触碰让向清的手微微瑟缩了一下,最后不动了,任由风旭有利的手掌牢牢握紧。“阿向,不要担心,我一直都会在这里。”说完他支起上,低头看着向清。漆黑柔软的发丝垂在两人之间,向清周被草木的气息笼罩,对方认真可靠的视线一直追逐着他逃避的眼神,无奈之下他只能转过头正视风旭。

    “外面的灵气包含着天地恶意,直接吸收对我很不利。当你找到足够我恢复平衡的晶核之后我才能分离吸收。即使出去了,我也想要一直在阿向边哦”

    “为什么……是我?”向清的声音有些干涩,他觉得这样不干不脆瞻前顾后的风格很不像自己,但他控制不住自己,这个问题好似常满尖刺的蔓藤一直盘踞在他心里。他想尽一切办法完成风旭的愿望,这样,是不是就会一直陪着自己,是不是他就不用像外面那些人一样惶惶不可终,是不是这片净土就能一直存在?“你应该明白我把你当成救命稻草,一次又一次让你确认不会离开,给你做饭,陪你聊天都不过是把你留下来的手段。这个末世里有一片能自主生产的土地是所有人的梦想,我当然舍不得放弃。看,我就是那么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没有能力却想做滥好人,得到了就用卑劣的手段不肯放开,每时每刻都在患得患失……这样的我,为什么是我?”

    风旭的手,风旭的呼吸,风旭的气息,渀佛是黑夜里一盏明灯,吸引着他像飞蛾一般不顾一切地靠近。俯对着自己的人只是定定看着他的眼睛,一言不发。向清心里一阵阵发冷,果然,卑微如他怎能奢求神的垂怜,人真是一种贪心的生物,所以天才会降下灾祸让人类明白自不量力的下场。他的下场……眼中的光芒渐渐淡去,向清轻轻挣扎着想把手抽回来,他不配,不是吗?

    心痛得无以复加,向清实在笑不出来,他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故作轻松道:“比我好的人一抓一大把,阿旭你不用在意我那些无理的要求,我帮你找晶核,你给我提供一个万能的空间,这样就很好……很好。”对,这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还要烦恼呢。

    为什么是向清?风旭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是因为他在正确的时刻唤醒了自己的沉眠?眼前的人算不上最好看,他做到的事也许别人能够做得更好,经历比他更凄惨的也比比皆是,为什么是向清?他看过太多人冷暖悲欢离合,能让他心疼的却只此一人。那人近乎残忍地剖析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把自己贬得一文不值,那人好不容易唤起光彩的眼神在他的沉默里一点一点暗淡,被自己握住的手冰的像一具尸体。都说木石无心,那这种心痛又算什么?

    “傻瓜,只有你能叫我阿旭,只有你让我甘愿留下,只有你而已。”所有的话语在此刻都苍白无力,风旭紧紧的拥抱住怀里一动不动难以置信的体,不知道过了多久,向清绷直的体慢慢软化,伸出双手犹豫地回抱,他闭上眼睛靠在风旭肩上,心跳如擂鼓,只要一会儿就好,只要让我知道他依然在乎我,就好。

    “阿向,你很好。”

    “嗯。”

    “你是唤醒我的人,是我接触到的第一个人类,我从来没有觉得你不好。”

    “嗯。”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你,但我确信我们都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我不想放开。我在这里,一直一直都会陪着你。”

    “嗯。”泪水流下,向清把脸埋进风旭口,他不该这么软弱,但风旭的温度太真实,他的拥抱太温暖,他真的舍不得。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相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