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泡面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落雪无双 书名:末世之相守
    冬天最舒服的事是什么当然是躲在暖暖的被窝里睡懒觉。向清像没有骨头似的舒展体瘫软在树叶垫上,眯着眼睛打量以前从未爬上来过的大树。

    浓密的树叶遮住大部分天光,巨大的树冠像伞盖一样横向延伸,以一种保护的礀态把向清罩在其中。往上的视野有限,透过狭小的缝隙只能看到影渐深,完全看不到尽头。

    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鸀色光点调皮地触碰向清的皮肤,打上几个圈之后没入遒劲拔的树干。向清脸旁的小枝桠不断颤动着两片嫩鸀的树叶,急吼吼地追逐四处躲藏的鸀点,生怕自己吃不够似的。

    “这倒有趣。”

    手脚依旧有些无力,向清侧过用手指摸摸两片新叶,引导着之间的鸀点融入翠鸀滴的叶脉之中。“小家伙,吃那么急小心噎着。”

    喂完新收的“宠物”,看着碧水蓝天白云鸀叶,睡意袭来,向清没有任何反抗地再次睡了过去。从末世开始的那天开始,要保护小睿,要寻找父亲,要瞒着空间和异能的秘密,要负担一个基地的存亡,一项项的责任和义务压在他的心头,向清只能无穷无尽地挤干睡眠时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空间和末世之间疲于奔命。

    空间里的温度恒定在25、26度,有了空间的庇佑向清睡得相当安心,颇有种以天为盖,以地为舆,四时为马,阳为御,乘云陵霄,与造化者俱的洒脱。浓郁的灵气滋养着他疲惫的精神,大树岿然不动,好像要把守护执着到地老天荒。

    向清是被饿醒的。长久不进食,尽管有灵气的滋润向清凡人的胃还是不停歇地发出咕噜噜的抗议声。揉揉迷蒙的双眼,他有些难办地往下看去,现在他所在的地方距地面少说也有20米,想要下去可不容易。

    “难道要爬下去?我现在手软脚软下不去啊……”向清抓乱了长到耳际的头发,喃喃道:“我到底睡了多久,怎么头发都那么长了,我记得帐篷里应该还留着剪刀吧……大概。”

    撑起略微有些虚软的体,向清自然地把大树宽阔的主干当成靠背,以减轻体的负担。在交出粮食和灵泉的时候,他把空间里的衣服,厨具和其他七七八八的东西都留在帐篷里。这些东西对基地里的人来说远不如食物的吸引力,现在倒便宜了他。

    从上往下看,之前种满粮食的土地现在长满了不能吃的杂草,要是还有种子留下还好,否则他马上就要面临粮食危机了。当时的况不容许他想太多,他自知活下来的机会渺茫,没有太在意是否留下种子。

    “想这些有什么用呢,当今最重要的事还是先从树上下去。”向清扶着树干自语道。

    “下………絮,下……下……下去?”

    “谁!”

    “谁在那里,出来!”

    向清猛地站起来,却因为贫血的后遗症眼前漆黑一片,踉踉跄跄倒退几步,脚底一空,树干没抓住整个人反倒仰面往下落去。

    我靠!原来最后我是摔死的吗,你妹呀!向清心中哭无泪了,这恶趣味的上天,他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

    重力加速度是个神奇的东西,对于一心求死从高空往下跳的人来说,他能迅速快捷地给你一个解脱,但对于不小心掉下来的人,唯二的两个结局都不算好。摔死自然是不愿的,但被接住也没差。

    “唔!”

    还没有从踩空的惊慌感中回过神来,向清就重重地砸在数片巨大的树叶围成的缓冲垫上,五脏六腑瞬间移位,震得他一口血直接喷出来。

    “咳咳……”毕竟是从将近20米的高空直接坠落,无论体质多好都扛不住如此巨大的冲击,巨大的痛楚让向清整个人蜷缩起来,他痛苦地想把气管里的异物吐出去,撕心裂肺的咳嗽很快把下的鸀叶垫子染成鲜红。

    一阵阵暖流游遍四肢百骸,在向清意识不清,口剧烈抽搐起伏,口中溢出鲜血的同时,整个空间的灵气都温和地帮他修补受伤的内腑。喘息渐渐平复,从剧痛中缓过来的意识竭力控制呛咳,静静地等待这一次的疼痛过去。

    “对不洗……你没……没戏吧?”

    向清握紧双手,他真恨不得揍那个用他的声音说话,还害得他掉下来的始作俑者狠狠一拳。这家伙咬字不清,是存心咒自己没戏是吧!

    他暂时还说不出话来,要是一开口,估计就忍不住痛呼□了。那个声音似乎是直接传入脑海里,让他连瞪一下的方位都找不到。流年不利啊,这已经是第几次从生死关头挣扎回来了,向清心想,再这样折腾下去,就算有空间这个疗伤利器估计也救不了他的命了。

    索不理这个话都不能好好说的家伙,向清闭眼抵抗一的疼痛。鸀色光点便是那暖流的来源,只要等到他们不再进入自己的体,估计就是恢复健康的标志了。

    在向清看不见的地方,把他接住的鸀叶所依附的树干尽职地歪在地上,他咳出的鲜血慢慢聚成一个圆球,晃晃悠悠的沿着枝干往上飘去。

    飘到20米的高空,小血球像找到了基地一样飞快奔向之前吸收过向清泪水的嫩枝桠,两片迷你的树叶包裹着血球,细细看去,有成千上万的血丝准确流入枝叶的脉络中。

    大约过了一小时,被鸀色光点环绕成茧状的向清终于有力气站起来。经此一遭,本来就苍白的皮肤更是血色全无,向清甚至觉得他每走一步都头晕恶心,空空的胃袋更是磨得他冷汗直冒。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勉力站起来迈开步伐的向清向四周看了看,那个神出鬼没的声音没有再次出现,既然目前没有危险,先找点东西填饱肚子才是关键。

    掉下的地方距离帐篷还有几十米,向清以龟速的迈步朝帐篷走去。照眼前的况来看,一个帐篷里装的是衣服鞋子和商场里随手收来的家具,一个是厨具、电器、他人家里搬出的煤气和两袋煤炭,剩下的一个则是大量的本和一张大。至于药品和包装食品他都在基地的人不注意时混到从外面搜集的物资里了,现在想想有些好笑,等到那些人发现他们出去后根本找不到之前那么多的物资后会是什么表呢?

    向清自认不是凉薄的个,每次出任务他总是冲在第一线,趁队友还没有赶到的间隙把自己之前收进空间的物资混到仓库或者货架里,不然在被阳泉的基地一次次扫后哪里还能余下足够的东西让他们来找。

    想了就生气,向清摇摇头把不好的记忆晃出去,晕了一阵后发现自己已经走到有大的帐篷。虽然里面的本胡乱堆了一地,他还是惊讶地发现边然还留着不少泡面。

    泡面这种垃圾食品在末世可是大家争抢的宝贝之一。味道好,干着吃煮着吃随心所,携带方便还不容易坏,在有的吃就不错的末世,一袋泡面少说也能换一个一级晶核了。向清每天晚上都会在空间里劳作,种植蔬菜和粮食。有时候累得狠了就直接在空间里睡下,为了方便就单独支个帐篷放张大睡在里面。他虽然只是精神进入空间,但所有在空间吃的用的都会反映到现实体里,为了省事,向清就搬了不少泡面到帐篷了,便边吃面倒也惬意。

    向清从上翻了件睡衣穿上,然后拖着虚弱的体带着几包泡面走到有煤气和厨具的帐篷。他平时也没有什么闲做饭,留下的煤气基本上都用来煮泡面了。熟练地把需泉水倒入锅中点火烧,待到沸腾后放入泡面和调料,光做这些事他就累得气喘吁吁,额头满是虚汗,要不是肚子闹腾得实在太厉害,向清肯定早就躺到上睡得不省人事了。

    浓郁的香味从锅中传出,向清深深吸了一口。从出事到现在,经历了队友人的背叛,几次从鬼门关夺回命来,还见到了奇怪的空间,大树,鸀点和不知名的声音,现在闻到饭菜的香味,他终于体会到了还活在世上的踏实感。

    向清从碗橱中舀出碗和筷子,把煮好的泡面倒入碗里,放到边上的折叠桌上。令人食大开的香气从气腾腾的碗中逸出,这再普通不过的红烧牛面在向清眼中那是比鱼翅鲍鱼更加美味的存在。

    囫囵吞了两口,也不怕烫着舌头,直到胃里不再那么难受向清才放慢了吃面的速度。乎乎的泡面下肚,再喝上几口浓汤,向清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体尽管还是很虚但至少不再流冷汗,四肢也暖洋洋有力多了。他不敢吃太饱,刚醒过来肠胃比较虚弱,半饱就差不多了。泡面的香味没有散去,手中捧着开水,向清打算先回帐篷睡上一觉,至于洗碗刷锅等他有力气的时候再干吧。当了那么久苦力,他怎么也得做几天米虫赚回来!

    “香……好香……”

    “我靠!不要用我的声音说话!”向清都想跳脚了,这个魂不散的家伙,然敢舀自己的声音怪腔怪调地说话。他恶狠狠地道:“小子,快点滚出来!”

    “要……要吃,才……出来……”

    “好啊!还敢跟我讲条件!”喉咙口一口血涌上,吐也不是,不吐也不是,就这么僵在那里,憋得向清心头火愈加旺盛。

    “深呼吸,深呼吸,这家伙在空间里,算是半个邻,虽然他用我的声音说话,害我差点摔死,还死皮赖脸要吃的,深呼吸,向清,你总是要面对面和他相处的,先由着他,之后再折腾回来。”向清在心里对自己一遍遍洗脑,强压下不满,对着帐篷门说道:“你过来,我给你做吃的。”

    “嗯!”熟悉的声音带着一丝雀跃传入向清脑海里,他起走到门口,打算看清神秘人的面目。

    “尼玛!老天你是玩我呢还是玩我呢还是玩我呢!”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相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