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相遇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落雪无双 书名:末世之相守
    向清出生在山东省照市莒县周边一个小农村里。他的父母外出打工,选择在大城市定,早年托人办理了城市户籍,但由于当初钱不够,加上爷爷很传统,反对子女进城谋生活,就把向清留在了乡下,从小由他抚养长大。父母怨恨爷爷当年没有出钱资助他们在城里的生活,后来爷爷把村里的房子和地留给小儿子,把水库旁边的比较贫瘠的坡地和果园留给自己加重了父亲对爷爷的不满,故而常年不回乡下。

    从小到大向清见父母的次数不超过5次,父母有了小孩之后,再也没有想起过他们在乡下的儿子。爷爷在他17岁那年过世,向清在镇里读完高中后没钱继续学业,只得在村里务农。

    向清大多数时候比较沉默,爷爷在世时对他不算疼,叔叔一家对他父母寄回来的抚养费不满,认为他们还要为他多承担一份学费和生活费,因此也不给向清好脸色看。

    小时候被欺负、被嘲笑的经历让他面对别人显得过分懦弱,向清学习并不上进,种地这些活计大多是一辈传一辈这么下来的,学校教的那些大多派不上用场。高中毕业后向清立刻在叔嫂不善的眼神中搬家,在水库边的坡地前建了一间平房住了进去。一个人住着实有些寂寞,向清便把高中时帮他打退黑社会小混混的退伍兵老师找来一起住。老师姓郑,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伤了左手,只能截肢,恢复后他不愿继续留在军队,也就选择退伍回老家生活。大量的农活加上正确的锻炼方法让向清体强健,举手投足见带着军人干练利落的风格。

    农村的生活很简单,每天管理果园和10亩地,种植花生,蔬菜和小麦红薯。

    温饱不愁,但也不算富裕。退伍兵老师会在农闲时间教授一些格斗技,冬天则会系统讲授武器兵法和战略。作为一个男孩子,向清并不甘心窝在这个小村子里做一辈子的农民,随着学到的知识越多,他对大城市越发向往起来。郑老师也同意他去大城市开拓眼界,男孩子不去闯一番如何成家立业。

    带着三年务农攒下的大部分钱,向清登上了去j市的火车。他的父母在j市定,虽然很少见面,但向清依旧渴望像村里其他孩子一样有父母的疼

    向清在j市找了一份小区保安的工作,白天工作,晚上去夜校学习。把扔下的学业重拾是件相当辛苦的事,无论是数学,英语还是物理都让向清头大无比。但话说回来,这种充实丰富的生活让他从一个懵懵懂懂的乡下小子迅速向合格的城市人转变。和许晟睿的相遇也是在他成为小区保安的半年后。

    向清的工作一般需要很早起来。穿戴整齐保安装束,坐在正门口的监控室,向清开始了一天的工作。j市治安不错,一年也遇不上几件危险的案子,向清遇到的最紧张的况也不过是两车相撞,车主打架最后双双入警局了事。抓小偷这种事也有前辈挡着,用不上他这毛头小子。

    对于城市来讲,早上六点还是睡眠时间,早起的老人大多在内部的公园晨练,正门外的马路上空空。向清和另一位保安曹磊正在啃早餐,这时,路上歪歪扭扭驶来一辆银色的奔驰。这时候开车回小区的一般都是彻夜狂欢回来的夜猫子,不是宿醉就是瞌睡得厉害,在保安眼里,这种人无疑使最麻烦的。

    “先生,先生,请刷卡”曹磊见车子停在门前久久不动,便走出房间轻轻敲了敲车窗。

    车主似乎睡着了,但一辆车堵着大门毕竟不方便,曹磊于是加重了敲窗的力度。“先生,先醒醒,您可以回家接着睡,请刷卡。”

    车内的人晃了下头,揉着眼睛摸索着打开车门。曹磊送了口气,正想回去,没想到那位满酒气的车主在没有任何预兆的况下突然舀着啤酒瓶就砸在他头上。

    “啊!”曹磊抱头在地上翻滚。

    “你他/妈吵什么吵,老子睡觉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叫,打死你!死了干净!”那位中年车主好像还嫌一下不过瘾,/起碎掉的啤酒瓶就往曹磊脸上划去。向清在鸀色酒瓶子砸下的时候就冲出来,这时更是扔下警棍就死死抱住车主。

    “先生,请冷静!这里是小区。”

    门口的动静很快传入小区,民都跑出来围观。醉酒的车主力量惊人,几挣脱向清的束缚。向清着急地望向人群,所有人都在指指点点,甚至有人舀出手机拍照,报警的却一个都没有。

    “你们在干什么,快来帮忙!”一个年轻的声音传出,向清顾不上看一眼打破窘境的人究竟长得如何,连忙道:“叫救护车。来个人帮我按住他!”

    两个男人走到向清旁,照着他的指示把发酒疯的车主按到地上,向清满头大汗地把他绑在别人舀来的靠背椅上,之后才有余裕回头看受伤的曹磊。

    “怎么样?”

    “有人舀来了毛巾,我先帮他止血,120已经叫了。”说话的是个和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架着一副半框金丝眼镜,一手扶着曹磊的头,一手用毛巾捂住流血口,和向清说话的时候双眼还紧紧盯着曹磊的况。“没大问题,去医院包扎下就好了。”

    “小向,我没事……嘶……”躺在地上的曹磊疼得满脸苍白,但这句话一出口向清高悬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同学,谢谢啊,你叫啥名,等曹哥好了我们可得好好请你一顿,到时候可别气。”

    “我姓许,叫许晟睿,两位保安大哥太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救护车就快到了,你们有什么要带的现在得准备起来了吧。”许晟睿略带羞涩地说。

    倒是没什么东西要带,曹磊被送上救护车后另几位保安也出来了,一个跟着上了救护车,向清则在原地等警察,他需要到警局录个口供。

    向清对许晟睿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心的大男孩,他们的请许晟睿还是去了,两人一来二去慢慢熟识。得知许晟睿是重点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向清不时向他请教一些数理化方面的问题。向清打得一手好球,被许晟睿发现后就成了他们班篮球队的最牛外援。

    零碎的片段一幕幕闪过脑海,向清沉默地回想这些记忆片段。在济南的5年是他最开心的一段时光。虽然父母不待见他,弟弟讨厌他这个穿着老土并企图夺走他父母的陌生哥哥,但可以每天早上目送许晟睿去上学,在他经过门口的时候送上一句问候他便觉得十分满足。

    我的小睿,是的,在相处了两年后他终于明白自己对男孩所抱有的感。同恋,不,这永远都只是他的暗恋而已。他的男孩有着温馨的家庭,会找到温柔美貌的女友,他只想默默陪在他边,做一辈子的好友就足够了。

    意识渐渐模糊,记忆好像被一根搅拌棒划得支离破碎,然后恶心地混在一起。上一刻还是许晟睿习惯地架眼镜的画面,下一刻就变成火光中他扭曲变态的笑容。丧尸的嘶吼此起彼伏地在脑海里回响,母亲和弟弟的血在干裂的风沙中快速退化,他们如猛兽一般的利齿撕开他脆弱的咽喉,沾满鲜血的爪子刺入他的膛,生生挖出还在跳动的心脏!

    “啊!”

    “呕……呕”好像刚从720度的云霄飞车上下来,向清只觉得天旋地转,五脏六腑都被挤压地变了形,恨不得把体里所有的器官都吐个干净。

    不知过了多久,造成呕吐的挤压感慢慢淡去,眼前好似蹲久了突然站起的晕眩也适应了不少。向清侧卧在枝干连接处,闭着眼平复腔剧烈的喘息。

    刺眼的光斑恰好打落在他浓密的睫毛上,他微微睁开眼,炫目的白光刺激得泪腺开启保护机制,泪水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滑落下来。抬手捂住暴露在光下的双眼,向清全微微颤抖,牙关紧咬,似乎想要扼住难以抑制的呜咽。

    一颗小小的,嫩鸀色的新枝桠悄悄从泪水滑落的枝干上抽出,两片水滴形的叶片柔柔地触碰带着泪痕的脸颊,大约是把向清悲伤的泪水当成了养分。

    无声地哭了一场,向清很快调整了自己的绪。他已经对自己的生死迷惑了,虽然这一次没有锢他的光幕,体也能自由移动,但他的衣服呢?现在这种不着一缕的还能俯瞰整个空间的状况又是怎么回事?

    尽管面对完全无解的疑问,但只要知道是在他的空间里,向清心中就会感觉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安心。闻着清新的草木香气,看着曾经干涸的灵泉现在又重新起粼粼波光,好像点缀在大地上纯净清澈的蓝宝石,极大地安抚了他不安动摇的心。

    空间不会给出答案,向清选择自己探寻。不过他现在手脚无力,下垫着肥厚柔软还富有弹的纯天然鸀叶垫,也就没有了起的动力。新长的两片小叶子来来回回扫过向清的脸颊,察觉到没有泪水后嫌弃地推开向清侧躺的脸,自顾自吸收起空间里不断汇集的鸀色光来点,看得向清目瞪口呆。

    “这真是我的空间?”

重要声明:小说《末世之相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