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听到卷帘门外的声音,孙显新才睁开眼睛。

    婉庭空楞了几秒,撑了他的左肩才慢慢爬起来 。

    外头锁链的声音响了片刻又静下。

    孙显新坐在门背后,腿麻得发疼。

    撑着后头的卷帘直起子。外头还是毫无动静。

    婉庭空被孙显新挡在后,盯着那扇门帘,眸子都发了直。

    孙显新抬脚去踢卷帘的底部。婉庭空脸色有些发白,猜测着外面的况。等孙显新再次蹲□,伸手向上轻推卷帘最底部,卷帘很快露出小半的缝。他又继续向上抬,门外嘭得传来几声巨响。卷帘被外面的推力一下拉起。

    没等婉庭空反应过来,突如其来就冲进几个手握棍棒的男人围住孙显新。

    第一棍砸向他背部的时候,他极快地往一侧躲开了。

    另一棍却不偏不倚砸中他的左肩。男人紧紧握住向自己袭来的棍子。一脚踢向其中一个大汉的腹部。弯腰寻着缝隙迅速躲开几个人的包围。刚走了几步想去拉婉庭空,后的几个男人快速冲过来,乱棍直直往他腰腹击去。

    孙显新急速扯下其中一个汉子的棍子。往那男人的脸上重重挥过去,腰上又是一击。那汉子顺势倒了地。

    婉庭空下意识地向后退。退到角落又沿着墙想往外冲。却被迎面围来的一个男人抓住胳膊。婉庭空拼劲了全力甩开男人的胳臂。

    孙显新侧几步冲过去,一把将男人向后狠狠拽住猛地摁倒在地,死死掐住他的脖子。嘴里近乎咬牙切齿:

    你妈痹的活够了?!

    那男人憋红了脸,呜咽着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全用劲扭动着。

    他加重了力气。男人的眸子布满了红血丝,眼珠开始慢慢向上翻。

    剩下的几个一开始没敢动作。见自己的同伴真的快咽了气。才又起棍棒往孙显新的背后砸去。

    孙显新抬眼往婉庭空那里看,婉庭空待在原地见他手里掐着那个男人,背后的几根棍子毫不停歇地向他落去。他的眸子对她向外示意了一下。

    婉庭空捏紧了拳头,只顿了一秒的样子,便转往外跑。

    孙显新眼见婉庭空跨出那扇卷门没了影子,才松开手里的男人。

    那男人已经子翻了白眼,脑袋连着脖颈微晃起来,一下就昏了过去。

    几个男人早已被孙显新的反抗激得失了理智,也不顾同伴的死活,手上机械般上下击打着,嘴里不断骂骂咧咧:

    再横!再横横看!凑不死你!

    往死里打!

    他试图侧躲开那些棍棒的夹击,动作却明显缓慢下来。感觉背部的肌一下一下撕裂开。他还是抽手扯住其中一根棍子。往反方向桶住最前方男人的腹部。抬腿就朝他的裆部用力踢去。

    那人痛地弯了腰,直捂着自己的□。

    孙显新全冒着汗,后背疼得仿佛下一秒就快昏死过去。微微直了直子。一脚蹬开剩下那个叫的最激动的男人。他后退了几步。孙显新趁势又喘去一脚。男人没有防备,一个砠趔向后倒去。

    孙显新扑过去,动作已经很慢了,只伸手再次掐住男人的脖子。眼里布满了猩红的血丝。那男人挣了挣,眸底闪现着惊恐。孙显新慢慢收紧手掌,将那人越掐越紧。忽的后却传来极温和的声音:

    孙显新。

    他侧头。才见了苏静站在卷帘门边。跟前竟是婉庭空。手和脚都被厚厚的尼龙绳重新捆绑在一起。嘴里贴着黄色的胶带。眸子里的惊慌一览无余。

    苏静推着婉庭空向前,婉庭空被束缚着,跌跌撞撞地朝前迈。

    走到孙显新看得清的位置便停了下来。

    孙显新微喘着气,勉强直起子,可后背每动一下就像电棒敲碎了骨头。大半个子只能僵直在地上。

    苏静将手里的尼龙绳丢在一处。

    方才被孙显新喘中腰部的男人很快授了意,捡起绳子,将孙显新的两只手反剪在后牢牢捆在一处。嘴里骂咧咧的,又踹起棍子,抬手就想冲着他的脑袋砸。却被苏静叫住。声音听来毫无温度。

    孙显新盯着苏静,忽的扯起嘴角:

    苏静,招了那么多傻/。能耐啊。

    听到的那几个男人抬脚就往孙显新上揣,恨不能将他撕成碎片。

    他的双手被尼龙绑着,根本用不出多少力气。他一声不吭。不叫嚣也不求饶。

    等那些人打够了,苏静才缓缓走到他的跟前。蹲□来与他对视着。

    男人额间的血漱漱地向外冒,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她伸手抚了抚他的额,皱眉问道:

    痛不痛?

    孙显新躲开她的碰触,眸子紧紧盯着她,带着难有的不可思议:

    你到底想干什么!?有没有脑子?!

    她也跟着笑。神色镇定。

    他抬头看了眼婉庭空,又侧道:

    你把她放了。有事冲我。跟她没关系。

    苏静也朝着婉庭空看。见她被束缚在原地。没哭没闹。只是眼神冰冷。忽然提高了音量:

    没关系?什么叫没关系!?她用刀子往我这桶呢!往这呢!

    她指着自己的肚子。声音很大:

    她做什么你都帮她扛,我呢!?一句道歉,一笔钱,就能像乞丐一样打发?他抬眸,表冷然:

    不用把自己说得那么惨,我看你能耐的很,还有报复的力气。

    苏静对着他的眼睛,认真道:

    难道我帮你不好么?这样一来,夏阳,楚修岩,楚家,老太太,全世界都知道你孙显新和婉庭空......

    她停顿了几秒,继续道:

    你孙显新和婉庭空......偷

    他听完竟突的笑了出来。抽得腹部生疼。可还是笑:

    你怎么不说我带她到这破地打野战来了。

    后的几个男人也跟着下流地笑。苏静微扯嘴角,冷声道:

    你是没关系。就不知道婉庭空对你们刚刚那段激介不介意?给别人看见,是不是也很刺激?

    他想起屋子四周的摄像头,神色终是完全冷下来。口气愈发凌冽:

    苏静。你尽管大胆的去。昭告天下我和婉庭空演了你拍的戏。戏。

    那几个男的听了又开始放肆地笑。孙显新竟也跟着放的扯起嘴角。

    她蹲着,似乎一点都不生气,抬手捧起他的脸。轻声道:

    你一点都不紧张?

    他只道:

    我为什么要紧张?本来就随便玩玩。

    苏静抬眸去瞧婉庭空。显然她听到了。只是神色平静。就像事不关己。

    期间孙显新未开婉庭空一眼。

    苏静示意那几个汉子出去。四五个男人互相搀扶的往外挪。,没几分钟的功夫,其中一个动作还算利落的男人拎了一桶东西进来。眼睛直直地盯着婉庭空,嘴里依旧不干不净:

    我看这娘们那么嫩,给我们几个哥们玩玩呗。

    接着那只手就往婉庭空脸上抹。婉庭空抬脚就往前迈。奈何双脚被捆着绑一起。只跨了半步整个子就诅咧着往地上跌。忽的一下又被后的那个男人拦了腰。

    婉庭空挣扎着向后,那男人却眯着眼,笑得低级下流:

    苏静,再等等动手。真想弄弄这娘们儿。

    男人的手刚要往婉庭空的口摸,后腰却被突如其来重重一踹。

    还没等反应过来,孙显新的腿已经往他的腹部狠狠一下踢了出去。

    男人向后顺势倒了地。直起上半的片刻。孙显新的脚死死往男人的脸上踩去。

    孙显新的脚像拧盖子一样左右璇着。

    那个男人的两只手死命扒住他的腿。想将脸上的那只腿挪开。可他的脚却像钻子一样,越扭越紧。越拧越用力。男人开始发出难受的低喘。

    孙显新的双手被捆在后。背后前的伤口被大幅度的动作牵引出一道道凌乱的血印子。纵横密布。可他赤红着眼,抬脚再次往那男人的脸狠力踩踏。

    狗娘养的东西!

    几分钟的功夫,地上男人的鼻子和嘴角开始漱漱得向外冒血。

    婉庭空怔怔得看着。一旁的苏静在大声地喊着住手,可只听得见地上男人大口喘气的求饶。却不见孙显新有任何停下脚的征兆。

    他是真的准备弄死人的。

    苏静却忽的蹲拎起之前男人拿进屋的那桶瓶子。璇开盖子。拽起婉庭空的头发,瓶口朝下一咕噜就从头顶向下倒去。

    四周很快弥漫起浓烈的汽油味道。

    婉庭空睁大了眼,即使尽力的挣扎,满瓶的汽油还是极快的滴落了全

    苏静拾起油瓶旁的打火机,依然扯着婉庭空的头发,大叫道:

    孙显新!

    你再动一下试试。你再动一下......我就烧死她!

    他抬眸,终是停了动作。地上的男人奄奄一息的喘着戏。

    孙显新踉跄着向前迈步,奈何动作明显慢下来。声音却大得离奇:

    苏静。你有病。疯了!

    她带着婉庭空向后退。声音同样激动:

    我是疯了!早疯了你不知道么!?你扔掉我的那天,我就死了!

    他喘着气,见她拨动开打火机的盖子。一小搓火苗簌地串上来。她拿着那只打火机在婉庭空的发梢周围晃了晃。接着另一只手竟撕开她嘴上的黄色封条。笑道:

    他老说不紧张你。好想看看你死了。他什么反应。

    婉庭空的唇被封条撕得印出一片红痕。整个屋子都散发着一股难闻恶心的汽油味。一滴滴的油从头顶沿着颊滚落至发梢。

    婉庭空心底发颤,如果那瓶打火机靠近自己一下,会不会瞬间就烧成了骨灰。

    她第一次那么相信因果报应。也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苏静,你为了他做这些事值得么?清醒一点吧,你把我烧死。他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她却又笑了。眼睛依旧漂亮,神色间没有一丝害怕惊慌:

    那我们就看看啊。

    说完整个手握着打火机往婉庭空的发梢挪去。动作间没有任何迟疑。

    背后孙显新的声音是那样恍惚,仿佛隔着几堵厚厚的墙。可她还是听到了。

    苏静,苏静。你放了她。我们回去。我们回乡下去。

    她动作顿了一下。又听孙显新继续:

    我们回乡下,像以前一样。你不是说想在镇上安家么。我们重新找间屋子。随便做点什么都可以。

    她挪开那只靠近婉庭空的手,大声道:

    你上次也不是说要重新开始,后来也不是把我丢开了!?你要再把我丢掉几次!?

    他眼看着那只打火机挪开。一下子放缓了声音:

    不会了。苏静,这次不回了。你过来。我带你回去。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像从前一样过子。

    她轻声问着。

    我们还回的去么?

    口气听来更像自言自语。可还是慢慢走进他,眼泪一滴滴地往外落。抚他脸的时候,突然就哭出声来:

    孙显新,我真的你。真的很你。

    他用唇贴着她的颊。轻声低哄着:

    我们回去。没人再会把你丢掉。

    你真的想错了。我和婉庭空没可能。她恨不得我死。我.....

    他终是抬头看向她。

    我也不想再见她。

    婉庭空楞着。忽然就见他用眼色指了指地上那个奄奄一息的男人。

    男人边的黑色手机。被孙显新牢牢握在手里。

    屏幕发着光,他一直哄着苏静。

    婉庭空就那么站着。直到外头传来响彻云宵的警笛声。

    那是婉庭空最后一次见到孙显新和苏静。

    她只记得了苏静不断哭泣的声音和孙显新温柔低哄的表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