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47章 (下)

    婉庭空的思维仍处在片刻的空白。

    口闷得像是被千斤重的石块覆盖。

    那种感觉仿佛巨大的双手死死掐着她的咽喉。她重重吸了口气,接着竟开始喘。

    脖颈哭得红了一片,孙显新的声音像是隔了另一个空间传到自己耳边,那样陌生遥远。

    他的手指不停摩擦着她的颊。

    婉庭空抹了抹手背躲开,可他又贴了过来。

    两个人都是黏黏的一

    男人竟有些急,她一直在推开。不说话也不看他。

    他索再次俯□,挨了脑袋去亲她的颊。

    婉庭空抬手死死抵着他凑近过来的下巴。五官微微皱在一起。头发乱乱的散落开。

    披下的刘海遮挡了住她半张脸。

    孙显新没再动作。直觉她要说话。相比解决下的发泄,他更想给她冷静的时间。

    虽然下面的那根东西疼得快要爆开。

    他还是刻意和她的下半分开了一段距离。可她静了很久,开口竟还是重复的那句:

    夏阳呢?

    他当然听得懂这句没头没脑的问话。下意识地磨了磨左手的那枚戒指。居然也还是那句:

    我不好。

    他的声音忍得完全嘶哑开。

    婉庭空只朝戒指望去,简单大气的款式,他戴着倒是真不难看。也不知道脑子在想什么。

    可没能等心绪平稳下来,话就脱口了:

    你真的很喜欢她,对吧?

    说完又后悔了。在这些问题上与他不断追问没有丝毫意义。

    孙显新皱眉,声音沉得像是波澜不惊的深海:

    你想听什么?不喜欢?我说了你信不信?

    婉庭空也觉得自己可笑。

    显然平静很多,也哭累了,所以靠着卷帘像是得了片刻的安宁。

    孙显新却一把拽了她。声音哑得破开:

    你这么感兴趣我对夏阳怎样。怎么不会问我对你如何?是不是看上你?是不是很喜欢?

    是不是跟那畜生一样对你......

    可他话没说话,就被她硬生生打断:

    够了!我不要听!

    他却笑了。只死死拽着女人的手,声音竟带着隐忍的怒意:

    为什么不要听?只许自己掩耳,不许别人盗铃?

    ......

    我是喜欢她。

    ......

    可弄她的时候都会想你。

    ......

    是很龌/龊。总想如果下那人是你,会不会进去就开始叫,会不会那样勾男人的腰,最后又忍不住讨饶......

    说着,他的眸子愈发暗下来。

    一室沉默。

    婉庭空瞪大了眼,接着啪的一声又是一巴掌。

    他从来不会还手的。竟还是笑。那种笑带着不可思议的讽刺自嘲。

    婉庭空抿着唇,他的汗渗了一层又一层。体滚烫得吓人。

    脸上颈间都是她的抓痕。

    他的脉搏跳动得愈发激烈,可依旧哑着声音克制着喘气。

    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没有那次......是不是我们......

    也没有等她回答。他便自顾自地冷笑:

    根本没有如果。有些事犯一次错都是太多。

    ......

    他明明说得理智。可婉庭空的子却不断往后缩。

    他只有在快控制不住的时候才会说些实话。

    她竟然清晰瞧见男人说话时滚动的喉结。

    接着那只手竟从她的吊带下摆直直地往里钻。男人的头凑近女人的颈间。汗从额角低落下来。声音开始低沉又轻柔:

    让我看看。

    她摇头,男人的手指炙粗糙。侵袭上来的时候竟泛起微微的疼,令她下意识地哆嗦。只紧紧攒住他开始捏柔体顶部的手。声音很轻却又忍不住地抖:

    你这样,就不怕遭报应!?

    他的手钻过衣包裹住她的整片柔软,无名指和中指不断夹捏着最顶端那颗粒。他想象着那粒东西在自己手里微翘着立起来的样子。起来一定还会跟着/房不自觉地颤。

    再次抬头的时候他的眸子早已煞红一片。边扯了她吊带的那两根细绳。边沉着声:

    要讲报应。我第一次弄你的时候就等着报应。

    他将她肩上的两根细吊带往两边扯开。极其熟练地将她的两片柔软从衣里掏出来。衣下部的衬托显得那对东西愈发饱满集中。他最喜欢她这个样子。

    以至于对夏阳他也依然衷于此。的时候女人的/头会变又硬又,忍不住了就会下意识地紧抱着他的脖子,发出猫般的呻/吟。

    每每这种时候,他竟会恶意地想婉庭空,只是想她那对东西在自己唇齿间瑟缩抖动的触感就可以让下的动作恶劣到让夏阳讨饶。

    龌/龊又卑鄙。却乐此不疲。无可救药。

    想起来他便摁着她不断挣脱的子,那对丰/满不自觉地微微晃动,他却只攒紧了她的手,唇一下又一下地吻着她左边的太阳。声音很低,听来竟像带了难掩的叹气:

    婉庭空,我早就遭了报应。

    说完便单手脱了底/裤,拽着她的往自己下带。

    婉庭空惊得整个人往后头缩。卷帘门沉重的声音也敌不过她心跳加速的恐惧。

    他却出奇的平静,连声音都淡得不行。眸子里的红血丝却证明了他所有的镇定都是野兽进攻的前戏:

    我不进去,可你总要帮帮我。

    她还是拼命的将手往后缩。孙显新很清楚自己目前的状况,只不停地吻着她的耳垂。又去抓她紧捏成拳的手:

    你该知道后果。

    说完又去拽。等真的攒了她的手碰上来,他竟沉声低吼起来。

    婉庭空第一回碰那种东西,那些清晰的经经脉脉吓得她的手不自觉弹起来。却又被他直直往回按。

    她甚至没有低头看一眼。却感觉得到上头根根的纵横交错。

    他带着她在那跟东西上停留了几秒,接着就动起来。

    很缓很慢。

    动的只有男人,而她只不过机械式地覆着。

    孙显新却站着兴奋得不断亲着她的/头。从/口沿着颈间一路到耳边。又从耳边一路到颈间。

    他拽了她的一跟食指去碰那跟东西最顶端的头。

    婉庭空完全不配合,可他却不在乎。只嘶哑着声音哄:

    你磨几下看看。跟你的....

    没说完,他就又用嘴叼起女人/前那枚微微翘起的颗粒。看她又瑟缩地颤起来,便兴奋道:

    跟你的/头一样,会抖。试试。

    婉庭空根本听不得这些。

    整张脸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

    可她一点都不懂男人这种时候最女人的风万种。只冒了一句:

    你跟她也这样下流?

    极破坏气氛的一句。

    他却只管带着她的手往自己最难受的地方钻。语气坦白直接:

    没那么兴奋。

    ......

    男人的东西和他的大腿根曲成了接近90度的样子。

    很大程度上都是他的手在动。

    却完全没有缓解充血的难熬。

    他撕了一口。见她的手一动不动。忽然就抬腿从后拌了女人的右脚跟。双手直直将她的肩膀往下摁。

    婉庭空的子本就靠后曲着,不料被他一勾,一下就蹲倒在地上。

    孙显新伸了手将她抚起来,没等她重新爬起,竟又将她的肩垂直向下摁。

    这样她便曲着腿半蹲着。

    稍一抬头就是他那根直的东西。

    他竟握起来往她的嘴边送:

    含含看。

    婉庭空拼命的摇头。又要往边上躲。

    可他凑近几步,将她死死阻隔在卷帘门和自己之间。

    甚至抬臂压住她的后颈。另一手捏起她的下巴将她紧闭的唇齿撬开。急急将那东西推送进去。

    婉庭空含了头就吐了出来。

    孙显新皱眉,居高临下的俯视脚边的女人,声音都有些失控:

    你要进嘴还是进洞,自己选。

    婉庭空摇头,昂头望向他,额头的伤口没有干涸,渗出滴滴血丝。

    他拨了拨女人凌乱的刘海,俯下整个子去亲她的额头。下一刻却又将那硬如铁杵的东西送去她嘴里。

    进了三分之一都不到,她又使劲推着他的大腿根作势吐出来。

    孙显新这次却不依了。

    将她的脑袋向后昂得更高。皱眉道:

    你总要学学。怎么伺候男人。

    她吞着那跟东西的小半截拼命的摇头。

    又想吐又想叫。

    眼泪顺着眼角滚落到太阳再到耳边。

    他的眉越皱越紧。

    其实见她第一次吐他就心疼了。

    这种方式女人根本享受不到快感。可只能咬牙继续:

    嘴再张开些,进了喉咙就好。

    婉庭空的整个人被他拉着半跪在地上。

    他慢慢矫正着姿势,她的头发被男人抓着不断向后仰。

    真的进了喉咙也只刚刚到了一半。

    他心急火燎,可也不敢就这么不管不顾地往里刺。

    只摁着她的后脑勺一小寸一小寸的来回动。

    她的嘴里不断发出难受的呜咽。

    双手攀在他的大腿跟处。整张嘴包裹着他的半寸。

    他嘶了一下。稍稍又送进去些。

    她的唇舌湿温润。跟她□的紧致一样让他兴奋疯狂。

    接着竟又嘶了一声。便哑着声音叫她的名字:

    婉庭空......

    ......

    婉庭空......它喜欢你......再进去点。

    她真的想吐。整个喉咙和胃部都在泛呕。

    可他的表却是前所未有的享受。甚至那种男人舒服的低吟也是她第一次听。喉咙被梗得喘不过气。只容纳着那半根巨物的不断进出。

    婉庭空使了劲地推开。可他的双手紧紧摁着她的后脑勺。进出的深浅全由着他。

    泪啪嗒啪嗒不断地往下掉可他好像一点都看不到。

    孙显新知道她受不了。

    所以拍拍她的颊,开始加快速度进出。

    有那么一刻,婉庭空觉得自己快被噎死了。想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那种持续的低吼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血腥的野兽。

    他也想快些出来。下爆开的煎熬折磨了他一整个晚上。

    男人将两个手一起压在她的后脑勺,他低吼着,动作又深又快。

    最后那一秒,他甚至将大半根东西都塞了进去。

    狠狠压了下才从她嘴里拔/出来。

    大半的液体喷发在她颈间,顺着体低落下来。

    她微张着嘴喘气。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是唾液混着那些白从嘴角流下。

    胃里翻江倒海的翻腾,却吐不出一星半点。

    男人快速地蹲下来,一样喘着粗气。却趁她微张着唇,舌头翻卷进去。

    满嘴都是他的味道。

    男人不停地刮着。从内壁到嘴角。再到口滚落的白。

    兴奋地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揉进骨头里。

    他一下又一下抚她的颊。表依旧看不出喜怒,却忽得低声道:

    让你也爽。

    说着竟将她搂抱起来。让她整个人直立靠在卷帘出。

    手又很快往她的底裤里头钻。她没了半点反抗的力气。

    或者很大程度上仍处在为他做那种事的震惊里。

    他将女人的长裤连带着底裤全数拉下抛开。顺势蹲下的片刻架了她的右脚在自己的肩。

    他从下往上看她的私/密。抬了左手将两片花瓣剥开。

    她那里的颜色不算特别浅,却粉得好看。

    只是有些要湿不湿。

    婉庭空缓过了劲,整个手都覆盖在自己那片地带。

    他一把拿开。先慢慢伸了跟食指进去。有些紧。便抽动了几下,然后再是无名指。他将那枚戒指褪下放在一边。

    婉庭空看见了。

    右脚单立着跳了跳要他放自己下来。

    他很快将两根手指一齐送进去。没有先动,像是在摸索什么。

    片刻后两根手指在她的体内缓慢地抽/动,直直竖立在里头,和男人的掌心呈了近九十度的角。

    婉庭空一开始只觉得疼,像是被撕开的疼。慢慢下湿润了起来。便渐渐泛起麻。

    那种感觉像是蚂蚁爬过背脊,难受得想挠又挠不开。

    他的抽/送很快,她捂着手背只是喘气,片刻后又顺势揪起他的发。

    婉庭空拼命地揪,等他的舌头凑上来,她竟不可思议地颤起来。

    她只觉得自己低级又下作。

    男人的舌尖不停吸/啜着那粒隐在顶端的花/核,很快充起血,红得触目惊心。

    他的手插地越来越快,一停不停地往里扣/弄。

    婉庭空抓着他的发,压抑着呻/吟拼命喘气,说话根本不成句:

    够了.....够了.....

    浑像是着一股劲要往那个点上顶。她不知道最后的那几秒自己是什么状态。

    只觉得所有的力气都被抽/送了干净。

    孙显新出来,直直盯着她的那处私/密,甬/道内由于动作的剧烈还在下意识地收缩着。整个部位晶莹得像是要滴出水来,也真的落了水。

    他将她的脚放下。跟着站起,又去亲她的颊。声音比先前平稳得多:

    到了?

    明明是句陈述句却被他说成了疑问的语气。

    他胡乱替她擦了擦。然后又将她穿戴整齐,抱在腿间。靠在卷帘边。

    两人都不再说话。也不知是半夜还是天亮。可他却一直看着她。

    婉庭空累得不像话,可不敢睡,也睡不着。

    真希望又是一场梦,好快快醒来。

    原先孙显新一直看着。时间久了,他觉得有些困倦,便直直闭了眼睛。

    他将她搂紧了些,沉稳的呼吸传来。

    婉庭空却睁着眼,脑子里一片空白。

    有些事,犯一次错都不能再多。

    也不知过了多久,脑袋沉得厉害,后的卷帘竟从外面发出清脆的声响......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