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6章(上)

    孙显新岔开话题:

    “我买了南边的房子,不算太大也不贵,三人居的小复式,以后结了婚,你无聊了就过来散心。带着崽过来的话就住二楼的大房里。”

    “”

    夏阳静了很久,眼神有些楞,一时间并未完全明白他话里的意思,颊却因这些不明不白的提示鬼使神差地烫起来。她下意识地憋眉,推开男人侵袭过来的子,低语道:

    “你真醉得不轻,谁要和你了?”

    当中的那两个字她说得又快又糊。糊到根本就听不清。

    他却勾了勾嘴角,子侧开,微微点头,眸子里毫无绪,只笑问:

    “不愿意啊?”

    她站在原地,又下意识地抿唇。这种带些委屈的小动作不知道她和婉庭空谁感染的谁。那个女人也是,一紧张就咬嘴。不知是真的委屈慌张还是清楚男人就吃这。想到婉庭空他一下就变得意兴阑珊,只抬手解着衬衣的扣子,迈了步子往楼梯方向走,正色道:

    “今天真喝得多,先洗澡了。”

    夏阳瞧他步子又稳又轻,说话口齿一点不含糊,眸子清清明明,哪像是喝多的样子。

    她跟着静了几秒,也不知着了什么道,竟在男人跨了出第一步的时候急急出了声:

    “孙显新。”

    叫住了他又开始后悔。怕他又以为自己来那拒还迎。其实她自己都惊异能对孙显新大胆到这个地步。就像到了现在她都没想明白前夜怎么就伸手拉住了他。直到男人俯在自己上没命地进出,她才真正缓过神来到底对他发出了怎样□的邀请。

    孙显新站在第一格台阶上,回头见她柔和细致的眉眼远远向自己望来。

    前夜他对她几近疯狂的深入,她也是这般目不转睛地看。那些含混不清的讨饶听来竟像让人心痒难耐的呻吟,穿透了耳膜直直敲进他的心底。

    他止了脑海里那些不太正经的联想,疑惑地等着她继续。

    夏阳没迈步子只是些许出神地望向他,眉眼又不自觉憋在一起,糯软的声音里竟带着认真的抱怨:

    “你一个人住那么远的地方”

    “真结了婚。我才不住山上。”

    “”——

    孙显新和夏阳准备结婚的消息在圈子里传得极快。

    婉庭空在听闻消息的近两个月之后,才见了夏阳放在空间里的婚纱照。

    是楚修璇发她看的。

    她很少见孙显新穿那么正式的西服。从后搂着夏阳的时候嘴角略弯,眉眼间竟都带了笑。脸部棱角分明的线条也跟着变得安静而柔和起来,夏阳捧着他脸的那张笑得那么好看。无名指上的戒指在光线下折出晶莹剔透的光泽感。

    和之前的那枚不一样。

    可能又是哪个特别贵的牌子吧。

    她深信这种事上孙显新绝不会亏待夏阳。

    或者说绝不会亏待女人。

    婉庭空不确定会不会收到婚礼请柬。但她很庆幸自己真不能参加了。

    她只是好奇楚家是怎么答应下这门婚事的。

    难道孙显新都不用带着夏阳上门交待

    她和前一次等着楚修岩找上夏阳一样期待着这回楚家的大动干戈。甚至看戏的心比以后任何几次都强烈。

    她等着楚修璇的各种消息。可惜真的太平到不可思议。

    可能也并非太平,老头子似乎对孙显新的选择无动于衷。所以连楚修璇也不知道什么况。

    婉庭空确信楚家不会让孙显新如此“自由发挥”,只是恐怕等不到好戏上演了。

    意外接到苏静电话的时候,她正给看相机里之前和台湾姑娘在北美的合影。想起那次美妙的双人旅途就愈发惬意欢快。正和说说笑笑着,苏静的电话就来了。

    因为在屋里,所以她装得很镇定。笑着问电话那头找她什么事。

    那端的声音很静很平,语气是苏静一贯的淡然:

    “庭空我想请你帮个忙找楚修岩说些事”

    静了几秒,又补了一句:

    “工作上的。”

    婉庭空嘴角笑着,心头却莫名忐忑,为了不让看出来,她的口气竟难得的

    “什么忙啊?别急,能帮我一定帮。”

    她走到阳台那里,见还在翻着相机,并未在意她的电话,便立即换了声音:

    “有什么事你直接找楚修岩,他能帮也一定会帮。我这里说不上什么话。”

    苏静却急急开口:

    “那你能不能出来一次,很快我有些东西想给你。”

    婉庭空刚想开口拒绝,抬眸对上无意探过来的视线。只思索了几秒,便又笑道:

    “那你在哪里啊?我正好也有些东西想给你呢。”

    苏静说她在楚修岩厂子对过的饭馆里。婉庭空让她等自己过来,很快就到。说完便挂了电话。

    她没等老太太发问便笑着解释道:

    “是尔嫣宁呢。说有东西给你。正巧我也有礼物带给她。”

    她说的时候脸不红气不喘,老太太点点头,并未起任何疑心。只让她早些回来。过几天就启程了。要注意休息。

    婉庭空点点头,了件黑色开衫拿了包就出了门。她怕隔天问起。所以并未喊家里的司机。只叫了辆出租停在门外。

    天色尚未黑透,婉庭空到的时候外头还有些商贩卖着烤。三三两两的人群围在那里。她知道苏静说的那家厂对面的小饭馆。

    进去的时候客人并不算多。苏静坐在临窗的位置,所以婉庭空一眼就找着了苏静。她穿了件浅蓝色的无袖衬衣,扎了高高的马尾。看上去干净又清爽。

    神色一贯的清冷宁静。只是在见到婉庭空的时候微微怔然。

    婉庭空落了坐,不愿拐弯抹角地绕,开门见山道:

    “什么事需要帮忙?有先和楚修岩联系过么?”

    她走得很急,说话的时候微微喘着。苏静替她倒了杯桌上的大麦茶。她道了谢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觉得冰镇的麦茶清凉舒爽。她倒了第二杯,见苏静只盯着自己瞧。便又发问道:

    “你说有东西给我?”

    苏静终是缓过了神,从脚底下拿出一个黑色的包裹。推到婉庭空的跟前。声音平静:

    “还你。”

    她竟一下知道那里头是什么。微微憋眉:

    “收着。是我欠的。”

    苏静没接话,眸子透过一侧的窗户看着零星从厂房外走出的人群。将手中的茶杯转了转,忽然开口道:

    “听说他要结婚了。”

    “”

    婉庭空抿口茶。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问:

    “是什么工作上的事?”

    她却继续自言自语道:

    “跟夏阳呢.你说好笑不好笑?”

    婉庭空又抿口茶。依然未做声。只仰头喝尽杯中的剩余。刚想开口问到底什么事要让出面,太阳附近竟突如其来的一阵晕眩,静了几秒后她的眸子努力睁了睁。

    苏静淡淡的声音像从很远的地方飘来:

    “你知道他给了夏家多少彩礼?呵呵对你都没那么大手笔。”

    婉庭空无心顾忌她那些莫名的话题,拼命集中着注意力,脑袋却下意识地晃。抬手抚抚额头,眨着眸子又试着定焦距。可依旧觉得眼前的苏静在摇。连带着整个屋子似乎都晃动起来。

    试图第三次抬眸的时候竟又是一阵天旋地转。

    苏静讲了什么她再也听不清了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