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上)

    以下是:凤舞文学网为你提供的《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小说( 第45章(上))正文,敬请欣赏!

    缆车里沉默无声。

    连楚修璇都嗅出了里头尴尬的气氛,一双水润的眸子有意无意地瞟着夏阳,又侧头看看孙显新。

    婉庭空的发披散开。乱乱的浮在两颊。眼神有点散。

    孙显新过了片刻伸手抓了她肩上的几搓乱发。还是湿的。偶尔有零星的水滴落下。T上的肩胛处便沾了一小片。

    他放下那些碎发便没再动作。只皱着眉下巴微抬,对着她颈间的薄毯开口道:“自己擦。”

    接着便坐在一侧没再说话。

    孙显新浑上下全部湿了透。嘀嘀哒哒落得到处都是。位子上先前就湿了一大片。现在稍稍干了些。可头发不像婉庭空,胡乱擦了一下还是一串串地滴了一地。

    婉庭空挪得更远了些。

    他看见了。但未做声。只拿上的薄毯往自己头上抹。

    一只手忽得轻拽了下毯子。

    夏阳隔了过道伸着手臂轻拭着他的发。

    一双雾般的眸子直盯着他,竟带了些嗔怪抱怨。却没说一句。

    他把子微微弯下来,正好够到她手臂的位置。

    她擦的仔细轻柔,从男人的头顶一直抹到发梢再到耳角。

    孙显新似乎很受用,抬头对她笑笑。

    他笑的时候眉眼柔和,嘴角稍稍上扬。

    在婉庭空看来。就像个普通人。

    很奇怪她竟然会想到用普通人形容孙显新。

    可能在她潜意识里,他就是光怪陆离的——

    回到度假村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楚修岩还是没回来。婉庭空也没管。换了拖鞋的缘故脚走起来利落得多。

    到了房间赶紧换了衣服洗了澡。连晚餐顾不得下楼吃。倒头便睡。

    睡得好好的,就听见外头有人敲门。

    接着手机又叮叮咚咚地响。

    她翻了个。不打算理会。

    可门外的敲门声愈发清晰。

    婉庭空被恼得一下爬起来。拖鞋也顾不得穿。

    刚下一迈脚就疼得呲牙。可她依然动作利落地往前赶。

    够着门把一开,眯眼了片刻才瞧清了孙显新。婉庭空困得不行,脑袋微微晃了晃,其实看不太清他是什么表,似乎是好奇,又似乎是震惊。她的眉眼整个皱到一起,,语气毫无掩饰满心的不悦:

    “干嘛?!”

    孙显新真的一时没说出话来。

    他从未见过一个女人那么不修边幅的样子。

    苏静没有,夏阳也没有。

    眼前的女人赤脚站在自己跟前。头发一撮又一撮毫无规则地团在一起,蓬起的形状像是竖起的鸟窝。睡衣上印着只巨形的乌龟。

    这种卡通搞怪的东西是他最不喜欢女人穿的。有些男人或许会夸童趣天真,他却只想到幼稚愚蠢。

    他甚至开始想,她穿在睡衣里头的内衣会不会印着只大嘴的猴子。配着内裤一整。就像路边摊到处卖的那种。

    好在和她仅有的两次,她穿的还算风,没扫了他的兴。忽得又想起那回在酒店的洗手间里,那粉色的蕾丝,把她上那对雪白的玩意儿托得又鼓又圆,她那对东西真是敏感稀奇,碰那么一下就抖得不行,/头着就冒出小的尖尖,含在嘴里一缩又一缩。

    他依稀记得当时她燥得根本不敢看人。

    他只觉哪个男人见了不喜欢才畜生。

    这么想着他发暗的眸子便毫不掩饰直往她那对饱满瞧。真的想看看里头穿成什么样子。粉的还是白的,或是上回在她屋里的那紫色碎花。

    婉庭空根本不知道他在想这些不干不净的东西。看他不言不语,只站在门边,她耷拉的眸子使劲睁开,口气已然差到不行:

    “你到底要干什么站了半天不说话有毛病么?”

    她紧皱着眉,说得有些慢。

    孙显新听见她开口说了话才撇开视线。接着将手里的一罐药膏丢她怀里,声音稳稳的:

    “记得上药。”

    婉庭空胳臂一抬,险些让那罐东西掉了地。孙显新低头见她赤着脚,后跟的伤口清晰可见,脸色显得愈发不耐,口气也跟着凶起来:

    “把鞋穿好。”

    话说话,还未等婉庭空有所反应,他迈了步掉头便走——

    夏阳跟着一行人吃完饭,便先行回了和孙显新的那栋屋子。

    洗完澡坐在二楼的阳台上削着冰箱里的柠檬。空气里弥漫着这个城市雨后特有的清新气息。海风佛过肌肤,带着轻柔的湿润舒爽。

    她放下小刀,将柠檬片丢进冰水里,又扔了几只青橘。

    一双手忽得就绕过她的肩环抱过来。

    孙显新感觉怀里的子明显轻颤了下。

    夏阳下意识地拽了他,侧头瞪着后的罪魁祸首。

    男人挑挑眉,神色间带着些居高临下的味道。手穿过她微敞的睡裙领口直直探了进去。两指很快夹住里头的尖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

    夏阳倒吸一口冷气。

    他的手指粗糙冰凉,磨得她那里又疼又痒。

    可他很快抽离开,索弯了腰将她一把抱上侧的桌台,急急撩起女人上丝质的睡裙下摆,意外的是,刚撩上腰腹的位置竟顺势落滑了下来。

    他干脆将她的两根细吊带往两肩扯开。再往下拉,有了足够的缝隙便将她的左臂从吊带里抽出来。

    夏阳又慌又急。一根吊带还挂在右肩。左半边的隐形内衣被他整个翻开。他盯着她的左边直直地看。

    比那个女人小了些。但是形状很好。/头向上翘。/晕也小。

    夏阳从没见过他这种样子。眸子暗得吓人。直望着她的那个地方。

    她抬手覆住他的眼睛。声音都是颤的:

    “不要看。”

    孙显新扯扯嘴角。

    呵呵,又是不要看。

    夏阳不会知道这句话对他来说毫无杀伤力。

    因为他早在另一个女人那里听过。

    那个女人说这话的时候连带着手都是抖的。

    想起婉庭空当时的求饶害怕,他竟然会有种占有的快感。

    外头风大得很,可男人的额头却渐渐沁出一滴滴汗。

    他亲了亲夏阳的掌心,抓下她的手,整个子都俯下去轻啄起她的/头。

    这次的动作比起先前温柔得多,可夏阳还是推了他的膛,声音又轻又急:

    “不要这样!”

    “”

    他没有做声,但很快便将按在她底裤前端的手撤了出来。

    夏阳紧抿着唇,见孙显新止了动作。语气也放缓得多:

    “我今天有点累了,想早点睡昨晚”

    “”

    “昨晚也有些疼”

    她说得结结巴巴,慌得一句话断了好几次。双颊在月色的衬托下显得媚又温柔。

    孙显新俯在她的颈边。极轻地亲着她的颊。听她大着胆子说这句话,忽得就笑了起来:

    “是有点狠。”

    夏阳再笨也听出了话里的揶揄。燥得直扯他的耳垂。

    孙显新却只是笑,将她的隐形内衣从后头扣好,拉直睡裙的细吊带,又整了整下摆。

    显然是要放过她了。

    只要她不愿意。他便绝不勉强。

    在他的观念里,男女之间本就图个你我愿。

    世上感千千万,相聚又离散。

    他与夏阳之间显然有种不言而喻的默契。

    就像他从不在乎她和楚修岩究竟有多少过去。

    她也并不会追问自己到底和几个女人成了陌生人。

    当然,婉庭空是他的意外。

    孙显新低头轻抚着女人锁骨处的红痕,为了遮掩她今天特地在外头覆了条披肩,洗了澡竟还泛着淡淡的粉,静了几秒,才在她耳边低声道:

    “我去洗澡。你先睡。”

    其实他从山上湿了一回来就洗过澡了。脏的衬衣也一早就替换了干净。

    两人对此心照不宣。

    孙显新正要迈步,衣角却被夏阳伸出的左手微微一拽。

    夏阳紧咬着唇。孙显新低头疑惑地打量着她,等着她发话,可等了很久她都没个声音。他便开口道:

    “怎么,不想我洗澡,那我”

    她还是死拽着他的衣角,竟极快地接口:

    “那你”

    她还是在那结巴,过了好半刻才咬牙脱口道:

    “那你今天轻些”

    她说的很轻很快,孙显新一愣,随即便扯了嘴角,打横抱起她便往屋里迈

    一场欢,酣畅淋漓。

    到顶峰的时候她竟发出哭泣般的□。

    结束后夏阳被他搂在怀里,只觉片刻的空白与沉静。

    孙显新亲亲她泛着桃红的颊,女人却稍稍挣脱开,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瞄着他的鼻梁

    孙显新又将她搂紧了些,她的指尖又不安分的往他凸起的喉结上滑动。被她拨得痒了。便索一把抓下,声音粗粗的,却是带着笑的:

    “手欠。”

    女人也跟着笑,双颊愈发绯红,像是上了层胭脂蜜。趴他上安静了几秒。又不安分起来。只伸指在他肩上画着圈。随口道:

    “药给果果送去了?”

    “恩。”

    他侧头,脸上没什么表,只问:

    “为什么叫果果?”

    夏阳失笑,不回反问:

    “你不知道?你不是和她好?”

    他没再做声,夏阳却继续道:

    “楚修岩爷爷起的,小时候庭空的脸不像现在,红得跟苹果一样的,大家跟着叫她就跟着急。急哭了好几次大家就喊得少了。”

    他扯扯嘴角:

    “都怕她?”

    她摇摇头,似乎打开了话闸:

    “小时候周围的都不和她玩还老笑她,她急了就检地上的石头往那些人脸上仍。”

    孙显新冷哼一声:

    “脾气怪又欠家教。谁愿意跟她玩。”

    夏阳却有些激动,反驳道:

    “少胡说,你不知道那些人说得有多难听,果果没有见过爸爸妈妈的,只有,她被急了才会那样。小时候能有多大的力气。”

    她见他一直沉默地听,便试探地问:

    “你是不是和她哪里闹得不开心了?其实她信你的不然不会为我的事找你帮忙”

    他卷着她的发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口气透着些不耐:

    “没有不开心,只是对她不了解也不关心。之前找我帮忙,也是和他们一群人玩得来,能帮就帮。”

    她圈着他肩侧的食指停了下来,眉眼微憋了下,竟愈发得好看。口气清清淡淡的听不出什么绪:

    “不关心么?我看你在乎得紧”

    “”

    “她摔了,你急成那个样子,脸都白了。拽她的手都抖了”——

    婉庭空是在隔天度假村举行的开幕晚宴上才见着楚修岩的。

    地方上来了不少人。张年和庄智勤忙着上上下下的招待。

    婉庭空着了件黑色的小礼服入场,很简单普通的款式,站在人群里毫不起眼。

    可孙显新在她进来的时候便注意到她了。

    不是她多么吸引人。是她脚上那双近10公分的细高跟实在太过“优雅”。

    他下意识地皱眉,远远地向婉庭空张望过去,想看看她的脚后跟究竟能被她折腾成什么样子。

    只是隔着太多人了,再抬头的时候竟不见了她的踪影。

    孙显新侧和夏阳低语了几句,便放下酒杯绕过大半个宴客厅,经过最南面的VIP通道,还没走近休息室便听到了她的声音:

    “你去哪里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去做特务了?!”

    她的声音很亮很大,门随意地敞着,更是听得一清二楚。

    “我联邦调查局的,你现在才知道?”

    她嗤笑了一声,带着极明显的嘲讽。

    孙显新索站在门外往里瞧。

    婉庭空背对着他窝在沙发角落。两只脚并排放在楚修岩的大腿上。

    楚修岩在她对面低头打量着她的脚,只问:

    “怎么摔的,弄成这样?”

    “不当心。”

    她回得有些心虚。拿脚踢踢他的腹腰处。声音带着些蛮横:

    “你到底去哪里了?让我陪你,自己消失。够低级。”

    他撕下她脚处旧的创口贴,从她包里翻出新的,又重新覆上,没理她的抱怨,直接岔开了话题:

    “我明天回去。”

    婉庭空一惊,眨了眨眸子,开口道:

    “什么时候?几点的飞机?我也走。”

    他握着她包侧的吊坠。有意无意地拨着:

    “我回去办事。”

    “我也回去办事。”

    见楚修岩没反应,婉庭空又伸直了腿踢他。这次的声音却缓慢轻柔,仔细听来竟带着些难得的撒讨饶:

    “一起回去啊。反正我也玩够了。明天睡个懒觉就可以走了。”

    楚修岩定睛看她。似笑非笑地开口道:

    “我看你喜欢这里。再多呆几天好了。”

    她知道他在逗自己,可还是有些急,便认真道:

    “才不要。没什么可多呆的,况且况且我一见了

    “一见了他们”

    “就恶心。”(文学区-短篇文学网www.wenxuequ.com)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