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下)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正文 第44章(下))正文,敬请欣赏!

    缆车在约莫半小时候后到达山顶。

    孙显新留在原地等夏阳。婉庭空自是不会跟着。

    她和三三两两的游客往最南边的薰衣草田走。

    天色愈发昏沉暗。最南端的方向慢慢笼罩起大片乌云。

    看样子是要下雨了。

    不少游客见天色不妙纷纷往回走。

    婉庭空给楚修璇打了电话。问她在什么地方。

    楚修璇说和庄智勤他们在最南面的山顶上。快下雨了。等她过去就一起下山。

    婉庭空挂了电话就匆匆往南面赶。

    运气真的不好,一路走一路雨竟开始淅淅沥沥地下。

    起先滴滴答答的很小,接着竟铺天盖地如流水倾泻下来。

    婉庭空撑着伞走得很急也很快,最后甚至小跑起来——

    楚修璇一直在等婉庭空。

    可是等了快约莫一个小时都不见人。

    反倒是孙显新和夏阳撑着伞匆匆往她这边赶。

    楚修璇依旧装作没看见,从他们后头望望,脸色并不好。

    南边站台上挤满了人,都在等下山的缆车。

    楚修璇又给婉庭空打电话。居然不接了。

    越来越多的人往站台拥过来,抱怨着这该死的鬼天气。

    张年让庄智勤几个带女人先走。他留着等那几个零零散散还没到的。

    楚修璇向外张望了下。四周渐渐弥漫起腾腾的雨雾。只依稀见得来时的几颗老松树,别的都看不真切了。

    楚修璇一边又拨了婉庭空的电话,一边侧头朝那几个人问道:

    “你们刚过来谁见婉庭空了?怎么打她手机不接了?”

    庄智勤接口道:

    “没见啊。不是刚和你一起上来的?”

    楚修璇摇摇头,轻声道:

    “她刚说很快就到了,都一个多小时了。比她后头的人都来了啊。”

    交谈间又一拨人从磅礴的雨势里走来。

    零星的两三个是他们的同伴。可依然未见婉庭空。

    夏阳说刚刚他们过来也没见婉庭空。接着又侧头向孙显新证实:

    “我们过来那条路没岔口吧?”

    张年很快摇头:

    “肯定就一条路过来,台阶都修好的。从缆车下来走到南面的山顶,顶多半小时。”

    静了几秒,又道:

    “你们先下山,我回头找找。她说不定在哪个角落躲雨了。”

    说着正要撑伞。却被孙显新伸手拦下。他的神色依旧淡然,平静的语气也听不出任何绪:

    “你带他们先走,我去找她。”

    说完便撑了伞走出站台——

    孙显新沿着他们来时的台阶一路向下。

    他很确定那个女人不会傻到在这种地方寻短见。

    不是在哪个地方躲雨没联系上楚修璇就是在这条路上出了什么意外。

    他走下台阶,在过石板桥的时候停了步子。

    雨不断地落下,如音符般敲打着整个世界。

    他撑着伞面无表地站在原地。眸子直直地盯向前方。

    婉庭空在桥的另一端。她走的极慢。浑除了脸还干净些,到处都是褐色的泥巴。

    她的伞在跌入泥潭的那刻就和手上的电话一样折了四分五裂。

    淅沥的雨滴顺着她的头顶一路冲刷至脚底,噼噼啪啪似珠子般拍打在上,隐隐地都觉得疼。

    她走的极艰难。脚左侧刺痛得像刀割。雨珠犹如盐巴滴落在伤口处。疼得她恨不得将脚和小腿锯开。

    孙显新只看着她朝自己极艰难的走来。常人半分钟走完的路,她花了近半刻的时间。看不清她的表,只见衣服上下沾着的褐色泥巴。经过雨水的冲刷慢慢褪去泥浆的痕迹,那个滑稽的包子头早已散落下来。齐肩的湿发贴着颊。

    伞折了一大半。可她还是举着。

    婉庭空见到孙显新整个人一愣,在原地停留了四五秒的样子,接着继续跨着小步往前迈。脚附近像是要撕裂开。可她还是抬了腿。姿势怪异又艰难。

    实在太疼了。所以她不得不停下来。

    孙显新终是迈了步子走至她侧。静了几秒才漫不经心开口道:

    “摔了?”

    “恩。”

    她没什么绪地回,却听出问句里的笑意。

    他跟了几步。看她膝盖左侧三四条极深的划痕,微微憋眉,继续道:

    “怎么摔的?”

    婉庭空未看他也没有说话,雨太大,就算伞撑着浑都不断有水滴滚落下。

    她不想告诉孙显新是为了避开他和夏阳,她绕了道走了条根本无人的分岔路。

    到尽头才发现根本就绕不回去。匆匆返回的当口左脚一下被雨水冲刷的石头凸起绊倒,整个人都滑进了泥潭里。

    可笑的是,她摔完之后完全顾不得上的疼。只想快些爬起来。

    第一反应居然是不能让孙显新和夏阳看见。

    她甚至可以料想孙显新默不作声的冷然表。或许嘴角微微扯着,用惯有的沉默昭示心底的讽刺。真的和她想的一样。他扯扯嘴角,又接着开口道:

    “你这样走,到天亮都回不去。”

    婉庭空像是没听见。也全然不管他已然将整把伞让过来,只顾着继续向前。

    他没有太多耐心。更不喜欢她这种沉默的应对方式。索撑了伞一把狠拽过她,伸手捏了她的下巴,口气里竟带着难掩的咬牙切齿:

    “你哑巴了?”

    婉庭空没太多的力气,被他一拽整个子都差点向前,下巴被他捏的生疼。终于僵硬地开了口:

    “我可以自己回去。”

    孙显新了然的点点头,脸色更加漠然,只冷笑:

    “行,那你慢慢走。不急。”

    说完便把伞送到她手里,走出伞外,一个人转了迈步向前。

    婉庭空没管他,有条不紊的继续,有了伞她的步履也稍稍平顺了些。

    她相信除了孙显新,不会再没人找她。

    再抬头的片刻,他竟然又折了回来。几步就走回了自己跟前。浅蓝的衬衫由里到外都湿了个透。脸上不断有雨水滚落。所以也看不清他的表

    他又进入伞下,凑到婉庭空跟前,弯了腰,一只手臂已然曲到了她的膝盖下方,婉庭空很快反应过来这个动作的下一步,抬了手将他挨在自己脑袋边的肩膀推开。口气有些急了:

    “我自己来。”

    婉庭空艰难地退了几步。可他又跟着凑过来。还是方才那个姿势。只是整个手臂都曲在了她膝盖下。声音平静无澜:

    “抱你过去。”

    婉庭空眼见怎么推都推不开。急得一巴掌就往他脸上扇。声音失控地得像是碎开:

    “我说了自己来!你听不懂!?”

    她打完一愣。力真的用得很重,手都在那边不停地抖。可他居然毫无反应。面无表地跨了半步,弯了腰一把将她抱起来。声音出奇平静:

    “这样回去快。”

    他总是这个样子。不管她先前多么抗拒排斥。只要他自作主张的说一句所有的坚持就瞬间幻化成泡沫。

    孙显新当然不会管她怎么想,只看了跟前的女人一眼,下巴还沾着些褐色的泥巴,挨在跟前的整个子都是僵的,索往上抬了抬。又问了一次:

    “怎么摔的?”

    他说话的时候呼吸直喷在她耳边。婉庭空的脑袋下意识地撇开了些。只回:

    “不小心。”

    他扯扯嘴角,极快地接口:

    “为了躲我?”

    婉庭空一惊。被人拆穿的感觉尴尬又糟糕。便坚定道:

    “不是。”

    他还是笑。那种理所当然的表让她愤怒又焦躁。好像所有事他都猜得到,都把握得了。让她不自觉地就放高了音量:

    “我说了不是!”

    她说话的时候侧头直直盯向他。因为离得近了。才发现他的颈边也有粉粉的红痕。但比夏阳的那些淡得多。不凑近看很难发现。

    孙显新顺着她的视线向下。见婉庭空对着自己颈间的红痕有意无意地瞟着。眸子一眨一眨的。像在辨别什么。冷冷道:

    “你在看什么?”

    婉庭空反应极快,只回:

    “没什么。看你皮肤不太好,又被什么虫咬到了。”

    孙显新还是那副皮笑不笑的样子。似乎对她这个结论并不惊奇,平静道:

    “很奇怪。咬的时候疼,咬完还舒服。”

    外头的雨丝毫没有停下的趋势。她神色依旧如常。见他整个后背淋湿了大半。也没理,只管自己撑着。继续接口道:

    “恩。虫子见了吸引他的牲畜都会乱咬的。你得多洗洗澡了。不然多脏。”

    “”——

    约莫半小时的路他抱着她只走了半刻多一些。

    到的时候站台的人走了一大半。留着的只剩了庄智勤,楚修璇还有夏阳。

    张年和几个工作人员正准备出来寻人。孙显新就到了。

    张年见两人都淋成了落汤鸡。急急忙忙借了几条薄毛毯。说车已经等在山脚下。进了缆车就好。

    孙显新点点头,依旧抱着婉庭空。楚修璇一脸焦急,边问婉庭空出了什么事。边散了毛毯往她上盖。

    一侧的夏阳接过孙显新递来的伞。同行的人都纷纷围上来。所以她稍稍被挤到了一边。

    两人皆是湿漉漉的一。只不过婉庭空看上去比孙显新好些。除却衣服上的褐色泥巴。头发披散下来胡乱地飘着。其他还算周整。

    反倒孙显新狼狈得多,可能是抱着她的缘故。衬衫下摆胡乱地在牛仔裤外。领子湿乎乎的粥成一团。不断有雨滴顺着他的额头淌下来。

    婉庭空在侧头和他争什么。说得很轻,没有听清。应该是让他放自己下来。他看上去有些不耐。只冷冷瞧了她一眼。可似乎又怕额间滴下的水落在她上。头微微撇着。离她上半的毛毯有些远。

    两人还在争着什么。楚修璇站在一边催促着孙显新。让他快些进缆车。

    孙显新点点头。婉庭空很明显地挣了下。最后还是被他抱进了缆车里。

    楚修璇尾随着他们进去。夏阳握着伞站在原地。张年忽然从背后推了她一把

    指了指前头,语气显然比方才的焦急轻松得多:

    “车子等在山脚了。你们先下。”

    夏阳应了声。又听工作人员催促了几句。这才迈了步子往前头楚修璇他们的车厢走。

    进去的时候孙显新正扯下盖在自己肩上的毛毯胡乱地往婉庭空的发间擦。

    婉庭空整个脑袋都被大半毛毯挡着。双手急急拽着,声音从毛毯里闷闷的发出来:

    “我自己来。”

    孙显新没说话,仍旧胡乱地拨着她的发。直至确认不会再有水滴流下才收了手。

    面无表地拽下盖于她头顶的毯子。才开始坐到一边往自己上和头发草草擦拭。

    对面是夏阳和楚修璇。她问着婉庭空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摔了。

    婉庭空接过楚修璇递来的梳子,上已经没有雨水滴下了。只温和道:

    “雨一下又走得急,脚一滑就倒了。”

    夏阳看对坐的孙显新懒懒地坐着,掏出裤袋里早已湿透的香烟打火机丢进座位底下的垃圾桶里。声音都有些懒:

    “过来的道修这么平,你到底走得哪条路?”

    夏阳也有些疑惑,不问道:

    “果果,你走我们前头,摔了我们肯定能碰见啊。”

    婉庭空声音有些闷。只道:

    “走岔了。”

    楚修璇侧头看看婉庭空的脚。应该摔得重,不然也不可能让孙显新抱。便倒:

    “脚怎么样?很疼么?”

    婉庭空也跟着低头看自己的脚。真的是破了一小块皮。经过雨水的冲刷露出里头鲜红的来,依旧泛着一阵阵地疼。

    夏阳从包里给婉庭空找了创口贴。却被孙显新接了过去。

    他站起的时候整个车厢都开始晃。婉庭空被震得吓了一跳。

    接着就见他整个人半蹲在跟前拽了她的脚。

    婉庭空极快地抽掉。幅度太大了,脚处又是一阵疼。孙显新又将她的腿轻拽回来。平放在自己左侧的大腿上。

    她的脚后跟还有些深色的湿泥巴。他低着头用手里夏阳递给自己的纸巾一块快地擦。

    婉庭空整个人瑟缩了一下。左脚用力一抬却又被他捉回来,口气透着极明显的不耐,声音都是僵的:

    “给我看!”

    婉庭空的整张脸都开始火烧火撩,这种姿势换做其他任何人都会难堪尴尬。

    她下半穿了条灰蓝的牛仔短裙。此时紧张得拼命拉着。抢下他手里的创口贴。急道:

    “我自己来。”

    说完撕了包装,前脚掌抬了抬。垫着他的大腿极快地往伤口上贴。接着很快穿了自己的拖鞋。稳稳地安坐。

    夏阳有些楞。

    她瞧不清孙显新的表,只看得见他的背影。拽婉庭空的时候他微转过头才瞧见了半张凝神的侧脸。

    他像是在生气又像是在探究。低头紧憋眉,极仔细地打量着她的伤口。

    婉庭空瑟缩的时候,他明显紧张了下。眸子都是暗的。

    和她说话的口气明明冰冷又凶狠,可擦着伤口的动作却是小心又温柔

    竟是她从未见过的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