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

    孙显新自那次送了婉庭空。就真的再没见她和夏阳一起来。

    夏阳觉着这个孙显新有意思。先前婉庭空跟着一起来的时候。他总一脸冷感。

    婉庭空不在了。他反而愈发客气。

    每次上山送画。他不是在睡就是在泡澡。接着就请她去餐厅吃个饭。看她最新的画。

    孙显新不懂画。每回问他怎么样。他就说“好。”“不错。”

    夏阳让他再仔细看看。说得具体些。

    孙显新就真的开始琢磨,有回指着那副林荫□的一角:

    “这里再多几颗梧桐,会不会更好。光从树缝间照下来。色调也更明亮些。”

    夏阳有些惊喜。他不再只说“好。”或“不错了。”而是会给更巨细的意见。也开始思考是不是再添几笔会更好。孙显新看她认真揣摩的样子、便失笑:

    “我是随口瞎掰。书读得少,没什么文化。你别当真。”

    夏阳却觉的他讲得并非没有道理。后来无意和婉庭空提及。也是随口问道:

    “你那朋友为什么总说自己书读得少?”

    婉庭空静了几秒。没回答。等着夏阳继续:

    “上次那副林荫,我总觉得哪里怪。又说不上来。可他一下就能指出问题。聊到别的也是,他说想把山那头的旧厂房盘下来,改建酒店。还劝我考国导证。可以带团出境。那证平常人不太了解,通过率低还有名额限制。

    “......”

    “感觉他有些自卑了。明明有想法的人。”

    婉庭空只是“哦。”“可能吧。”,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回。

    夏阳却有些好奇:

    “你和他认识那么久,看不出来?”

    婉庭空却摇头:

    “我和他不熟。”

    抬头竟见了夏阳一脸古怪的探究。也觉得说法不妥。之前还和她说是熟识的朋友想找个画家才帮忙联系看看的,便又纠正:

    “也不是不熟。他人还.......”

    “还蛮爽快的......”

    她停顿了片刻,觉得怎么说都不对劲,想了想又道:

    “恩....就是平时有点凶。”

    夏阳扬着嘴角笑笑:

    “见的第一眼还真有点怕。看着凶其实很好说话。而且都没什么老板架子。哪有老板总说自己没文化的。真逗。”

    婉庭空“恩”了一声。便中断了这个话题。

    夏阳每次送完画,总从山上带回各种花茶。放在医院的柜子里。画画的时候便泡一壶。

    婉庭空闻着那茉莉实在香。偶尔也会凑上去喝两口。润润的。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芬芳。

    婉庭空便问夏阳是从哪买的。夏阳从柜子里拿出好几罐塞婉庭空包里。眉眼弯弯:

    “不是买的。孙显新给的。都是他山上当季采摘的新茶。他说画画的时候喝能提神。还真的蛮有用。你没见他柜子里的那些茶。我看真能办茶展了。他说都是会所的茶庄供应商送的。喝不掉,送了一堆人了。不然我真不好意思收。”

    婉庭空一听。便从包里拿出来递还给她。声音听来柔和:

    “你留着。给我浪费。带回去就想不起来要喝。”

    夏阳还是往她包里塞。

    婉庭空出了病房就把那几罐茶一股脑扔进转角的垃圾桶。

    -------------------------------------------------------------------------------

    婉庭空周末没事的话都会去医院看看沈姨。

    那天去的时候夏阳不在。护工说是去山上送画了。

    沈姨的胃口稍稍好了些。但还是只能喝流质的食物。

    虽然认得她。但说话口齿已经不清了。只点头或摇头。

    婉庭空问沈姨渴不渴,要不要榨些苹果汁。沈姨的下巴抬了抬。

    她笑了笑,便挑了几只酥软的苹果去医院走廊边的洗手间洗。出来的时候就见了夏阳和孙显新。两个人侧对着自己站在电梯一边。

    从婉庭空的这个角度望过去。他的长胳膊环着夏阳的腰似乎在系什么东西。两个人的子并未贴一起,但是靠得很近。然后他似乎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夏阳就转过背对着孙显新。他挨着脑袋在她裙子中后的位置用散开的腰带打了个小结。接着竟笑起来:

    “这结打在裙子后面好看。也不容易散。”

    婉庭空便见夏阳脸红红的,像是染上了一层胭脂般的粉嫩。

    孙显新听见咚咚落地的声音。这才转了头。竟见了婉庭空弯腰捡着地上的苹果。

    有一只在他的脚边滚落。他便蹲下来握在手里。伸了臂向她递过去。

    婉庭空站在原地足有十几秒。他的手就这么一直伸着。

    夏阳也有些惊慌。从孙显新手里拿下苹果走至婉庭空边。将她捡起的那几个捧过去。说重新去洗。让孙显新和婉庭空先去病房里头坐。

    因为很久没有见面。孙显新见到她的时候也些楞。但表很快就变得自然。脚边还有一堆东西。便问婉庭空病房在哪。

    孙显新跟婉庭空进了病房。他问着护工沈姨目前的病。婉庭空却开始闷头理着东西。孙显新轻拽住她的手臂。声音很稳:

    “等下一起走。有话说。”

    婉庭空抬眼极认真地打量着他。眸子望进他的眼底。刚想开口说话。夏阳却进了屋子。

    夏阳告诉沈姨帮他们的老板来了。沈姨显得很高兴。不住地点头。

    孙显新坐得并不久。临走的时候还在沈姨耳边低语。让她好好休息。说夏阳的画他很满意。所以不用担心医药费的事。只需要安心治疗。一定会好起来。

    沈姨下巴不停地抖动。艰难地握了握孙显新放在沿的手。

    夏阳送两人到了电梯口。气氛一路都有些怪。进了电梯。他才从裤袋里掏了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了重重吸一口。婉庭空站在他的侧。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话。

    两人走至医院底下供病人散步的花园。孙显新抽完了一根烟。见她微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索也不罗嗦。只开门见山:

    “想麻烦你件事。”

    男人的口气竟难得透出商量。婉庭空这才抬头好奇地望向他。

    “先别告诉楚修岩夏阳回来。”

    她却皱眉:

    “为什么?”

    “楚修岩要知道。还不坏事。”

    婉庭空回得很快:

    “坏什么事?”

    孙显新却没回答了。只道:

    “不告诉他。不是对你也好。”

    婉庭空想起之前在木屋里。他还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去告诉楚修岩。现在却又是另一说辞了。她再不济也知道他忽然间的转变是为了谁。便低语道:

    “夏阳知道你之前的女朋友是苏静。苏静和她以前一个学校都认识的。”

    他却笑:

    “认识又怎么了?一个学校的就不能追了?”

    她抿抿唇,静了片刻,手心紧紧地攒着:

    “你打算追她了?”

    孙显新只微微点头。认真道:

    “感觉合得来。想试试。”

    她又想起方才电梯旁的那一幕。他看夏阳的时候,眉梢都会带着温润的笑意。下意识又抿紧了唇。眸子像是笼着一层烟雾,声音却极清澈:

    “你这么做.....有没有想过楚修岩的感受?”

    孙显新再没了方才对她疏离的客气。眼底的厌烦一览无余,只冷然道:

    “楚修岩不是早几年就和她掰了?她现在单。我也单。发展看看要顾忌他什么感受?”

    她的眉头紧皱,声音也开始急:

    “你们......你们不可能的!夏阳知道你之前和苏静好过,还打算娶她。而且纸包不住火。楚修岩总有一天会知道!”

    孙显新皱眉,面上一下冷了几分,厉的眸子向她扫过去:

    “苏静的事,你告诉她的?”

    “......”

    孙显新见婉庭空并未反驳。脸色也不太好看。眯着眼睛向她望去,声音沉得不像是自己的:

    “你告诉她干什么?!我和苏静再怎么样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

    “先前觉得你破事多倒还算单纯。没想也这么会嚼舌根。抹黑我有意思?!自己什么都得不到,也想拖死我一辈子是不是?!”

    “我没有!”

    她反驳地很大声。唇微张着。急得睁大了眼睛。

    “没有?!没有为什么要乱嚼我和苏静的舌根?明知道我和她怎么回事。”

    他见跟前的女人不说话。突然勾了嘴角冷笑起来:

    “你该不会连我入了你几次都抖落了?”

    “......”

    “我和夏阳说咱俩不熟,只见过几次。你要真没存什么恶毒的心思,就请你安安静静过自己子。你和我的破事不光彩。以后少提。特别是夏阳。”

    他以为她至少该反驳几句。可她只是听。什么也不说。便也慢慢缓了口气:

    “你忘掉过去。我找自己喜欢的女人重新开始。对你对我都好。”

    婉庭空紧紧盯着他。探究又疑惑。眸子拼命地眨着想散掉眼角弥漫上来的雾气。

    孙显新一直等着她开口说话。可婉庭空只这么看着他。男人抬手看了看表。语气愈发的冷硬:

    “该说的我都说了。请你别再动什么桶刀子的歪脑筋。这回没人再帮你收拾烂摊子。”

    他说完转就走。婉庭空却从后头唤了他一下。孙显新站在原地。

    过了几秒才听得她低不可闻的声音:

    “你之前还说要娶我。骗人的?”

    孙显新背对着婉庭空,所以她看不到男人的表。也只是听到他一贯没有温度的声音:

    “我之前是说想娶你。也没开玩笑。你没答应不是么?你说想平静生活就当没认识过。不都是你讲的。难道真要我一辈子求着你,你才高兴满意?”

    “是我讲的!都是我讲的!我还讲你有了喜欢的女孩子就去追。可为什么是夏阳?为什么是夏阳呢?!”

    一句话磕磕绊绊了半天。她咬着牙。只看着他:

    “孙显新.......”

    她又叫他了。男人转过等着她慢慢说话。竟出奇的耐心。

    婉庭空捏紧了拳头。唇微张着,声音轻得只有他凑近了才听得到:

    “我不喜欢......”

    他的表很淡然。只安静地等。可等了半天,婉庭空还是转了。迈步就往院落外走。

    孙显新急地一把拽住他。眼底暗得一片:

    “你麻痹的把话说清楚。不喜欢什么了。”

    她摇头,上齿咬着下唇。

    憋着泪的时候真的是比哭还难过,却努力稳着声音:

    “没什么了。就不喜欢楚修岩和夏阳在一起......也不会让楚修岩知道夏阳回来.....”

    “......”

    “不会坏你好事的....”

    “......”

    -----------------------------------

    孙显新接到楚修岩的电话是两天后的清晨。天还没亮。

    他眼睛还没睁开。意识也还未完全清醒。

    楚修岩在电话那端的声音很大。近乎于咆哮:

    “你又对婉庭空做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就走了!”

    “走?走去哪?”

    “她半夜在机场给我发的信息。还问我去哪儿!畜生!”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