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婉庭空听见孙显新喊的那声“妈”,先是楞了楞。

    眯着眼又向那个静立的影望过去。

    孙显新牵着她朝前走。婉庭空顿了顿。在黑暗中将他抓着的手腕甩开。走近了才看清了那妇人的面容。

    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的样子。小,发色乌黑。衬得皮肤在昏暗的路灯下愈加白皙。孙显新和她哪都不怎么像。只那双眸子,眼尾略尾,稍向上翘。黑白并不分明。孙母比他的更明媚些。

    婉庭空抿着唇对那妇人礼貌一笑:

    “阿姨好。”

    那妇人点点头,稍稍看了看婉庭空的眉眼,也是笑,声音极温和:

    “你好。”

    接着又拿眼扫向孙显新。口气透着些埋怨:

    “怎么也不叫人上家里坐坐?我看木屋突然亮了灯,真以为是贼呢。还惊动了这么多人。”

    孙显新勾起嘴角。走过去搂了母亲的肩,声音都是上扬的:

    “你怎么大半夜都不睡。“

    那是婉庭空第一次见他不带任何嘲弄地笑。

    低眉顺目,温和得不可思议。

    孙母拍开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却是看向婉庭空:

    “那么晚了下山不安全,在山上住一夜吧。明早让他送你回去?”

    婉庭空忙摇头,就是因为太晚了。所以才一定要回去。但也不愿拂了孙母的好意,便解释道:

    “不了,阿姨,家里人等得急。”

    三个人边说边往前头走。孙显新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疑惑,侧头对婉庭空说道:

    “刚问你要不要喝我妈煮的桂圆汤,你还说想尝尝?”

    孙母一听,脸上写满了惊异。三人已走至光线明亮的地方。孙母看着婉庭空,口气明显比方才的客气得多:

    “正巧正巧。我刚闷锅里小火炖着呢。该熬透了。进屋喝一碗吧。暖暖子再走。”

    孙母看婉庭空面露难色。只是拿眼瞧着孙显新。也不勉强,笑道:

    “先进屋坐。我给你装在保温杯里。你带回去喝。很快就好。”

    婉庭空不停偷瞄着孙显新。

    孙母已经摔先进了屋子。接着便回头等着他俩进去。

    婉庭空实在不好意思。又抬手看表。

    孙显新从后头用手肘推推她。面上藏不住的笑意。声音低低的竟带着奇异的温柔:

    “进去喝了再走。看你冷得都抖了。”

    婉庭空的双颊被山上的风吹得直泛红。又看了眼站在门内向这边望来的孙母。边朝前走,边侧头

    和孙显新低语道:

    “每次都这么编排人。好玩么?”

    他却挑挑眉。不承认也不否认。只看着她的眉眼: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换其他女人我还他妈不乐意。”

    婉庭空顿住。提高了些音量:

    “不乐意?你不乐意什么了?”

    他又抬了眉。故意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冷笑道: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能见着我妈是你的福气。换其他女人我还真不乐意。”

    婉庭空抿抿唇。一脸的不可思议,眸子紧盯着他:

    “你到底是自我感觉太好还是脸皮都不要了。是阿姨喊我的。关你什么事?再说了。我不好看也有自知之明。你呢。一张强盗脸还以为自己美男胜潘安呢。阿姨那么漂亮年轻。楚伯伯也算清秀白净。我很怀疑你是不是抱来的。要不就是基因突变了。“

    他的脸色一下铁青。也不笑了。只问:

    “潘安是谁?”

    婉庭空一听。又像在看个怪物,唇角却是勾着:

    “没文化真的好可怕。”

    随即又忍不住轻声咕哝了一句:

    “土暴发户。”

    孙显新却听得门儿清。已经和她一起走到了客厅里。看她又蹬蹬蹬跑去厨房弯着眼睛笑眯眯地让他妈别忙了。说她就在家里尝尝再走。

    孙母看起来很高兴。替她盛了很大一碗。

    等他们出来。孙显新才进厨房独个儿给自己弄了一份。

    婉庭空和孙母坐在餐桌上已经聊开了。她问孙母汤里的枣子是不是山东来的。皮那么薄。核又小。

    孙母笑着点头。回说是邻居从山东老家带回来的和田玉枣。今年产量比往年少了。

    婉庭空也笑:

    “好久没吃到那么甜的枣了。放桂圆汤里味道正好。”

    一说完孙母的眉角更弯了:

    “要再摆些红豆会更妙。这次过来我带得东西太多。就没捎上。下次。下次让显新带你回来。我再煮你吃。”

    婉庭空弯弯眉眼。只乖巧地笑。

    孙母静看了婉庭空几秒。听她的口音很地道、便问:

    “姑娘是本地人?“

    婉庭空点点头。

    “几岁了?”

    “虚岁二十四了。”

    孙母点头:

    “比我们显新小了五岁。”

    婉庭空看了眼孙显新。他只闷头喝着婉里的东西。心想他长得真有些着急。

    原来还不满三十。瞧着都有三十好几了。

    孙显新抬了头就见了她直盯着自己瞧。一时有些焦躁。口气也有些差:

    “看什么看?那么喜欢老子。喝汤的时候还要看。“

    “......”

    --------------------------------------------------------------------------

    婉庭空隔天一早就给夏阳打了电话。把孙显新的提议原原本本说了一下。夏阳在那头问了很多。

    比如画的尺寸。具体摆在什么位置。是要风景还是人物。

    婉庭空说不上来。细细思索着孙显新的话。只道:

    “他说要干净素雅的。摆在房里。”

    夏阳问她可不可以见见孙显新。想当面和他谈谈。因为要照顾沈姨,没那么快可以动笔。

    婉庭空说没关系。可以算算大致的医药费。先汇钱再画。

    夏阳却有些犹疑:

    “不太好吧?”

    “他说可以签协议。有法律效力。”

    那是孙显新昨送她回去的路上叮嘱的。说要夏阳有顾虑。就这么说便是。

    夏阳听完。口气果然没那么迟疑。只说想尽快和孙显新谈谈。她能早些备画纸买颜料。

    婉庭空问夏阳什么时候抽得出时间。夏阳回说下午就行。等沈姨吃了药睡下。

    婉庭空觉得有些赶。可夏阳却很着急。问孙显新的会所在哪里。要是婉庭空太忙她就自己过去。其实只要夏阳答应。基本就没什么问题。别的婉庭空不敢担保。但很确信孙显新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婉庭空带着夏阳再次上山的时候。

    孙显新正坐在会所的餐厅里一个人吃饭。

    他一早刚送了孙母回来。让她再多待几天她怎么也不愿意。

    备了市里的房子想接她进城。她说乡下安静空气又好。待惯了不愿搬。又说反正孙显新每个周末都会回去。她也安心。末了。反倒问了孙显新一堆问题。比如婉庭空的生辰八字。说要回去叫算命的合一下。又问她是本地哪片的。家里做什么。什么时候带人回来。还问他有没有和苏静断干净。

    “别拖泥带水。该说清就说清。那姑娘看着就比苏静本分。你年纪也不小了。踏实些,安心过子才是真。你说那姑娘家里当官?还真看不出。有礼得很。走的时候就给了些土特产,她还不好意思谢了好几次。”

    “......”

    “不过我们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找个门当户对的才最好。”

    孙显新还在想着婉庭空的生辰。到底是七月还八月。

    其实他迷信。以前乡下算命的说将来他会离乡背井。靠山发财。和苏静有缘无分。

    他当时还在那破快递公司拼死拼活地干。一心想着、娶苏静过门。

    听完只觉得那算命的净会瞎掰骗钱。

    现在重新琢磨竟会觉得一些东西真的是命中注定。

    不过倒也没想自己的亲娘对婉庭空好感如此,便颇有微词:

    “妈,你才见了她多少次。就这好那好了。人都是多面的。不能这么武断。一样也是有钱人家出,苏静从小就能煮饭烧菜,出了事能帮家里分担。她就不行。”

    他实在不能说这女人演的很。那张牙舞爪的模样又怎么会给外人看。

    孙母一听却有些不高兴:

    “不会煮菜烧饭往后学了便是。选对象要看那人的本质。苏静是独立。但是相反心眼就比一般姑娘多。那姑娘可能从小被家里保护得好些。相对的就单纯踏实。你娘就一乡下的村妇。你应该比我看得清楚。不然怎么再不见你带苏静回来。“

    孙显新静了几秒。反驳道:

    “苏静心眼是多也现实。但没你想的那么坏。”

    孙母却叹气:

    “不管那人是好是坏。认清自己的心才最重要。你老说一堆苏静的好也掩盖不了你对昨晚那姑娘的心思。喝个汤看了她多少次。每次说话都引着她注意。还反过来咬人。当你娘是瞎子。“

    ”......”

    “那姑娘在你嘴里这般不好。那般不好。还不是人不搭理你。得不到不甘心闹的。吃不到葡萄就净说葡萄酸。我还不知道你。死脾气。“

    “......”

    孙显新被自己的妈说得一阵烦躁。

    没想婉庭空竟会那么快就带了夏阳过来。在餐厅见了她只觉得烦。没给她什么好脸色。

    婉庭空也没什么察觉。反正他不管心好还是心糟都是那一副雷打不动的冷淡表。倒是见了夏阳稍稍客气些。

    孙显新是第一次见夏阳。倒没觉得特别漂亮到哪里。只是干净。扎了个高高的马尾辫子。着了件淡蓝色的薄毛衣。看起来精神爽利。也很落落大方。

    他也不拖泥带水,让夏阳直接跟着自己去几个房看看。没再看婉庭空一眼.....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