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33章

    婉庭空本不愿再搭理那个自说自话的男人。

    可听见他的后面两句。火气竟也克制不住地往外冒:

    “孙显新,你以为你是谁了?我求你别碰我的时候,你听不听?每次随随便便碰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心?”

    她的眼,对他故作打量,又继续道:

    “做人做到像你这样表里不一也是本事。什么人嘛,口口声声说对别人没感。倒是还能忍受人家穿着自己衣服在家晃来晃去。什么人嘛。又口口声声说和别人断了干净,吃饭那个互吞口水的劲,腻得要命还非要说习惯,怎么也不嫌这习惯养得这么恶心!”

    孙显新听完她说了一堆,也跟着眼。朝前迈了几步。婉庭空下意识地往后退。却还是不甘示弱地瞧着他。

    男人伸了臂将她的子拉进自己。紧捏着她的下巴,眸子望进她的眼底,声音竟带着不可察觉的笑意:

    “呵,别的本事没有,小嘴倒是凌厉。你不也一样。口口声声说不介意,没关系。让你说了,车轱辘的话跟竹筒倒豆子噼里啪啦一堆、这是不介意,没关系?”

    她瞪大了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介意什么了?!”

    他却勾了嘴角,嘲弄似地笑:

    “婉庭空,你吃醋了。不高兴我和苏静这么‘习惯’是不是?”

    婉庭空听完,竟笑出了声,一把推开前头的男人。音量也大了不少:

    “孙显新,你也好笑。你是我的谁?我要吃你哪门子醋了。我也搞不懂苏静喜欢你哪一点了?你有没有优点的?我怎么只觉得你变态虚伪了。”

    她说的很顺。毫无察觉他越发铁青的脸色。可婉庭空却依旧滔滔不绝:

    “在我眼里你就像个怪物,每次都凶狠的扑过来.从来没.....”

    她还要继续说下去,可后头的话却被他吞进了嘴里。

    男人紧皱着眉头,捏着下巴极其凶狠地啃着。啃着啃着他的舌头又撬开她紧闭的齿缝。婉庭空的腔突然一窒。只觉方才吃的东西似乎一股脑往喉咙涌。

    婉庭空实在憋不住了。用力推开他的脑袋。

    捂着嘴就往洗手间里冲。

    孙显新的子僵了僵,眸子愈加冷了几分。接着便跟进了洗手间。看她蹲在那里干呕着。

    婉庭空体屈着,稍稍舒坦了些。可刚站起来,口又一阵恶心。忍不住侧蹲了回去。

    这次真的把方才吃的呕了出来。

    吐完了,子舒服多了。便站起来。走到洗手台前拘水漱嘴。

    孙显新看她的面色毫无惊慌。只是整张脸都透着病态的苍白。突然就开了口:

    “你药吃了吧?”

    婉庭空一楞,低着脑袋继续搓着手。声音却比方才轻得多:

    “吃了。”

    孙显新看她站在那里把手搓得通通红,便欺上前关了水笼统。将她的脑袋扳过来,冷眸直直望进她的眼底,声音透着明显的怀疑:

    “吃了?什么时候吃的?”

    婉庭空用力甩开男人放在自己双颊两边的手,侧了侧子走出了洗手间,嘴里轻回着: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吃了就是吃了,我还骗你不成。”

    说完自行出了房间。握了手机过了廊道下了楼梯。可却在转角处又被他从后头拽住。声音再没了方才的不正经:

    “你这个月来了没有?”

    他记得上次她大半夜的来是月初的时候。现在是月中了。

    婉庭空被他问的一愣。

    那个来的正常时间就是他碰自己的前几天。是安全的。可的确是到现在也没有来。

    孙显新看她一脸思索的模样,便眯眼道:

    “你以为安全就没吃药是不是?”

    婉庭空的脸色更加苍白。以为绝对不可能出事的。那药上次是他给的。她怎么可能自己去买那种东西。可孙显新的声音却又冷冷响起来:

    “明天带你去医院看看。”

    婉庭空脸一红,声音大了几分:

    “你神经!有没有常识的!才几天。怎么可能出事。”

    他却拽着她,口气并不好:

    “我再没常识,也知道你没吃药。我没戴。什么都保不准。”

    “.......”

    静了片刻,他又平静地开口:

    “中了也没关系,有了我的崽就生下来。反正我本就打算娶你。”

    说完竟一个人笑了起来,又去搂她,朝着她的颊轻啄了下。故意逗着:

    “我们的崽一定漂亮,是女儿就好了,一定漂亮,脸像我,皮肤像你。”

    婉庭空却紧盯着他,像是听了个笑话,又像在看个怪物。:

    “孙显新,你自我感觉未免也太好......就你这张土匪脸孩子能漂亮到哪里去。别说不可能有,真的有了,我也不可能生.......你该吃药了....”

    说完推开他就朝下走。

    走了几步却又顿住。因为婉庭空竟见了苏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低着脑袋玩着手机,听到脚步声下意识地侧了头,见了他们便勾着嘴角笑起来。

    “等了半天你们都没下来,所以准备叫出租回去了。庄智勤没事吧?”

    婉庭空看她并不像听了什么,面上镇定:

    “没事,喝多了,睡着了。“

    孙显新跟着下来。她不需要回头看,也能猜到他一定又是那副漫不经心。果然,他一脸若无其事地披了自己的外。对苏静低柔道:

    “那么晚了,喊出租不安全,我送你回去。”

    婉庭空眨了眨眼。

    即使他说了要送自己,她也不会答应。可看他对着苏静那么温柔的模样,还有那对着自己不可一世的反差,心底竟涌来一阵被忽视的别扭,忍不住便出了声:

    “孙显新,你刚还说要送我的.....”

    他这回终于不冷脸了、而是憋着眉不可思议地看向她。

    那个女人一脸小媳妇模样。瞧着委屈又可怜。

    可他却一脸看穿了她的小把戏。反问道:

    “送你?你不是说今晚住这里么?怎么又想走了?“

    “......”

    “行,反正我也烦你整夜黏着,等着,我送了苏静就送你。“

    “......”

    --------------------------------------------------------------------------

    苏静坐在孙显新的侧。

    他的嘴角一路上扬着。从上了车就没放下过,

    她从来没见他那么开心。

    孙显新的确是觉得有意思。

    想着婉庭空方才那副不高兴又赌气的模样就觉得来劲。

    苏静在他耳边问了什么他也没听清。因为她说得很轻。

    他侧头看看她,开口道:

    “你说什么?”

    苏静眨眨眼睛,又问了一句:

    “你在笑什么?什么事那么开心?”

    他却又勾了嘴角。声音温温的:

    “没什么。心好。”

    可她一点都笑不出来。静了几秒,突然问道:

    “你喜欢她了吧.......”

    “.....”

    孙显新却不笑了。车厢里一阵安静。过了片刻,竟认真开口道:

    “之前总觉得不喜欢.....不算漂亮....格也遭......”

    “......”

    “老头子要我跟她结婚,还以为她不同意就算解脱,可真的说了不愿意又高兴不起来.....没事想想她就觉得来劲.....也不她和别的男人黏糊......“

    孙显新边说边想。

    到底是喜欢不喜欢。

    还是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东西。

    心里一出。嘴里又一出。

    苏静却回得快:

    “你喜欢。”

    孙显新却冷笑起来,苏静又侧头瞧他。看男人脸上隐隐的灰败,口气透着疑惑:

    “我看她也.....”

    他倒接得快:

    “看她什么?也在意我?”

    孙显新这下竟笑出了声:

    “苏静,她傻的你也傻?那么蹩脚的演技你也信?”

    “.......”

    “我们不可能.....”

    “.....”

    “我做了那种事,她怎么也不会忘,也不可能原谅。“

    “......”

    苏静听了,竟再没了声响。

    孙显新送了苏静再回山上的时候。婉庭空已经不见了踪影。

    想想她也不可能等着自己。

    孙显新回了自己房里,看庄智勤一脸睡意。便将柜上的戒指塞进了最后一格抽屉。

    他在客房里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庄智勤已经不在了。倒是发了条短信。说昨夜不好意思,在哥们面前失态了。先走了。

    孙显新只觉得这家伙看着奔放,内心倒敏感。

    让他以后想自己了就来山上,随时奉陪。

    孙显新继续过着山上的子。也没再想着打扰谁。

    可没隔几天。竟接了庄智勤的电话。

    问他那天是谁送婉庭空下山的。

    孙显新先一愣,只开口道:

    “他自己叫车下的山,怎么了?”

    庄智勤却支支吾吾:

    “那天我醉了以后,没发生什么吧?”

    他想了想,皱着眉:

    “没有。到底怎么了?”

    他静了片刻,口气难掩的焦急:

    “婉庭空不见了!电话也关机,她家里头寻疯了。楚修岩把她能去的电话寻了个遍,已经报警了。最后一通电话是我打过去的.....我就想来问问那天醉了之后什么况!?”

    他却冷静道:

    “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前天下了班就没回去过!她急得晕过去了!说她一直有心事,担心她想不开.可吃饭那天还好好的.你也在.我隔天还给她打电话道歉.她口气很正常!说没关系,还叮嘱我别老想不开,没事少喝酒。我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她怎么会想不开?!”

    “.......”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