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31章

    孙显新一出了病房。坐在走廊的长椅上静静抽了跟烟。

    眸子暗暗的一片,抽完了,便直直站起来走向电梯......

    ==============================================

    婉庭空的下班时间通常比学生早半小时。她是跟着几个同事一起出的校门。出来的时候一眼就见了街对面孙显新的车子。他倚在车门边,低着脑袋抽烟。一脸地心不在焉。

    婉庭空的脸僵了僵,撇了头跟着几个同事继续聊。

    孙显新其实一早就发现了她,看她和一群人说说笑笑地出来。表亲切自然。

    原来她笑起来是这个样子。

    有对小酒窝。

    比哭的时候好看多了。

    他没有直接跟上去。还是靠在原地。

    婉庭空依旧和同事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其实心却砰砰砰地跳。

    孙显新见婉庭空走到了街角才和同事分道扬镳。

    便摁灭了烟头。徒步追了上去。

    婉庭空的家离学校不算太远、一般司机来接的话就等在另一条街角对面。她站在十字路口等绿灯。已经看到了对面等着她的车子。有些紧张,想快点过去。也没管红灯绿灯了,急急迈了脚出去。

    孙显新眼见绿灯还未跳出来,街上的车子还在川流不息。她就匆匆迈了步子。便一把拉了婉庭空的胳臂将她拽了回去。声音冷冷的:

    “路都不看,又不要命了?”

    婉庭空见到他就再也笑不出来。连话都不愿多说。

    等绿灯亮了,便扯开他的手臂。转继续向前。

    孙显新没再去动她,只是声音平静地响起来,倒是难得温和:

    “婉庭空,我们谈谈。”

    婉庭空背对着他。看对过的绿灯又跳成了红灯。

    孙显新见她像没听见似的,又去牵她的手,拉着往距离他们最近的蛋糕店走。

    婉庭空反应极快地甩开。面上再没了方才和别人的嬉笑颜开。

    孙显新也不介意。只是牵着她往前迈。

    她的手软软的牵起来很舒服。他一直拽着她进了那家蛋糕店。

    还没放学的缘故,所以店里显得有些冷清。

    婉庭空每天经过这里,却从未来过。一直听同事说这家的东西做的很地道精致。孙显新原本只是想随便找个地方落脚说话,却见她低头站在甜品柜前极仔细地看着那一排排蛋糕。有些好奇她在研究什么。也低了头去看。婉庭空挪了挪子,眼睛都有些发亮。

    侧头却撞上了他那双打量的眸子。便伸手指了指甜品柜里的蛋糕。她要了三个。和一杯饮料。

    孙显新付钱的时候,婉庭空已经找了靠窗的位子坐下了。

    他把点的那些东西给她拎过去。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又开始沉默不语。

    婉庭空低着头,挖了一勺冰淇淋蛋糕。觉得味道真是好。

    孙显新看着她不说话。

    其实她不哭的时候,也没那么不讨人喜欢吧。

    不招惹的话通常都是这样安静乖巧。对谁都很客气。除了对他偶尔的蛮横无理,

    婉庭空见他那双眸子只盯着自己瞧,像是要从她上穿过去。嘴里还含着油蛋糕,便道:

    “有话快说吧,见我晚回去,会着急。”

    孙显新点点头。那双冷眸直直望进她的眼底,极自然地开口道:

    “婉庭空......”

    “......”

    “要不要......做我老婆......”

    她第二口油还没来得及在喉咙里化开。咽到一半呛了一口便全数喷了出来。

    两个人的脑袋离得很近,他几乎挨着她的头顶心。脸上星星点点地沾了些白色油。

    婉庭空还在那咳,咳地面红耳赤。红着眼一脸的不可思议。

    孙显新用手背抹了抹脸擦去些她喷出的东西,忽然就从裤袋里掏出个丝绒盒子来。

    他把那个丝绒的盒子打开,里头竟是一枚戒指,上头好大颗地钻石镶嵌。闪的要命,真的漂亮。

    上次替参加的那个婚礼,男方就送了新娘一枚8克拉的钻戒。敬酒的时候新娘带在手上,婉庭空还羡慕了一会儿,心想真是好看啊。将来的老公送自己的话不用8克拉,3克拉就心满意足。一样闪到瞎。

    现在再看看丝绒盒子里的那枚,她不会看品质工艺,只是瞧上去比那个新娘手上的还大了些。惊讶着他哪里来那么多的钱。不是说山上那个会馆他只是帮忙看的,赚不了多少?

    孙显新见她盯着看了很久,就像是没见过世面,藏不住的惊讶好奇,却是很喜欢的样子。便取下戒指抓了她的左手想替她戴上。

    婉庭空一楞,手极快地撤出来、眼睛里头亮亮的。

    静了半刻,竟笑了起来。小酒窝又现出来。清清甜甜。真的比哭的时候好看太多。声音也不闷闷的了,透着奇特的清亮:

    “之前就说楚爷爷会让你娶了我。我还说不可能,你死都不会来。”

    “......”

    “没想你真的硬着头皮来,好傻。”

    他却皱眉,神毫无轻松:

    “我没在开玩笑。结婚的事,你考虑看看。老头子根本威胁不了我,真的是完全被我就不会来。”

    他的表依旧淡定。口气也一贯的漫不经心:

    “我现在住山上,如果结了婚,我就搬回市里,选离你学校近些的房子。或者你和我住山里也可以,我早上送你下山。”

    “......”

    “我现在挣得还算多,结了婚,收入三分之二归你,每个月市里那几个店面铺子还有房子的租金都算你。老头子的厂子有红利,不过是一个季度分一次。我转去你卡里。之前的一些积蓄我投资了海南那边的房子,赚了不少。礼金不是问题。”

    婉庭空听他一句一句地说完,有些意外他已经想得那么细致彻底,便扯了嘴角笑:

    “我可没多少嫁妆......”

    接着表温温的继续道:

    “像我这种哭包娶回家也是个累赘。脾气不好,烂摊子一堆,没什么事就没完没了地哭。娶回家就是一辈子的事,真的会亏。”

    “孙显新,你真的愿意?”

    他听着她的自嘲,竟也下意识地勾了嘴角:

    “我有办法治你。”

    婉庭空倒回得极快:

    “我才不要被你每天教训!”

    又是一阵安静。

    再开口的时候,婉庭空不再笑了。捏着勺的手都是抖的:

    “孙显新,我不需要你这样的交待。”

    “......”

    “你不喜欢我,我也不愿看你。如果结了婚,那简直可笑至极。告诉楚爷爷,不是要这种交待,你说得对,我被欺负了,她心疼难过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还让我嫁你。”

    他抬起头。眉头紧皱。她却继续着:

    “我不想委曲求全,也不需要你这般不不愿,以后我会嫁个真心实意待我好的,会有自己的生活。我只求你一个......”

    “......”

    “只求你离我远远的,别再来打扰我。我只想和平静地生活,忘掉一切,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她说得很认真。再无半点玩笑的意思。

    他的眸子暗暗的一片,其实她的话每次都很傻,却都真实坦然。让他忽然就想起老爷子说的话来。

    “呵。把人家欺负够了,拍拍股说一句不是你喜欢的类型,糟践人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人家也是人。也有感......”

    “你自己也是苦过来的,为什么还要这样去糟践人家!?那丫头从小就没了爹娘,只有个把她当宝贝。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那会有多伤心?她会有多害怕?”

    他低头抚着额,她那个咬唇难过的样子又从脑海里蹦出来,还有那个闷闷的声音:

    “我是不好看但没去招惹过谁,脾气坏我也有改,我也想别人喜欢......”

    “......”

    他的眸子忽得抬起来,直直向她望过去,神色透着毫不迟疑的坚定:

    “婉庭空,你嫁我,我会认真待你。不欺负你,不惹你哭,也不会再和苏静联系。我们好好过子。”

    婉庭空却摇头,脸上透着少有的倔强:

    “孙显新,我不会嫁你。楚修岩对我没有心,你也一样。”

    “......”

    “我甚至想......如果我们从来没认识过该多好......我可能还在对楚修岩委曲求全,却不会像现在这样,害怕得只知道哭,难过地连命都不想要。”

    “我真的不需要你这种交代!只求你别在我边出现!”

    她说完,拎了包,那几个蛋糕也没要。便急急出了店门。

    孙显新没再追出去。

    呵呵。

    早知道她会这样回答的不是么......

    她不需要这样的交待。

    只希望他不再出现。

    那他就离她远远的。

    越远越好......

    =======================================================================

    孙显新回到山里,睡了整整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天都是黑的。期间接了个庄智勤的电话,说下周要带朋友过来。他很爽快地答应。

    另一个是苏静的短信。问他在哪儿。方不方便见面。

    他没有回。

    和苏静那次在医院见过之后就没了联系。

    他不去寻她,她也没找过自己。没想前几天竟给他打来电话,说她爸爸想请他吃顿饭:

    “爸爸已经念叨很久了。你之前又说一直没时间。”

    孙显新只觉无事不登三宝。便说抽空了再约。

    他醒来抽了个跟烟。隐隐约约听见楼下有人按门铃。以为是错觉。

    这个地方前头的人一般极少会来。

    有什么事底下的人自会电话他。门铃基本是摆设。

    可过了片刻,还是能听见不间断地叮铃铃。

    他叼着烟下了楼。

    开门的时候就见了苏静神色紧张地站在自己前头。

    他习惯的皱眉,第一句便是:

    “你怎么过来了?”

    苏静见他的口气并不好,睡眼惺忪的,像是刚刚醒的样子。便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从他的另一侧进了屋里。声音清清净净,对他的口气一点都不介意:

    “我叫了出租上来的。”

    她抬了抬手里的几个袋子,声音透着欢愉:

    “你房间在哪里?我给你买了好些衣服。”

    孙显新侧了侧头,用眼抬了抬上面。

    她便笑着会了意,拎着大包小包朝楼梯上走。孙显新跟着上楼。她在转角处顿了顿。看他走到二楼的尽头,便也跟着进了那个屋子。

    他的房间很大,却没什么东西。只一张,一个沙发,一个电视机,还有几个衣柜。

    上回是跟了一群人过来。两个人又都装作不认识。所以根本没好好看过他的屋子。

    苏静放下那几个袋子,见他的衬衣歪歪扭扭,下摆皱地根本不像样子。便笑着拆了件全新的黑色衬衣出来。

    站至孙显新跟前替他解着纽扣:

    “睡觉衣服都不知道脱了?”

    苏静不算太矮,比婉庭空高了四五公分,穿了高跟,脑袋却也只能和他的肩膀平行。

    她很习惯他的一声不吭。他本就是话不多的人。她考会计做题目那会儿,他能躺在沙发上看片子,一个下午都不和她说一句话。

    孙显新低着脑袋,眼神渐渐清明开,瞧着跟前的女人一粒粒解了他的衬衣,又抬了他的胳臂替自己换上新的。

    那模样认真仔细。

    好久没见。她把原本栗色的发染了回去。显得整张小脸愈加粉嫩白皙。

    她真的是好看。

    眼角下生了颗浅咖色的泪痣。笑起来便媚媚的。

    孙显新微微和她分开些。自己动了胳臂。穿上了那件衣服,声音没什么温度:

    “我自己来。”

    苏静走上前替他扣起纽扣。又理了理衬衣下摆。

    退了几步,远远地看着。便笑起来。

    他人高,骨架子又大,穿什么都很撑得出来。

    以前也老喜欢给他买衣服。他嫌麻烦,不愿一件件试。她便千般万般的哄着、等他真的穿上了。就咬着唇笑:

    “老公,你怎么穿什么都好看。”

    他会跑来咬自己的耳朵,也跟着笑:

    “你什么都不穿更好看。”

    “......”

    就着就不管不顾地动手动脚。

    很久远的记忆了。可一幕幕想起来却依旧清晰。

    孙显新见她愣愣地只盯着自己瞧,看了看那几个袋子,缓了缓神色,声音却难掩的倦意:

    “你算下这些多少钱?过会儿给你。等我洗个澡,就送你回去。”

    说着便脱□上的衬衣,走进洗手间里。

    等孙显新走了进去,苏静的整个笑容便渐渐隐了下去。

    她一进来就见了头柜前的那只丝绒盒子。她听见浴室里的水声,便轻轻走过去拿了起来。

    她以为是他送别个女人的项链耳环之类。没想打开却是一枚闪亮的钻石戒指。

    他那么久不和自己联系。短信不回,电话也是一两句敷衍似地接。她再怎么对孙显新有把握,也不会自以为是地认定这枚戒指是备着给她的。

    她面无表地放下来,坐在边眼神暗暗地盯着那几个袋子......

    孙显新极快地冲着子,想着快些洗完就把苏静送回去。

    关了花洒。刚推了玻璃门,便见了苏静穿着方才那件黑色衬衣,领口微微地敞开,露出一大截白白的腿来,站在那里一脸紧张得瞧着自己。也没了方才的巧笑倩兮。

    他抹了把脸。拿起架子上的毛巾。粗略地擦了擦。声音透着些恼意:

    “把衣服穿好,我送你回去。”

    她赤了脚向他直直走去,接着缓缓蹲下来。脑袋挨下去,竟伸了舌头,朝着他暴露在空气里的龟,头轻一下。又昂起头看着他,泪顺着眼角一滴一滴地滚落下:

    “孙显新.....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么?我不要你碰别的女人......”

    苏静又低了脑袋。对着他龟,头上的马,眼轻唆起来。

    她的舌头又湿又灵活,舒服的要命。他一下便有了反应。摁着她的脑袋。全根塞进她的嘴里,一直抵到喉咙。

    苏静的脑袋开始一前一后艰难地运动。

    孙显新看着眼前的女人头发披散下来。眼睛迷离地盯着自己。眼框里的泪要落不落。人的要命。

    他伸手捏着她的眼角。湿湿的一片。

    脑子里竟一下跳出婉庭空哭的那么孩子气的样子,伴着倔强却低柔的声音:

    “我不想委曲求全,也不需要你这般不不愿,以后我会嫁个真心实意待我好的,会有自己的生活。我只求你一个......”

    “......”

    “只求你离我远远的,别再来打扰我。我只想和平静地生活,忘掉一切,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懊恼地低咒了句,一下便将跟前不断吞吐的女人推开。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