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婉庭空哆哆哆嗦嗦地拉起底裤。孙显新弄在自己下的液体从大腿内侧淌下来,她急急用吊带裙摆擦去,双腿些微地抖着。她也顾不得。觉得上的西服穿着反而显得古怪,便赶紧脱下来,藏进被子里。然后胡乱地了件自己的衣服。

    外头的声音透出难得的焦急:

    “庭空?你在干什么?先开门。”

    婉庭空慌乱地顺着自己的发。又理理吊带下摆,吸了吸鼻子深呼口气,才速速拉下门锁。

    老太太站在门外一脸的愠色,凌厉的眼从头到尾打量着婉庭空。

    她一从医院回来,阿姨就讲方才楚先生来过了。刚走没多久来了位没见过的先生。说是小姐昨天回来把包忘他车上了,一下便觉得有些奇怪:

    “没喊司机接?”

    阿姨摇头:

    “不清楚。小姐昨天回得晚,那先生说赶时间,上楼和她说几句就下来。人还在上面呢。”

    老太太点点头,便想上楼看看。她坐的是谁的车回来。

    没想着房门却是锁的。敲了半天才听她低低应了一句。便一下觉得不对劲。等了片刻她才跑来开。又见她直直杵在门前。

    老太太便不动声色地开了口,声音故意清亮了些:

    “听阿姨说你房里有客人?”

    婉庭空没和对视,眼睛直直盯着前头,声音很轻:

    “恩,朋友。”

    老太太一看婉庭空那眨眼的样子就知道她的脑子在快速地转,便作势要探进去瞧个究竟。

    婉庭空急得一下微微挡开。老太太将她拉进了自己仔细地看。才瞧见了她双颊泛着红红的潮色,颈间雪色的肌肤显现几块粉粉的印痕来。双腿紧紧并着,却些微地发颤。

    老太太的脸色愈加铁青起来,甚至将她的吊带下摆掀开。往底下一摸竟全是湿的。脸色由青转白,惊得甚至都说不出话来,过了良久才厉声道:

    “你在做什么!?”

    婉庭空低着头拼命抓着衣服下摆,紧张得直冒冷汗。整个子都开始抖:

    “没......我没......”

    老太太眯着眼,伸手指着她的鼻子,声音都是颤的:

    “没?!那你说说看你锁了门在里头,这副......这副样子......是在干什么!?”

    “......”

    “你说不想去医院,我也没勉强你。以为你有心事有委屈,还腆着老脸给你瞎扯胡编,你倒好!!躲在家做这种不要脸不要皮的事!”

    说完便迈了步子要进屋里,婉庭空却极快地挡在老太太跟前,双膝直直跪下来,紧搂住老太太怎么也不肯让她进去。

    她不愿瞧见地上更肮脏的东西,老太太见婉庭空那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气得浑都哆嗦,双唇紧抿眼睛都瞪圆了,手下意识地一扬,婉庭空的左颊便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婉庭空捂着脸,仰头瞧着,有些吃惊。

    老太太打完也是一愣,手微微颤着,从小到大都没动手打过她。这是二十几年来的第一次。

    孙显新本就不愿这样藏着。听见外头的对话,便再也躲不住。开了储物柜的门,直直走了出来。

    他已经穿戴整齐了。见婉庭空跪在老太太跟前。紧抱着老太太的腿一脸灰败。便一把将她拽起来,高大的子将婉庭空整个护在自己后。那双凌厉的眸子直直向老人望过去,声音一贯的波澜不惊。

    “别怪她、跟她没关系。”

    老太太看清了从屋里突然冲出来的人。明显一愣。怎么也没想到竟是孙显新!

    刚在医院楚老头还提,阿岩会持有厂里最多的股份。他不担心。孙显新占不到大头,打算等他和那个姓苏的丫头结了婚,再把市里的几房子给他。说他现在一个人住山上,结婚了总是不方便。

    她没见过孙显新几次。但对他印象还不坏。话不多但每次见面都很有礼。听说近来把山上的会所生意搞的风生水起。好多人开始知道楚家还有个大孙子。

    那楚老头的确疼极了他,说他从小吃了很多苦头,脾气倔地很。倒为了个小丫头低了头肯回来叫自己一声爷爷。

    老头子在鬼门关里转了一圈,脑子一清醒能说话,就叫了律师改了遗嘱把楚家大半的店铺转到孙显新名下,还准备把手头仅有的一点股份过继给他。这事在圈子里传得沸沸扬扬。都说老头子病傻痴呆了,谁主谁次都分不清。

    这些毕竟都是楚家的家务事,她听听就过去了。没想自己的孙女竟会和孙显新有牵连。

    孙显新看老太太没什么反应,知道这只老狐狸打不得马虎眼。还不如说实话来得直接,便继续道:

    “她怎么都不愿意是我硬来。太喜欢太想要她。一时没忍住。”

    老太太对他的直白倒是意外,只问了一句:

    “你们在谈恋?”

    婉庭空原是低着头不说话的。听到这句却反应极快:

    “没!没谈恋!和他没什么关系。”

    孙显新听到她的那句“没什么关系”。心头一阵冷笑。

    自己的家伙都进她子两回了。还没什么关系!?

    原是想把事从头到尾说清,却突然转了主意,声音稳稳的从喉间发出来:

    “想和她发展看看。”

    他说的很坦然。婉庭空一惊,知道他又要开始瞎掰。躲在他后使劲揪着他背后的。老太太却平静地继续问道:

    “你爷爷说的那丫头呢?”

    “没联系了。在老家就断了。

    婉庭空清楚极了这个男人的精湛演技,便狠狠推了他一下站了出来,索也豁出去了,声音虽是哑的口齿却很清明:

    “孙显新!谁不知道你最能演!说什么和苏静没联系!骗人还骗鬼!和她那么腻歪当人都瞎了?!”

    孙显新瞧她那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直皱眉,声音也冷到不行:

    “我和苏静腻歪!?你哪只眼睛看见了?!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说说看。亲她还是搞她了?!”

    他最讨厌被误解。火气腾腾腾的往上串,口气也变得差劲起来:

    “那天在池子里跟她打的最后一个电话你不是不在。最后一次和她在医院见面你也不是没跟来。倒是你!坐我怀里还对楚修岩表白,真的很他啊......”

    他了眼学着她方才可怜兮兮的样有声有色地说了一遍。婉庭空气得扑过去伸了指甲就抠他的唇。嘴里威胁着:

    “你再敢说说看!”

    老太太没见过孙女这么蛮横无理的样子。看起来野蛮又凶狠,不住厉声呵斥道:

    “婉庭空,你看看自己什么鬼样子!这是干什么!?”

    婉庭空还在使劲抠着他的唇,那上头的皮也不知道被她抠翻了几次。孙显新却是任她发泄。一点反抗的动作都没有。

    老太太挪了几步拽了她的手,声音都快咆哮开:

    “婉庭空,谁教得你这么野蛮!人话不会说开始动手了!?有没有一点分寸!?”

    婉庭空被一喊才停下来。些微喘着气,却满脸不服气:

    “他嘴巴太坏!!”

    “我看你嘴巴也不慢!动起手来比谁都快!!”

    婉庭空只觉得委屈。用力推了孙显新一把,恶狠狠的瞪着他:

    “你那么会说.....怎么不和说说......那晚......那晚你是怎么强迫我的......我怎么求你你都不听.......像个......像个动物......”

    她越说越轻,反正破罐子破摔,索把什么都摊开。

    孙显新也没想到她会那么大胆。却一点也不慌张。冷冷接口道:

    “那晚是我疯了,太喜欢太想要你......”

    婉庭空一下捂了他的嘴,以为他不会承认的。没想到他在面前也敢这样直白。

    他却拉下她的手不管不顾地继续:

    “歉也道了。你那烂摊子我也给收拾了。该负的责任我一样不会逃避。你心里那么楚修岩,我再难过还是想陪着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个机会!?”

    婉庭空听完一下直瞪着眼!

    卑鄙!卑鄙!

    玩文字游戏他真的是天下第一!黑的都能说成白!

    这种虚伪的假话亏他也说得出来!

    婉庭空眯着眼声音嘶哑开:

    “孙显新,你怎么能这样下作!明明是你顾着发泄才欺负了我,哪来什么喜欢!刚还说我不好看脾气怪,你根本看不上。怎么就在面前变了脸!”

    他却一脸平静::

    “婉庭空,这种气话你也信!?哪个男人见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为别人伤心会不介意!我天天在山上想你,看你为楚修岩哭成那个样子。我嫉妒的要命,你知不知道!?”

    “你!!!”

    婉庭空被他回得哑口无言。还想辩解。老太太却开口阻拦道:

    “够了。我不要听你们没头没脑地吵!”

    静了片刻,接着便对着孙显新厉声道:

    “你心里到底想着谁着谁,你自己最清楚。不是随便说几句就能把人给哄骗过去。再喜欢庭空,她不愿意,你就不能随随便便动她!你懂不懂法!?那叫强,!我完全可以告你!你家老爷子刚还说要替你准备和苏静的婚房。你又跑我这里做这种畜生事,你把你家老爷子的脸面往哪里割!?”

    说完了见孙显新沉默不语,便又对着婉庭空继续:

    “他欺负你,你为什么不报警不和我说!为什么还坐他的车子回来,还挨在他怀里哭!你到底是喜欢不喜欢!

    “......”

    “我和你说过了,楚修岩不是个好选择,放弃了就不要再做过多纠缠。女孩子做事要果断。心里想着一个,边又抱着一个,算什么意思!?”

    又想起方才她对着孙显新张牙舞爪的样子,真的是从未见过的野蛮,便伸了食指用力点着她的脑袋:

    “出了事用用脑子!别没了办法就动手往人脸上掐。也不怕女孩子掉价!”

    “......”

    “烂摊子请你们各自收拾好了!像个人样子!”

    老太太说完便出了门,回想着方才两人的对话,有些细节她并不听得明白,比如婉庭空说的哪个晚上,比如孙显新替婉庭空收拾了什么烂摊子。

    但孙显新的话很坦白。反倒是婉庭空有些藏着。

    她不相信孙显新无缘无故就冲上家门对婉庭空做这种事。阿姨还说昨夜婉庭空的包落在他车上了。两人对话的口气听来全不像是陌生的。

    她故意没有把门关严露了条缝,也没有真的离开。而是站在门边静静地听着。

    孙显新见老太太一走,整张脸都冷下来。捏着婉庭空的下巴:

    “你今天倒是聪明。”

    婉庭空拍开他的手腕,还在想着的那席话,便大声道:

    “我说的都是实话!”

    他却勾着嘴角:

    “我说的也是实话。”

    “.....”

    他一脸平静地继续:

    “我和苏静断了干净。想和你发展看看。每天想你想的睡不着,又嫉妒你楚修岩。哪句是假?”

    “你自己心理清楚!”

    他俯往她颊上亲了下。见她脸上明显的红印子,便皱眉:

    “她动手打你了!?”

    婉庭空却一把拍开。声音很大:

    “不用你假好心。”

    他看她微喘着。吊带下露出□地一大片肌肤。便摁着她的肩,下摆也没掀,手指沿着她的底裤边沿极灵活钻进去。婉庭空没想他还会继续,吃惊地向他望过去。脑内竟一片空白。

    男人的食指在甬道深处狠狠抠了几下便立马抽了出来。

    他举起来放在婉容空的眼前,整跟手指湿漉漉的一片,泛着莹莹的水光。男人竟又笑起来。理着她的吊带下摆,俯在她耳边极轻地低语:

    “我刚拔得太慢,可能流了点进去。你记得吃药......下次去我那里。我那有。”

    “......”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