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婉庭空很确信孙显新看见自己了。因为他原本还对新人客气有礼的样子。视线对上的那刻却一下冷了表,微微眯了眼,直直向她那桌望过来。

    婉庭空赶紧低了头,神色淡定地端起手边的酒杯抿了口果汁,可咽得太急了竟一下呛了起来。邻座的人见她咳的不停,便好心替她拍背顺气。婉庭空好不容易缓过来,再抬眼的时候,孙显新已经重新坐下背对着自己了。婉庭空想着等新人过来敬完了酒她就走。

    可那新娘子轮流敬了几桌就退场换礼服去了。期间婉庭空便再没抬过头。一直和同桌的闲聊打发着时间。席间的气氛络和谐,可婉庭空却有些心不在焉。等新人再次登场,又一一和她那桌的客人寒暄完。时间也不算早了。

    婉庭空和同坐的客人打了招呼。说家里头有些急事,便拎起包匆匆离席。她出了酒席的宴客厅,往左转下了楼梯,还没走到正门。便见了孙显新坐在正门右侧专供客人休息的沙发上。看她出现似乎一点都不觉得惊奇。眼底一片波澜不惊。

    婉庭空却是一愣。刚敬酒的时候她明明见他坐着和人聊的。什么时候就跑下面来了。

    孙显新的余光也瞄见了匆匆下楼来的女人,看她发现了自己只站在原地停留了一秒。接着头便微微撇开,一副完全不认识的样子直直朝前走去。

    呵呵。好。

    孙显新还是坐着。低着头一副漫不经心。像是并不在意她的陌生疏离。

    可等到婉庭空刚要踏进旋转门。他却一下子站了起来。只迈了几步便伸直了臂轻而易举将她整个人拽回怀里。

    毫无温度的声音稳稳地向她传过去:

    “躲什么?”

    婉庭空刚松一口气以为一切顺利,冷不丁被他从后头一扯,整个人没了重心一下撞进他的铜墙铁壁。鼻尖传来隐隐的阵痛。她没来得及抬手去摸就被他抱着一个劲地朝前头拖。跌跌撞撞走了几步。手臂被他拽着生疼。婉庭空索就蹲了下来。大声道:

    “你又想干嘛!放开!快放开!”

    经过的人纷纷侧目。有意无意地想要看戏。孙显新没想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脾气也更急,见她甩着自己的手拼了命地往下蹲差些要坐在地上,模样可笑滑稽。便也提高了音量:

    “老婆,你今天真的喝太多。明明酒量不行,干嘛要去和他们拼?”

    婉庭空一怔,看他一脸的真挚只觉得荒唐至极:

    “孙显新!你神经!”

    他却满目揪心,很快蹲下来推了推她的肩。婉庭空本就重心不稳。被他这么一碰整个人顺势坐到地上。孙显新褪去她脚上的色细高跟。眼见她不顾任何形象反就向后爬,俯过去将她扳回,单臂绕过她的膝盖一把抱起来。声音透着难掩的“疼惜”:

    “老婆你听话,真别闹!”

    接着便凑近她的耳边低语:

    “怎么?替你收拾完烂摊子。立马翻脸不认人了是不是?”

    婉庭空本想再喊,听完他的这句一下便没了声音。

    因为她立马想起他给的那个黑色旅行袋,还有自己躲着所有人的那些天。刚刚被他一拽真的是第一反应就喊,冷静下来才将口气放缓:

    “先放我下来.....”

    “我不是躲,是没看见你......”

    他却冷笑一声:

    “没看见?呵呵。那你刚刚是见鬼了?”

    “......”

    她抿着唇没了声音。

    原来他一早就看见了。

    “婉庭空,你脸皮弹真好,要薄比纸薄,要厚拉一拉又比城墙厚。”

    她极轻地反驳着:

    “我是没反应过来......”

    又来那副无辜的模样了!孙显新搞不懂这个女人为什么翻脸会比翻书还快,声音也不大了起来

    “你要一开始也这态度就不会有刚刚那出戏!惹了一帮子人往我上盯。你又开心!”

    他边说边把手里拎着的那双高跟直接仍进沿路的垃圾桶里。顺着大厅铺的红地毯转了个弯便将她抱入离他们最近的洗手间。婉庭空又开始急。手死命扒着墙壁怎么也不肯进去。

    “你干什么?好好说话了。里头有人的!”

    那里头一共就三个位置。一眼望过去门全敞着。孙显新抱着婉庭空极快地走入最后一个,先将人放回原地等她站稳了子便一下紧贴了上去。

    后头的门板嘭一下竟发出轻微的声音。他没给她任何挣扎的余地,抓了前女人那两只不停抠弄自己的手。牢牢捆一起,迅速从西装口袋里摸了先前都没来得及系上的领带。极其熟练地打了个结。又一把将她死死摁回去。声音暴躁又恼火:

    “看你再手欠!”

    婉庭空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么反复无常。却清楚他是吃软不吃硬的。趁他还没完全失了理智,便急急开口道:

    “你上次还说疯了才那样做的!为什么又要这样了!你的那句对不起那些道歉都是骗人的!?”

    他的动作一僵。直直俯视着下的女人。她的眼神害怕又惊慌。就像只带宰的绵羊。

    是。他又动气了。

    明明对谁都可以镇定自若。可见了婉庭空就是不行。会动怒会烦躁会疯。

    想到她那副完全不认识自己,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就他妈来气!揭穿了把戏又开始装可怜委屈!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对谁都能这么演。

    孙显新满眼的怒意,对着下女人恶狠狠地瞧,因她赤了脚。而他又高。两人的距离竟让他看不清她的整张表

    他一把托了下女人的,将她的双腿自然分开,顺势勾在了自己腰上。动作熟练而轻盈。半架半搂,视线最终得以平行。他将额贴过去,看进她微微泛红的眼底,声音缓和了不少也很轻:

    “为什么躲我?”

    婉庭空双脚极不自然地晃在他的腰间。只觉这个姿势羞耻又难堪。说话却很利索:

    “那你为什么又胡来?你要像个正常人谁见了会躲?!”

    “我是怪物?”

    见前的女人不再说话。男人的唇便有意无意的蹭着她的颊,一下冷笑出声:

    “呵呵,我就是个怪物.....”

    婉庭空看他自言自语的样子,眼底暗暗的一片。这个表她太过熟悉了。第一次在温泉的时候是这个样子,那一个噩梦似的夜晚也是。

    孙显新见她一脸的不可思议。那种探究的神像是能从他上凿个洞出来。

    她今天是化了淡妆的。所以整个人看起来都亮亮的。和平里头的那种清淡干净大相径庭。特别是眼睛。这么盯着自己就让他焦躁得要命。嘴巴上也不知道涂了什么,带着极晶莹的水润透明。他空了一只手出来极用力抹她的唇,嘴里低咒着:

    “什么鬼颜色!”

    说完脑袋便俯下来毫不犹豫亲了上去。竟是甜甜的带着股樱桃的香气。

    他又想剥开她白嫩的子了。也不清楚为什么苏静的时候他都忍住了。

    可这个女人明明站在那里,只用她害怕又不甘的眼神看自己。他竟会这样忍不住。

    看一眼。看一眼就好了。

    这么想着手便从她的颈一路蜿蜒下去。

    婉庭空侧了头,躲开了些。忽然就放声大喊起来: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救命了!救命!”

    孙显新一把捂住她的嘴巴。这样的呼喊听来既徒劳又可笑至极,他一点都不惊慌,子又向前一贴,一下扒拉开她黑色礼服的肩带。半个手掌都伸进她的内衣里,将她的绵软整个都掏了出来。

    婉庭空慌得没了声音,只下意识的扭动子。所以那团柔软竟也跟着微微抖动起来。

    他低着头极仔细地看。

    真的是白。

    底下被一圈淡雅的紫色蕾丝托着,所以整个房看起来丰盈又□。像个圆润饱满的半球。当中的那点凸起粉嫩的要命。和他泛着麦色的手背简直大相径庭。他看得心痒难耐。掰了她的脑袋将她倌着的发披散开。半遮半掩的人样子让他一下就有了反应。

    婉庭空看前的男人直直盯着自己那里,真的想冲过去抠烂他的眼睛。手肘缩成一团极力地挡着男人赤,的视线,男人哑着声音,单手将她的双臂高举过头:

    “让我看!”

    “孙显新.....孙显新.....”

    她一直叫着他的名字。可他只是低头看。

    那团柔软只露了一半。他的食指伸出去放在她的那点凸起下轻轻一挑,她整个人竟颤了起来。再一触,她又跟着抖。他来了劲,索下去,伸了舌尖只了一下就缩了回去。再伸舌的时候便咬着那点粉嫩吸啜起来。婉庭空竟开始不可抑制的轻颤。

    他没想到她如此敏感。那一晚真的是草草了事的。他根本什么都没来得及细看。只记着她的紧和白。现在才有些体会她的美妙。

    婉庭空对自己的这个反应羞耻到不行。挣脱开他上方的挟持。未被捆起的十指拼命推着他倾在自己前的脑袋,不停地揪着他的发。男人的手顺势放在她未,露的另一半。想再剥开看看。

    婉庭空声音破碎开:

    “求你了!求你了!!”

    孙显新恶意地向她的下面一贴。嘶哑了声音:

    “被你弄的发硬。”

    婉庭空的眼底含着泪。可是忍着没流下来。

    “你为什么又这个样子?我真的快忘记了。你上次说对不起,我还真的相信。。。。。”

    孙显新一怔。整个动作停了下来。心底懊恼又烦躁。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又这个样子。

    这次再寻不到任何理由了。

    反正每次碰她都是站不住脚的。

    婉庭空感觉男人的眼底渐渐清明开。只挨着她的颈直喘气。拼命地让自己冷静。想了片刻便开口道:

    “而且你还有苏静......你怎么能这么无耻的!”

    他俯在她的颈间静静地听。再没了任何动作。两人都微微喘着气。

    门外突然就响起一阵剧烈的敲门声:

    “开门!开门!!有没有人!!”

    是几个男人的声音。

    婉庭空一惊。一下放低了声音,眼底的恳求一览无余。

    “孙显新......”

    他却没什么反应。还是挨着他的颈:

    “你叫吧.救你的人来了.”

    婉庭空咬着唇,只推着他的脑袋,她不想自己这个样子被人发现!

    门外的敲门声愈加剧烈:

    “开门!在里头干什么!!再不开撞门了!!”

    她脸红的一塌糊涂。只低喊着:

    “你快放我下来。”

    孙显新见跟前的女人急得又要掉泪,迅速地将她手腕上的结解开。眼看来不及了。便脱了自己的西服将她裹得紧紧的。

    把她挡在自己后。一个人先出了门。

    门外站着几个保安模样的中年男子。手里拿着警棍:

    “你进来做什么!!??知不知道这是哪里?!”

    孙显新却是一脸的歉意:

    “不好意思,我老婆喝多了。吐得不轻。”

    那几个男人朝里头看。孙显新随即把原本就掩上的门嘭的关起来。最前面的一个男人冷眉道:

    “少给我们装腔作势。这里不是让你们不三不四的地方。子不舒服楼上有的是房间休息!喊里头的人出来,不然我们报警了!”

    孙显新一脸的尴尬歉意:

    “不好意思,我老婆刚刚真的吐晕过去了,人不舒服。在里头坐着。我太急了。就没注意。”

    说完掏出裤袋里的烟发给众人。又从另一侧的皮夹里头,拿了一叠红色纸币。分给最前面的那个头子:

    “真给你们添了麻烦。一点小意思。”

    那领头的一开始不愿意收。后来瞄见孙显新和皮夹一起握手里的那把车钥匙,老价钱的牌子,再瞧他的模样并不像个司机。便立刻知了趣,推脱了几句就收下,声音也不再狠力:

    “其实是有客人向我们反应,有男人带着个女人躲在这边的洗手间里。我们就过来看看。既然误会一场。说清了就好。上头有专门给客人休息的会客室,你们可以去那里。这里毕竟有客人出入。影响不好。”

    他点着头:

    “怪我没考虑仔细,我等她缓缓就走。“

    那人又问他需不需要帮忙。孙显新回说自己来。几个人便知趣地离开。

    孙显新迅速开了门,见婉庭空已经穿戴整齐裹着他的西服蹲在了原地。把着门一脸的紧张认真。显然她在听。

    婉庭空没了鞋自己根本就出不去。她蹲在里头就怕那些人冲进来。

    孙显新站在外头神色镇定:

    “人走了。”

    婉庭空瞪着他。像是要把她瞪出洞来。只是头发乱糟糟。脸粉粉的看上去竟带了种欢后的痕迹。他被这么一闹显然也失了兴致,走过去让她的手臂搂着自己的颈,一把将她抱起,竟是勾了嘴角:

    “我不好。”

    婉庭空看不懂他怎么还有闲笑。他们差点被人抓起来。方才那几个人说要报警。她的心就一阵扑通扑通地跳。

    走到门口突然就见了几个客人站在外头。

    婉庭空忙下意识地搂紧他的脖子,头发顺势披散下来,脑袋低低地挨进他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晚更了那么多.....

    让大家久等了!!

    对不住哇!

    MM们多多留言。说出真实感。

    有积分的哇。

    哦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