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24章

    孙显新只觉得苏静的唇一阵温润。侧了侧子将她抱起来。重放回病。替她盖上被子。

    苏静的双臂勾着他的劲。孙显新将她不太安分的手拽下来。声音沉沉的:

    “手欠。”

    苏静却笑了出来。一扫先前的霾。虽然口气硬硬的却知道他在慢慢消气。

    孙显新直起了子:

    “你好好休息。”

    苏静却又拉了他的手指一根根的把玩着:

    “明天还来的吧?”

    孙显新的口气却淡淡的:

    “不一定。明天要去看老头子。”

    两人好不容易稍稍缓和了些。苏静也不愿做过多的纠缠。免得再遭他的厌烦。便让他有空再来。

    孙显新点着头,却是直到苏静出院都再没去过。

    他近来做什么事都觉得烦躁。老头子躺在医院里稍微可以讲几句。但依然口齿不清。前几天还说要请律师改遗嘱。

    孙显新每次去楚修岩的母亲都看起来不是很高兴。

    他面上客客气气的。心里知道楚家人并不欢迎自己。他心底却冷笑。要不是看在老头子的面上,请他去他都不去。

    只是去了几次都没再见婉庭空了。

    老头子出事前丢了好几叠报表给他。是这几年几个工厂的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表等等一堆表。老头子让他学会看帐。告诉他楚家无论做哪行的生意,还是工厂最赚钱。不指望他能做大做强。但希望他帮着守住家业。别到时候富不过三代。坐吃山空。

    孙显新之前也做过快递生意,触类旁通,所以学起来很快。

    他平里就待在山上的会所里,很多官商带着朋友过来谈生意。或者几个爆发户带着小蜜上来泡池子。来者便是客。他见了谁都笑脸相迎,客客气气。从不摆脸色。人脉网搭的很快,来的人便越来越多。

    这来了几个地产商。说要谈生意。孙显新便叫人安排了足够静谧的包厢。进去客了几句便打算走。其中一个高个子精瘦精瘦的老头之前来了好几次。每次都是一个人。这回却跩了个模样玲珑的小年轻。孙显新心底一阵冷笑。那人一口干女儿亲亲的叫着。说是女儿鬼他妈才信。面上却让那几个人玩得开心。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几个老家伙却偏说要他留下喝几杯再走。

    “孙老板,你这没三陪也没个助兴的。你一个小伙子陪陪几个老头子还不愿意?”

    孙显新面上有礼,一脸的笑意:

    “各位姥爷可别,我算哪跟葱,几位喊我一句小孙当我朋友就万分荣幸,今天也高兴,那就陪几位喝几杯再走。”

    孙显新打算喝个一两杯就找个借口走人。先前那个精瘦的老头,和孙显新碰了一杯,搂了搂那个小年轻:

    “小孙,有没有女朋友?怎么老看你一个人。也不物色物色?”

    他抿了口酒,反笑着:

    “我这副样,又成在山里。谁瞧得上。”

    那老头也笑:

    “小孙,我看你真在山上呆傻了。还样!你去瞧瞧。多少女人一摸清你老底脸都不用看脱了光光就往上爬”

    接着又有一个声音附和:

    “我看呐,小孙是瞧咱们几个老家伙摸着十七八岁的姑娘只能撸不能入,嘲笑呢吧。”

    说完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那声音夸张而放肆。孙显新也跟着笑,声音稳稳的:

    “乔总又说笑,您这板结实得紧。就不信你打桩的时候使不上力。”

    几个人听了显然很高兴。带来的女人也是挨着各自的怀里一阵笑。孙显新真是有点烦了。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那瘦老头眼见孙显新杯里落了空,便捏捏怀里那姑娘的颊:

    “去,替孙老板倒一杯。”

    孙显新原先也没在意。只是余光瞄见那女孩子僵硬,一动不动。才抬眼朝她望过去。女孩看起来很小,着了件抹的烟灰色收腰礼服。肩部光溜溜的一片。裙子短的都瞧见了里头的黑色蕾丝。

    因为并未过多的涂脂抹粉。所以五官看起来干净清秀。

    瘦老头瞧女孩一动不动。便又恶意朝她前抹了一把,低声道

    “去,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带你过来不是看你演窦娥冤的!。”

    孙显新见那老头发了脾气。便自个儿斟了一杯,勾了嘴角看起来温和的要命:

    “好了,乔总,瞧你把人家姑娘吓的。”

    那老头闷闷的没再说话。孙显新继续和另外几人聊着。余光憋见瘦老头连喝了好几杯酒。便将女孩脱进了包厢一侧的房间里。那屋子本就是给男人女人兴子上头专门办事用的。那老头急得门都没关,一下就扑在女孩上。孙显新的这个角度望出去,就见了老头的手直伸进女孩的裤头里。抠得女孩边哭边叫。外头几个人却听了哈哈大笑。说那姑娘声音真好听。

    他本不愿管的。毕竟来者是客,他不想为了陌生人伤了彼此的和气。

    可那姑娘被老头用领带绑住了手腕。便渐渐再没了挣扎的力气。

    压抑的哭泣传进孙显新耳朵里,突然就想起另外一张求饶的表,便再也没忍住。站起来疾走了几步冲进那间房里。推开醉醺醺的老头一把将那姑娘拉起。将她手腕上的领带解开。那老头的子晃晃悠悠的爬起来,又向那女孩扑过去。孙显新一把将他推开。声音也冷冷的:

    “够了。”

    那女孩反应也极快,大半个子躲在孙显新后头。

    老头又慢慢哆嗦着爬起来,有些不解又有些惊奇的看向孙显新,那样子滑稽可笑,连口齿都不清:

    “小孙,你这什么意思?”

    “乔总,人家姑娘没这兴致不愿意,又何必强求。何不找个讨你欢喜的。大家都开心。”

    他说这话的时候很镇定。想着要是被婉庭空听见会不会笑掉了大牙。因为连他自己说出口都觉得可笑。

    “小孙,这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教训教训,你别插手。”

    那女孩躲在他的后头不停地抖着,声音极轻的传过来:

    “不是的,不是的.....我真的没办法......我家欠了他好大一笔钱......”

    孙显新听到了,也不愿去追究话里的真假,毕竟这年头每个小姐也都有欠债卖的辛酸史。只是既然插了手,他便不会再坐视不理。勾了勾嘴角,依旧客客气气对那老头说道:

    “乔总,卖我个面子,这姑娘我今天要了。看着来劲。”

    那老头一听,原本狰狞的面目一下就柔和了起来,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孙显新是楚家的大孙子。外头早就传的沸沸扬扬。老头子要把厂里一大半的股份都过继给他。到时候指不定谁当家。现在把山上的产业都交给他就可见一般。三教九流,商为下流,做生意不比清高,靠的就是人脉关系。他可不愿为了一个不识趣的女人撕破了脸面,便笑嘻嘻道:

    “小孙,你早说不就得。拐那么多弯做什么。这女人今个儿送你。让你来来劲开心开心。以后生意上头多关照关照便是。”

    那老头说话的时候舌头已经打结了。脑子倒还算清晰。

    孙显新拉着那女孩说了声失陪。几个老头笑嘻嘻的让他好好玩便再没做纠缠。

    出了包厢的门,孙显新拉着女孩便朝电梯走。女孩一路哭却一路都跟着。听得他烦躁的要命。进了电梯瞧她还在抖还在抽泣,便将自己上的外给她披上去。

    到了大厅找了手底下会开车的员工将女孩送下山。

    那女孩临行前还和他千谢万谢。说他是好人。

    孙显新却只觉好笑、哪有所谓的好人坏人。大部分人苟活着还不是最先以利益为重。一个个都尽力展示着表面的光鲜,又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暗面。

    呵呵,他就是最好的例子,明明那么厌烦应酬却还得每天陪着笑脸。明明那么禽兽稍微伸了手就让人以为自己是“慈善机构”。

    他一个人抽着烟往后头的别墅走。想想又拐了个弯,踏过石板路朝室内池子的那间屋子走。浸到池子里的时候,整个人都舒了口气。。

    雾气袅袅升起。他闭着眼休息。却怎么也赶不走脑子里那个讨饶的声音和可怜兮兮的表

    今夜忽然就特别想她......

    真的是见鬼了!

    --------------------------------------------------------------------

    婉庭空自那天回去之后便再没见过孙显新,医院也没去过了。

    每次问她去不去,她都找借口推脱。时间久了。就说她懒惰,不懂道理。

    反正她就硬着头皮不去。也拿她没折。

    渐渐也不再去想那夜的事了,感觉整个人轻松下来也慢慢释怀。只是看见新闻里类似的报道还是会偷偷地掉泪。楚修岩也没了联系。婉庭空觉得也还好。

    反正见了面不是争就是吵。还不如不见。而且他把自己想成那个样子。她真的没必要再着脸往他上贴。

    那丢了张请柬给她,说是秦家的孙女结婚了。小时候也是一起玩的。他要出差没空去。便让婉庭空代为出席,把礼金送了。

    婚礼当天婉庭空恰巧休息。心不错的。一个人兴冲冲的就去了。

    她觉得偶尔参加婚礼沾点喜气,吃吃喝喝还开心。

    可兴冲冲的劲头在见了孙显新的那一刻便瞬间化为灰烬。他穿了件黑色的西服从大堂外进来,没系领带,里头的藏蓝衬衫微微的敞着,距离太远了,也看不清表。但肯定他没发现自己。

    孙显新是代表楚家来的。也只来了他一个。一进去和新人父母寒暄了几句就背对着她落了座。好在婉庭空被分派在另外一桌。和孙显新隔得远远的。桌子上也有几个人看见了。便小声议论着:

    “那个是楚家外头的孙子吧?怎么他来了?”

    “认祖归宗了呗。不是说老头子可疼这孙子。都改遗嘱了。”

    “......”

    婉庭空只静静地听,也不插话。想着早点喊司机接自己快些回去。反正婚礼那么隆重,人那么多。她又一个人。溜了也不容易发现。

    人越做贼就越容易心虚。

    孙显新明明背对着自己。可婉庭空总有意无意的朝他上瞧。

    新人敬酒的时候他站起了子。头一侧隔着远远的望过来。两个人的视线便一下子对了个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