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17章(小修)

    苏静坐在孙显新的车子后面,从上来到现在都没听他说过一句话,脸色沉着不知道在想什么,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总习惯地伸手玩他的头发,他就笑着说她:

    “你手硬没有地方放,不放在我上哪里就不舒服。”

    边说边拉着她的手往自己的腰上搂。可现在的他那样陌生,似乎和自己隔了一光年的距离。想了半天才低低地问:

    “你和婉庭空什么关系?”

    孙显新沉默了几秒,忽然就笑了:

    “呵呵,问这个做什么?怎么?吃醋啊?”

    她咬着唇不说话,好半响才回答:

    “恩。”

    孙显新没料到她会真的承认,想解释却发现根本就解释不清。随即又听她的声音低低传过来:

    “你喜欢她了么?都不看我一下.”

    苏静坐在后排应着他的话,像从前那样从后头轻触着他的发。

    孙显新感觉到她的触碰明显一震,接着便微微地躲开。

    “孙显新,你还在生我气?”

    他静静地不说话,苏静知道他在生气,气自己那么轻易地放弃。那么轻易地就说分开。

    她和他在一起,把所有能做的都做了。可还是不行。爸爸不喜欢他。甚至以死相。家里要她去相亲的时候她死活不答应。可母亲跪下求自己别再见孙显新的时候,她真的没办法无动于衷。家里欠了一股债。三个人挤在一间几平米的屋子里,妈妈忍受不了就隔三差五的冲自己发脾气,从前的幸福不真实地就像一场梦。

    他很努力很拼,可根本无济于事。

    是自己太懦弱了吧。不够坚定也不敢相信。

    有天他突然就来了电话,说已经把钱打到她的银行卡上了,早点还了,不够再要。

    她不肯要,问他哪来的那么多钱。他说不偷不抢,让她收下。

    静了好久才说自己欠她的,对不起没能给她一个像样的家。没能好好地保护她。

    她在电话那头哭得喘不过气。一直在说对不起,对不起。

    他却笑了,让她别哭,找个像样的男人,别像他这么不争气。

    她真的没想到他会去找楚家帮忙。她知道他恨死了楚家的人。这么要强的一个人,退让和容忍几乎可以要了他的命,可他还是低了头。妈妈开始说孙显新是他们家的恩人。爸爸开始说让他有空来坐坐。因为知道了他是楚家的另一个儿子。她从来没觉得自己的父亲会那么的狗眼看人。现实得让人心寒。

    可自己还不是一样。让他那么难过那么伤心。

    她知道爸爸和楚老爷有交,但也是泛泛之交。楚家能帮忙是卖了孙显新的面子。还给爸爸搭了人脉,让他从老家回来重新开了饭店,又把自己弄进楚家的厂里,工作轻松,薪水却很丰厚。还对外说是爸爸的旧识帮了他们接了笔单子。里子面子都给足了。

    可能是托了楚老爷的关照。楚修岩也对自己很好,很客气。那她拜托楚修岩给孙显新送了块表。那是她攒了几个月的工资给他买的。可隔天楚修岩却又退了回来,说他不愿意收:

    “他不肯要,我帮不了你。”

    她抓着那块表,不知怎的一下子就在楚修岩车里哭了出来,可能被厂里的人瞧见了,就开始疯传她和楚修岩有什么。

    泡温泉的那天其实不是楚修岩带她来,是她知道孙显新也在自己要跟着去的。

    楚修岩可能看出她的紧张,让她看自己手机里婉庭空弄的搞笑漫画。故事很有意思,可她极勉强地笑着。直到婉庭空和孙显新进来。他一脸冷冷的,见了她就像是陌生人一样。连招呼都不打。边的朋友都是新认识的。所以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她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和婉庭空那么亲近的,俩个人挨在一起,虽然没有肢体的亲密,可就是有种极自然的熟悉。他抽烟的时候婉庭空一直在皱眉,他不自知地凑近了她说话的时候,婉庭空一下就咳了起来。他的表很微妙。有点诧异又有点好奇。像是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

    泡温泉的时候怎么也没找到他的人。第二天早上倒是看清了他的唇。他的肤色本就不白,唇上被咬翻起的皮红红的一片显得格外清晰。边的人在起哄,让他老实交待昨夜去了哪里。然后她就瞧见餐桌对过婉庭空的唇肿肿的一片。不言不语的坐在那里。

    她安慰自己那是巧合吧。

    今天跟了楚修岩去医院看楚老爷,他来的时候一脸的疲惫。手上缠着纱布。脸上细细的伤口一片一片,楚修岩问他怎么了。他说不当心摔的。

    婉庭空进来的时候他明显很讶异,视线就没离开过她上。直到婉庭空说要走了。他也跟着要走。最后却见两人牵着手站在过道里头。

    她承认她在不高兴,也在嫉妒。他对婉庭空那种没来由的保护让她心慌。

    他问自己是不是在吃醋。她便很坦诚地回答。。。。。

    -------------------------------------------------------------------------------

    而另一边的婉庭空,木木地靠着电梯墙壁。听着楚修岩近乎咆哮的声音:

    “婉庭空,孙显新是什么人?!他多恨老头子,为了苏静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低头。你再怎么不甘心也没必要这么糟践自己。”

    楚修岩的反应让她吃惊,那么愤怒那么歇斯底里。

    苏静,是苏静。

    婉庭空的子下意识的晃了晃。头晕得要命,她现在只想回家,好好地睡觉。醒来一切都会过去。

    “我知道了。不招惹他就是了。”

    她极听话地应着。语气听来疲惫无力

    她太累了。真的太累。

    每天照常吃着喝着,一如既往的上班下班。每到深夜那种从心底涌出的绝望却像海藻般疯长。闭上眼就是孙显新伏在自己上的那张脸。那么兴奋,那么满足。她实在忍不住了,就冲去洗手间吐,边吐边哭。其实她根本什么都吐不出。

    好几次就这么睁着眼睛到天明,天亮了洗过脸,又要对着周围所有人笑嘻嘻。好几次拿了刀又放下,想先杀了他吧。杀了他就会睡着了。那种害怕和不甘,就像魔鬼一样肆无忌惮的缠绕着自己。死了又能如何,死了也回不去。

    楚修岩见婉庭空一脸迷茫,唇色惨白。便觉得不对劲。声音也缓和了不少:

    “好了,送你回去。”

    末了,又回头补了一句,语气带着意味深长:

    “苏静怀孕了,还没告诉孙显新。下次见他,你该恭喜了。

    -------------------------------------------------------------------------------

    婉庭空被楚修岩送回了家,一路上都呆呆的没说话。

    已经回来了,婉庭空陪她吃过饭,聊了聊学校的近况。她说班里的学生在自己课上传书来着,被她逮着了,那书写了好几张,真意切。说现在的小孩都早熟。亲亲的一早就懂。婉庭空称自己那个时候可乖可听话。补了句就是成绩不好。

    两个人都笑。笑着笑着忽然变了口气,极仔细地打量着她:

    “最近看你一整晚都开着灯,怎么了。睡得不好?今天洗了澡就早些休息,气色这么差。”

    其实真的是很平常的问话。可婉庭空却差点又掉了泪。点点头又说了几句就上了楼。

    洗了澡又直地躺上。眼睛盯着天花板脑袋涨得要命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一直想着楚修岩的那句:

    “苏静怀孕了,还没告诉孙显新。下次见他,你该恭喜了。”

    呵呵,恭喜了。

    这个晚上婉庭空没有吐,也没有哭。而是等到天亮的时候起了个大早。

    她了件极简单的风衣。松散凌乱的发稍稍理了理,包也没拿就悄悄地出了门。

    婉庭空拦了出租到楚修岩厂里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门口的保安却还在酩酊大睡。

    她便直直走了进去。

    苏静是住在厂子最尽头的员工宿舍里的。她一清早和几个同事从宿舍的大铁门里出来,看见等候在那里的婉庭空,明显吃了一惊。她的脸色很不好看。毫无血色可言。头发乱乱地扎了起来,显得整张脸更加苍白无力。

    婉庭空也见到她了。看她慢慢地朝自己这边走过来。

    风衣里的刀越握越紧,越握越紧。满脑子都是那夜男人伏在自己上低吼的声音。

    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孙显新撕碎了她的一切,她就摧毁这男人最在乎的东西!

    苏静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婉庭空整个人都开始不可控制的颤抖。还没开口说第一句,她就拔了刀刺向了苏静的口。

    苏静看清了婉庭空手里的东西,迅速抓住了向自己袭来的刀,左手拼命地握住婉庭空的手腕用力地摇晃着。满脸的错愕,惊叫着不停的后退躲避。

    婉庭空手里的刀被苏静的晃得落了地。她听到苏静嘴里不停的喊着救命。那种惊慌失措的神她太过熟悉。可她只想着让那个男人痛。疾走了几步,拼劲了全力一把将苏静的子朝下推进了花坛里。

    苏静拼命的求救哭泣,眼底的恐惧一览无余。下的血浸透了裤子,鲜红的一大片蔓延到深褐色的泥土里。婉庭空站在原地,看着听到呼救的人纷纷赶来,围在她的边。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抬人的抬人。耳朵里全是苏静那悲鸣的哭泣。

    到她真的清醒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根本已经来不及了。。。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