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孙显新站在外面看婉庭空在里头不停的干呕。呕了一阵又蹲在原地一动都不动。他即使远远地站着,也知道她在抖。走进的时候她靠在墙角处下意识的往后缩,头却始终低着,头发凌乱的披散开。

    他就这么站着看她挨在角落里,没有一点声音,肩膀隐隐的抖动才知道她在哭。

    他跟着蹲下去,抬手撩开她的发,才见了她的牙死死地咬着自己的手背。齿紧紧地嵌进里,孙显新反应极快地撬开她的齿,可他越用力婉庭空咬得越使劲。手背上血模糊成一片,映衬着她苍白的肌肤,显的愈加触目惊心。

    “够了。”

    他低沉的声音没有一点温度。可她好像没看见没听见。手背咬烂了也不觉得疼。

    孙显新捏紧了她的下颚,婉庭空猛咳了一下。嘴稍稍松开了些,他迅速拉下她的手一把将自己的送了进去。她还是咬。更用力的咬。齿骨深深的嵌进他的里。

    孙显新任她发泄,血隐隐沁出来也不皱下眉。

    婉庭空紧紧抓住他的手背没命地撕咬,啃着啃着突然发出低低的呜咽。渐渐松开了牙放了他的手失声痛哭起来。

    直到她抚着口哭得没了声音,唇上齿上到处都是血。

    太疼了。真的太疼了。

    心底最深处涌入的绝望让她痛得只剩了呼吸,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会有这样的报应。蜷曲着窝在角落里语无伦次地问:

    “怎么办啊......该怎么办.....”

    孙显新蹲着,看她唇上的鲜红混着泪一滴滴得往下掉。很快在地上汇集成了红晕。伸手去轻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也是鲜血淋漓。

    他的触碰令婉庭空浑一震,稍稍回过神才将他一把推开,重新站起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晃。赤着脚出了洗手间。包厢的门是上了锁的。婉庭空急急地解开就向外逃。可根本连走都不快。下的痛楚犹如针扎般袭来。

    她面色苍白,头发凌乱。赤着脚走在冰凉的大理石上,衣上裙上印着鲜红的星星点点。唇齿血模糊成一片。过道上的人纷纷向她侧头看去。她也早已无暇顾及。找到电梯迅速地进去。出了大楼头也不回地走。脚下的水泥地刺得她的脚底钻心的疼也一停不停。

    她不知道这是哪里,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这个时候要有辆车开过来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撞上去。孙显新赶上了婉庭空后面的那部电梯。出了门口没走多久就见了她沿着他们来时的上坡路前行。她的步子很慢,甚至有些一瘸一拐。赤着的脚底黑黑红红的一片。却渐渐走到了马路中间。

    眼看一辆商务车恩着喇叭朝她直直冲去,她却不躲不闪。孙显新急急追上去,拽了她的胳膊一把将她拉进怀。声音慌得连他自己都认不清:

    “你疯了!?不要命了!?”

    婉庭空却觉得自己的思维异常清晰。

    是!她不要命了!她不想要自己的命却想要他的命!这么想着,便拼劲了全力将他朝迎面而来的又一辆车上推去。司机的刹车踩得太过及时,在离孙显新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受惊的司机将脑袋伸出窗外。大声叫骂道:

    “妈的大半夜发什么神经!要死也死家里少他妈跑外头害人!”

    说完便开了车匆匆离开。两人直直地站在马路中间,孙显新冷着脸直瞪着婉庭空,看她一副并不甘心的样子,打横抱起她就往回走。

    婉庭空也急了,指甲使劲地扣着他的颊。蛮横又用力。孙显新不躲不闪,很快并不白的皮肤上就多了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红印。可是她怎么抓都不解气。那男人的脸被她扣得生疼。也不出声。好不容易将她抱上车。她又拼了命的拍打着车窗。孙显新无法只能摁着她,却也不敢再碰她一下,声音嘶哑着:

    “我畜生不是人,求你乖点,我送你回去。”

    说完把上的外脱下来,将她裹得紧紧的,俯下帮她系安全带。

    婉庭空看他手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脸上长长短短的被抓破了皮。却觉得根本远远不够。恨不得一刀刀将眼前的男人切成碎片。可是她已经累的精疲力竭。下火辣辣地疼。她侧着头靠在车窗上想了好多,想到如果现在报警了会怎么样,要是真的杀了他,会不会一辈子蹲在监狱里。老了该怎么办。楚修岩又会怎么看她。

    孙显新时不时地用手背去碰婉庭空的颊。怕她就这么昏过去,也怕她随时随地干出什么傻事。到的时候婉庭空已经完全没了力气,脑子昏沉到快晕了过去,只是一直掐着自己的手心。随时随地防备着。

    可她发现他根本不是送自己回的家。而是将车停在了一幢小区公寓的附近。坐起来拼尽了全力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声音近乎嘶吼:

    “你够了吧!还想干什么?再上一次!?”

    婉庭空到现在都没想通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来。仅有的几次见面的确并不愉快。但她自认从未招惹过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会走到今天这步境地。孙显新亦是满脸的疲惫。任着婉庭空发泄不说一句。等她平静下来才低低地回:

    “你愿意这副样子回去,我现在就送你。”

    婉庭空却再没说话。

    是的,他说对了。

    她没有骨气回家,也根本无法想象现在回去,见到自己的鬼样子会是什么反应。

    孙显新没有再抱她上楼。因为婉庭空选择了自己走。他开门的时候她还有一丝迟疑。她明明可以拒绝他然后报警的。也明明可以去找尔嫣宁帮忙。可却跟他来了这里。那种侥幸心理连她自己都觉得羞耻恶心。

    她害怕被人知道。太害怕了。根本就不敢想那些人的反应。会不会觉得她肮脏得要命,会不会觉得她再也洗不干净。一想到这些她的整颗心都像要被揪起来。

    他的屋子是个小复试。孙显新带她进了一楼朝南的房间,翻了半天衣柜才递给他一件男衬衣和条一次的女内裤,接着才默默地把门关上。

    等孙显新走了。婉庭空立即锁了门,洗澡的时候浑上下洗了一遍又一遍却还是觉得不干净。出来后整个子发烫地像是要燃起来,头发也不吹便直楞楞地躺在上。

    她还是穿着自己的衣服,下面疼得像火烧。手上咬的齿印疼得像是上面插了把刀,明明困的要命却怎么也睡不着。

    浑浑噩噩睡着的时候也已经是天亮了。竟然做了个梦,梦里孙显新原本好好的在珠宝店里挑东西,突然就狰狞着脸向她的子压过去。醒来的时候枕头上湿湿的一片。她呆呆的坐了起来,周遭陌生的环境让人恐惧便蜷着子裹紧了被子。泪横着蔓延下来却再不愿去擦。想着如果昨晚也是个梦该多好。

    起来简单地洗了下,看着镜子里苍白的脸。手上颈上红痕一片。是昨夜被他啃地太过用力留下的痕迹。手上的伤也完全没有要好转的样子。婉庭空开了锁出了房间,才看见孙显新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手上绑着白色的纱布。还是昨夜的那衣服。领子袖口血迹斑斑。下摆皱地不像样。突然想起那次他也是这么躺在别墅的客厅里,却好像远得隔了一个世纪。

    孙显新根本一夜没睡,听到动静就睁开了眼睛。见她木木的站在那里。像是看怪物一样地盯着自己,眼底出的恨意带着迷离的恍惚。

    餐桌上放了她昨天在大楼里寄的包,还有一些创伤药。他从桌上倒了杯水,拿了几片药给她递过去,声音冷冷地没一丝温度:

    “吃了。”

    她虽没有吃过那种东西,但也很清楚地知道这药的用途。又浑忍不住地哆嗦,一把拍下他手里的杯子。玻璃趴地碎了一地。

    他的眼底黯黯的一片:

    “婉庭空,不吃对你没好处。”

    那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很自然很随意。却让她莫名的恶心。。。。。。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