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作者有话要说:
11章有改动的哇

    觉得联系不上的姑娘先看下11章哇。
  孙显新俯吻下去的时候婉庭空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疼。他不是在亲而是在啃。唇齿间那撕咬吸的声音让她觉得下流无比。

    池子的温度让人透不过气。婉庭空拼命推着他压上来的体。起的水花小小地涌起又落下。面对他的铜墙铁壁挣扎显然可笑又无力。屋里让人安静舒心的水雾弥漫如今看来却透着一股**。

    他的呼吸很急。没命的咬着。婉庭空找不到任何说话的缝隙。心底的害怕与震惊已让她无暇顾及唇齿间的那股血腥气。停下来的时候她甚至说不出一句,只是紧紧护着子喘气。劲后的那跟衣带子被他硬扯了下来。头发被他摁着乱了一片。湿哒哒地披在前。

    他也在喘气。只是比她更加起伏不定。唇上的鲜红在肤色的映衬下显的愈发醒目,声音带着股被水汽侵袭过的压抑:

    “走。”

    婉庭空只瞪着他。眼底弥漫的不知是泪滴还是水汽。孙显新猛的又扑过去。像极了一头嗜血狰狞的野兽。洒落的水花在两人边同时间溅起。

    他恶意地用下,体蹭着她的那里,很怕自己下一刻就扒光她的衣服看个彻底。声音也不再压抑,粗粗的带着极明显地

    “走不走!?”

    婉庭空没点头。只是不再迟疑地推开他出了池子裹了浴巾就向外走。走得太急差点摔过去。恍惚地绕了很久回到先前的房间里,楚修璇一眼就瞧出了她的不对劲。裹着浴巾整个人不停地发抖。脚上**地落满了水滴。嘴巴咬破了皮,还沾着晕开的血渍。

    楚修璇不停地问怎么了。显然也是被她这副模样吓到了。

    婉庭空镇定了很久才说话,她怕她一开口声音都是抖的:

    “没,泡太久睡过去了。醒来的时候觉得太冷就回来了。”

    楚修璇明显并不太相信:

    “那嘴怎么肿成这样?!”

    婉庭空极快地反应:

    “里头太闷了。没找着水就咬了。”

    楚修璇纳闷道:

    “原来你躲到里头去了。我哥刚还找你来着。我们在外面很舒服啊。你点杯饮料嘛。”

    婉庭空点头应着。思绪却仍在飘。匆匆洗了个水澡便和楚修璇说要睡了。楚修璇也有些累。便说要和婉庭空一张睡。两个人挨在一起婉庭空也觉得安定了不少。屋里很暗很安静。过了片刻才响起了楚修璇的声音:

    “庭空,一直想问你个事儿。”

    “恩?”

    “你还和夏阳有联系不?”

    “没有了。她寄来过明信,好多个地方。找熟人查份证查不到。户口也撤销了。。”

    楚修璇听了似乎很高兴:

    “我就说嘛。你知道了怎么可能会故意不说。我哥真是神经。”

    “恩。”

    又静了会儿,楚修璇突然爬了起来,轻推了下婉庭空,眼睛亮亮地透着奇异的光:

    “诶。我今天听他们说了个事儿。。。。”

    婉庭空闭着眼,头胀得厉害脑子乱做一团,却不愿扫了楚修璇的兴,便顺着问下去:

    “什么?”

    “孙显新和他女人吹了。说是谈了好几年都准备结婚呢。今个儿那里头好多女的都盯着他。还问我和他啥关系。切,当我不知道啥意思。。。。。”

    婉庭空低低地应着,没再听楚修璇后面的话。只想着快快将今夜的事忘记。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其实她一整夜都被睡好。看楚修璇睡得香便悄悄起来。对着镜子瞧见自己一脸的疲惫憔悴,猛扑了好几回凉水。才下楼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他们住的地方是私人平屋改建的别墅,在整个温泉池的后头。前后由几条青石板路连接,曲径通幽,极为隐蔽。庭院里小桥流水,落英缤纷,树上的樱花大朵大朵的绽放,像是怕赶不上最绚烂的刹那。她隔着落地窗看出去,想到昨天庄智勤说的风水宝地,她倒没什么深刻体会,幽静安宁的世外桃源倒是有的。

    回神的时候才发现楚修岩也下了楼。睡眼惺忪的样子开着冰箱找东西。

    这算是两人自那次争执后头回单独碰面。她冷冷的没什么表。他边拆着牛边侧头问她:

    “昨晚跑去哪了?”

    她感到一阵莫名的慌张,不知哪来的心虚。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回的时候声音尤其清亮

    “什么跑去哪里!当然在屋子里了。荒郊野外的,还能去哪里!”

    楚修岩原本也是很随意地问。见她反应那么大倒有些吃惊。抬头才见了她脸色苍白,嘴唇红红的像是破了皮。便把她拉进了细看。

    “嘴怎么了?”

    “没事,太渴了自己咬的。”

    孙显新原本也是下楼找吃的。还没进厨房就见了楚修岩站在里头抬着婉庭空的下巴,对着她的脸正瞧得仔细。两个人凑得很近。婉庭空背对着自己说了一句什么他没听清,随即见她用力拍下楚修岩的手臂。

    孙显新也很好奇为什么他俩总被自己好巧不巧的撞见。刚想回避,却发现楚修岩已然看见了自己,神透着明显的不耐。

    婉庭空见了孙显新差些就摔了手里的杯子。他的表冷淡。穿着宽松的睡袍进去就翻冰箱里的东西。她明明一早就给自己做了心理暗示。就当自己被狗咬了被猫挠了。他昨晚喝醉了睡了一觉也根本就记不得。可一见了他所有的心理建设都决了堤。

    那边的孙显新却一如既往的淡定,没找着自己喜欢的。倒了杯咖啡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新闻。楼上的人纷纷下来。一个个的睡眼迷蒙。餐厅里的人渐渐多起来。庄智勤牵着那个小女友最后才出现。见了沙发上的孙显新便勾肩搭背地凑过去,嘻嘻笑笑地故意提高了音量:

    “哥们昨个儿跑哪儿风流快活呢?弟弟们可找的好苦。还说陪咱们打麻将,结果跑得影儿都没。”

    然后又是一个:

    “哟哟,瞧瞧孙哥,嘴皮都破了。被哪个妞闹的呀?”

    接着又是庄智勤兮兮地笑:

    “你这话就不对,那怎么叫闹,那叫咬,喜欢才咬,不喜欢谁愿给你又口又交!?”

    婉庭空以为孙显新不会理会。可他的声音却清明地响起来,她甚至可以预想他说话时候的面无表

    “庄智勤,你咬随你,以后少他妈在我池子里发,。”

    客厅里随即传来一阵爆笑,那种并不掩饰的笑极刺耳地传近婉庭空的耳朵,她一动不动地坐在餐厅里,嘴里的鸡蛋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对座苏静和边楚修璇的脑袋越挨越低,双颊泛着淡淡的红晕。另一头楚修岩的眼神却直直过来。像是刀子在她上割了千疮百孔。

    吃完便被他拽到了原先他们麻将的地下室里。

    “昨天去哪了?!”

    他的语气差的要命。婉庭空被他拽得生疼,却没再犟着:

    “没有。就在里头泡了会儿就回去了。”

    他恶意的捏着她的唇,婉庭空疼得皱眉,让他放开。他却突然厉声发问,表铁青地吓人:

    “他亲你哪儿了?!”

    “没有!”

    “嘴都成这样了还说没有!要不要把他叫来问问?!”

    婉庭空有些急。他的问题让她觉得自己既随便又轻浮。她真的不想再丢这个人,拽着他的手臂差点就交了底。

    “真的什么都没。昨天和他在池子里见过,后面我就回去了。不信你去问。”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