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作者有话要说:
过渡章哇


    婉庭空脸上还挂着泪痕。视线看出去其实还是糊的。只是孙显新的表平静得像是一潭湖水。她不知道他站了多久。听到了多少。这种时候。默不作声的冷淡往往比审时度势的关怀更让人狼狈。婉庭空吸吸鼻子。觉得该说几句客的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至少别让自己太丢人。在外人面前。她还想替自己留些颜面。可看他那副漠然的表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楚修岩匆匆下楼。见她和孙显新静默无声的站在原地。从后头拽了她的胳臂。

    “太晚了。我送你回去。”

    婉庭空用力挣脱开他的手臂:

    “不必了!”

    他却并不放手。紧紧地拽着她像是抓了什么要紧的东西:

    “听话。”

    声音依旧不咸不淡。却是今晚从他口中听过最温柔的话了。她也一根筋了。没顾着外人在。嘶哑着声音拼命打着他的肩让他撒手。两个人就这么拉扯着。动作不大可谁都不想让步。

    “我送她吧。”

    孙显新的声音低低地传过来,神看不出一丝波澜,看着俩人的角斗没皱一下眉头。

    一旁的楚修岩看了眼孙显新,不耐地开了口:

    “和老头子聊完了?”

    “恩。”

    他似乎并不打算多聊。眼向婉庭空看过去。

    “走不走?”

    她点了头。楚修岩终是松了手。孙显新并不意外她的应。和后头的楚修岩说道:

    “我先回去了。上次你问的事没什么消息。我再打听打听。”

    说完自己就先走了。婉庭空识趣地迈大了几个步子跟上他。

    上了车他问她去哪儿。婉庭空已经平静许多了,眼红红的看着他。声音还是哑哑的:

    “冬临路。”

    一路上他没再多说一句。

    可能哭过的缘故她的脑子涨得厉害。倚在后座靠着车窗庆幸他的安静。他从后视镜看她眼睛一开一闭地像是要睡过去。便开了暖气。把放在副驾上的西装递给她:

    “睡的话盖一下吧。”

    他的声音很轻。可能车厢太过安静,婉庭空听到声音一惊。睁开眼坐了起来。接过他的衣服道了声谢。

    是有点冷呢。

    这回意识倒清明多了。婉庭空将他的衣服披在肩上,找了个并不算英明的话题:

    “你姓孙?”

    “恩。”

    他似乎很累。衬衫前头的好几个纽扣都被他解了。衣服下摆歪歪扭扭的敞在裤子外。“恩”之后就再没别的了。他真是不聊的。甚至和陌生人维持客的关系也不愿意。婉庭空也不想自讨没趣。车厢随即又陷入一片平和的安静。

    快到家的时候她让他把车子停在了路口。说自己进去。他点点头。将车子停在路边。

    婉庭空把外递给他道了谢。气色看上去好很多了。只是下巴青青的一片。头发乱乱的像是刚从上爬起来。他却没接。看了一眼她那条先前被饮料泼的一块一块的裙子:

    “披着吧。”

    她顺着他的视线低头看去。明白了他的意思。车里的暖气开得太足。她的两颊红红的眼睛又肿,看起来滑稽又可怜:

    “那.....有机会还你。”

    他看了看表。脸上终于显出一丝焦躁,也并没有太在意她的话:

    “恩,行。那先走了。”

    “好。开车小心。”

    婉庭空看他的车消失在视线里。才转头慢慢地走回去。回了家把夏阳给寄的明信都找了出来。一张张地看。好多个城市寄过来。大多是只字片语的问候。有时也会说准备在那座城市待一段时间。她的字迹很漂亮娟秀。不要说楚修岩,就是她也一眼瞧得出来。

    她几乎不提他。唯一提到的一句婉庭空到现在都记得异常清晰:

    “这里很漂亮。可还是好想他。”

    不知道他翻的时候有没有看见。

    看见了准会发疯吧。

    她下意识的去碰下巴。还是疼。他捏着的时候她真的担心自己就这么被捏碎。那种质问的眼神狰狞可怕,让她第一次后悔顶撞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