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子四平八稳地过。婉庭空那恼人的高数也擦着及格边缘顺利过关。交了论文。结束了论文答辩。顺利到手了毕业证。

    适时发来贺电说有个中学正招艺术类的老师。可以安排她去:

    “你不是拿到教师证了?

    婉庭空回道:

    “恩,之前随大流去考的。”

    那是大学里太闲了去考的证。语文数学之类她觉得难教。所以报了个美术试试。没想到理论过了。试讲部分申请上了一节美术公开课。可能她心态好。上课的时候也不怎么紧张。加上有些建筑专业的艺术底子.倒是被她规规矩矩地拿到了证书。这事儿她还在楚修岩面前宣传了一番。证明一下自己也是“术业有专攻”。

    婉庭空沉在自己思绪里,的声音又响起来:

    “那边学校正好有个位子。我和校长打过招呼。你下礼拜去试讲节课。给高中部的孩子上上美术,没什么升学压力。也不会太忙。”

    听着倒是合自己的意。婉庭空便很快答应下来。她是从来就没远大抱负的人。只求安稳平顺。估计也知道她这德。对她不报什么太伟大的期望。一周后的试讲很顺利。体检之后,办了些手续便入职上岗了。

    这活对婉庭空来说的确是个稳定轻松的闲差。学校为高三的孩子每周安排了2节艺术赏析课。不用背英语。也不用做数学题。只需要看看老师的ppt。对即将面临高考的孩子们来说简直是一种福利。婉庭空读书那会儿可没那么好的事。她大部分的时间给学生讲些中西方美术史。或者看些和艺术相关的记录片。偶尔瞥到讲台下的男孩女孩悄悄互发着短信。见她走过去,女孩会迅速的把手机藏进校服袖子里。脸上掩不住的紧张神。隔排那男孩紧绷的嘴角像是怎么也撬不开的利器。婉庭空面上平静。心里却发笑。默不作声地又走回去。

    后来和楚修岩吃饭的时候说了这事,讲着讲着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在那听她咯咯咯的。语气不自觉也跟着轻快起来:

    “少笑别人。自己那时候和后排男的传纸条被逮了正着。忘了?”

    她静了几秒。反问:

    “你怎么知道的?”

    他又笑了:

    “他不看上你了么。你们全年级的不都知道。”

    婉庭空楞了楞。想了想那时后排那男生的模样。个子高高的。数学成绩很好。她不懂的偶尔会问他。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交集了,说什么全年级都知道。她根本就不知道!

    “不要胡说八道,那个时候他传纸条是问我要XX的QQ的。”

    “嗤。傻的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人家早有她号了还问你要?没看上你还老给你教数学题,你傻人家也傻。”

    婉庭空的脸急地一阵通红。脑筋转得一阵阵飞快。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那你怎么知道的?你又不在我们年级。”

    他似乎并不想回答这种低级的问题。让她快吃一会儿还有事 。

    婉庭空回了家躺上想着这事却睡不着了。

    那男孩当时是传了纸条给她,可还没到她手里就被老师当堂截下了。后来他说是想问她XX的Q号。但是不好意思直接开口就传字条问她了。XX是他们班的语文课代。和她是同桌。那男孩没过多久就被老师换到很后排的位子去了。字条到底写了什么她是没亲眼看见。回头想想那时候夏阳也笑嘻嘻的提过觉得她后排的男生人不错的。说老看到他教她数学题。

    婉庭空觉得不可思议,他除了教她数学从来没有表态过一句。根本不是他们想的样子。

    婉庭空搁着这事翻来覆去的没睡好。第二天休息。索起了个早。下周末是楚老爷子的八十大寿。虽然一早就备了贺礼,但她已经工作了,还是想自己送些东西表达心意。婉庭空想了番,打算去珠宝店看看,给老爷子买个福寿的观音挂件。楚老爷子从小就待她好,小时候楚修岩给她脸色,她就跑楚老爷子那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楚老爷一边帮她擦眼泪,没过会儿就把楚修岩找来训斥。说他太不懂事。一点哥哥的样子都没有。楚修岩只低着头不说话,冷冷的看着婉庭空梨花带泪的挨在楚老爷怀里,往后便对她愈加冷眼相对,可也再不敢随随便便把她仍一边了。

    在珠宝店逛了一圈,也没见什么中意的,隔壁柜台的小姐正在给前面的客人介绍一条翡翠挂件,她不太会看这种东西。所以也跟着凑上去听。见那翡翠观音通体碧绿,透着温润光泽,婉庭空便指了指那串挂件。

    “这个,什么价?”

    那柜员立马又转向婉庭空介绍起来。说那翡翠挂件是缅甸翡翠里最好的老坑种翡翠,质地最为细腻瑕疵,光的照下呈现半透明,是翡翠中的上品。

    婉庭空又瞧了片刻,刚想细问。旁边那个听了很久的客人率先说了话:

    “就这条吧。给个最低价。”

    婉庭空侧头看去。只见了那人一头微黄凌乱的发,下巴泛着青色的胡渣,着宽松的T,笈着松松垮垮的夹脚拖。头歪在那胳臂随意的支在柜台前,一脸的心不在焉。可能感觉到婉庭空投过去的视线,那人也侧了头。她这才看清那张脸。除去下巴的胡子啦搭,五官还算周正。眼睛长长的,眼尾略弯,。眼底却冷冷的。即使婉庭空那样好奇的打量他也没什么表

    柜员说现在这个价已经是最低了,接着继续滔滔不绝,他似乎很不耐柜员一再的介绍。声音里都透着一股压抑:

    “行了,就这个,包起来吧。”

    婉庭空微微皱眉,那翡翠观音价格不菲。她自己的那点积蓄还要好好考虑琢磨一番的。那人看着也不像很有钱的样子。却像完全任务似的,没一点仔细挑选的心思。

    婉庭空换了个柜台继续看,那人似乎还没买够,也跟着她晃悠。

    婉庭空不住又去看。

    他似乎并不介意她不算礼貌的打量。只管自己挑。又问了一款翡翠玉豌豆的价。店员说那款是多子多福玉豌豆。婉庭空见那串东西碧绿剔透,可玲珑。价格也并不咋舌。一时有点心动。想着这人看着流气,眼光倒还不赖。

    店员对那人依然专业又:“这款就只剩一条了。送女真的很合适。寓意多子多福。也叫‘福豆’,是我们店。。。”

    他却真不是很有耐。很不礼貌地打断了店员的介绍:“好了。给个最低价。”

    婉庭空还在一边琢磨那串福豆,觉得真有意思。如果店员开的价他不满意。她就准备自己收了。

    失望的是他最终要了那串东西。

    婉庭空有些扫兴。男人不期然地抬了头。视线又对了正着。那人的眼神直勾勾过来。冷得婉庭空整个人一懵。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被他那种冷冽的打量盯得浑不自在。东西都不瞧了。转就走。

    下午和尔嫣宁吃饭的时候还说起上午遇见的那人。

    “你没瞧见那眼神儿。像是要吃人。要命。”

    尔嫣宁手里拌着意面,只是笑。她是婉庭空大学的同班。一起在同个寝室住了2年。彼此很合得来。一直到毕业两人还时常联络感。尔嫣宁是那种很爽快健谈的人。她老说婉庭空外表看着清淡,其实内里可活泼。直白点就是闷。婉庭空非说那叫低调。惹得尔嫣宁哈哈大笑。

    “妞,别是发了吧。冬天还没来呢。你发的也太早了吧。”

    婉庭空轻拍了下尔嫣宁的手背:

    “不是!没和你开玩笑。真吓人的。”

    “很帅啊?”

    婉庭空摇摇头:

    “不算好看。说不清。被他盯得发毛.....”

    尔嫣宁嘴里塞着大口的面,继续含混不清的笑:

    “还说没发呢。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都能被个路人脸迷的颠三倒四。”

    婉庭空横了对面的女人一眼。想解释却发现解释不清。有点懊恼自己的表达能力。

    尔嫣宁瞧她憋闷的样子。嘴角的弧度越扯越大。

    “被迷得颠三倒四才好呢。就怕你这把年纪清心寡才变态。”

    婉庭空用筷子夹了云吞迅速往对过女人的嘴里塞。她觉得自己的嘴私下被楚修岩磨得毒。怕只怕遇上个更毒的让她难以招架。只得用吃的都给赌上。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