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婉庭空的高考失利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内,好在被当地的一所三流大学录取了。还有些庆幸自己的运气。又听沈姨说夏阳发挥不错,考上了他们那的重点。婉庭空这下真的佩服楚修岩了。怎么能把分数算的如此精准。不高不低地挨上了A大。

    A大,夏阳的老家就在那。

    她不知道楚修岩去了那边有没有和夏阳联系。因为就算和夏阳聊起他,夏阳也从来不和她提。婉庭空暗暗地想或许夏阳对自己有防心。怕她在和沈姨面前扯出点啥来。

    她觉得自己真是小人之心。心理暗。可有一次和夏阳通电话,漫无边际地聊着。那头忽然就传来另一个声音,那声音问她昨洗的那件蓝衬衫放哪了。婉庭空和夏阳同时都楞了下,夏阳离开话筒回说在衣柜的第二个抽屉里,那声音就没有了。婉庭空什么都没问,继续刚才的话题。夏阳也没一句解释。

    可那个略显清冷的声音,婉庭空确信不会听错。

    除了楚修岩还能有谁?

    说来婉庭空从来都是消息最不灵通的那个。总要等到周围的人都知道了。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夏阳和楚修岩住一起,边的朋友都知道了。甚至连楚老爷子都知道。就婉庭空还后知后觉。

    楚老爷子懒得管。唯一能做的就是断掉楚修岩的一切经济来源。

    婉庭空也很疑惑没了家里的补贴,他们要怎么过活。可他楞是没问家里讨要一分钱。说修岩那孩子的倔劲像他老爷。随他去了。吃点苦头才知道深浅。沈姨在一旁一声不响。表却变了又变。

    婉庭空难得和夏阳见上一面。也是放假的时候了。她坐了四个小时的长途,夏阳则在汽车站等着。两人见了面都兴奋得不行。婉庭空又跟着夏阳坐了辆大巴,叽叽喳喳地说了一路。下了车沿着站头走一段便是夏阳的学校,对面是一排排的旧公寓。

    夏阳笑着向其中的一幢指了指,眼里亮亮的:“就那。”

    婉庭空再次见到楚修岩的时候,他正在厨房里洗什么东西。水溅了一地,夏阳站在门边咯咯咯的笑。她笑的时候嘴角微微上翘,连眼尾都带着浅浅的笑意。楚修岩却有点尴尬。上的衬衣被溅起的水花打湿了大半。夏阳腕起袖子,推他出了厨房,含笑道:

    “连鱼都不会洗,丢人。”

    楚修岩也只是笑,见了站着不动的婉庭空,倒是收敛了些方才的戏谑。请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婉庭空好奇地打量着一室一厅的房子。打扫得极干净利落。茶几上堆着几张碟,看名字像是他会看的战争片,最左面的冰箱上贴着几张彩色的便利贴。依稀能憋见上头清雅隽秀的字迹。屋外的阳台上晾着几件衬衫长裙。底下的角落里放着盆夏阳喜欢的水仙。

    婉庭空一时有些恍惚,直到楚修岩给她递了瓶可乐她才回了神。

    楚修岩问她怎么一个人就来了。

    婉庭空回过神,很随意地回:

    “心血来潮呗.”

    他却接得极快:

    “想谁了吧?”

    她本来就有些紧张,被他这么一问脸青了一阵白了一阵。这人就是这样。表面看上去正正经经的,偶尔说出的东西却油得很。让人接不下话。

    楚修岩替她开了罐可乐,婉庭空接过去喝了几口,不知怎么就呛了起来,楚修岩微微皱眉,离她近了些抬起手给她拍背:

    “慢点,没人跟你抢。”

    婉庭空挥开他给拍背的手,真是给气泡呛着了,咳得厉害眼都红了:

    “都怪你!”

    楚修岩还在那笑,没把她莫名的指责当真,继续给她顺着气。眼里甚至还有些许陌生的宠溺:“怪我怪我。”

    她一眨不眨地瞪他,瞪得酸了,眼眶就真泛起了红,那泪啪嗒啪嗒跟珠子似的掉下来。一滴紧接一滴地落下。

    婉庭空觉得自己真是蠢,又给他看去了笑话。她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不争气。

    或许是很久没见面了,或许是他难得对她这般的温和讨好。

    或许.....她真的是想他了。

    楚修岩这回不笑了,对她的反常轻皱起眉头,刚想开口,夏阳从厨房里探出来让他去厨房当下手。婉庭空慌乱地抬手擦脸。推推他,声音平平稳稳:

    “我不喜欢喝可乐,以后少给我喝,你看给呛的!”

    他没说话,接过她手里的可乐,进了厨房。

    夏阳本是在洗水台前捡菜,见楚修岩拿着罐可乐神色漠然地站在门口。忙催促道:

    “发什么呆呢,快淘米去!”

    楚修岩应了声,把那罐可乐砰地扔进脚下的垃圾桶里......

    那次以后,婉庭空再也没去过夏阳和楚修岩的家。即使夏阳三番四次地让她来。婉庭空只推说自己没时间。学校要做这个做那个。忙得很。夏阳被拒绝多了。也不好意思再提。

    婉庭空不去。夏阳更不可能来,楚修岩也是节那会儿回趟家。住了没几天就离开。

    楚母着实气得不轻。楚老爷子却说随他去。早晚死了心回来,时间问题。

    这些话婉庭空从楚修璇那里听来。心想按楚修岩的倔子。楚爷爷怕是要失算了。

    婉庭空真是在学校里忙了起来。也认识了几个谈得来的新朋友。慢慢地觉得以前压在心头的疲惫渐渐消散了些。

    再次接到夏阳的电话是在一个深夜。那头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梗咽。支支吾吾得听不真切。

    婉庭空一惊。问夏阳出什么事了。她急的话都说不清楚。只问婉庭空边有没有钱。婉庭空让她慢慢说。夏阳讲的语无伦次。很没有条理。但婉庭空还是听懂了。

    楚修岩和酒吧里的人赌钱。输了一大笔。想扳回来又去问地下钱庄借。还是输。

    没钱还了被钱庄的人找着家里。一顿狠打。现在人在医院里。

    她需要钱。救楚修岩。

    夏阳说她实在找不到人了。也不敢往楚家打电话。更不敢和沈姨说。沈姨知道了,非得连着她一起打。

    婉庭空让夏阳别急。她去想些办法。

    婉庭空平里有些积蓄。暂时能救急垫些医疗费。可这点钱拿来还赌债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她猜到楚修岩为什么去赌钱。该是没钱了。

    真是“佩服”他了。

    没钱了宁愿穷得借高利贷赌钱也不愿向家里伸手。宁愿被打得半死躺在医院也不愿向家里低头。婉庭空没他那么好的魄力和胆量。她把手头能筹到的钱还有几个朋友凑的一起汇给夏阳,剩下的只能问家里要。

    婉庭空第一次硬着头皮跟讨钱。数目不大。只斜了她一眼。竟奇怪的笑起来:

    “只要这么点?救那小子根本不够吧。”

    婉庭空瞪大了眼。看着似笑非笑的脸,只觉得自己像个傻瓜。听着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嗡嗡地绕:

    “那小子的事你别跟着掺和。楚家自会有人收拾。”

    婉庭空又是一惊:

    “楚家知道了?”

    问出口了才觉得这问题傻。连都知道的事楚家又怎会不知道。

    “哼,出了这种事还想瞒得了谁?那小子头皮硬得很。没钱了吃到苦头了,自然知道家在哪!”

    “楚爷爷都知道了。为什么还不去救他!?”

    婉庭空显然是没想明白楚家的用意。只盯着有些发急。

    “救?把他救回来再让他和家里对着干?”

    “那也不能见死不救啊。”

    又开始眯着眼睛笑。声音竟也带着不可察觉的笑意:

    “傻丫头。楚家是在想法子让他回来。”

    她出神的片刻,老人的声音继续沉沉传来:

    “你不高兴么?不高兴见他回来?”

    “.....”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