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夏阳和楚修岩的事被楚爷爷知道了。

    婉庭空一开始还暗暗松了口气,心想大人知道了不是个坏事。以后也可以少把她和楚修岩凑一块儿说。

    不想婉庭空从楚修璇那里听来的消息却不太妙。

    楚修岩和爷爷大吵了一架。被家里了行。除了必要的上下课,哪都不能去。

    夏阳的况更糟,特地找了沈姨去书房谈了话。夏阳随后就被沈姨拖出房间揪着头发地打。 婉庭空第一次看到沈姨那么失控的样子。急得抱着沈姨的腰跟着求饶。

    沈姨边哭边对着婉庭空摇头,拽着夏阳的胳臂。声音透着无法抑制的歇斯底里:

    “他是谁的儿子!?脸皮都不要了是不是?!”

    夏阳却只是哭,跪在沈姨面前一句话都说不出。

    婉庭空挡在夏阳面前,也跟着跪在地上。

    沈姨却还是不管不顾的攒着拳头往夏阳背上砸。

    婉庭空拼了力气把两人拉开。蹬蹬跑上楼就去敲书房的门。也没等里头有回应就自行冲了进去。

    埋首于文件里的妇人听见声响,只微微抬了头,便又低下去。嘴角不自觉的扯开些弧度。

    婉庭空一开口却带着些质问的语气:

    “你跟沈姨说什么了?”

    “问这做什么?”

    婉庭空见自己的依旧一副不冷不的样子。心里愈加着急。声音也不受控制地拔高了几分:

    “沈姨把夏阳给打了!沈姨从来不打人的!!”

    “阳阳要什么都没做你沈姨会打她?”

    婉庭空楞了片刻,平复了凌乱的思路。想着跟讲话可马虎不得。忙补充道:

    “其实夏阳和楚修岩那事......我们都知道。”

    “那还有你们不知道的呢?!”

    婉庭空被没来由冷冽的眼睛盯得心头发慌。其实懵懵懂懂地能听出话里的大概。

    没得辩解了。婉庭空最后被一句“这事你别瞎掺和。”打发了出来。

    婉庭空一整晚都没能睡得踏实。

    刚翻了头的电话就开始叫嚣。寂静的夜里听来格外刺耳惊悚。

    她有预感他会打来。果不其然。

    这种时候,她竟觉得自己和他有了种诡异又讽刺的默契。

    他很直接的开口,连个最基本的问候都省了:

    “她还好么?”

    “不是很好。”

    婉庭空有些心虚地爬起来,确定门窗全都关严遮紧了才又钻回被子里。

    楚修岩的声音依旧平稳清晰的传过来,只是那份泰然自若里不再带着往的漫不经心了:

    “你告诉她,无论谁问,都说事是我的。”

    婉庭空听的莫名,没能理解他话里传递的信息:

    “你她做什么了?!”

    “开房的事。”

    他回的很快很坦然。婉庭空却未及时反应过来。只听得他在那端犹自补充:

    “我强迫她的,还威胁她不准说出去。就这么对别人讲就是了。”

    婉庭空听得一楞一楞的,心底没来由的一阵恶心。顺带着语气也不太好了:

    “你自己怎么不跟她讲。”

    “你用用脑子,我联系得到还用来找你!?”

    楚修岩的口气也变得莫名焦躁起来。他以为按着她的子,应该很快会答应的,没想着竟是这种冷的语调。不有些懊恼。

    婉庭空也意识到自己口气有些冲了。但就是不想再对他讨好。冷着声音道:

    “我会找机会告诉她的。太晚了,就这样吧。”

    她这回连再见都省了直接就挂了电话。婉庭空窝在头自嘲的笑笑。他俩还真是不客气,一个不说你好,一个也不说再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多么亲密无间的相好。

    可婉庭空清楚的不得了,只要有夏阳在。他俩这辈子都做不成相好。

    或许真是被他轻描淡写的“开房”给刺激到了。或许纯属自己鬼迷了心窍。

    反正婉庭空就是故意没把楚修岩那说辞传达给夏阳。

    婉庭空琢磨着夏阳担心牵累楚修岩,在面前必定把什么都往自己上拦。楚修岩也是一样的。什么责任都是他来。两人的台词若对不上号,事反而清晰明了。

    不出婉庭空所料,夏阳果真把事儿全揽在了自己头上。酒店是她自愿去的,衣服是她自己脱的,不懂事觉得新鲜刺激。应对的台词大抵就这些了。虽然都是婉庭空依着夏阳的子所作的猜测。不过也是□不离十了。

    夏阳没过几天就被沈姨送回了老家。而另一头的消息是楚爷爷准备把楚修岩送出国去。

    婉庭空对这种安排到底有些意外。她明白楚老爷一定会让那俩人分开,却没想到用了这种方式。婉庭空虽然担心,不过也学乖了。这种时候越表现关心就越有猫腻。

    可不知是她装的太过头,还是太精明了。没过几天婉庭空被特地叫了过去,看了婉庭空好半天才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我家庭空真长大了。”

    婉庭空有些莫名其妙,毕恭毕敬地站在那,也不说话。在面前,她一向少言寡语,或许是原先就交流不多的缘故,两人的相处总是若有若无地隔着点什么,甚至会让她觉得莫名的生疏。此刻亲昵的话语,在婉庭空听来竟有些不习惯。没等她说话,便换了话题:

    “想不想出国?”

    “出国?”

    “和阿岩一起。”

    婉庭空呆愣了片刻,突然问道:

    “现在去了还用高考不?”

    竟然笑了出来,摸摸她的脑袋:

    “高考让你这么痛苦?”

    婉庭空有些难为,碍于面子回了一句:

    “还好。”

    婉庭空的确正面临着高考的无摧残。她的成绩在那所重点高中并不出彩。中等偏下的水平。在一伙朋友里也是最糟的。论刻苦勤奋,她赶不上夏阳。论天资聪颖,她及不上楚修岩,论争强好胜,他更是比不上楚修璇。常常一道排列组合的数学题,能把她折腾地够呛。

    又笑着说只要想去就行,把英文给学好了。其他不用她心。

    婉庭空其实高兴的,既能摆脱高考,又能和楚修岩一起。在她看来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转念她还自我安慰,夏阳和楚修岩在这个节骨眼出了事不能怪她,谁叫她俩都快高考了还乱来的。

    婉庭空开始没了读书的心思,只是每天很刻苦的背着英文单词,一遍遍地听着英文磁带。夏阳走了,楚修岩也不再来婉家找自己。偶尔婉庭空在学校里和他打个照面,他却总是一张郁郁的脸。即使有片刻的对话,也只字未提出国的事,全是有关夏阳的问题,比如她老家那边的地址和电话,比如她被转去哪所学校了。她统一回答不知道。心说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

    直到那次和楚修璇出去逛街,婉庭空才意识到自己真真傻得冒泡。

    楚修璇告诉婉庭空:“我哥根本就不想出国。志愿都填好了。谁劝都没用。除非把他捆着送上飞机。爷爷也真是的,我哥和夏阳有什么不好,为啥死命把他们拆开,烦!”

    婉庭空没插话,她只是庆幸自个儿闹的这个笑话还没什么人知道。回了家立马就去找,说自己不要出国了。要高考。僵着脸问她好端端地为什么不去了。那边的学校都联系好了。她不能回答楚修岩不去,她也不会去。只说自己有信心考好。舍不得,舍不得这个国家。听到这句话就又忍不住地笑。说她这个孙女真逗。原来国精神这么强烈。

    最后婉庭空国外没去成,成绩反倒是一落千丈。从中等偏下成了班里倒数。她之前太放松了。外加本来就没多上心。分数便更加惨不忍睹。当数学突破历史最低线,婉庭空真的着急了。

    这天楚修岩去班级找她,没见着人,下楼梯的时候却发现她在转角那呆呆的坐着。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手里的卷子被她捏得皱成了渣。楚修岩不声不响地走到她后,从她手里一下抽出卷子。婉庭空根本没想到他会来,抬头只发愣地盯了他几秒便一下从楼梯上站起来,垫着脚去抢他手里的卷子。

    婉庭空的动作迅猛的惊人。力气也大得很。拽着他的衬衣怎么也不放手。可楚修岩偏偏不依,借着高的优势左闪右闪地不让她得逞。

    婉庭空急了。声音也比往里清亮得多:

    “还给我!”

    楚修岩瞄了眼她的数学卷。低笑道:

    “好高的分数。”

    其实也只是一句玩笑罢了。婉庭空却一下哭出了声。她觉得丢人。边哭边发泄似地去推他。楚修岩任着婉庭空推打也不说话。只是扯着嘴角事不关己地笑。不急不徐的看着她哭。

    其实他并非不会哄人,而是要看那是什么人。

    以前楚修岩发脾气把夏阳惹哭,都是对着夏阳又亲又抱。次数很少。可她是见过的......

重要声明:小说《就当我们从没认识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