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玄之又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杨远航 书名:神奇的农庄
    第七章玄之又玄

    新书紧需推荐票,还请大家手下留(情qíng),留几张投给本书。

    ——————————————————

    杨远航惨叫一声,从(床chuáng)上惊起。

    现在的他满脸全是冷汗,一双眼睛仿佛惊魂未定,不停的转动着,惧怕的看向房间四周。

    可是,整间房间,在窗外阳光的照shè下,空空如许,并没有恐怖吓人的东西。

    “难道,我做噩梦了。”

    良久,杨远航用手擦拭一下脸上的冷汗,感觉左边脸上的伤口好像痊愈似得,没有一丝疼痛,只到感觉一股冰凉,有点痒痒罢了,虽然有些疑惑,但是,更大的念想在他的脑中流转。

    “混沌空间,混沌珠,金木水火土,开天,天道五十,四九遁一,这些是什么呀?”

    一般人做梦,刚醒来的时候,都会有些残影留在脑中。而现在的杨远航,他感觉刚刚做的那个梦,既清晰,又模糊。之所以说它是清晰,因为,脑子现在清晰记得这几个看似玄之又玄的关键字眼;说它模糊,因为,就只记得这几个字眼,其它的东西,脑子糊成一团粥,感觉就像一团云挡在前面,不知道经历何事,没有头绪。

    虽然不知道这些字眼要说明什么,但是,杨远航大概了解这些字眼的含义。

    混沌珠是神话故事中的先天至宝之一,内蕴大道法则,自成一方世界(注意:这个世界是真正的世界,只要法力足够能够在里面开辟出另一个盘古世界的)里面是无数的混沌之气,对于有成圣想法的先天神祗来说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把法宝放置其中,能够不断提升品质,甚至好的法宝能化成强力的先天灵宝。

    至于神话故事中,混沌珠是一个盘古还没有出生的混沌世界,也可以称为混沌空间。

    至于金木水火土,一般指,大自然的五种要素。这五种要素,使得大自然产生变化,不但影响到人的命运,同时也使宇宙万物循环不已。

    五行学说认为宇宙,都由金木水火土五种基本物质的运行(运动)和变化所构成,用点夸张的说法,宇宙所有的事物都是五行相生相克衍变而成的。

    开天,更是指:神话故事中的盘古开天的事迹。

    而天道五十,四九遁一,出自周易里面: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为二以象两,挂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时,归奇于扐以象闰,五岁再闰,故再扐而后挂。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所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

    这个天道五十,四九遁一,杨远航有点难以理解,毕竟不是研究这方面的人,所以,只能这样看法,天道由太极衍生、繁衍、展开、延伸出来的数是五十,而遁去之一,则是,由太极衍生出来的万事万物。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天下,就是由一衍生出来的,所以,这个遁去之一,乃是一线生机。

    由于刚刚做得那个梦太真实了,让杨远航不由沉思起来。不过,他很快退出思索,因为,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别说自己,就是专业人员,也难以理解通透,那场梦就当是一场虚惊罢了。

    不过,感觉怪怪的,为什么砍伐雷劈树,接二连三出现离奇古怪的事(情qíng)。不仅脸上破相了,不久还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感觉那个梦仿佛很熟悉,但是又很陌生似得,总有一层薄纱挡在眼前,怎么也看不透。

    现在出现这些事(情qíng),到底要不要去问一下神。假如去问了,需要做上刀山的法事,那怎么办呀?

    难道,真的拿几万块去做法事,可这是自己辛辛苦苦存下的,就这样拿去做法事用掉,怎么感觉很傻似得。

    唉,不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自己孤(身shēn)一人,大不了拿钱,远走他方,有什么好害怕的。

    杨远航,神(情qíng)一变,从矛盾中跳了出来,他立刻起(床chuáng)。

    “唰唰——”

    “左脸昨天割了这么大的口子,今天怎么一点感觉都没,难道那药店给的药疗效独特。”

    正在刷牙的杨远航,带着这样的疑惑,几分钟后,就洗涮完毕。

    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对着房间挂着的镜子,轻轻的撕开粘帖在脸上的胶布,然后,慢慢的打开包裹着药粉的绷带。

    “咦,好像,真的没事哦。”

    疑惑越来越重,杨远航轻轻的用手拨开粘满带着凝固血迹的药粉,发现,脸上根本一点疼痛感都没,只有一点点痒而已。

    药粉虽厚,但是,经不起杨远航他的好奇心。就算带着凝固的血迹,他也用力从脸上使劲扳下来。

    “啪啪——”

    赤sè的药粉大块大块的被杨远航扳开弄掉在地上。

    “这是?”

    扳开伤口处的药粉,庐山终于见真面目,杨远航看到左脸的那个伤口平滑如许,一点伤害都没有。

    这那里是割伤了,这明明是没有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杨远航开始不淡定了,他怔怔看着左脸,以为眼睛出错,当下快速扬起左手,用掌心使劲的擦着左边脸蛋上,昨天明明割了一个大口子的地方。

    随着动作,脸蛋上不仅没有什么伤口,反而被用力,弄得脸蛋通红通红的,跟右边比较起来,很是突兀。

    但是,杨远航没空关注他两个脸蛋颜sè不同,找不出原因的他,不停的用手挠挠脑袋,并且在房间来回走动。

    “这到底是为什么?谁能告诉我?”

    从房子的一边走到另一边,这样来回几十次,杨远航已经无处解答,眉头深锁,竭斯底的在心里反问。

    “有没有能够告诉我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呀,啊——”

    心里反问也不能表达此时此刻杨远航急躁的内心,他受不了放开喉咙喊了出来。

    “这到底是为什么?”

    “砰——”

    无处发泄的杨远航,扬起拳头一拳重重的砸在墙上。

    焦虑,烦躁,不安,悲伤,欢喜,无奈,等等,各种酸甜苦辣的表(情qíng)一一出现在杨远航的脸上,让他眉头一会紧锁,一会展开,一会扭成一团,仿佛,一个受到重大刺激的人一样,陷入疯癫。

    也许有的人遇到这种(情qíng)况会欢喜,但是,此时的杨远航走马观花般,短短的一天内经历如此多离奇怪事,让从小在山村中长大的他,虽然是大学生,但是,也陷入各种困境中,没有明确的分辨能力,不知道是信什么好。

    “远航,你在家吗?”

    突然,一道喊叫从楼下的院子外嘹亮的传来,即刻惊醒仿佛陷入心魔挣扎不能自拔的杨远航,让他脑子一个激灵,顿时恢复如常,即刻站了起来,再到洗手间,用毛巾洗把脸后,整理一下穿着,立刻快速下楼。

    “我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奇的农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0007章 玄之又玄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