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6章 神奇的梦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杨远航 书名:神奇的农庄
    第六章神奇的梦

    “嘘嘘——太疼了。”

    刚才逞英雄自个包扎伤口的杨远航,开着摩托车离开药店一会,心头那股愤怒之气降落下来,感觉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让他直打了个冷颤。

    虽然疼痛,但是,此时的杨远航心事重重的样子,他趁着夜sè渐渐降临,开着摩托车,从村中的泥路快速而过,回到自己的家里。

    “幸好,没人注意到,不然,还真不好解释。

    一旦,让村民发现自己脸上的伤,是砍伐那棵雷劈桉树弄的,还不知要传出多少邪恶的流言蜚语。这样,子虚乌有的事(情qíng),都演变成真事,就算自己不想为了雷劈树做法事,难免三叔四叔亲房这些人,也强迫自己做法事。到那时,真是,钱财两空,还要背上忤逆上天指示的骂名,从此难以在家乡待下去了,更是谈何创业。”

    此时的杨远航回到家里,赶快把院子的大门和房子的门锁上后,有些垂头丧气的靠在木制沙发上,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幕。

    山村虽小,但是,受到封建迷信的荼毒。虽然,经历以前大整风,但是,地处南方偏远的地区,又因为当时的交通不便利,在深山中的山村,没有遇上那场风波,所以,这里的人们,每月初一十五,还有大大小小的节rì,都要准备祭品祭拜先圣神灵,祈保一家大小安康。

    而每家每户,房子的大厅正位靠墙的地方,摆放一张四方木桌,而木桌上面,都立有神案(烧香的地方),以便祭拜先祖神灵。

    现在,杨远航处于没有粉刷墙壁,灯光有些昏暗的大厅上。随着他的思维转动,有些黯淡的眼睛不由自主看向大厅上的神案。

    处于封建迷信的山村,从小耳染目濡,杨远航口上虽然说不相信妖神鬼怪的事(情qíng),但是,他的内心还是很畏惧这些东西,知道有些东西可能正真的存在,而不是什么都没有。

    当下杨远航神(情qíng)一动,立刻从沙发站了起来,然后走到神案下,从挂着一个竹制鱼篓般的斗笠里面摸出一把香烛,数了五条后,拿出一些草纸,用打火机把草纸点燃,在把香烛燃起。

    对于祭拜的程式,杨远航从小就深知入心。

    神案插三根香,然后,打开大门,在大门口两边上各插一根香。

    做完这些后,杨远航,神(情qíng)庄严的走到神案下四方桌前,开口对着空无一物的神案说道:“先圣,先祖,我杨远航现在回到家乡做一点小事业,现在,出了一点事(情qíng),砍伐一颗雷劈树,还请各路神仙,保佑我一帆风顺,他rì一定请人做朝(做朝:一种法事。)还愿。”

    檀烟袅袅,杨远航说完后,他又坐回沙发上,不过,他感觉肚子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随后,亲手做了一大碗鸡蛋面吃下去后,杨远航知道现在的模样不宜去出去村里串门,洗了澡后,把那(身shēn)血衣换下后,因为,脸上的伤口,没有洗头,就这样,早早就回到睡房睡觉。

    今天的事(情qíng)真是诡异,竟然有血光之灾,把脸上破相。

    难道家里以前真的做下什么yīn德之事,触犯了天条,不然,为什么养父养母没有子嗣,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不要我?

    辗转难眠,杨远航想到他的(身shēn)世,靠在枕头上的他,手一摸,从脖子上取下一个通体碧绿,颜sè均匀的佛像翡翠挂件放在手心上,神(情qíng)茫然发呆。

    父母说:二十多年前,他们为了一个治病的偏方,进山采药,看到一个不到一岁的幼儿,躺在襁褓里,被人丢弃在山中。那时是哭声惊动他们,而他们随着哭声找到幼儿,他们在那里等了半天,依然不见有人前来,所以,把幼儿当作是天赐金童,而这个幼儿就是自己,也只有这个随(身shēn)玉佩,还有那张襁褓,是唯一亲生父母留下的。

    “算了,想这些做什么,这里就是我的家,我的父母在这里,我的亲人也在这里……”

    迷迷糊糊,已经很疲惫虚弱的杨远航闭上那双忧郁的眼睛,慢慢沉睡过去……

    无边无尽,看不到前面,到处充斥着rǔ白sè的浓雾,(身shēn)体仿佛处于虚空中,飘呀,飘呀。

    一股股浓雾吸进鼻子,如吃了人参果,全(身shēn)的(穴xué)位全部张开,不停的吸纳这些浓雾。

    随着飘飞,(身shēn)体好像越来越重,如高空掉落,(身shēn)体周围洋溢的浓雾,快速被拨开。

    啊,啊,啊——慢点,慢点……

    仿佛心有灵犀,(身shēn)体果然没有坠落那么快,不过,依然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往下扯,向下掉落下去。

    呼——(身shēn)体穿破厚厚的浓雾,不到一秒钟,重重的摔在一块大约二十平方,四周都是浓雾包围,看不到天的圆形田地上。

    慢慢从地上爬起来。

    感觉很奇怪,(身shēn)体没有感觉不适,田地上的泥土丝毫没有黏在(身shēn)上。

    头顶不到五米是浓雾,看不到天,田地的四周是浓雾包围。想从圆圈中的田地往浓雾外走出去,可是,被一股无形的推力,无论如何使劲,一点都不能跨出圆圈中的田地范围外。

    这是那呀?

    仿佛有个声音在脑中响起:这是混沌空间。

    那我为什么进入这里?

    那个声音:你是混沌珠的主人。

    混沌珠是什么?

    那个声音:天道五十,四九遁一。

    那你又是什么?

    那个声音:天道五十,四九遁一。

    那我进入这里能做什么?

    那个声音:开天。

    为什么要开天?

    那个声音:天道五十,四九遁一。

    你有病呀,来来去去都是这句天道五十,四九遁一,你就不能说点别的,好歹我是这里的主人。

    那个声音:天道五十,四九遁一。

    算了,我怕了你了,我现在什么都没,你总得告诉我怎么开天?

    那个声音:金木水火土。

    金木水火土是什么呀?

    那个声音:金木水火土。

    我真是怕了你了,我自个理解,对了,开天有时间限制的吗?

    那个声音:天道五十,四九遁一。

    好了,你别念了,我大不了以后不问你了。

    这里好奇怪呀,怎么像个笼子一样,难道……

    啊,难道是上天为了惩罚我砍伐雷劈树,把我困在这里,要折磨我。

    啊——

    我不要呀,我不要在这里,我还有大把的青chūn没有过,我不要在这里……

    呼——

    呼——

    (身shēn)体撞击田地外面的浓雾,都被一股柔和,如棉花的力道弹了回来。

    我不要在这里,老天,你给我出来呀……

    那个声音消失没有踪影,任由声嘶力竭的呐喊,都没有反应。

    啊——

    一道惨叫从山村杨远航的家传出,此时已经早上太阳初升。

重要声明:小说《神奇的农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0006章 神奇的梦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