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诡异珠子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杨远航 书名:神奇的农庄
    第四章诡异珠子

    雷劈树跟雷劈枣树不同,雷劈枣树是正量的存在,这些被雷劈过的枣树,对人有奇特的功效,比如惊吓过度的小孩,只要取一截雷劈枣树煮水给他服下,即刻惊吓症状皆无。

    现在,杨远航已经随车出去把桉树卖掉了,进账两万块,跟之前杨德昌估计的价格完全相同。不过,他的心思被雷劈的桉树缠绕,立刻回家取了一把砍刀和手工锯后,风风火火来到主飞连上那棵桉树旁。

    不为什么,只是为了尽快把这棵雷劈桉树放倒,因为,这些事(情qíng)一旦在村里传开,到时候,就算村民不阻止砍伐这棵桉树,自家的亲房,三叔四叔,他们也会出来阻挠。

    阻挠也无所谓,怕他们深受封建的影响,要求出钱做法事,毕竟养父养母没有子嗣这个重要因素,难免他们会以为真的犯什么天条,那样,很难说服他们,最后,怕越演越烈,养猪种植果树的事(情qíng)就泡汤了。

    也许事(情qíng)不会演变到这个地步,但是,现在这棵桉树,无论从哪个角度想,都不宜留下,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砍伐下来。

    “噗噗,噗噗,噗噗噗……”

    这棵不是雷劈枣树,所以,杨远航没必要留下。当下,他没有寻思多久,立刻挽起袖子,拿起邻居家借到的锋利砍刀,对着那棵雷劈桉树砍伐起来,而那些木屑树皮纷纷弹shè出去。

    由于干枯的树,韧xìng比正在生长的树强,密度也高很多。杨远航拿着砍刀只砍了一点树(身shēn),就难以砍下去了,他立刻拿起手工锯平放对着桉树,然后,一个人使劲拉动手工锯。

    山野丛林间,空气很清新,一阵阵夹带着大自然气息的微风拂过,让正在使劲拉着手工锯的杨远航感觉很是舒爽,(身shēn)上的汗水,被这些丝丝入心的气息掠过,一种凉快即刻传遍全(身shēn),当真惬意。

    不过,现在的杨远航虽然很享受这些温柔气息的抚摸,但是,他的内心想着,尽快把这棵桉树放倒,所以,心念手动,只见他手中的动作不由加快几份。

    “嗅嗅,嗅嗅嗅,这是什么味道,怎么这么香?”

    拉着手工锯才锯到桉树的zhōng yāng,突然,杨远航的鼻子很敏感一般,闻到一股浓郁的芬芳,让他使劲的抽动鼻子对着空气深吸。

    “奇怪了,这香气,怎么感觉是从桉树传出来来的,难道雷劈树,还有这种奇事。”

    很快,用鼻子寻找香气的根源,杨远航发现,香气好像来自手工锯锯开的这个口子。不过,他不敢确定,但他有点害怕似得,暂停手中的动作,展开搜索,一定要找出香气的来源。因为这香气很是奇特,让人闻了,很是舒服,仿佛(身shēn)心得到按摩放松,整个人轻飘飘的,用仙家气息形容都不为过。

    杨远航隐隐记得,雷劈树,还有一种说法。雷劈树下的周围,一般都有菱形的东西,好像雷公打雷时候的武器或者打有修行的灵xìng动物藏在树里或者周围。

    带着各种疑惑,杨远航在这棵雷劈桉树的周围寻找一遍。没有找到符合条件的东西,但是,他用鼻子靠近手工锯锯开桉树的那个口子,确定,香气是从桉树里面传出来的。

    “这是什么桉树呀,竟然散发香气,难道是异种?”

    带着这样的念头,很是疑惑的杨远航蹲下,继续拉动手工锯,争取天黑前,把这棵桉树放倒。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qíng),让他大感惊奇。无论如何拉动手工锯,仿佛桉树里面有钢铁,硬是没有进一步,手工锯的锯片依然只到桉树的zhōng yāng,跟先前一样。不止这些,里面还发出奇怪的声音,跟锯片碰撞似得,咔嚓,咔嚓,咔嚓……

    “这是?”

    弄不明白(情qíng)况的杨远航,看到锯片已经没有棱角了,已经可以确定,桉树的里面有钢铁。不过,细想一下,好像又不对劲,就算有钢铁,也不可能一下就把钢制的锯片的锯齿弄没,这到底是什么状况。

    “难道,真的是有脏东西,或者是犯了天条,这棵桉树不容侵犯?”

    疑惑越深的杨远航,想不出索然,念头不由往妖魔化的东西想去,仿佛只有那些东西,才能解释现在的(情qíng)况。

    心生畏惧的杨远航,拉出已经没有锯齿的手工锯后,神(情qíng)凝重专注的看着上面被磨平的锯片,沾满木屑的手不自然的摸出香烟,有点颤抖的点上火后,深深的吸了一口。

    呼——

    一道烟剑从杨远航的嘴里慢慢的shè了出来。

    夕阳斜照,风在吹,香气在散发,可是,此时此刻,杨远航的内心已经降到的零度。

    “子不语怪力乱鬼神,就这样奇怪,你就怕了吗,杨远航,你白读这么多书,你那创业的雄心到哪里去了,现在一点事(情qíng),就畏畏缩缩,将来何成大事,怎能成家立业……”

    此刻,杨远航反问自己,感觉羞愧难当。

    “怕什么,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想到种种,杨远航心中的浩然之气腾腾攀升,当下,他弯腰,一把抓住砍刀的刀柄,对着桉树另一边,咬紧牙关,使劲用力砍伐。

    “噗噗,噗噗噗……”树皮木屑飞shè。

    “噗噗……”

    大约半个小时,干枯的桉树虽硬,但是,在杨远航的努力下,已经差不多砍到了桉树的zhōng yāng。

    “咔嚓……”一声。

    只见满头汗水的杨远航,把砍刀丢在一边后,对着已经快要倒下的桉树大力一推,高耸入云的桉树轰然倒下。

    “噗。”

    随着桉树的倒下,树桩仿佛有什么东西,只见一个拇指大圆圆,仿佛是桉树屑,突然被倒下的桉树一拨,直直朝着杨远航的脸面打来。

    “啊……”

    杨远航一声惨叫,右手朝着左边的脸蛋一按,鲜红的血液湿透了手掌。

    “我靠,还真有鬼怪。”

    飞来横祸,杨远航爆了粗口后,刚才那股浩然正气,不知躲在哪个角落,当下,他,一手按着脸蛋,快速跑到摩托车前,不敢停留,启动摩托车后,把按在脸蛋上左手快速放开,捏住离合,手脚快速配合,进了两档,油门一加,离合放开,摩托车向前一冲,快速驶去。

    此时此刻,杨远航满脑子的神魔鬼怪,但是,就在他开着摩托车仓惶逃离的时候,那倒下的桉树不远的草丛中。一个拇指大的跟桉树颜sè一样的东西,上面的血液慢慢被这个东西吸了进去,接着,颜sè渐渐转化,最后仿佛跟空气结合化为透明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当真神奇诡异。

重要声明:小说《神奇的农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0004章 诡异珠子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