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往事不计(十四八) 下

    时隔十几年之后,半夜兄弟再度抵足而眠,东拉西扯熬干回忆,连上一回大被同眠时的糗事都拉出来说叨。

    一阵没心没肺的闷笑过后,胤祯沉默下来,半晌开口:“八哥,别怨我额娘,那两只海东青……我额娘她也是为了弟弟才…”

    “别多想,十四。”胤禩打断他,轻声说:“宫里头的事,只要做了就能有蛛丝马迹。八哥不哄你,不管是谁只要碰过那两只鸟八哥都怀疑过。可是难道你不奇怪,这件事皇阿玛连私下查都不去查?他是想借机打压爷,那也不代表他愿意看到有人手能伸到他眼皮子底下兴风作浪。”

    “八哥我糊涂了,你是说这是皇阿玛做的?可那几年皇阿玛迷信的很,断不会在自己寻晦气至此,不过一个借口,他要多少有多少。”那几年康熙频频命他伴驾,对老头子心思他还知道几分的。

    “所以别想了。”胤禩揉他头顶发茬子:“知道谁动过手就成了,说到底,当梁九功自缢景山时我就在猜想他犯了什么事,只是魏珠没透出什么有用的消息。再后来听说魏珠风风光光去北海团城置办田庄当总管颐养天年去了,才知道又看走了眼,也算自作自受。”

    胤祯呼啦坐起子:“爷找人做了他!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胤禩拉下他顺毛:“也就是一个奴才,背后的主子咱们都能忍了,何必拿了仅存的人手做这个?只是替九弟不值,凭白让弘晟唤他叔伯,他哪里配。”

    胤祯气大些,自然不肯,盘算着如何寻这老狗的不痛快。

    胤禩哭笑不得,事走向事与违愿了,怎么临别赠言又变成了兄弟同仇敌忾?

    “有力气我愿你多生一窝孩子,学你十哥那样,别同老四折腾。你这一辈子,不该从头到尾围着他转。”

    胤祯伏在他膝头撒,一个的大男人豪不害臊:“爷不是十哥,爷会打仗的!那八哥你呢?你这一辈子,就没个想头?”

    “有。”胤禩笑出慈父光辉:“想头如今正在你嫂子肚子里,做梦都要笑醒了。”

    胤祯抬起头认真看他:“八哥心口不一。若是当真求仁得仁,还给弟弟递口讯做什么?”

    已过而立之年的男人早已在沙场厮杀中褪去昔男孩的青涩,他的声音益低沉,先前撒时尚不明显,眼下逐字放慢了语速,分外蛊惑。

    没来由的胤禩想起了四年前十四深夜闯宫,当着老四亲口承认新纳侍妾的事。这么多年的兄弟,他居然毫无察觉,非要老四亲口点破才知。只是一想到自己今正是利用了十四的这点心思哄了他来,又不免唾弃纠结。

    胤祯没给他重新粉饰太平的机会,不管不顾直击要害:“八哥你很不对劲。整个晚上绕来绕去言不由衷,是不是雍正说了什么?”

    做缩头乌龟也罢,胤禩绝然不愿提及那件事,连忙接口道:“他那点挑唆的心思路人皆知,你哥哥我岂是傻的?”

    胤祯不往常那般随他止住话头,他今仿佛也知来无几,铁了心要整个通透:“若今是九哥在此,八哥你也不愿同九哥一道走?你这么多年不肯联络弟弟,是不是雍正他都同你说了?八哥你别骗我,我就知道他亲下口谕强夺弟弟府里女人没安过好心,必是存了离间你我的心思!”

    胤禩尴尬地焦头烂额:“你都知道他没安好心,哥哥我有怎会毫无防备?抢人妾侍很好听么?他素好面子又怎会大张旗鼓地到处宣扬?”

    胤祯直白看他:“八哥你今晚一口一个‘哥哥’,难道就不是想划清界限暗示弟弟心头痴心妄想?”

    胤禩张了张嘴,一时不察他被十四给绕进去了。弟弟长大了也不再是一条筋通到底,可喜可贺。

    胤祯扑上去抱住哥哥越发见细的腰,闷头说:“哥你别讨厌弟弟,弟弟是喜欢你,但绝不敢有分毫无礼。”本该千般避讳的话,被他用寻常不过的语气说出。就像当年立誓追随,语气笃定,坚定无悔、至死不渝。

    胤禩闭上眼下意识逃避。

    胤祯恨自己不是九哥,也学不来那样打滚,不懂如何哄得八哥眉开眼笑万事不计。他只能牢牢抱紧哥哥,不抬头,只委屈嘟囔:“哥……”

    ……

    胤禩借着不睁眼不开口想了很多,脑子里全是九弟远走西宁前的满脸愤懑不得志。他一个自知失宠先帝的人尚且无法甘心束手等死,何况面前这个将直盛年正是雄心满溢的弟弟——皇父最后那几年对十四的栽培可不仅仅只是再竖起一块磨刀石来试探人心那么简单。

    捧到无人可及的高度却不许于京畿兵权,皇考再划定储位人选的同时未尝不是想再玩一次制衡,他却漏算了天不假年的帝王无奈,也漏算了人心两面趋利逐权。

    不信任何一个儿子,偏偏相信一个奴才。让他一手握尽帝王榻前安危。

    这就是报应。

    逝者已矣,却要让活着的儿子们轮番承受无尽猜忌的后果。

    胤禩不懂,甚至不知如何回应或是拒绝。

    胤禛从来不需要他做出回应,他要的只是比痛苦更难受的绝望与臣服;九弟混闹却从来以他为先,嗤笑怒骂皆是随而至,他只用拼命宠着就好;可十四要怎么办?

    胤禩只能双手合抱环上弟弟的肩膀,搂紧之后继续用力,轻轻问:“疼不疼?”

    胤祯闷头把气隔着衣服喷在哥哥肚子上:“八哥抱一辈子弟弟就不疼。小的时候元宵节走得脚疼了八哥都会背着我一路走一路看灯吃桂花小圆子。长大了有什么好?八哥多少年没抱过弟弟了,今天全要补上!”

    胤禩被这句话说得从胃暖到心:“你那时候多小一点儿,还没高过大人的腰。腿短步子小,非要跟着大人出宫看灯会,走不动了又不许奴才沾手,幸好那时我腿还没带伤,不然准一道滚雪堆里趴着。”

    胤祯心烦就是那几年总听见哥哥们“哥哥们是大人,你是小孩子家家不懂事”的言论,这才憋着一口气拼命吃饭吃长个子,九哥吃一碗他就要吃两碗,结果九哥吃肥了一圈儿他倒是蹿了不止一个头的位。

    想想那几年混世魔王的子就好笑啊,出宫开府的兄长都怕老头子怕得要死,偏偏他和九哥十哥不怕。老爷子敢骂八哥他们几个就一起抱大腿求担保放狠话,也被打过板子扇过巴掌,肿着脸烂了股趴在上哼唧求安慰。

    人为什么就要长大呢?

    一定是他心里有了龌蹉念头,想着长大了才能看的住八哥,才会一晃眼就这样过了半辈子。没挣来前程,也没能守住原本有的。

    ……

    胤祯心里烦躁,他撑起子,箍着哥哥气哼哼道:“八哥忘记了?从小弟弟最恨八哥九哥说‘大人’二字,一笔划开兄弟远近亲疏,凭什么晚生几年就被人看轻?雍正把十三当儿子养,八哥又把弟弟当什么?”

    胤禩哑笑:“老四把当十三是总管奴才用,你可是爷的矜贵弟弟,宝贝着呢。谁看轻你了,哥哥使人替你做了他。”他真是忘了这个忌讳,这么多年了十四还没变。

    胤祯显然对“矜贵”二字不甚满意,摆明了山贼恶霸的威胁:“亲一下,爷就当做没听见。”

    “你几岁了?”胤禩瞠目,他只擅长智取怀柔绕弯子,不知如何面对土霸王。

    “八哥你别想绕晕弟弟。亲不亲,一句话。”

    太恶霸了,胤禩哭笑不得,这样暧昧失德的事到了这位嘴里怎么成了这般无理取闹的筹码。

    “你又没喝醉胡闹什么?亲了又能如何?你是光明磊落的汉子别一时糊涂,要尝鲜何时没有机会,老四巴不得你胡来呢。”

    隔得近了,胤祯也察觉了哥哥嘴里绕七绕八不松口,但气息已经乱了急了,顿时坏心又埋低几分,装疯卖傻毫无压力:“十一月的天气八哥你当弟弟是马啊,一路夜行总要几斤烈酒才能暖不被冻僵。不信你闻闻有没有酒气。”说着就要凑过来当真摆出“让你随便闻”的架势。

    胤禩连忙拦住:“闹够了,快下来睡觉。”心里却是连连叹息老十四学精了,故意提起连赶路的苦楚让他心软,可恶啊。

    胤祯豁出去了,摁着哥哥就埋头啃上去。心思激之下太过紧张,牙齿撞上胤禩微阖的的唇,两个人都在一怔之后哀哀呼痛。

    胤禩绷起脸斥道:“这下成了吧?起来让我看看。”

    胤祯哪里甘心这样草草了事,他的手段还没使出了呢。于是七尺汉子没脸没皮耍赖道:“刚才太快不算,八哥让弟弟再试一次,不舒服你打我就是了。”

    胤禩气结,挣脱不得,又舍不得再说重话。

    胤祯贼笑着低头再度吻住,辗转间轻慢咬地交缠由淡转浓,这辈子第间所学所用手段尽出的服侍哥哥。用舌头与牙齿追逐哥哥躲避退让的软弱,一遍一遍扫过刷过齿列与舌根。

    只要不松开,就只能算作一次亲吻。

    沉闷的压抑声从清晰到含混不清,男人成熟的体带动了所有感官的**,步步紧抽丝剥茧,炙的体温染红了眼睛。

    一直到胤禩挣动得推开他,低声喝止:“够了!”

    胤祯手指已经深入哥哥松散的衣物之内,他用力喘息几声,俯狠狠抱住他:“不够、不够、从来不够!”

    这份来得太绵久、太不可亵渎。

    胤禩熏红的脸颊慢慢回白,平复了上涌翻腾的冲动之后拍拍弟弟的背:“睡吧,睡吧,别多想。”

    胤祯把头埋在他肩上不动,整个晚上几乎都维持着同样的姿势,两个人都睡僵了也不挪窝。

    有人是舍不得,有人是不忍心。

    ……

    胤禩从头到尾没有说到底为什么非要半夜让他只赴约。胤祯也不曾再问,他从哥哥言语躲闪间泄露出的留恋与抱歉便已猜到五六分。

    天亮分别前,他搜遍哥哥周总算找了个眼熟的鼻烟壶充作念想:“八哥做事自有章法,弟弟不问。这辈子爷认了,就算半好歹也能膈应雍正。只求八哥好歹嘱咐一句,留个念想。”

    胤禩心中剧痛,无视妻子虎视眈眈吃人目光,一把将年已而立的弟弟搂进怀里,在他耳边道:“哥没用,舍不得一剐,护不住你。来年你若听闻哥哥死,便是死得其所,当额手称庆献酒以贺。老四若哄你替我奔丧,只说死得好,不必中了他的诡计,授人以柄。”

    胤祯笑得了然:“膈应雍正,舍我去谁?八哥只管去做,他早不是爷哥哥,越恨爷,爷就越开心。他想我死,弟弟偏要活得久久得给他看。他敢当真下手,就算你我兄弟棋高一筹,坐实了他弑母屠弟的名声。”

    胤禩连连拍他肩膀:“好、好、好。”他欣慰得几乎出眼泪。

    八福晋看不下去,带了侍女仰头高傲出门张罗回程马车,临了扔下一句:“你们两个腻歪到死好了,何必娶妻祸害旁人。”

    胤祯支着脖子看哥哥:“弟弟替九哥担了勾引兄长的名声。亲一个,爷就不计较。”

    作者有话要说:憋出来了,十四八向,但是没有,因为作者是四八党不解释,八哥只能被四哥欺负,而且被一直欺负(喂下限你在哪里),cp不换不逆(无视反攻)

    以上内容仅代表一家之言,看看笑过就好

    下一章放HE番外大结局,尽请期待。放完了番外就开《浮生劫》+《囚龙》联合定制,省一本书的邮费,对了要特此说明,这个版本的《浮生劫》是有BE番外的(九八向),当时很多人抵制我放,现在有人要求,就加进去了,成本可能要多1,2块。酱紫。

    如果有同学想要没有BE番外的版本,晚点我再开另外一个单独《浮生劫》的定制……好多版本我都糊涂了

重要声明:小说《囚龙(四八强制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