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番外 兄弟融融

    79、番外兄弟融融

    胤T从来不认为胤K笨,只是自小被宜母妃纵惯了,想什么做什么,对瞻前顾后嗤之以鼻罢了。他转摸着方向拭去弟弟脸上横流的眼泪:“小弘历不是善人,他冒险偷我出来也不是为了你我畅游天下。唤作是我,也愿多两个个死叔叔而非芒刺在背。”

    胤K不肯听:“生而能再聚是几辈子休来的福分,还管这些?八哥只管随弟弟走,要死也死一处。”

    胤T还想劝他:“八哥留下,一是能好好将养着;二是他知你投鼠忌器,不会胡乱灭口;三来,弘旺弘D弘几个走不了,这几个孩子总不能被你我拖累一辈子。”

    胤K最受不了他家八哥磨磨唧唧把无聊他物看得比自己更重,当年流放西宁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得已,那如今又是为了什么?

    胤T摸摸弟弟头发茬子:“老九,我这一辈子,走不出这四九城了。额娘、毓秀、还有弘旺和大丫头都在这里,就是我人走了,心也走不了,早被绊在这里,你不一样。”

    “我就比不上他们?”胤K真生气了。

    比不过良太妃他认了,比不过表妹他也捏着鼻子说不和死得惨烈的人去争,八哥放心不下弘旺,难道他就是狠心的爹,舍得下弘D弘篮氚一堆丫头片子?

    “知道你活得好好的。”胤T笑得露出牙齿:“我有多开心,你想都想不到。我害了自己的孩子也累得你诸子不能见人,焉能心安理得自己逍遥?弘历手段比老四软和得多,就算要杀也不会先辱及九族,只有让他安心了,才能复了你我子孙宗籍。”

    “八哥你何时才能不再瞻前顾后患得患失?”胤K已经开始盘算药倒哥哥雇一辆马车一路南下不出南洋不回还。说理他从来说不过八哥,而且纵观全局事后不得不承认八哥诸多顾虑皆事出有因,但他就是不爽啊!

    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被宗室皇权迷了眼,大半辈子都虚耗在一场改朝换代的权利更迭上,险些死得窝囊悲惨。捡回命就该偷着乐,何苦画地为牢?

    胤T不敢说“咱们俩一出京城杀手后脚一定跟到要不要设个赌局试试”,小弘历的杀心还没真燃起来,再说两句让他的人听见,估摸着也该差不多了。不用出京,直接一把火烧了,盐商账册能让他五十年无忧就好。

    按住弟弟往外挣动的腰腿,胤T叹气连连:“多大的人了,别一言不合总是扭头就跑,八哥这回眼瞎腿瘸追不上你,还得你自己回来,没人给下矮桩子。”

    胤K回头横眉怒目:“方才谁说没瞎的?八哥你又骗弟弟!当年你说过弟弟偷了命从西宁回来你跟弟弟一起走的!”

    有吗?胤T拧眉想了很久,又笑道:“你又诈哥哥。哥哥应的是你不惹事,八哥绝不轻言生死。”

    胤K一手一腿被哥哥扯着,单腿着地姿势别扭无力支撑,只能委屈坐回来背对哥哥以示愤怒:“弘旺去了河,大丫头嫁人就是自有夫家照应。我府里虽被拖累,那也是他们自己造化不好。八哥,你到底放不下谁?总不该是老四。”

    胤T语塞,那天早晨胤G粗暴搂着他的絮絮叨叨言犹在耳,拼命想要暖他的模样诈疯诈魔,放佛当真恐惧一朝阳两隔。他不是石头,并非全然无洒脱,脱出泥沼置事外之后居然也能相信孽缘纠葛中暗藏的半分真心。更何况不是老四那晚固执到给死人灌药,他这条命也偷不出来。

    他叹口气,出园子的时候还没听说宫中有嫔妃诞育皇嗣。老四之前同他提过几次,那时他对这个孩子一意厌弃也不曾接口,累得如今牵挂,偷偷担心。事后弘历并未提及宫中哪个贵人抱养了孩子,不知老四会如何处置他。

    他无法自欺欺人,想知道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在何处,可有父母疼,可会受人欺负,可会担惊受怕。

    可惜他对着弟弟,说不出口。

    胤K没等到回答,整个肩膀都充气一般僵硬得颤抖。就在即将天崩地裂的时候,听见背后的人轻叹一声:“毓秀受我多大拖累,不然也不至于落得这般下场。她我立过誓,死也埋一处,我负了她一辈子,这件事总该办得到。”

    “那弟弟呢?”胤K不可置信地炸了:“八哥你应过多少人?活着的人比不过死人对不对?弟弟是不是应该死在保定才能比得过他们?”

    “老九!”胤T声音哑了,他的愧疚如洪水泛滥溢满心头。老九骂得对,他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想保住所有人结果连累了所有人都先于他死得死、散得散,他还有什么脸面与人说教?明明一开始就是他亲手舍了那个孩子,如今又何必惺惺作态?

    “你别说了,不要说了。”让他再想想。

    “你忌惮弘历,粤海关的银子弟弟不赚了,那我们去漠西以西成不?一直走到大马士革,随便坐那一条船出海,到哪算哪。”

    胤T没说话,他要想想怎样过弘历那一关。

    说得好听些,胤T算是皇四子的门人清客,被他养着;说得难听直白些,小弘历替他阿玛继续圈着阿其那。

    想走的话避不开弘历这一关,如何同他说是一件破费脑子的事

    胤T与弘历相交不如与弘时更多,偶有几次询问也是长辈之于晚辈的护。这几年老四看他看得紧,害怕他算计自己寥寥无几的几个儿子就像防狼。那从圆明园出来那一路上寥寥数语的闲谈,他已然知道小弘历面上行事手段温厚仁孝,但那都是摸着老四的喜好装出来的。他底子里的凉薄算计绝不逊于其阿玛,搞不好老四一殡天,弘历上位就要急着改弦更张向天下人以示仁厚,连三年都等不了。

    他们如今手中最大的弱处没有能动用的人。

    人脉那都是骗人的,就算有也被老四这几年收拾了干净。如今故作高深不过是唬一唬小孩子罢了。其实也算不得完全没有,他记得盛京留守着的几个老王爷还健在。

    可惜来头太大,不可轻易妄动――这些人可不都姓新觉罗,里面心思不纯者大有人在,只怕寻了由头就要打出清君侧的旗号闹出事端。这也是到了被老四打压得最狠时也不敢轻举妄动的缘由――这柄双刃剑说不好是要见谁的血。

    就算斗到死,也是新觉罗家兄弟间的恩怨,断没有拉了大半个天下作陪便宜旁人的道理。

    胤T开始发愁。

    罢了罢了,好好布置,空手白狼,空买空卖,总能有两三成平安的胜算。

    可惜江南的人都与盐道牵扯不清,眼下不能用了,广州福建那边也要重新布置,手头没有银子很多事都不容易办呐。

    胤K很不满,他明显察觉了哥哥的神不守舍。

    生死方知万事空,放肆一回就这样难?

    胤T心不在焉,因为他拐着弯儿托付弘历打听的消息有了一丝眉目,弘旺府里只有七月马尔泰氏生下的次子,之后再无所出,宗室里□月间降生的小阿哥只有怡亲王府纳喇氏生的第九子,据说皇上赐名阿穆瑚琅,只是生下来就瘦小得厉害,怕是养不大。

    老四还是把那还在扔给老十三了?

    或者他能再乐观些,认为老四终于记着他说的话,给孩子寻了声望并不显赫的妥帖人家收养,一生只做寻常官宦闲人。

    他能这样往好处想老四吗?他后悔了,不该那儿子同老四置气。

    胤T想不到自己还能同弟弟一道活着庆贺自己四十六岁的生辰,偷来的子时常让他不知该怨该贺。

    这一小弘历居然没忘记使人备下酒食小菜。

    胤T从纸糊灯罩里取了两根白烛在院子里的石榴树下插上,拿了书房里的宣纸来烧,嘴里念念有词。

    胤K远远看见纸灰随风乱舞亦觉凄凉。

    原本以为是在哥哥是在自己生辰当祭奠良妃,谁知近了才听见他叨叨念着:“阿秀,你再容我任一回。老九说得不错,事事谋算最好也是圈余生的结果,不如索都抛了去。只是早年应过你的,却是做不到了……”

    胤K听不下去,转往前院跑,擦干眼泪装作依旧没心没肺的拉着哥哥喝酒。

    入夜之后兄弟二人酩酊大醉,和衣而眠。夜里峥嵘旧梦重温,胤K抱着失而复得的哥哥有哭有笑不肯撒手,叨叨念着:“哥我不走了,弟弟陪你一起被小弘历养到死。”

    恍惚间有人拉扯自己的辫子,接着有声音在耳边说道:“走,一起走,不去漠西,风沙太大爷不喜欢。去马六甲,我们一道走。”

    第二胤K醒时,一摸侧枕边已是空空,连忙翻坐起。

    “老九?”胤T听见上OO@@的响动,听声辩位,将目光调整回来。

    胤K松了口气,不敢去看那略显茫然的浅色瞳仁,低头整理皱如咸菜的衣襟:“八哥怎的不多睡会儿?”

    “睡够了就醒了。”

    胤K摆弄腰间荷包:“昨天晚上八哥你说的,不是哄我?”他没听错吧?八哥被他说服了?平生第一次。

    胤T想说一句“你与我不同,不该憋死在这四方天里”,又不知从何开始解释,私底下他以为真说出“哥哥南下只能做包袱,你南下却可大展拳脚夷商通吃”这句话只怕今就会有水漫金山哭倒长城之豫。于是他最后还是摒弃所有无病□,单刀直入道:“走,为什么不走?等着也是苟延残喘,憋屈了一辈子你还想陪着我这个残废一道憋死在这小四合院儿里?这同在保定圈有何区别?”

    胤K蹦起来:“八哥你真想通了?”

    胤T将面前尚未凉透的茶水推过去让弟弟醒神:“其实走或不走都是一步棋,端看执黑执白者意图何在。先前只我一人走不走都那样儿,有你就不同。”

    胤K听了心里美得冒泡,无法言述。

    胤T看不清弟弟面上得瑟,轻叹一声:“可惜老十老十四怕是出不来了。”

    胤K难得喉咙哽得厉害,一大早的好心没了。接着他又听见哥哥又说:“幸而阿其那与塞斯黑都殁了。”语气轻快。

    胤K抬头看过去,正好瞧见哥哥面上映出晨曦薄雾的水汽,笑得暖玉生香:“二哥在他手里没撑过一年。老四手里一口气死了三个兄弟,你以为宗室会毫无防备由着他胡来?去年年初就听戴进贤说今年有天狗食月之象,恐于贵胄之不利。”

    胤K当即冷笑:“历来大凶天象当广积善缘多积德,老四倒好――哦,不知道他的一字并肩王可曾从中体察上意为君分忧?”

    胤T由着弟弟明讽暗骂圆明园里的那位主仆,末了补一句:“八哥只是想说,老十老十四命无虞,经由你我二人死一事宗室也不会由着那群奴才苛待皇子。”——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继续4哥戏份,小九戏份到此结束我YY够本了,要的抱歉了,这是48文,不NP,只有暧昧啊暧昧

重要声明:小说《囚龙(四八强制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