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疑人偷斧

    39、疑人偷斧

    夺权?胤禩一笑而过。

    老十三也一副病歪歪的样子一年总要报病小半年的,怎么还是一桩差事一桩差事地往他头上按?

    皇帝已经将话头递出来了,胤禩只能往下接:“弟弟正要跟四哥讨个恩典,这总理大臣的差事繁忙,整里采买陵寝用土用木也不轻松,弟弟这两年腿脚也不好。四哥看要不要让老十二老十七几个也出来历练历练?”

    皇帝的确是这个意思。

    他子急,已经想到后老八肚子膨胀起来朝服也遮不住的,总不能一个人脸颊干瘦四肢细长,再上一个斗大的肚子?那时动作太大招人怀疑,不如从现在开始一步一步让他淡出朝堂。刘声芳也说了,平心静气最是养

    夺权是第一步,再来是让人知道廉亲王闭门思过,不能轻易见客。老八和老十三不一样,他人缘好,先前被自己打压成这样儿了还有人不要命地赶着往上贴,比如保泰。

    不过昨老八向他低头服软,他总该有所表示。于是皇帝起携了王爷,一面让奴才们端了温好的琼玉膏来,一面拉他一道坐到炭盆跟前的榻上,道:“这个倒也使得,只是好得让你受些委屈,你可受的?”

    自从康熙四十八年开始,胤禩那一不是泡在委屈里,都快被泡烂了人人闻见就嫌弃。他从一个曾经满朝气的青年,一直变成暮气沉沉的半老头子,倒头来这个罪魁祸首之一居然拿了这样一句话来嘲笑他。

    只是他无从选择,只能垂目顺从回话:“说什么委屈不委屈。就是皇上不也有许多无可奈何,臣弟受得住的。”

    皇帝听见这话顿觉知音有了,他还真是有多不得已的。满朝大臣哪个不当他暴君、不说他刻薄?可他能不这么做么?这样的雷霆手段下还有这许多阳奉违的二心臣在下面汲汲钻营,可见他手腕还不够狠厉。

    ……

    一时回了府,八福晋早领着下人在门口相迎。

    胤禩此刻耻于见她,他虽不由己,但说起来也算背妻偷汉,合该沉溏浸猪笼的。

    八福晋自认了解丈夫,几十年相濡以沫早已能从他的眼神行止断定丈夫是否在外偷腥。今丈夫言行颇为值得玩味。

    胤禩见她第一眼先是略有躲闪,接着目光温和正明下来,似乎又与平素无二。

    接着丈夫执起自己的手说:“你体寒,怎么还在寒风里冻着?你我之间何必这些没用的虚礼,你病了谁来持这个家?等了多久啦?”

    八福晋一横眼奴才们都退避三舍,让出路来让主子们先行。毓秀看人都离得远了,才小声说:“你让我记住的话,我已经打发人散步出去了。使的人很妥当,走的是天桥赌场茶坊的路子,寻不到咱们头上来的。”

    胤禩细细问了人如何妥当,路子如何铺陈,等弄清了二人也近了内院。

    听完福晋的话,胤禩亲手为毓秀递上一杯茶:“福晋劳心费力了。做事安排的滴水不漏,若是男子,定当封侯拜相。”

    八福晋闻言毫不留戳穿他:“便宜好话犯不着往我跟前儿堆,我能做什么事自个人清楚。倒是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一边熬夜写了请罪折子递上去向皇帝服软,一手布置安排让人四处散布谣言,说皇上奖赏军功,都是接受了年羹尧的请求,年大将军军如子,从不亏待手下。但凡在年大将军眼里挂上号了的,这次全都平步青云、鸡犬升天。

    男人们的糟心事她一个妇道人家当真不懂。只觉得子刚烈如己的要么一刀捅了皇帝同归于尽,要么老老实实本分做人,再不济也可以自尽了事不拖累族人,何必虚以委蛇折腾自己?

    八福晋想的没错,可那都是女人内院的手段。要么安于现状不争不抢,要么全力一搏椒房专宠。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只要不真是一刀捅了丈夫,再失宠也不会祸及族人上,反之倒有可能。

    她忘了自己丈夫面对的敌人不是甘心退让就会罢手的人。

    不能退,不能躲,不能活,不能死。

    胤禩心力憔悴,不想多做解释,也有不能解释的苦衷。他只是说:“再隔十,让人另外寻了路子将话放出去,就说官员任免升迁,皇上都要垂询年将军的意思,就连处置附逆罪臣阿灵阿一事,也是听从了年大将军的谏言。”

    八福晋疑惑:“可这些都不是谣言,都是真的!”

    胤禩这次有心替她解惑:“宫里那位自己可不这么认为。同样的话儿从别人嘴里传进耳朵,总是最能惹人胡思乱想。”老四会加之罪,他自回敬捕风捉影。你想办年羹尧,弟弟替你点一把火,也算得上为君分忧啦。

    ……

    坐镇京城的皇帝除了给先帝祭陵之外从不出京,连祖宗传下来的木兰秋狝的老规矩都以守孝和国事繁忙推诿了去,更别说蒙古围猎与八旗会屯了。

    其中缘由不过有二:

    一是皇帝骑功夫只能够看,要真论马上拼杀,连破了面相的老五祺也不如。木兰秋狝之时,要是皇帝在臣下面前拉不开七十的弓、开箭不中鹿岂非让人笑掉大牙?总不能说一句重来再一回?

    二是胤禛怕暗杀,怕得要死。

    有句话叫心中有鬼,又有一句话叫疑人偷斧。

    皇帝虽不出京,但遍布各省衙门京畿重地的黏杆处也不是吃素的。坊间流言很快被整理成册,迅速并且高效地出现在皇帝御案之上,将皇帝与年大将军不可不说的故事娓娓道来。

    皇帝愤怒地砸了一个笔洗并一个茶缸,那个笔洗是怡亲王新孝敬上来的,还没撑过一旬。

    胤禛的第一个反应自然是老八又在背后兴风作浪,但他立即否定此种可能。他要处置年羹尧的事并未瞒着老八,他实在没必要多此一举推波助澜。这几王府眼线奏报,老八乖得很,每赐下的琼玉膏都按时服用,赏的御膳也总会多夹几筷子。刘声芳的脉案也能佐证老八一心养的传言。

    年羹尧倒了谁人受益更大?

    隆科多?

    隆科多的确嫌疑最大。不过十月的时候他刚将年羹尧的小儿子过继给了隆科多做世子,这两人也算被绑在了一起。

    隆科多会为了打压对手自伤八百?

    想起被隆科多牺牲掉了佟国维,皇帝忽然不肯定起来。隆科多不仅是株墙头草,更是心思暗能出卖老父,是与不是都不能留!

    再来还有谁能受益?

    皇帝又想到了一个人。他的确很信任十三,但也不会毫无保留,相信老十三也一样。

    作为皇帝,他给了十三知遇之恩;作为兄长,他也尽了提携之宜。整个大清找不出比他更受皇帝恩遇的王爷,就是皇考对裕亲王也是不能比的。

    一直以来,皇帝明白自己的刻薄名声在外,为了压倒股谣言皇帝拼命捧出一个无上尊荣的怡亲王,这是事实,无可辩驳。当年废太子时的腌臜事,谁没有参一脚谁没有旁的心思?

    在皇帝看来,他并非只有十三一个选择,而老十三却只有他一个伯乐。

    最直接的证据,是老十三在搜缴老八老十四一党罪证时格外卖力。查抄老十府邸更是面面俱到,当真做到连犄角旮旯都不放过,阻截老十四与老八之间鸿雁传书更是比朕的黏杆处还得力。

    如此迫切的证明,要么是顺着朕的意思讨巧买好,要么是害怕强劲对手有朝一起复翻,重获圣宠,威胁自己。

    那么是老十三感受到来自年羹尧的威胁了?

    回想这几老十三递的折子尽是祥瑞之兆,什么玉米一棵四穗,稻禾径高数尺,林林总总。的确有讨好的嫌疑。

    皇帝恨老八从来都不把自己的加恩往好处想,他自个人却喜欢关起门来用最暗的心思揣摩别人,并且顺着这个思路将其行为合理化。

    将可能名单过了一遍,皇帝暂时放下。不管怎么说,处置年羹尧才是当务之急。皇帝于是颁下密旨,命手下人兵分两步:一是查证留言是否属实;二是深入西北四川走访,将年羹尧平素行至速速报上来。

    做完这些,皇帝心不大好。

    任谁被天下人指着鼻子说‘你看走了眼’也觉晦气。后宫是不能去了,他的嫔妃里面能看的统共就一个人,如今却是不如不见。也不能传老十三来打发时间,这事里面他参合了多少尚待定论。老十七倒能下下棋勉强凑个份子,但言之无物都是诗词歌赋,朕又不是文豪何须苦心钻研词曲?论琴艺,老十七也比不上后宫一个贵人赏心悦目。

    算了,还是传老八来吧。难得他这几足不出户,子也该养得差不多了。冬天手足难暖,有人暖也甚美。

    隔胤禩出宫之后,皇帝想着差点把老八眼泪都出来的形,心大好。

    却在这时太医院奏报,废太子病重,恐将不治。

    皇帝翻阅脉案,发觉自夏天胤礽伤寒卧病之后,时好时坏总有反复。八月之后体围猛增,数月间竟然胖了好几圈。一直拖到冬至之后就再没下榻,药倒是一直进着,只是眼看着越发不中用了。

    皇帝看完咧嘴一笑,手中朱笔批下:勉力医治,然亦可安排后事。

    二哥,这么些年每月咸安宫耗的银子可都赶上朕这养心大半年的耗费。皇考遗命朕是不会短了您的用度,只是奢靡无度难免折了寿数。

    皇考看似疼你却将你困在方寸之间几十年,哪里还记得你的鸿鹄之志?你装疯卖傻了几十年朕都替你累得慌,何必占着位置挡了弟弟子侄们的路?二哥放心,郑家庄的王府是皇考亲口诺,嘱咐朕一定要造的尽善尽美不能亏待了哥哥,等着国库丰盈了,朕再造好了送给你。

    朕只道皇考在天之灵唯一挂念的是你,你也定然无法对先帝释怀,朕送你一程与圣祖团聚,莫要再受囫囵之罪。

    老八从来都是朕的人,你不该动他。

    作者有话要说:我炮灰了二哥,太子党的大人莫要追打作者。

    改天纠错字

重要声明:小说《囚龙(四八强制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