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予忖度之

    养心的气氛忽而诡异起来,皇帝起下座,屈尊踱至廉亲王跟前,目光落在他额角红痕上:“只会闯祸的人,留着除了拖后腿,何必?八弟是聪明人,何苦来哉?”这是真心话,俄二人好不识趣,对着他的旨意推三阻四阳奉违,早已犯了大忌。  老八是聪明人,为何不明白他越是与他们沆瀣一气,所有人都死得更快的道理?

    胤禩听出皇帝话中几乎难以捉摸的诚恳,永远看不出绪的面孔难得动容:“圣祖时一废太子时之后,皇上可曾后悔,当不曾为十三弟求?”

    皇帝脸色僵住,这是他心头痛处。他不是没求,那时皇考要打杀儿子,在场的谁敢不求?袖手旁观事后必定扣上凉薄兄弟的罪名。阿玛打杀儿子可以,兄弟自相倾轧却不可,这是圣祖固有认知。只是一朝太子被废,亲王加,他心中也有了不可言述的念头展望,自然不会轻犯险,拿圣祖难以捉摸的恩宠去为十三弟求

    顺势而为的求,与赔上一所有倾尽而为焉能相同?

    十年圈,他有多少次机会?他不会去想,只当时机未到。如今有什么不好?他将心中遗憾深埋不提,加恩以示宠褒,甚至命内侍称十三为王子,彰显与众不同。明君贤王携手并肩,古今未见。皇帝在内心说服了自己,不去想十三益恭谨低眉顺目的态度,昔手把手教授术数肆意骄傲的少年早已没了。

    朕不悔!

    老八蠢,蠢得无可救药。宁愿抱成团死,也不肯低头撒手寻求生机。也不对,老九注定死异地,魂丧他乡,死也不会在有再抱成团的一。想到此处,皇帝以手轻碰胤禩额角散不去的红色痕迹:“朕不信你不知,你越是保他们,他们死得越快。早早收了心思顺从了朕,朕保他们不死。”

    胤禩一动未动任由轻薄,心思翻转翻涌。

    一起死,独自活?老四的语气带了他自己都察觉不出的劝诫,胤禩发觉自己在一瞬间然真有了松动——一意袒护的确只能玉石俱焚,老四此人定然容不得三人抱团处处针对,但若是虚以委蛇……

    胤禛手指从胤禩额角滑至他唇边时,他已经在心里推演了顺从皇帝的后果。

    四哥,回头是岸是不世诳语,只用来欺诓众生,连佛祖都不信,弟弟又怎会为连稚童都不信的谎话欺骗。  结党乱政是速死,就算我从此独善其也不过落得囚高墙卑屈承欢的下场,一刀两断与百辱死你猜弟弟选哪个?

    百年三尺土,黄沙处处埋枯骨。他这一皮囊污秽难堪,早已不配埋入黄花岗祖宗坟墓。哪里不是个入土为安呢?

    手指解开他领口盘扣,皇帝手指探入,在他颈侧一处破皮结痂的齿痕除来回巡游,轻声巧言:“朕还有一本折子,参的是俄属下旗人扰地方,拦看妇女,辱官打兵。八弟可以一道参详参详?”

    胤禩浑抖起来,鸡皮疙瘩从手臂一直延伸到后背,他明白皇帝在暗示什么,在等待什么。只是他无法说服自己委相求,面前这人是老四,是雍正,是正在践踏自己最后尊严的人。

    他抬手按住恣意作乱的那只手,用一种尽量不会激起皇帝怒火的声音,平静回道:“想必皇上早已有成竹,只是想借臣的手议处罢了。臣愚钝不敢擅自揣度圣意,不若皇上说与臣,再让臣亲自劝服十弟?”

    皇帝目光闪烁,直视胤禩:“夺爵,锁拿回京,八弟意下如何?”

    只怕还有抄家等着,胤禩在心头补了一句,谁不知道皇帝都要穷疯了,和怡亲王眼睛贼亮地盯着大臣宗室的家底。“臣以为延误而夺爵委实过重,倒显得皇上不近人刻薄兄弟,登基不过两年就流放两人,于万岁名声有损。”

    朕这样的汉子岂会在乎这些流言蜚语?皇帝怒了,还不都是你们几个的!他正要发作,却听胤禩又用一种轻缓略带商量的语气道:“臣先前包庇弟弟也做得不妥,若蒙万岁不弃,不若臣拟个折中的法子?”

    诶,老八这是低头了?皇帝难得新鲜,他认为先前的温言细语终于起了作用,在老八貌似恭顺实则油盐不进的心上破开一道口子,于是他也不管老八拒绝自己的手了,直问道:“什么法子?说出来朕来参详参详。”

    胤禩道:“十弟如此不尊万岁教诲,抗旨不尊,自当受罚。为皇子率而为实不堪委以重任,不如降爵,令其回京闭门思过。只是锁拿进京委实太过,无论如何十弟也是圣祖骨血,钮祜禄氏一脉不可小觑,当众羞辱不免堕了皇家脸面。”

    皇帝不得不承认老八的话句句在理,拿出的方案也勉强合乎他的初衷,但由他嘴里说出来,却犯了连个最大的忌讳。老十后站着钮祜禄一脉,他的母妃是后宫第二人,论尊贵,只有昔太子能压他一头。二来是外家势力然要让皇帝让路?反了天了!钮钴禄氏又如何,比得上昔佟佳氏董鄂氏,然要让他来顾忌?要是十三绝不会说出这般话来。

    皇帝目光连闪,瞳孔皱缩,最终嘴角暗含讥诮的申请一错不错落在胤禩眼里。胤禩明白,不可能有两全其美的法子了。老十也许不会死,却可能生不如死受尽羞辱。这样朝不保夕的子最终也会落到他和九弟头上,不,也许他们的下场会更惨。

    有些人生来就是敌对的,譬如大哥和二哥,譬如惠妃抚养的他,与跟随二哥长大的胤禛。他们都没有退路,没有选择。他唯一能怨恨的,就是胤禛的狠、胤禛的无刻薄。只是这一点上,胤禛只是继承了圣祖的特质,并且发扬光大而已。

    “你的袍子污了,今留下陪朕用膳。”皇帝忽然转了话题,以示方才论政就此结束。

    胤禩张张嘴,发觉自己明面儿上连一丝与皇帝叫板的资本也没有。他不信他在隆科多一事上的作为不令老四火大,而皇帝一字未提,其意自明。撕破脸面鱼死网破的时机未到,他还有时间。

    皇帝约莫也想到了同一件事,亲手替胤禩合拢了襟口。招呼苏培盛传膳。

    食不言寝不语,二人心思迥异地默默用膳。

    胤禩想地是十弟最有可能的下场,以及九弟得了消息不知能不能听得进自己信中所言,最后才是今如何脱

    胤禛想着的则是朝廷事多,西北战事不提,摊丁入亩推行也是磕磕碰碰,太多人看老八重回朝堂又心生异动。老八暂不能杀,让他怀个孽胎躲在府里羞于见人,实乃兵不血刃。

    想到这里,皇帝免不了余光打量王爷,最后在他朝服笼罩的腰腹巡游一轮。只是从年节过后他再没给老八灌红花麝香,怎么反倒没了动静?难道是他招幸的次数不够多力度不够大?想到这里他不免又想起刘声芳当的话来:“王爷膝腿脓肿经年,虽是外伤难愈,外邪入侵脏腑,阳不交。此番小产伤了底子,后畏寒头风怕是难免,若不善加调养,只怕也就三五年光景……”

    莫非是那时伤了根本不能再生了?皇帝想起自己后院后宫里的那些女人,尤其是那拉氏。她也是生弘晖时难产被用了猛药,再无所出,且子一年不如一年。若真是如此,这几年只能看着老八逍遥,毫无顾忌?

    皇帝行动先于深思熟虑,张开便道:“苏培盛,上回进的鹌鹑天麻汤不错,端一碗来给廉亲王尝尝。”药补不如食补,今他挑来老八衣领都能看见前两排肋骨突出,十分不雅。

    苏培盛早已深谙奴才之道,主子说话绝对速速办来。他绝不会说鹌鹑天麻汤是永寿宫里年主子每必进药膳食补,方子是前明太医留下的,据说每进一盏必能心气平和产下龙嗣。当然前提是有帝王临幸。

    胤禩为男子更加不知其汤深意,他将汤翻搅到冷也想不透皇帝意图。最后只能猜测里面不是加了旁门左道的东西,要么是毒要么是助兴药物。皇帝目光太过咄咄人,胤禩就着勺子用了几口冷汤算作遵旨,回头偷偷吐在袖里锦帕上。

    皇帝如何没见他这一个小动作,这虽是康熙四十七年之后兄弟往来宴饮时的惯例,但也架不住心头不爽,暗骂老八不识抬举。

    晚上胤禩被迫留下参观皇帝批阅奏折,欣赏皇帝在每一本折子后批注的长篇大论御笔朱批,并且言语之间嘲笑他一手腕力不足的贻笑大方的字。胤禩以为,大半夜的勤政有一半都是自己折腾的,一句‘知道了’就能撩开的折子也要洋洋洒洒铺陈开来旁征博引故作风趣,分明是吃饱了撑的。

    晚上就寝,皇帝连使人罚跪遮人耳目也懒得做了,直接拉了人去西配,唤奴才进来更衣。胤禩眼睛发直,脑中飞快想着明宫中会有何种留言传出。

    皇帝看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门边,不知怎的然看出些可怜兮兮弱柳扶风的味道,伸手召唤:“过来替朕松领子。”言语间颇有对待犬的和颜悦色。

    胤禩先是茫然,继而眼中闪现火光。你以为爷是谁,是你十三弟还是十七弟?!

    皇帝眉眼细细眯起,欣赏他陡然转红的脸颊和怒火毫不掩饰的双眼,觉得果真还是这样更似活人。会哭会怒会冷嘲讽,疼得狠了会求饶,不是永远一张恰到好处瞧不出绪的笑脸。

    作者有话要说:皇帝的言行大家要拆开了看啊。四哥嘴欠,但是行动是拳拳关之心,比如送鹌鹑汤,比如找借口想让八哥给他生儿子。

    今天最后一章。

重要声明:小说《囚龙(四八强制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