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风其凉

    胤禩对着一盅蜜枣红糖水发怔,这盏茶水无疑有人特意为他备下,他尚不认为能劳动苏大总管弃暗投明,那么这茶水便是出自上意了——会不会有毒?

    下的软垫与手中的红糖水无一不在提醒胤禩一件他极力忘却的惨痛记忆,可有人却偏偏不想让他如愿。皇帝借着喝茶的机会扫视议政大臣,看见胤禩最终低头轻啄茶盅神古怪一笑,开口道:“都这个点儿了,朕也乏了,你们各自散了办差。朕用的膳只怕你们也不吃,便不留你们了。”

    俄的折子还未提及,胤禩率众人躬退出御书房之后不踌躇起来。皇帝意图太过明显,要么是不想他插手此事,要么是等着他亲自矮祈求,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张廷玉等人各自离去,胤禩掏出怀表查看时间,却见那怀表长针断落,已然坏了。他心中更是烦乱,不祥之感挥之不去。弟弟在张家口被慢待无礼,行如拘囚,没得一点体面,他只要想起便一口气梗在口呼之不出,亲自去求老四于他而言无异于刀斧劈一般,可是他不能不去……他毫无作为,老十母族一脉、跟随他不离不弃的八王一党会寒心,哪怕是有十个人离心也会称了老四的意!

    十二月的天气沉无常,像一顶厚重的帐顶,随时都会被骤风吹倒,倾轧下来。

    冷是彻骨的冷,纵使裹在厚重的熊皮袍子里也手足冰凉。太庙那次过后,胤禩的子亏得厉害,几乎成了一个空壳子,十月时光是坐着也是一的汗,过了两个月头晕耳鸣闷气短得厉害,膝腿上缠了狼皮做的暖腿子也暖不起来。

    胤禩拖着麻木的双腿缓缓往东华门走,一直快到正门了才听见后面有人尖着嗓子唤他。

    “王爷走得好急,奴才从天街儿就一直唤都没能唤住王爷。”苏培盛年纪不小了,这一段路的碎跑也让他不住喘气。皇上最是厌恶宫中有人大声喧哗,他不敢扯开嗓子乱喊,又怕小太监不会说话不得力,只能拖着一拼命追。

    胤禩自嗡嗡的杂音中分辨出苏大总管说了什么,才勉强笑着道了声有劳。

    ……

    御书房里地龙烧的旺,连墙壁金砖都是温的。胤禩裹在最厚重的冬衣里奇迹般的不觉得,皇帝传他进来之后就把他晾在一旁他也自得其乐,欣赏完内新换的梅瓶笔砚陈色,又在心里将瓶里腊梅枝上的花苞骨朵数了一遍。

    正当他数到第三枝时,皇帝才开了金口:“没有颜色的奴才,还不给廉亲王上茶。”说罢对胤禩笑道:“新进的奴才,用来总是不够趁手,也没个眼力见儿,不知道主子是谁。”

    胤禩以为皇帝这话颇有深意,他忽略胤禛话里的含沙影,将目光转向低头上茶的宫女,心头奇怪,没有大选小选,哪儿来的新进奴才。

    等那青色薄袄梳着小把头的宫女走近跟前,胤禩脸色难以克制地僵硬起来。

    “这本是老十四府里的奴才,他去遵化守陵用不着了,才送进宫里。你看看长得像谁?”皇帝本想说长得可像良太妃,后来觉得品评庶母容貌实在显得朕不够庄重才临时改了口。他是阿哥是皇子,良妃晋嫔升妃时他都离宫建府了,哪能没事见着这个老实到足不出宫的庶母?

    其实皇帝真多虑了,他连仗势强抢亲弟府里侍婢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哪里还能在奴才眼里落下‘庄重威严’的名声?那女婢子眼里惶惑惊恐毫无掩饰摊开放在兄弟跟前。胤禩眼中杀意一闪即逝,绝不仅仅是针对面前这个面目眉眼与自己有六分相似的宫女!

    胤禩一瞬闪神失控落在皇帝眼里化成甘甜琼浆,饮下顿觉心舒畅茅塞顿开。当他让老八隐于幕后当着他的面揭穿十四对他见不得人的心思,事后却不见他分毫动作。老十四去遵化之前还能得他一纸意殷殷意拳拳的家信相送——难道你就分辨不出好坏来!这事解决起来也简单,只要把老十四龌蹉的心思实实在在往老八面前一搁,朕看你还能如何笑得出来?

    片刻功夫胤禩已经回神,那之后他也曾将陈年旧事过塞子般反复回放,老十四的心思他真不明白,就像他弄不明白为何皇帝为了羞辱政敌连自己的脸面都不顾了一样。宫里长大的孩子大多没爹疼没娘,还比不得寻常百姓家的娃,比如他自己、比如老四。

    老四折辱他,除了皇权之争,他尚能安慰自己老四这是嫉妒自己有亲额娘惦记疼、为自己心牵挂,最后殒命去搏无帝王最后一丝怜悯心软。虽然她赌输了,但输得可悲可叹可追忆,为了儿子她不悔——这些都是老四嫉妒他的理由!可十四不一样,皇考的几个儿子中,除了太子得宠无人能及,剩下能真被老头子当儿子的怕是只有十四了。胤禩百思而不得其解,但他也绝不会让老四如意。

    “人有相似,臣瞧着倒一时想不起来与谁相似。”胤禩对着盛了红糖水的盅子流露厌恶之色,只有他自己能瞧见浮光微动的汤面上漾出的皇帝笑脸。

    真可笑,就算十四有什么不对也是一时糊涂,与你这黑了五脏六腑弑父屠弟的全然不是一类人。

    皇帝饶有兴致继续逗他:“八弟太忙,总不记得照照镜子。朕瞧着她与你倒是有几分挂像,又是老十四府上出来的,难得有缘,赐给你如何?”

    胤禩一张清瘦平静的脸由白转青,连虚以委蛇也懒得做了,直言道:“皇上用奴才比臣弟,是想说臣弟与奴才是一家,或是皇上与奴才素有渊源?”与年家老二称兄道弟的人是你自己,别胡乱攀咬。

    皇帝被他顶回来,难得没有生气,自顾自道:“八弟何必顾左右而言他物?想必是府中八弟妹把关太严,不敢往府里带人。”他故意提起当年圣祖时给儿子赐下格格反被儿媳妇顶撞贻笑大方的典故,臊一臊老八的面皮。

    胤禩果然脸红,气得。爷媳妇的好岂是你这外人能体会的?你只配同年家老二的妹子一个被窝,四嫂配你真是糟蹋了乌拉那拉家的嫡女。当然这些话他不会真说出口。

    皇帝乐看老八变脸,最后看他难得脸色红润目中流光溢彩,心下就是一。自从老八病了这两三个月来,除了年妃处,他连后宫一步都没近过,独宿空枕劳心劳力看折子批折子,累得想睡都睡不着。自己如此不好过,断没有让老八继续偷懒的道理。

    “人朕先留着让苏培盛□一二,后让她专门侍候你。”皇帝说完撵人:“都下去,朕要同廉亲王议事,苏培盛在外候着。”

    胤禩闻言惊愕僵硬,皇帝话中的意思太过露骨,放个宫女在宫中养心里专程伺候自己,是什么意思?老四你还要不要脸了!

    抬眼果见皇帝眼中流露熟悉火光,胤禩脱口刺他:“皇上忘了臣是什么人?想要臣的命请想别的折子,如此大费周章不符皇上雷厉风行的作风。”你金口玉言说我是怪物,就别自打自脸对着一个怪物起心动意。

    皇帝已然起朝他过来,面含讥诮:“你是什么人当问皇考与良太妃,何必问朕。朕的天子做派无需你来置喙——该干什么你自清楚,可要朕来动手?”劳动朕亲手为你宽衣,今儿你可就没有囫囵衣服能让你穿着出宫了。

    胤禩没有动。自行宽衣他不会,想走却也不能,只能激怒皇帝,惹他怒火中烧只剩折磨。

    “十弟在张家口因福晋病重而使行程滞留,许国桂为宣化总兵肆意慢待皇子,致使十弟要亲自煎药,采买接受限制,臣请问皇上打算如何处置?”胤禩破罐子破摔,横竖都是死,索让谁都不痛快。

    皇帝果然一把抓过他四目相对,呼出气直接喷在脸上:“八弟难道不知,是朕亲自密谕许国桂“不可给他一点体面”,如此忠心臣子定要嘉奖。倒是八弟对张家口事物知之甚详,连十弟每所行都一清二楚,想来耳聪目明更胜于朕。”

    胤禩一振肩头抖开皇帝的龙爪,面露嘲讽:“皇上亲命外臣不留半分体面予皇族亲弟,比之先帝更胜一筹,果真是虎父无犬子。张家口谁是臣的耳目,皇上不妨猜猜看?”最好皇帝残暴多疑心发作,撤换半数官吏,让姓许的损兵折将,为老十赔罪。

    “八弟忘了,那亦是你的阿玛,如此背后诋毁先严恩慈,当面一背后一,当真是‘柔’”。胤禩的拒绝激起皇帝暗藏已久的心火,他口吐先帝考语,欺而上将人压在金的金丝楠木四人合抱大立柱上。

    胤禩面无表:“先帝也说过‘父子之恩绝矣’,臣不过是尊了先帝上谕。倒是皇上登基,臣瞅着传位遗诏上的字迹仿佛不是先帝亲笔。”

重要声明:小说《囚龙(四八强制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