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万丈

    恂郡王不言不笑甚至懒得抬眼,默默盯着养心。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他无所畏惧地开了口:“是又如何?天下之大人有相似,皇上不许?”

    皇帝舒心极了,眼底混合了古怪的兴奋以及鄙视愫:“你八哥素来偏疼于疼你,让他知道你对他存了这样龌蹉的心思,该如何自处?”

    禵以为皇帝这话问得实在没立场,他与八哥之间的事哪里容得了外人置喙?他硬邦邦顶回去:“皇上多虑了,弟弟对八哥濡慕敬仰兄友弟恭从未冒犯,何来龌蹉?皇上参禅,岂不知心中有佛所见皆佛的道理?”

    禵无意点破了皇帝心中一道不可为外人道之的忌隐忧。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一时猜不透老十四是当真看出了什么还是随口无状,但冲着他对老八那点儿见不得人的心思,只怕老八一招手一抹泪老十四就能为老八鞍前马后无怨无悔——绝不能留他在京里!

    “朕乏了,你且跪安。太后病重不可久扰,你去磕个头也好。明儿早不必来上朝。”皇帝并不担心老十四与太后串供,太后脉案毫无破绽人服了药早睡得人事不知,老十四有本事就一直跪到明天早上去。

    禵早不想与皇帝对面磨叽,他如今最担心的还是额娘与八哥。听说太庙一跪之后八哥被送到宫里,谁也打听不到后来的消息,偏偏额娘又在这时病得不思饮食。老四今不会无缘无故提起新纳侍妾的事,他知道了也不知会不会为难八哥?

    ……

    恂郡王退下之后,皇帝从屏风后面揪出一脸病态的胤禩,笑道:“朕安排的这场戏可能看?”

    胤禩黑漆漆神采飞扬的瞳仁透出琥珀色清浅的光华,直视过去时会忍不住避开他幽深死寂的双目。皇帝或许是唯一执着于盯着胤禩眼睛说话的人,他开口时绝不容许面前的人用沉默来回应他的一片苦心。

    “或者是朕错了,老十四再如何当年也不过是无知少年,无人惑怎会误入万丈深渊?当年八弟为了拉拢老九老十的手段莫非也用在了十四弟上?”

    胤禩咧咧嘴角,虚弱笑道:“知心中有佛所见皆佛,想必四哥用了同样的法子招安了十三弟为皇上鞍前马后。”

    皇帝一把将人狠狠推倒在地,一脚踹上胤禩伤腿,看他瞬间疼红了眼牙龈现红,狠声道:“朕早说过,你再拿老十三做筏子,休怪朕无!”

    胤禩惨笑道:“四哥既知兄弟逆伦是万丈深渊,还是早早处置了臣回头是岸的好。臣屡次三番诋毁怡亲王清誉的确罪该万死,从不敢怪四哥无。”

    皇帝气得发抖,对老八这样一心喊着‘杀死我一个幸福所有人’的弟弟,他一本领难以施展,总是拿他妻妾儿女命威胁实在落了下成,多说几次连他自己都觉得无趣。放了重话出去老八一犯再犯明摆着不惧他,想罚想做些什么又怕这人真被他一下子折腾死了,不划算!

    皇帝暗暗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对自己说了无数个‘忍’字,才换上一副‘我为你好’的亲切面孔,扶起胤禩,揽了他一并坐在云龙椅上,替他擦汗揉腿揉膝盖:“朕也是为了你好。你一心收拢十四弟不就是指望着他一朝登基有你好子过?你可知道他对你存的那点子心思?你以为他真得了势得了权,会容得下你功高震主?”你以为老十四做了皇帝你的下场就会比现在强?还不是‘咫尺宫门闭阿,从此君王不早朝’——朕比老十四强多了。

    胤禩敛眉抿嘴白了脸好一会儿,久到皇帝以为自己的话说到老八心坎儿里去,正在动摇时,他开口道:“皇上还是容臣跪着回话的好,并坐龙椅是十三弟的特权。”

    皇帝一张脸涨得血红,指着台阶下道:“好好好,老八你是铁了心与朕为难。朕对你诸多忍让照拂你视若敝履,非要撑着一副骨头与朕做对。既如此,你去替他跪着,跪得朕满意了,就不罚他。”他好意提点老八十四居心不良,可老八却口口咬死老十三,简直不知所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自甘下喜欢引兄弟?

    胤禩如释重负,跪天跪地他不怕,就怕老四一时兴起再折腾他。好死已成奢望,生不如死才最难承受。

    皇帝看他艰难起,一步一步走下御阶,在御案前面撩开袍子慢慢跪倒在地。兴致全没了,罚跪辱骂都不伤筋骨,吵起架来老八病歪歪地一样能将人气死。可他真不敢再对老八做什么,不说他那个破败子能不能承受,要是再弄出个孽种来该如何是好?

    ……

    皇帝的怒火一直闷不吭声持续了好几,最后意外地直接落到恂郡王头上。

    太后病势稍缓,皇帝一道旨意下来,令恂郡王遵化守陵,替了先前暂留景陵的十五贝子。理由是恂郡王在圣祖灵前失仪无状,有负皇考经年疼,理当守孝忏悔。总之就是老十四你既然自称最得皇考垂,那就下半辈子陪先帝替朕尽孝去。

    当夜恂郡王强硬闯入东华门质问皇帝,生母卧病在,皇上却迫不及待处置亲弟是何用意,时不时当真要气死太后才罢休?皇帝冷笑答曰,朕之嫡母早已归天,如何能再薨逝一回?你忤逆君父兄长,罚你去守陵已是仁至义尽,倘若再有迟疑,或是去太后榻前哭诉惹她老人家忧心难过犯了旧疾,气死亲娘的罪名你也跑不了!

    若不是有兵刃不得见君王,恂郡王当晚就要弑君谋逆了。但他不能,皇帝说得很清楚,他的额娘、他的八哥全都捏在帝王手里。他输了,纵是不甘不愿又能如何?留在京城又能如何?名为贤王实为被圈监视之人,连额娘也不得见,不如趁此机会有多远跑多远,天高皇帝远,皇考面前老四总不敢下黑手。

    ……

    两道谕旨一下,加上年前九贝子远迁西宁一事,皇帝苛待排挤兄弟的名声在群臣中算是坐实了。可是皇帝哪能甘心认下这等头衔,次在金之上拨乱反治:“皇考对老八的考语,诸王大臣一经捧阅即知之矣。朕岂有意凌虐苛责之哉?自朕即位,禩优封亲王。任以总理事务。理应痛改前非,感朕包容委任之意。谁知这厮不以事君事兄为重,反倒怀挟私心。诸凡事务,不实心办理。有意隳废。且每遇奏事并不到。亦不亲加检点。苟且草率,付之他人。岂非故激朕怒、以治伊罪。朕都是被的。”

    大家伙又不是瞎子,廉亲王都病成那样儿了还撑着上工办差,还要被说成‘诸凡事务,不实心办理’,皇上你打压政敌好好歹歹也别那么急功近利啊。

    恂郡王终于没有众望所归闹出太大动静地走了,走之前谁也没见,亲眷的马车缓一步才回到,就这样一个人直奔景陵找先帝哭诉去。

    第二御书房议事,病了差不多半个月的廉亲王终于露面。皇帝看他惨白寡瘦的脸,目光直透他空空的朝服下瘦骨嶙峋的子,心知很是不满:回府之后就一直躲着朕,养病就好好养病吧,一听见老十有事就赶着往前凑,骨头!

    “苏培盛,廉亲王走得慢必是腿疾犯了,去拿个软垫过来。”等皇帝发现自己说了什么简直要撕了自己的嘴,腿疼和软垫有什么联系,只能立即补救:“怡亲王也一样,换朕的交椅团龙垫来。”

    ……皇上你是在暗示您后宫里谁最受宠么?

    胤禩扫了一眼椅子上的软垫,面无表同怡亲王一道谢了恩入座。怡亲王感恩顿挫的背景衬着,显得他分外言不由衷。

    不领,不知好歹,皇帝在心中注下考语。

    接下来宣政再无暇旁顾,新朝初始,天下几务、无分巨细。皇帝深知有圣祖仁皇帝珠玉在前,一群兄弟不怀好意在后,又有八王一党朝臣虎视眈眈专门等着拿他错处,强敌环伺!皇帝别扭子发作,夜夜呕心沥血批阅折子,务期综理详明,事无巨细都要叨个彻底。

    夙夜孤枕难眠,他也真心喟叹为君难,难于上青天。兄弟父子搏杀血色尚未褪却,为了处置皇考留下弊端时政天下又要再起刀戈,真心不易。可恨边的人要么不用脑子一根筋通到底,要么包藏祸心一肚子坏水儿只知道拖朕后腿。

    先是讨论刑谳一事,皇帝对于圣祖晚年时用刑宽免早已忍到极点,但他就算做了天下第一人也不敢扯开了嗓子喊要用重典严刑治国。在众人三缄其口的附议中,皇帝拍板,自今年为始,凡外省重囚、经秋审具题实应决者,比照朝审之例、三覆奏闻,以副朕钦恤慎罚之意。这事自然交予掌管刑部的怡亲王办理。

    再来是兵部事宜,历来军中吃空饷屡不止。国库捉襟见肘此歪风邪气不得不杀!皇帝说,每年派往出牧之官员兵丁内、竟有不去者。即马匹驼只、俱不足数。这些兵丁官员吃着朝廷的饷银在关内关外闲住,倒是比朕与众卿还会享福,这一次外派,大臣等即行保奏不及者,即行参劾,绝不姑息!

    说到这里已经过了近两个时辰,张廷玉年纪大了,额头虚汗直冒,他不敢胡乱抬头,只在皇帝询问时略微侧目,果然看见周遭几人也都面如土色。廉亲王体未愈,早已头晕耳鸣背心湿透闷气短,眼看就要撑不住告退。

    幸而皇帝说了半响也觉得渴了,端起茶杯一看已经见底。苏大总管机灵行事,忙招来太监入给万岁及各位大人上水续茶。

    隆科多端起杯子一闻,是雪顶贡茶,一年不过七八两的产量,便是宫里皇上也不能敞开了喝,能得皇帝下赐此茶实在是顶顶荣耀。隆科多抬头觑了周遭几人反应,几人都先闻香进而浅浅细品一口,眉目松缓上扬,唯有坐在皇帝下手方的廉亲王对着茶碗发愣,眉头渐拢。

    胤禩手里分得的连半颗茶叶末子都没有,只有甜甜蜜蜜一盅红糖水,漂浮着一粒蜜枣。

重要声明:小说《囚龙(四八强制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