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有心

    皇帝离去之后,刘声芳小心翼翼近到胤禩跟前候着,却看见一滴清浅水痕滑过王爷眼尾,没入鬓发之中,再难寻得。

    王爷哭了?昨还是万人之上权倾朝野的王爷一夕之间,除了一具苟延残喘的体,什么都没了,尊严、骄傲,都被一个他无法反抗的人踩在脚下撵落成灰。

    一场权力更迭时失之交臂的遗恨,出了认命还能何为?

    刘声芳一颗老硬的心也有些酸软,他的命至此算是被绑在廉亲王上,颇有些兔死狐悲的意味:“王爷何必自苦同自个儿过不去?总该为府里的世子格格的前程想想。”这是真心话,他一想到家中重孙独子恐受自己牵连,有如钢针扎心一般难受。

    廉亲王闭着眼睛似乎已经昏睡过去,刘声芳深知言多必失,遂不敢再胡乱开口,默默调配祛瘀消肿的药膏,为王爷诊脉观色推拿下腹按摩手腕膝盖,借以掩饰心中纠结。

    ……

    喂药喂到心俱疲的人并不只胤禩一个,也许是累过了头,皇帝回到养心毫无睡意,索拿了暗格里的密折来翻看。

    黏杆处自他登基之后再度重组,分为三波人马,互不相识进而三方牵制监视,明明白白的钉子用来震慑大臣宗室,真正居高位的,偏偏是他们边最不起眼的小角色。拿捏奴才们的家眷令其卖命与他而言已是家常便饭。

    在翻看恂郡王府奏报时皇帝手腕一紧,眉头渐渐收拢,继而忽然呵呵笑出声来。苏培盛的门口侍候着,也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万岁的笑声实在太过不怀好意。

    皇帝用指甲在密折上刻下划痕,心头大声笑道:“老八,你一心护着的老十四在西藏强抢民妇为妾,想必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还是朕来替你解惑。”

    第二宫里传出消息,太后风寒病逝反复,卧不起,几个亲王郡王命妇递牌子都被皇帝以不可打扰太后养病为由拨回。这个消息将前一‘廉亲王跪倒太庙众目睽睽之下被抬入内一夜未出’的消息生生压了一头。

    毕竟八王爷被皇帝嫌弃打压早已不算新鲜事,但一国太后名曰养病闭宫,任谁也会联想起皇帝登基时那场移宫拒礼风波。时隔半年,皇上这是要出手了?那可是圣母皇太后啊!

    有这样想法的人并不少,而其中以刚刚受封的恂郡王为最。

    禵像一头困兽在府中暴走,完颜氏拧着帕子不知如何劝说。她入宫递了牌子被悉数挡回,宫里是个什么形她一点儿也不知道。禵只觉自己忍气吞声大半年窝在府里做龟孙子,八哥病了他不敢去探视,因为八哥让八嫂透过完颜氏给自觉递了口讯让他‘尽忍’——可他都快忍成了缩头乌龟他的皇帝四哥却对着额娘下手了!

    是夜昔大将军王命府中所有护卫全副戎装待命,他本人也着铠甲挎剑在腰。只要他领着人一出大门,悖逆作乱的罪名便死死扣在他的头上,谁也无力回天。

    府门咚咚作响,整装待发的人都是一惊。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一个最大的可能,消息被走漏了。

    闹到找个地步,禵如今也没什么害怕的,他命所有护卫原地整装,长随打开正门,门外是一常服的怡亲王,但他后紧随的确是五十名全副盔甲的步军统领衙门辖下人马。

    禵心中道一声‘果然’,也不对这祥行礼,冷笑道:“方才我还说这郡王府冷清了小半年,谁这大半夜里不顾皇令登弟弟这座小庙,原来是堂堂怡亲王啊。”

    怡亲王早料到会有冷嘲讽,想昔圣祖在时,面前这人如何风光得意而自己又是如何落魄失宠,如今一朝新朝更替,位置互易,实在有趣。他微微一笑,尽在掌握,只道:“十四弟不请哥哥进屋坐坐?”

    禵抱而立,寸毫不让,冷嗤一声:“您现在可是万岁跟前第一得意人儿,只怕弟弟这庙太小,供不起你这尊大佛。若是在里面磕了碰了膝伤发作抬了出去,还不知道万岁要如何让弟弟全府上下跟着吃落挂呢。若是将这郡王府的奴才都打发了送去戍边,难不成要让福晋格格们做洒扫烹煮的活计?”

    怡亲王闻言面上闪过恼意,老十四这子又臭又硬,昔也只有皇阿玛与八哥能压得住他。几年未见世易时移,仍旧不知审时度势,对皇帝也毫无尊敬可言,这子,早晚有得你受的!怡亲王闷咳几声,道:“早听说你这府里歌舞不休以继夜,怎么,今唱起了鸿门宴?”

    禵直言道:“自斟自饮算得上什么鸿门宴?怡亲王有事不妨直言相告,弟弟我还等着吉时一到为皇额娘祈福告天。”

    祥见他油盐不进,只能挥手让左右退开十步,摊开了说:“老十四,我不妨直说了,太后凤体违和闭宫静养,是谁在你耳朵边上嚼了舌根子怂恿你犯上作乱?你也是做过大将军的人,无旨调动军士是个什么罪名你不知道?!若是你今出了这个门,要让皇上如何自处!让太后如何自处!”

    禵冷笑连连:“好一个凤体违和,明明是儿子软了额娘,到了十三哥嘴里就成了养病,合着你那养蜂夹道的十年都是养病去了?就学会了溜须拍马迎逢上意?难怪四哥赞你会办事!”

    祥闻言面色沉得厉害,压低嗓子厉声道:“老十四,你我虽自幼亲厚,但若你再敢有这等悖逆放肆之言,休怪我不念兄弟谊。”

    禵仍旧一口顶了回去:“我只一个阿妈已经殡天,一个额娘被软宫中,一个哥哥跪倒太庙死生不明一个哥哥远在大通受苦,却不知还有一个自称‘亲厚素有谊’的王爷兄弟?”

    “老十四!”怡亲王眼中没了笑意,大声冷喝道:“你自诩聪明一世枭雄,却不知做了谁手中的枪?你也不想想今你若出了这个门,与皇上对在明处,是谁得易?”

    这话说得颇有当头一棒的意思,矛头已经直指养心里躺着的人。若是说的旁人或许禵也就半信半疑了,但老十三实在太不了解八哥,又自以为最懂自己。我虽被老四改了名字但又不是被灌了傻药,凭你说得天花乱坠也不过露怯,你口里说的都是你心中所忧——说到底,你自己才是你好四哥手头的那把枪!想要挑拨我与八哥也要看你配不配!

    祥被圈太久了,久到胤祯已经被自己哥哥更名做了禵,从一个光头阿哥到纵横西北的大将军王再做回圈府邸每莺歌燕舞斗鸡走狗的闲散王爷,他们之间早已不是昔一起围猎争上下的亲兄弟。

    不管祥如何暗示,禵句句挖苦毫不买账,只一口咬定亲娘病了做儿子的不能前尽孝天理不容。一句话连皇帝都捎带上了,怡亲王苦劝无果,又不能真放任老十四大闹紫城,在东华门外静坐为太后祈福——明上朝还能让人看么?

    一个时辰后,皇帝口谕传来,恂郡王只入宫,给太后请安侍疾。

    ……

    养心里,原本应该在寿康宫为太后侍疾的恂郡王跪在下,与嫡亲兄长四目相对。

    “四哥深夜传召,本应受宠若惊?只是臣弟心忧皇额娘,请皇上训示完了放臣前去侍疾。”禵懒得客,直言有快放有话便讲,说完了好各找各妈。

    皇帝压下怒火,他也不愿看见老十四,那是在提醒一母双生的悲剧。更何况老十四又不是老八,斗嘴吵架气得狠了还能真刀真枪的干一场,看他气焰全消委顿于地的模样煞是解气。老十四与他八字不合,吵起来又打不得动不得,最后还是自己个儿生闷气。于是胤禛也不客,开门见山扔下一本折子:“这是西北年前递上来给皇考的折子,你自己看看上面说的可是实?”

    禵还是头一遭被人扔折子,新鲜难得,心里幻想着八哥昔第一次被砸时心境是否也如同此刻一般。他一心二用拾起折子一看,发觉是监察御史陈赞参自己妄自擅用‘大将军王臣’自称,阵前不顾民心强抢民妇为妾两件事。

    禵垂目心中暗讨,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被老四翻出来只怕另有所图,老爷子都不计较的事你马后炮为哪般,他阖上奏本道:“回四哥的话,皇考在三军面前亲封臣弟为大将军王,臣在此后加一个‘臣’字并无不妥,这御史捕风捉影无事生非实在不知所谓,想来皇上四哥也不会偏听偏信。”

    皇帝冷笑:“这事暂且不谈,朕只问你,三军将士浴血杀敌之时,你却纵马行凶强抢民妇为妾为婢,该做何解?”

    这真是杀鸡用牛刀了,若说他强抢□天怒人怨官民反输了西北一役也就罢了,他离开时前线大好百姓歌功颂德无不赞颂圣祖功德,他们倒是捉起芝麻绿豆的小事不放了,还说不是加之罪?

    “臣在西北不过纳了寡居妇人为妾,臣听闻年大将军在西北已经有了三房美妾红袖添香?皇上是想责怪臣弟不该阵前纳妾?”禵故作不解,用心险恶地直接拖年羹尧下水。

    皇帝早已预备好‘军令不许阵前纳妾’的腹稿顿时无用。不过他并不羞怒,反倒露齿一笑:“朕岂是如此不通达理之人。只是好奇,十四弟从西北带回的奴才,到底使了什么手段,让你夜难忘?”

    禵不免沉下脸来,即便是皇帝,这句话也越矩了。

    皇帝目光扫过漆屏,再接再厉道:“莫非是因为她貌若天仙声线涩不可闻,十四弟才令她终以男装示人,只准她下棋作画不许她开口一言?”

    禵目光迎上皇帝的,他果然知道了。

    皇帝哑笑开来:“十四弟何必藏着掖着,若是早早让朕的廉亲王与她对弈一局,保不准旁人还当他多了一个嫡亲妹妹。”

重要声明:小说《囚龙(四八强制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