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心殿

    接下来的行程中,君臣二人心思迥异却又分外和谐地叙话。一直到轿辇外的侍卫请示道:“城门已到,皇上可以先行入宫?”

    胤禛才松了拉着胤禩的手,道:“先帝的梓宫直入乾清宫,老八你去主持杂务,朕今晚先回王府暂住。”

    胤禩已经懒得去腹诽皇帝的不孝行径,他知道胤禛忙着回府与幕僚碰头,又防着他才会将他拘在宫里。只是这一刻能摆脱老四的试探才最重要。

    康熙年纪大了,又有孝庄太皇太后的先例摆在前头,礼部与内务府也不至于手忙脚乱。天子居丧当以代月,这接下来的二十七中,胤禩等人忙得脚不沾地连个囫囵觉都没的睡。

    胤祉深知先帝崩逝当晚已经招了老四惦记,第二就上了折子,请将众兄弟名讳中的胤字更为字,已是避讳。皇帝心中满意,假意推搪一番准了,接着亲口下旨,称十四弟名讳中的‘祯’字与自己名字同音,更名为禵。

    见马拍得正是地方,皇帝也领了自己的诚意,诚亲王心中稍安。

    张廷玉隆科多祥三人无无夜轮流值差,催促各省督抚修表称贺、吊丧,严令甘、陕、豫、晋、冀各省地方官及时申报迎送大将军王禵入京形。

    胤禩胤禟胤俄三人则被新帝留在夜在先帝梓宫前哭丧守灵,寸步不能离开大,连更衣睡觉都有专门的太监监视,手脚都被死死缚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新帝清理他们布下的钉子。胤禟不过想在用膳的功夫同八哥说上几句抱怨的话儿,就被太监盯得死死的,哪里有半分自由?

    居丧二十七天后期满,新帝除了服,开始常办差以及迁宫事宜,大将军王禵才从关外赶回来奔丧。到了城门外他并未直接入城,而是在城郊行馆驻下,给礼部上了折子。

    当天晚上,八贝勒禩被皇帝传到刚布置停当的养心见驾。

    胤禟胤俄甚为忧心,当着传旨太监的面儿差点不肯放人,胤俄更是斜跨一步挡在门口对着太监后的侍卫戾目而视。宣个大臣还要一对侍卫护送,谁信?

    胤禩心知胳膊拧不过大腿,小声安抚他俩道:“你我这几都是聋子瞎子,正好借了这个机会出去探探路,你们放心呆在此处。他刚刚登基,十四尚未收服,断不敢在此时闹出兄弟不合的事端。”

    胤禟还是不放心,这几没磨得一肚子火儿。他对着那太监道:“你去回了皇上,八哥腿疾发作,还是由爷掺着去兄弟几个才得放心。”

    那太监哪里敢应下,笑着道:“九爷放心,皇上知道八爷腿疾,让奴才们抬了亮轿前来。养心里也有太医候着,断无一失。”

    胤禟见这狗奴才也敢当面顶撞自己,正要发作,却被胤禩按住。胤禩用眼神止住他们,转对着那太监道:“有劳公公带路了。”

    ……

    胤禩入时,正碰上胤祥走出来。

    彼时二人尚未封王,论资排辈也是胤禩为长,因此胤祥自觉朝边儿上让了一步,唤了声“八哥”。

    胤禩看他脸色不怎么好,心里有些警觉起来。难道老四宣他来是出气来着?总不会是当真倚重他办差吧?

    皇帝这几都在协调礼部准备修订登极注仪,以及遣官告祭天、地、太庙、社稷、奉先。几前京城九门才重新开放。这几胤禩倒是没怎么见过胤禛,只觉得皇帝面上神色异常郁。可惜他耳目闭塞,实在不知道宫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他并不知道,早些时候,太后丝毫不给皇帝面子,拒绝了移宫的请奏,不肯迁居寿康宫。昨禵在城外递了折子,向礼部询问该以什么礼仪拜见新皇。而礼部的人居然也糊里糊涂将折子直接呈到御前,正好戳中心底铜钱般大小的心眼儿。

    看着吃力跪在下面的人,胤禛故意等他行了全礼,才装模作样道:“八弟快起,你子不好,不必如此多礼。”

    胤禩也不抬头,只恭谨回了句:“礼不可废,皇上。”

    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却不知什么地方触动了皇帝的神经。

    “礼数?你们现在倒是事事开始跟朕讲礼数了?汗阿玛在世时,你们拨弄是非、密行险、结党营私,连汗阿玛的旨意都阳奉违不奉召,如今倒是同朕讲起礼数来了?”

    胤禩将头低低地埋在金砖上,口称有罪,还有心思想些别的:动则得咎无中生有这一招儿先帝在世时这招已经对他用得烂了,眼下没有外臣在场,这番指责实在有些浪费。算算子老十四只怕也该到京了,依着德妃对十四维护……皇帝的怒气也就有迹可循了。

    胤禩还在神游分析政局,新帝骂道痛处怒不可遏,仿若眼前的人就是永和宫里毫无母子分当着内务府的面儿给自己难堪的妇人。妄自他心心念念登基之后好好孝顺亲娘,可他们倒是给不给自己机会!?

    激愤自之余皇帝起手边的茶盅一掷而下,正巧碎在胤禩左首边上,溅起的茶水湿了胤禩左脸。

    养心里气氛凝滞,似乎承载不了帝王的怒气,周遭太监宫人莫不噤若寒蝉,缩小缩小再缩小。

    砸了茶盅胤禛发觉气顺了些,眼前跪着的人又变回了令自己恨之死纠结反复的亲弟弟,于是止住苏培盛要收拾碎渣的举动,挥手让他把众人都带下去。

    “八弟怎么还跪着?”这次皇帝是亲自下了御阶搀扶他起

    胤禩暂时没有自虐的打算,也就顺势站了起来,只是他跪得久了腿膝麻木酸软,一个踉跄正巧撞入皇帝肩窝。

    胤禩正要告罪,却被人用两个手指捏了下巴掰过脸来,几乎碰着那人的鼻子。

    “伤着你了?”

    耳根一,胤禩只觉胤禛指腹划过耳边,带出一抹极细微的刺痛。这微末疼痛不及他心头巨震,胤禩双眼陡然锋利起来,一把甩开胤禛的触碰,斜着退开一大步,戒备地看他。

    皇帝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勾起冷厉笑容来。胤禩忍不住又退后一步,眼前的人,居然与记忆中的人重合起来,连神都如此相似。

    “八弟何须做作,你我心知肚明的事罢了。”胤禛改了主意,等着猎物上门固然有趣,但亲手猎杀围捕也合了他决胜千里的心境。

    少年时的苦痛记忆被唤醒,悄无人烟的堂恰似毓庆宫的大小迷宫,胤禩忍不住目露惧意,再退后一步,离门越来越近:“皇上万圣之尊,岂可学废太子自毁前程,死后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皇帝已经撕破了脸面,自不会为区区一句‘前程’吓倒。前程为何?如今天下人的前程都由朕一个人说了算!至于列祖列宗,哼哼,我新觉罗家骨相残的还少么?更何况……

    “朕与二哥怎可相提并论?朕可不是要你的命,朕这江山还要仰仗八弟……”话未说完他已经走完三步,到了胤禩面前与他四目相顾。

    胤禩正要转夺门而出,却忽然停下脚步,因为胤禛又说了一句话。

    “八弟只要乖乖听话,废太子的衣食用度朕可交由你来打理处置。”

    胤禩心神被扰动,他前半辈子只有两个愿望,一是让额娘颐养天年,二是亲眼看见废太子死在他前头。可惜额娘为他所累,活活死了自己,说到底,这都是因为当年那件事!

    只是瞬间动摇,胤禩已经转醒过来。与狼为谋,只会死无葬之地。对一个注定圈装疯度过余生的人,他还不至于舍了自己去谋划。

    “皇上说笑了,二哥用度自有内务府与宗人府协同办理。怎么轮的上弟弟们插手。”

    话儿都说到这个份儿上胤禩还能顾左右而言他,皇帝耐心告罄,心里渐渐明白昔汗阿玛‘恨之其死’不管不顾死命打压的心态。对于老八这样的,还真是不能同他摆事实、说道理。

    胤禛上前扯住转要再次告退的人,一把推回地上,单膝跪坐在他腹上压实了,冷笑道:“八弟总是这般装糊涂?当年你构陷太子二哥的事你说他还恨不恨?把你送去陪二哥做伴儿说说话可好?”

    胤禩冷然以对,毫不惧怕,他只要敢做,他就不怕。

    威胁没到点子上,皇帝自觉无趣,想起京郊不肯拜见自觉的同母亲弟,心里发狠:一个两个都是油盐不进,可恶透顶!有太后在旁边杵着,他对十四他不好真个儿动手,但老八就不一样了。这个人被先帝厌弃到死,就是死了也给自己留了密诏,等他死了连皇陵都不许他驻。皇帝暗想,就算汗阿玛在天上知道了自己对他做了什么,也定然不会生气。

    做完心里建设,胤禛急不可耐地去撕扯胤禩的袍子。

    胤禩低喝一声:“老四你魔怔了?爷可是你亲弟弟!这里是御书房!”一边手脚并用地去隔挡。

    二人之间敌意早已心知肚明,但直接喊出来就不同了。胤禛自觉贵为真龙天子,你这辛者库妇人之子居然敢直呼我排名?在朕面前还敢自称是爷?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胤禛怒从心起,手下更是重了。

    胤禩不肯就范,就是皇帝又如何?昔废太子对他无礼他也敢手脚牙齿并用地招呼过去,老四你就这样相信你的龙椅已经坐稳了?

    一挥手胤禛侧脸被胤禩拍到一边,皇帝的目光深冷狠绝:老八,今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胤禛几下扯过胤禩腰间衣带,将人翻转过来用膝盖顶住脊背,胡乱去捆他的双手。因为怒气冲头,下手极重,胤禩被他捆得手腕生疼挣脱不得。

    等他揪着自己的肩膀将自己翻来仰面朝上,胤禩想也不想地曲腿踢过去——擦着皇帝下|的龙袍。

    胤禛|火中被惊出了一冷汗。老八这一脚丝毫面也没留,若真是让他踢中了,他的后宫要怎么办?!

    胤禛一拍龙袍,怒意难掩,抽了自己腰上丝带扑上去嵌入胤禩张开骂的嘴里,在他脑后紧紧打了个结。

重要声明:小说《囚龙(四八强制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