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中

    静静的坐在上,书生一个人想着自己心中的压抑,书生想灵儿了,不知道为什么,书生好像看看灵儿,就算远远的看一眼,书生也会觉得那就是上天对自己的恩赐了,其实有些人,即便是她长的再美,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再长,但是也仅仅是比陌生人强点而已,然而有些人就算是以前没见过,仅仅只是一眼,那种好像前世认定了似的熟悉感觉,亲切感依旧让人回味,对书生来说,灵儿便是那个让他悸动的人

    “去,还是不去?”书生一次次拷问着自己,书生只是想问问灵儿到底什么意思,那天灵儿说话太伤人,书生本来就给王老爷子压抑的有些神经过敏,然后被灵儿一刺激,书生不发狂才怪,现在书生冷静了下来,再次想到那个场面,虽然说书生心里有好多的伤痛,但是书生终于可以冷静的想问题了,十多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书生却不知道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座典心的四合小院里,一间豪华的闺房内,灵儿端坐在秀塌上,一动不动,只见灵儿双目无神,面色有些苍白,嘴里呢喃着什么,头发有些乱蓬蓬的眼角还留着余泪

    在书房,王家老爷子双手捧着一本书,双目不再神韵闪闪,而是有了老年人特有的灰暗,眉头的皱纹深深的皱起,冤孽呀,又是姓田的,为什么我王家的闺女就能看上田家的呢?一个为了个姓田的连祖宗都不认了,这个为了个姓田的这是连命都不要了啊,我王家到底做什么孽了?

    “叮叮。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王老爷子的思绪,“进来!”王老爷子有些恼怒的说

    “老爷,小姐还是不吃饭,可怎么办呀?都十多天了,小姐自己把自己折腾的都不成人样了?老爷您就不疼小姐了么?”小红有些生气,只见小红嘟起小嘴很是无辜的说道,其实小红以前负责王老爷子的生活起居的,后来灵儿被软在了家里,所以小红就暂时照顾灵儿了,所以小红对王老爷子自然就不是那么的害怕

    “你小妮子知道咯什么,就瞎说,过去把小姐叫过来。”王老爷子也没生气,和蔼的说道,小红的父亲是王老爷子的保镖,后来因为救王老爷子死在了战斗中,她母亲得知丈夫死去,后来也在一场大病中死了,就剩下七八岁的小红,于是王老爷子就把小红留在边,抚养他长大,想着这些王老爷子有些唏嘘,其实王老爷子也不知道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一夜过后,先天高手全部死亡或者消失接着最近十多年过去了,再也没听说有人武功修为达到先天境界,就算现在这几家的族长包括自己在内都还是地级巅峰,好几次自己就差点进阶了,可是总感觉有一只大手压着自己,而且不光是华夏,是整个联盟都无法进入先天境界,虽然说各大区修炼功法不同,可是十年有多少惊才艳艳之辈啊

    “老爷,我可是叫不来,你有不是不知道小姐现在什么心事,你叫她来见你?她才不会来呢?她现在最不想见的就是你了。我不去。”小红嘟着小嘴说道

    “好吧,你就说我叫她过来跟他商量那个小子的事,她一准来。”老爷子也有些郁闷,灵儿父母死的早,是老爷子一手带大的,在加上王老爷子就这一个孙女,虽然说有些严厉,但是哪里有不宠着的道理,那平时就是姑的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主,谁知道自己只是想吓吓那孩子,让他知难而退,结果却是大出自己的意料,灵儿直接断了那男孩子的念头,王老爷子后来也调查过,就是一天多一点的时间,老爷子觉得那是年轻人瞎闹闹而已,可是王老爷子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孙女就成这样了?还真就在一天多点的时间里面上了那个小子,他却不知书生和灵儿在游戏里面已经不能用一天时间来算了。其实王老爷子不明白的是灵儿懂书生的心,灵儿怕书生因为那些不可能达到目标给书生带来伤害,倒不如自己断了他的念头,来的干脆,灵儿知道自己爷爷什么样,钝刀子割怎么会不疼?灵儿知道书生的本,只要有机会书生真的会做到的,哪怕死,书生也愿意,然而书生不知道天罡地煞阵是什么,灵儿却知道,那是王家的护院阵法,就是先天高手也只能勉强的通过而已,听说里面各种幻境和杀招密布,先天一下的人进去就是个死,一书生那个呆子摸样,不去找死就怪了。

    “你叫我?”在王老爷子沉思中灵儿走了进来,确实是如同老爷子说的,只要说那个小子的事,小姐一下子就过来了,小红如是的想着

    “嗯,这么,着才几天呀,怎么就把基本的礼貌忘了?看看你的样子,还叫世家小姐么?”王老爷子一脸的责备,只是眼角那丝心疼却出卖了他此刻的心

    “不是世家小姐多好呀,世家?呵呵,这就是个大监狱,世家子弟就是天下最大的犯人,哈哈。。。”灵儿有些疯狂,同时眼角的泪花不有自主的流了下来

    “你,。。。。。。”王老爷子的有些生气,但是看到灵儿那委屈,不甘,伤心,王老爷子实在想不清楚灵儿什么表了,太多了,太多的负面绪要把灵儿淹没了,同时王老爷子有些怀念以往那个活泼的灵儿,回来就知道趴在自己的上拔自己胡子的孙女,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好吧,你很想去找他?为了他去死愿意?”王老爷子依旧板着脸问

    “你肯放手?哪怕死我也去。”灵儿有些泛红的双眼饿狼般的盯着王老爷子

    “你真的不考虑下?”王老爷子有些纳闷

    “为什么要考虑,就算死也比做个长期的犯人强好多,最起码死之前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想他,光明正大的把他放在心里,这样算什么,就是想他我都觉得自己不配。”灵儿转过头,眼泪又如同下雨般的淋了下来

    “哎,去吧,按照族规,凡事有女孩子私自恋了,又不愿回头,就闯天光地煞阵吧,走出去是 你的造化,同时也代表你不再属于王家,走不出去,那也不能怨人,对你现在来说也是一种解脱。”王老爷子看着灵儿的样子,心里有些郁闷,这是怎么了,王家的女孩为什么都最后。。。。,王老爷子有些颓废的说道。

    灵儿转过头,看着王老爷子,双膝跪地,眼泪滚滚的磕了三个头,转,往外走去

    王老爷子有些无奈,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女儿为了一个男人竟然连自己都不要了,无奈归无奈,王老爷子从抽屉里面拿出一盘光碟,交给小红,对小红说“你把这个东西和灵儿常用的东西都送过去,知道不?还有你以后也住在那臭小子家里,他要是敢亏待小姐,你个我好好收拾他,不死就成”小红欣然领命,其实小红跟灵儿那是一起长大的两个孩子,亲同姐妹,再说离开王家,去外面见见世面长长见识,小红也是很高兴的

    看着小红走了出去,王老爷子赶紧的挪动了下椅子,接着后的书架往左边挪了开去,一个只好一人大小的很是古典的门漏了出来,王老爷子从怀里掏出一块玉坠对着石门一个玉坠形状的陷槽印了下去,只见石门应声而开,王老爷子赶紧走了下去,同时书房里面的一切又恢复成了原样

    灵儿一路往外走去,说道天罡地煞阵,自己也只是略有所闻而已,至于如何发动,何时何地发动,灵儿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再说灵儿已经心存死志,所以倒也没有很是害怕,只见灵儿刚刚路过荷塘,灵儿忽然发现自己边升起了浓浓的大雾,大概一两分钟过后,灵儿已经双目不能见物了,再看灵儿闭着眼睛,凭借自己从小在这里长大,跟着感觉一步一步小心的走去

    “只把雾阵开启就好,杀阵,困阵都不准开启,要是晴儿少一丝头发,你们都要去见阎王。”只见一个地下室中,王老爷子对着几个控制阵法的人说道

    再说书生,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什么结果,爬起来,走了出来,洗漱过后,吃了点早饭,同时夺命和飘雪也在客厅里面坐着,难得的三个人又坐在一起了。

    “今天系统维护,你们准备做什么去呀?”书生转过头问道

    “哪里也不去,修炼。书生哥哥呢?”飘雪回到

    “我想出去走走,老在家里憋着也不行,对了你们两个现在多少级了?”书生问

    “我72啊 ,这几天都没上。”飘雪嘟着嘴说

    “我70。”夺命没有多说,书生看看夺命的反常心里想想还是算了

    “你们有悟到没?其实有些东西都是靠运气的,速则不达。”书生看着两个人说道

    “我悟了。在昨天。”夺命回到

    “你悟了?成功了么?”书生有些激动,这个消息是书生听见最好的消息了

    “成功了,我已经开始练了,感觉体强壮了不少,同时感觉经脉痒痒的”夺命看着书生高兴的说

    “我也告诉你们个好消息,我升级到80了,第一个三转的玩家,高兴不?我出来了”书生看着气氛有些不对,他也想让大家在次回到以前那种时候

    “呀,书生哥哥好棒呀。”飘雪红彤彤的小脸蛋有些引人,高兴的说道,同时那一脸的崇拜也表露无疑

    “我不想进游戏了,已经删号了。以后我来照顾你们的起居,活着我自己出去找地方住。相信姐姐跟着书生老大也不会出什么事的。”夺命听着书生的话,知道自己再藏不住了。索自己坦白吧

    “你说什么?”书生有些平静的问,任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夕

    “对不起,老大,我删号了,以后不进游戏了?”夺命低着头说道

    “弟弟,为什么?为什么呀?你快点告诉书生哥哥你是在开玩笑的,快啊。”飘雪也是一脸惊讶,同时心中还有一丝侥幸的意味

    “我没开玩笑。”夺命转过头对着飘雪说,一脸的平静

    “能告诉我为什么么?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坏蛋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