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

    走进屋子,只见正堂上坐着一个头发白白的老人,低着头书生看不出来是喜是悲。站在了屋子的中央,书生保持着冷静  从福寿酒店出来,灵儿有些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似的走进王杰的车子里,一路上想和书生说话 ,可是看到他哥哥那虎着的脸庞,灵儿有把话憋回去了。

    王志打开他那限量版的红旗,刚刚准备上车又关上了车门往书生这边走来。

    “兄弟 ,你一会和我去趟王家吧 我爷爷要见你”王志声音冰冷的说道

    “好吧。”书生看着王志的眼睛,有些勉强的回到

    “你知道的,有些时候有些人是凌架与法律之上的,你好自为之。”王志看着书生那消瘦的脸庞,眼睛里流露出了一丝不忍

    “我想我不会认输的,认输了一辈子,临了了,我已经准备好了。”书生眼睛里闪烁着坚强。

    “好吧 ,跟上了。”王志转向着车子走去

    “等等,王大哥,我想请你帮我个忙。”书生赶紧叫住王志

    “有事?”王志站住脚,冷声的问道

    “我有个朋友在酒店,我要去接他们出来,所以王大哥你们先走吧。”书生盯着王志的眼睛说道

    “我知道,他们在八楼的房间里吧,我已经让人接回华中市了,走吧。”王志转打开车门,坐了上去,只是嘴角流露出了一抹耐人寻味的笑

    书生听着王志的话,嘴角上也同样挂起了一抹邪笑

    “呜。。。。。”一路上书生油门踩到最大,紧追着前面那辆车往华中飚去

    走过华中市区,书生跟着王志来到了南郊的一处庄园门口停下车,徒步往院子里走去,走过大门,只见院子里种植着各种花花草草,一股子自然的味道冲刺着书生那忐忑的心灵,让书生有种回归自然的感觉,心里那丝的不安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来到院子的中心,一个好大的池塘映入书生的眼帘,书生看着整个花园里那种恍若天成的布置,不的不感叹整个院子布置的秒到了巅峰

    书生一路上走过来,从最初的紧张到后来的不安在到此刻的平静,一切都落入了一位头发斑白的老头眼睛里,老头子看着书生的样子点点头,露出了微笑

    “志儿回来了?你忙去吧,把晴儿给我叫进来,我有话问她。”王志刚刚走到一座古补的小屋门口,正要敲门,慈祥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是,爷爷。”王志恭谨的回了一声然后调头而去

    “爷爷,那我们进来了哦。”灵儿唯唯诺诺的小声说道

    “你自己一个人进来。”暴怒的声音传了出来,和先前那个声音比起来,犹如从天一下子来到了冬天似的。

    灵儿,转头看了下书生,有些无奈的往房子里走去,同时灵儿眼中闪出了浓浓的悲哀

    书生站在门口,看着紧闭的房门,书生有种推门而进的冲动,书生不想老是看着边的自己在乎的一个一个的为了自己而陷入痛苦中,可是书生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等待着命运的安排,书生真的讨厌了这种犹如蝼蚁般的生活。

    “田丰是吧,进来吧。招待不周还请担待。”一阵平静的声音传入书生的耳朵,书生从自己的思绪里走了出来,轻轻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的心态,躬行了一礼,直起不卑不亢道:“晚辈见过前辈,不知道前辈叫晚辈来?”

    “既然你开口了,老朽也不藏着掖着了,因为晴儿的未来,老朽只好厚着脸皮请田先生过来了。”那老头抬起头来,有些戏谑的看着书生

    “不知前辈是?”书生心里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书生有些颓然的感觉,王家啊,在华中都是一手遮天的家族如何能看上自己这个傻小子呢,经管书生知道这位就是王家的掌舵人,但是书生还是礼貌的问了下

    “老朽,王文德,晴儿的爷爷,也是现任的王家家主。”老人眼里闪过一丝恼怒的神色,看着书生的双目,让书生有种犹如大山压下来的感觉,书生只觉得四周有什么东西在挤压着他,一种强烈的想跪下的感觉冲刺着书生的全,同时书生感觉自己的脑海里仿佛多了一根针似的,脑子里传来了剧烈的疼痛,书生提起全的力气,对抗着老爷子的压迫,只见额头上的汗珠仿佛下雨般的流了下来。

    短短的几分钟,书生犹如过了几年的时间一般,浑上的汗水把衣衫都湿透了

    “你可知道,晴儿是王家大小姐?”老人收起那庞大的气势,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冷声的问道。

    “知道。”书生直起腰来,眼里闪过了一丝惊讶,书生一直觉得什么武功内力的都是小说里的东西,现在却出现在了他眼前

    “那你觉得你和晴儿合适么?”老者眼中露出了一种轻蔑

    “从您的角度上看来,不合适。”书生看着老者那讨厌的眼光,沉声说道“但是从我和晴儿的眼睛里来看,我们是绝配。”

    老者听着书生前半句,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左手捋着白白的胡须,板起来的脸终于放了下来,可是听着后半句,老者有种被耍了的感觉

    “那你是不同意和晴儿分开了?”老者面若冰霜的说道,一股冰冷的气息充斥着这个不大空间,桌子上的一本书被吹得瑟瑟作响。

    “不是我不同意,我是七尺男儿,我不能背信,如若晴儿不我了,我发誓绝对不会再纠缠她。”书生抬起头,目光里面透着坚毅,书生知道这句话出口,必定会给他带来他无法承受的结果,但是书生选择了承担,书生以前的人生是惨淡的,灵儿是他生命里头的色彩,他是男人,就该站起来争取自己的未来,不管考验是什么。就像剑魔师傅一般,顶天立地,为了自己守护的,付出生命又何妨

    晴儿站在内屋,听着书生的话,眼泪流了下来,直到此刻,灵儿终于坐了一个决定

    “你可知道你的选择会给你带来什么吗?”老者冷若寒霜的语气,和那依旧保持着平静的表,让书生心里咯噔了起来

    “命么,大丈夫又有何惧?”书生也豁出去了,常言说的好横的爬楞的,楞的啪不要命的

    看着书生越来越胆大的样子,王老爷子知道今天恐怕没办法用言语打消书生的念头了,王老爷子脑子一转,一计不成有生一计

    “看来你是决心跟王家作对了?”老爷子眯起眼睛问

    “不敢。”书生回到

    “哼,不敢,那我问你,你准备拿什么娶我家的大小姐呢?”

    “我。。。。。。。”书生刚刚想说自己拿努力来娶,可是转念一想自己估计奋斗上一辈子也没办法和王家门当户对,书生也有些气馁,后面的也说不出来了

    “你什么,说啊,不就是游戏里挣了点么,到头来还不是一无所有,别异想天开了。年轻人有志气是好事,但是过于庞大的理想那就是不自量力了,甚至会丢掉自己的命的。”老者意味声长的说道

    “王族长,做个交易吧,我问您一件事,问过之后,我想再见晴儿一面,我保证不会再打扰晴儿的生活的。”书生考虑了半天,抬头看着老者的眼睛

    “好问吧”老者用淡淡的语气说道

    “您认为什么样才是门当户对呢?”书生郑重的问

    “就你?”老爷子盯着书生

    “是,就我。”书生坚定的回到

    “好吧,说实话,抛开现实的世界,我老夫真有点欣赏你了。要做我王家的女婿,先要有一不错的功夫,要闯的过王家的天罡地煞阵,证明自己有实力保证我王家小姐的安全,还要有一定的国家地位,更重要的是,我王家的大小姐未来的女婿能承担起她的常生活开销,提前声明  我说的常开销是以最高标准来算,一天大约有100W的开销。按她百龄计算。”老者用平静的口吻和戏谑的眼神对着书生

    “把晴儿那丫头叫出来。”老者头也没回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晴儿推开内屋的门,走了出来,脚步漂浮,体有些发颤,脸上道道泪痕,看着书生,往书生这边走来。书生同样看着晴儿,一种无力的感觉漫上全,王老爷子过火么,不,王老爷子的要求不过火,以晴儿的份值那个价,只是自己什么也没有,同样书生也有种悲哀弥漫心头,这次过后,自己和晴儿注定要来世相逢了

    晴儿收起她的悲伤,勉强的笑着,对书生说道“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了。”

    “说什么?”书生有些惊讶,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你走,你给我滚,我以后不要在看见你,我已经订婚了,和洪家的少爷,跟你只是玩玩,非常抱歉。”晴儿歇斯底里的大声说道

    书生定定的看着晴儿,有种做梦的感觉。习惯的抬起手想摸摸晴儿是不是发烧了,可是伸到一半又缩了回去,是啊自己算什么,呵呵,在人家眼里自己就是个垃圾,再说两个人只是相处了几个月而已,人家怎么会死心塌地的上自己呢?书生丧气的底下了头

    “走啊 ,滚啊。”

    书生一句话也没说,他不敢看灵儿,就低着头往外走去。一个人昏昏恶恶的走出了王家,耳旁依旧回旋着“我只是玩玩,我已经订婚了。滚啊”的声音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坏蛋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