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心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路 书名:重生为后
    夏霓裳的话音刚落,屋子里的人,都是愣住了。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夏霓裳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夏霓裳知道,就算是陆飞烟死了,又能怎么样,蕴浠的命依旧是不可能回来了。

    但是,夏霓裳就是没有办法,她不能看着杀害了她女儿的人,装作一副无辜的模样,站在那里等待着冷夜轩的安慰。

    失去的女儿的是她夏霓裳,不是陆飞烟,她不配。她只是一个杀人凶手,她凭什么会得到这样的待遇。

    现在的夏霓裳,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冷静。她知道,冷夜轩一定不会让她胡闹,一定会大声的呵斥她的。可是,她还是说出来了,或许,夏霓裳正是等着冷夜轩的话,等着他的话,让自己彻底死心吧。

    果不其然,冷夜轩的眼睛之中,有着浓浓的厌恶,好像是不理解为什么夏霓裳会变成这个样子吧。

    “皇后,你闹够了没有!”冷夜轩之前从来没有用过这么重的语气同夏霓裳说过话,就算是吵架,两个人也是会很快的和好。可是,夏霓裳却是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们两个会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朕已经说过了,这不是庄妃的错。蕴浠夭折,她甚至比朕更难过,你为什么要一直咬着她不放呢?”

    听着冷夜轩的话,夏霓裳的心里又是一抽,她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是,当冷夜轩那冰冷的话说出口的时候,夏霓裳还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好像被冻住了一般。

    “臣妾没有胡闹!”夏霓裳的声音是失望过后的镇定,她知道,她已经彻底的失去了面前的这个男人了。但是,今天做下的事,她不会后悔,永远都不会。“琬儿是臣妾的孩子,况且,庄妃这已经是第二次害死了臣妾的孩子了,皇上不觉得这里面很是可疑吗?是不是若是臣妾也说不小心杀了四皇子,皇上也不会怪罪臣妾呢?”

    没错,这已经是第二个孩子了。

    在蕴浠帝姬之前,陆飞烟还撞掉了夏霓裳的一个孩子。那个还在肚子里,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过的孩子。

    当时夏霓裳只觉得那件事是程灵犀的错,更是贴心的安慰了陆飞烟。可是现在仔细想想,那件事,却是有着太多的疑点了,比如说,为什么那天陆飞烟会在弄香亭之中?

    夏霓裳的心底里一片的清明,她从来没有这样怨恨过谁。

    陆飞烟想斗,她可以陪着她玩,宫里的女子,不就是在这样那样的心计之中,存活下来的吗?夏霓裳从来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但是,若是牵扯上了她的孩子,她就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事发生了。

    蕴浠帝姬是夏霓裳的第一个孩子,是从夏霓裳为妃的时候,一直陪伴在夏霓裳的边的。那样的感,不是别的孩子能够比拟的。就算后夏霓裳还会生下帝姬,可是,她们都不是那个蕴浠了。

    “朕记得,当初是皇后亲自替庄妃求的吧,现在这算是什么?”冷夜轩依旧是替陆飞烟说着话。屋子里的人虽然不敢发出声音,但是脸上却是有着浓浓的不解的。她们把目光都是投在了陆飞烟的上,实在是想不透,她究竟有什么样的本事,能够让冷夜轩这样的维护她。

    “是啊,皇上说的没错。”夏霓裳的脸上带着一抹苦笑,她在嘲笑她自己。若不是她当初傻,若不是她识人不清,她小小的女儿,如何会这么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臣妾真傻啊,被人骗了,却还当作最要好的姐妹。琬儿的死,就是老天给臣妾的报应啊。”

    夏霓裳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悲凉,在场的众人,皆不是为夏霓裳而动容。

    而那个一直呆在冷夜轩后,好像是在寻求保护的陆飞烟,却是站了出来。

    “皇后娘娘,一切都是臣妾的错,您要杀要剐,臣妾都无话可说。”陆飞烟满脸的郑重的跪在地上,轻轻的松开了冷夜轩一直紧握住她的手。

    陆飞烟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歉疚。她在夏霓裳,若是夏霓裳敢杀了她,那么只怕会被天下人所耻笑的。大家都会说,陆飞烟是无辜的,而夏霓裳仗着自己是皇后娘娘,却是死了一个妃子。

    “你以为本宫不敢?”夏霓裳冷冷的看着陆飞烟。陆飞烟的脸,一如既往的像个小白兔,夏霓裳已经看的太多了,甚至是有些想要吐。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厌恶过一个人。就算是之前的太后,夏霓裳虽然恨不得杀了她,却没有像现在这样深的感觉。

    现在的夏霓裳,不仅仅是想杀了陆飞烟,她是想要将她千刀万剐,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臣妾没有这样说,是臣妾没有保护好蕴浠帝姬,皇后娘娘生气也是应该的。”陆飞烟摇了摇头,一副自己都是为着夏霓裳着想的模样。“皇上,求您不要怪皇后娘娘,是臣妾没有福气,不能再伺候您了。”

    陆飞烟说完,便是将螓首微微的扬起,丝毫不惧怕的看着夏霓裳,好像已经准备好了去赴死的模样。

    瞧瞧,人家是多么的聪明。话里话外都是再说夏霓裳的错,若是她今死了,只怕夏霓裳以后的子也不会好过了。

    “庄妃都已经这样了,皇后你还不肯罢休吗?”冷夜轩满脸心疼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陆飞烟,甚至是蹲下子想要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却都是被陆飞烟给阻止了,她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

    “皇上,臣妾有幸能够得到皇上的垂怜,已经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了,皇上莫要为臣妾伤心了。”陆飞烟挣脱了冷夜轩抓着的她的手,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皇后娘娘,是臣妾对不起您,对不起蕴浠帝姬,臣妾只求您,在臣妾死后,善待四皇子,他还是个孩子。”

    陆飞烟的脸上带着洒脱,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一般,也并不在乎夏霓裳会不会真的杀死了她。

    夏霓裳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她从来没有发现,陆飞烟是这样的一个口齿伶俐,心机深沉的女子,不知道她这样算不算是引狼入室呢?

    “四皇子还是个孩子?那,当你对本宫的琬儿下手的时候,你有想过她也是一个孩子吗?”夏霓裳想起女儿刚刚咳嗽的时候,整个小脸都是憋红了,便是一阵阵的心疼。

    你的儿子是孩子,难道本宫的女儿就不是了吗?

    她还那么的小,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伤害!

    “都是臣妾的错,皇后娘娘,您不要再说了。”陆飞烟一副受到良心谴责的样子,低头啜泣着。

    她脸上的表十分的可怜,梨花带雨,眼泪微垂,连夏霓裳看着都是觉得心疼,更何况是站在后面的冷夜轩呢?

    冷夜轩现在一门心思的都扑在了陆飞烟的上,他只觉得是夏霓裳在无理取闹。蕴浠帝姬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又何必去迫一个弱女子呢?

    这样想着,冷夜轩看着夏霓裳的眼中,又是多了几分的嫌恶。

    “够了,皇后,人死不能复生,就算你让庄妃去死了,也不可能换回蕴浠的生命了。”冷夜轩打断了夏霓裳和陆飞烟的对话。“更何况,你凭什么就说是庄妃害死了蕴浠,若是没有庄妃,蕴浠根本就不可能那么快的从水里上来。”

    夏霓裳冷冷的看着冷夜轩替陆飞烟辩护着,她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一般,只能看到冷夜轩眼中的嫌弃,和对陆飞烟的疼惜。

    那样的疼惜,曾经只有在看自己的时候,才会出现在冷夜轩的眼中。夏霓裳曾经是觉得自己多么的幸运啊,能够得到一个帝王那样深深的眷恋。

    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可笑!

    “皇上,您不要再替臣妾说话了。”陆飞烟笑着拉了拉冷夜轩的手,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皇后娘娘说的没有错,都是臣妾不好,是臣妾没有及时的救起蕴浠帝姬,她才会这么早早的就离开了。”

    陆飞烟边说着,边流着眼泪,好像是真心觉得忏悔一般,让人好不心疼。

    可是,夏霓裳看到这样的她,却只能报之以冷冷的一笑了。

    “行了,不用在本宫的面前演戏了。”夏霓裳挥了挥手,不愿意再看到她那副可怜的嘴脸,和冷夜轩那浓浓的神。“不必在本宫面前做出一副深相守的模样,本宫不在乎。”

    夏霓裳冷冷的看着地上的陆飞烟,以及她后,那个满脸心疼的冷夜轩。

    “都给本宫滚!你们不配呆在这里,本宫不想让琬儿看到你们那丑恶的嘴脸!”夏霓裳微微的弯着腰,用一根食指,抬起了陆飞烟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你,给本宫记住了,不要让本宫抓到你!”

    说完,便是松开了手,连看都不再看他们一眼,径直的走回边,静静的陪着她那个已经失去了生命的女儿。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为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