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看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路 书名:重生为后
    看着冷夜轩满脸愤怒的离开,吴羽诺的脸上却是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她低头看了看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荷熙,眼中划过了一丝的嘲讽。

    “将她关在后面的耳房里,等她醒了,就带她过来。”吴羽诺对着素染说道。又是抬头瞅了瞅,天色也是不早了,经过这一番的折腾,实在是累的不行,吴羽诺只觉得脑仁疼的厉害。

    “娘娘,您早些休息吧。”素染招呼着小太监将荷熙拖下去,一边上前服侍吴羽诺更衣。

    “嗯,你也去睡吧。”吴羽诺挥了挥手,脸上的疲倦是不能忽略的。

    素染见吴羽诺睡下了,才是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或许是因为累坏了,吴羽诺这一夜睡的格外的好,一夜好梦。

    她醒来的时候,素染已经在外面等了许久了。吴羽诺睁了睁眸子,脸上带着刚刚睡醒之后的迷离。

    “素染。”吴羽诺因为刚刚睡醒,声音里还略带些许的嘶哑,很是暧昧。

    “娘娘,您醒了?”素染连忙是端着已经洒满了玫瑰花瓣的水盆走了进来,准备服侍吴羽诺净面梳洗。

    “嗯。”吴羽诺始终都是半睁着眼眸,由素染服侍着,将自己都是收拾好了。

    “荷熙醒过来了吗?”吴羽诺轻轻的抿了一口素染递上来的盅子,她在用膳之前,喜欢喝一杯,觉得这样整里的心会好许多。

    “回娘娘的话,荷熙今个凌晨就醒过来了。”素染静静的侍立于一旁,脸上的神色恭敬而又祥和。“她醒了之后,就吵闹着要见娘娘,奴婢见她状况不好,整个人疯疯癫癫的,又已经是深夜了,就没有带过来给娘娘。”

    素染说的简单,但是,吴羽诺却是能够想象得到,荷熙定然是不服气的,没准还是以为自己做了什么手段。

    “嗯,你去亲自把她带上来吧。”吴羽诺微微颌首。

    素染见吴羽诺将那盅子都尽数饮下了,脸上也很是平和,才是点了点头。

    荷熙早就起来了。只觉得头痛剧烈,快要死了一般,难受的不行。可是,却被关在这个小黑屋子里,什么都没有,脸上更是多了几分的惶恐。

    “吱呀。”就在荷熙着急的时候,门突然就从外面打开了。一缕的阳光,照了进来,晃得荷熙险些是睁不开眼睛。她用手捂住眼睛,才是堪堪的遮住了那刺眼的光线。

    在阳光之中,一个豆绿色的影,缓缓的走了进来。

    “是你?”荷熙一见来人,便是挣扎着要扑上去。她虽然冲动,但是经过昨,却是想明白了不少的事。昨天晚上,正是素染来到了她的小院子里,跟她说的那一些话。

    当时,冷夜轩就快要进来纯瑶宫的正了,素染接到了吴羽诺的命令之后,便是匆匆的赶到了后面。

    荷熙刚刚吃过饭,正是要睡觉了,却是听到外面有声音。

    “你怎么来了?”荷熙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这几,素染在吴羽诺的边走的很近,便是多了几分的观察和小心翼翼。

    “荷熙姐姐,是娘娘让奴婢过来叫你的。”素染却是一副卑微的样子,将自己的地位放的很低,让人不由得放下了戒心。

    “什么事?”荷熙的脸上却是不解。这几吴羽诺都不叫她去前院伺候了,她又不是真的傻,自然是能够看得出来吴羽诺对她的不同。不过,荷熙可不认为是吴羽诺厌弃了她,反而是觉得吴羽诺想要巴结她,利用她来得了皇上的欢心。

    荷熙整个人都陷在了那些美好的梦境之中,根本顾不了别的了。素染见她这副样子,在暗地里都是撇嘴,为吴羽诺感到不值。

    自己从小到大的贴丫鬟,如今却是为了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就是背叛了自己。吴羽诺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奴婢听说是皇上来了。”素染装作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好像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奴婢私下里瞧着,姐姐容貌极好,想来皇上是一定喜欢姐姐的。”

    荷熙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却是遏制不住的往外流露,看的素染都觉得恶心。只是,有些事,却是不得不继续装下去。

    “姐姐,咱们宫里,就数姐姐的姿色最好了。”素染满脸的崇拜,好像是真的很羡慕荷熙一般。“姐姐,若是后有了好地方,可不能忘记奴婢呢。”

    素染一口一个姐姐,又是自称自己是奴婢,无论是谁,听在心里都是非常的舒服的。更何况是荷熙,她早就陷在了自己的编织的故事之中,不可自拔了。

    “行了,莫要说那些有的没有的。”荷熙脸上带笑的挥了挥手,好像自己就快要登上那万人之上的位置一般,张扬的不可一世。“还不快来服侍我更衣。”

    “是。”素染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是听从了荷熙的话,伺候着她梳洗打扮。

    荷熙的脑海里,闪过了昨晚上发生的事。若不是素染的那小心讨好,自己也未必会掉进陷阱之中,又是如何会遭到了冷夜轩的厌恶呢。

    想到这里,荷熙的气更是不由得涌上心头,脸上的表,也变的十分的狰狞。

    “怎么了?来看我的笑话不成。”荷熙的语气中充满了嘲讽,她觉得自己只是时机不对,不然冷夜轩是绝对不可能不喜欢她的。

    她年轻貌美,材姣好,哪个男人会不心动呢?

    荷熙脸上的表一览无余,都被素染看在心里。素染却是有些不明白的,究竟是什么然,让荷熙这番的不顾一切,也要得了冷夜轩的宠幸。更何况,那帝王的宠,真的是那么好拥有的吗?

    “姐姐错了。”素染脸上没有任何的表,一如既往,只是,她的眼睛深处,却是有着浓浓的嫌恶。“奴婢不过是奉了娘娘的命令,过来带姐姐过去的。至于姐姐所想的那些事,奴婢根本就不在乎。”

    “哼,不过是说的好听。我之前倒是没有发现,你这小、蹄子,心思倒是重的很呢,只怕娘娘都要被你蒙蔽了吧。”

    在荷熙的心中,素染也是跟她的想法一样的,讨好吴羽诺的目的都是为了爬上龙,一跃成为主子。

    “随便姐姐如何想吧。”素染没有理会,她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想法,反正荷熙也是快要死的人了,不过是呈一时之快,自己又是何必在乎那么多呢。“来人啊,带她去见娘娘。”

    素染的话音落下,便是从后面钻出了几个小太监来,架着荷熙的手臂,就朝着纯瑶宫的正走去了。

    “你这个、蹄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等我见到了娘娘,定要让你好看。”荷熙拼命的挣脱,却是挣脱不开,脸上表越发的难看了。

    “这样吵吵闹闹的多不像话,让人听到,还当咱们纯瑶宫不会教育人呢。”素染可是管不了那些的,荷熙这个人已经给她们的娘娘招来了不少的祸事了,不能再任由她这般下去。

    便是伸出手来,将自己腰间的帕子硬是塞进了荷熙的口中,这才是阻止了她的声音。

    素染平里,都是不怎么说话的。那几个小太监哪里见过她这副样子,不由得也是心下一凛,再也不敢惹是生非了。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他们还是要先去正的。

    吴羽诺早就端坐在了正的太师椅上,一脸凝重的等待着的荷熙的到来。

    “娘娘,奴婢把荷熙带来了。”素染率先走了进去,见吴羽诺点了点头,才是招呼着外面的太监,将荷熙带上来。

    荷熙的脸色很是苍白,或许是因为昨天被冷夜轩踹的那一脚,至今都觉得心口疼的很,眼睛也是有些冒光的。

    吴羽诺看着她这副模样,却是一点的心疼都没有,之前,自己已经给过她机会了,可是她却没有把握的住。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娘娘,容华娘娘。”荷熙一见到吴羽诺,脸色登时就变了,眼眶里的泪水立刻就流了出来,很是可怜的样子。若不是吴羽诺和素染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只怕会被她迷惑了吧。

    “荷熙,你跟在本宫边十多年了。”吴羽诺的眼中有着深深的失望,对待荷熙也是看轻了几分。若是她能够一脸无畏,或许吴羽诺会觉得她还能够治好。可是,看着她这样的表,吴羽诺真的觉得自己很傻,边有着这样的一个人,竟然都没有发现,险些是让她坏了事。

    “娘娘,奴婢跟着您已经十三年了。”荷熙脸上的泪水丝毫都没有停止。昨天她昏过去了,可是并不能忘记冷夜轩看她那冷酷的眼神,那要将她的心都剜出来的目光,让她至今想起来,都是背脊发凉。

    “是呀,也是时候,该离开了。”吴羽诺的脸上淡淡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荷熙听了这话,却是吓得愣住了,眼睛都不眨了,怔怔的看着吴羽诺,说不出话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为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