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彻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路 书名:重生为后
    “皇上,臣妾倒不是愿意管那起子闲事,只是云依素来跟着臣妾,又是听话本分的。”夏霓裳侧着脸瞅了瞅冷夜轩的脸色,见他没有丝毫的不喜,才是开口说道。“臣妾原本想着,云依年纪也大了,过几年臣妾就给她放出去,也不枉她辛苦服侍了臣妾一场。”

    说着话,夏霓裳想起下午染恬说云依的模样,不由得就有些难过。

    “只是没想到,她竟是受了那样的苦,都是臣妾的不是。”

    冷夜轩虽然不愿夏霓裳管那些事伤了体,但见她伤心,自己也是心疼的。又听她说受了苦,不由得也是疑惑,便是问了一句。

    “你先别哭,是怎么回事,若实在是委屈了,朕给她做主。”

    冷夜轩素来不愿意管这些事,如今肯为了夏霓裳询问,看来是真的关心,夏霓裳也就收起了几分作戏的意味。

    夏霓裳拿了帕子拭了拭眼角,才是将昨云依是怎么去的睿宇,后来没有回来,她如何派人去寻,今个又是怎么找到的,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丝毫没有添油加醋的意思。

    只是,在说到云依上青紫时,那泪水还是簌簌的落了下来。

    冷夜轩原本只是以为那云依或许被夏霓裳罚了,或是一时不慎,翻到哪个井里了,不成想还有这样的事发生。

    他的眉头越蹙越紧,已经是很大的怒意了。

    夏霓裳见状,也是低垂着头,轻轻的拭泪,却是不敢再说一句话的。

    “夏行!”冷夜轩朗声说道。

    “奴才在,皇上有何吩咐?”那夏行也是一愣,按理说冷夜轩不应该有事找他才对啊。再抬头一看,只见冷夜轩一脸怒气,一旁的夏霓裳则是低头垂泪,便是在心里暗叫不好。

    “派了宫里有经验的姑姑去查云依的伤势,另外,将这件事交给慎刑司去办,若是不查出究竟是何人所为,让慎刑司管事的,都给朕滚蛋!”

    看得出来,冷夜轩着实是很生气的。毕竟,在宫里会发生这样的事,不仅仅是死了人的问题,更是对他皇帝尊严的一个挑战。

    不由得又是想起那还在冷宫里的苏沁晗,冷夜轩的眸子又是冷了几分,好像连眉头都上了一层霜。

    夏霓裳瞅着冷夜轩的脸色不好,也不敢说什么,只是她的月份渐渐的大了,站了一会儿,就觉得有些腰肢酸软。

    便是用手轻轻的撑着腰,脸上也渐渐的露出一丝的不适。

    冷夜轩虽然生气,但还算理智,不多时就注意到了边人的异样,连忙歪过头看去。

    “舞儿,可还好吗?”冷夜轩的脸上划过一丝的歉意,都是自己不好,竟忘记了她如今的子。“是朕不好,要不要请了太医瞧瞧?”

    “无妨的,臣妾只是有些累了。”夏霓裳摇了摇头,只是越来越紧的胀痛让她有些说不出话来,便是顺着冷夜轩的手,坐在了贵妃榻上。

    冷夜轩生怕她不舒服,就拿了一个缠枝宝瓶的大迎枕放在她的腰间。

    夏霓裳深吸了几口气,又是喝了杯的茶,才算是好了些。

    “皇上,臣妾无事了,让皇上担心了。”夏霓裳的面颊微红,有些不好意思。

    “说什么话呢,你是朕的妻子,肚子里的是朕的孩子。”冷夜轩见她缓了过来,眉头才微微的舒展开来。

    “皇上,臣妾今子不适,怕是不能服侍皇上了,皇上还是去其他姐妹那里吧。”夏霓裳倒不是真的想要推开冷夜轩,哪个怀孕的女子不希望丈夫能陪在边啊。只是冷夜轩并不是普通的丈夫,自己也不是普通的女子,自然要看得开些。

    “没事,朕今陪着你,好久没有和你好好说说话了。”冷夜轩笑着说道。

    夏霓裳很是感动,自己如今有了孕,不能服侍冷夜轩,可他还是常常来陪着自己用膳,若是晚了就直接宿在栖凤宫了,就算是她,也不能不感动。

    云依那件事,冷夜轩是动了大怒的,誓要查出来究竟是何人所为。夏霓裳是深知自己的能力有限,有冷夜轩来处理,才是最好的。

    慎刑司的人见冷夜轩这般决绝,怎么敢不办实事呢,便是连着彻查了几,才锁定了一个侍卫的上。

    那个侍卫,乃是蝶慧宫的守卫,进宫也有个五六年的时间了,一直都是老实本分的。

    那,有经验的姑姑在检查云依的子时,发现她的指甲缝里有一点血丝,便是推测那行凶之人,定是被她抓伤了那里。

    慎刑司暗暗的盘查了许久,发现宫里有抓伤痕迹的共有五个人。其中三个是小太监,是在跟人扯皮的时候弄伤的。另外两个,一个是那侍卫,一个则是太医院的太医,他是因为跟他娘子吵架被抓的。

    如此以来,便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侍卫的上。

    那侍卫本姓张,有一个妹妹曾经在俞昭仪的羽涵宫里当个小丫鬟。程灵犀自杀后,他那妹妹就随着大家被分到了浣衣局去。

    而云依被发现的地方,就在浣衣局的后面。那,也有瞧见那张侍卫去了浣衣局。

    冷夜轩的雷霆之怒可是没有人能阻挡的,当即便是派人去蝶慧宫,传了那张侍卫来。

    夏霓裳当时正在睿宇里同冷夜轩商量事,见了这事有眉目,就没有离开,而是端坐在了冷夜轩的下首。

    那张侍卫长得黑黝黝的一张脸,看起来倒像是个农民。只是,一双眼睛泄露了他的心虚,额间还微微的有些冒汗。

    夏霓裳一见到他,便有种预感,伤害云依的人,一定就是他。她紧紧的抓着椅子的把手,生怕自己一个冲动就会扑上去。

    “奴才参见皇上,皇后娘娘。”张侍卫刚一进来,后的门便是关上了。他皱着眉愣了许久,才看清上首坐的是何人,便是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朕今叫你来,只是有些事要问,你不用害怕。”冷夜轩的声音冰冷,听不出绪来。

    “奴才一定知无不言。”那张侍卫更是紧张,说话都有些磕巴了。

    “听说你妹妹现在在浣衣局?”

    “回皇上的话,奴才的妹妹如今确实是在浣衣局当差。”

    冷夜轩笑了笑,只是那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显得更加的冷峻了。

    “那朕问你,三月十八那,你可是去了浣衣局?”冷夜轩继续发问。“你不用骗朕,实话实说。”

    “奴才.”那张侍卫迟疑了一下,才是点了点头,道。“是,那是奴才妹妹的生,奴才去给她送些东西。”

    “哦,送些东西,倒也说的过去。”冷夜轩点头,只是话锋一转,他的声音更加的冷冽。“你妹妹都招了,那并没有见过你,你当朕是傻子吗?”

    “奴才不敢。”张侍卫一下子就扑倒在地上,一头触地,不敢抬起头。“妹妹每事忙,许是记错了也是有的。”

    “朕看你是不见棺材不下泪了。”冷夜轩也是懒得和他废话。“夏行,把那宫女带上来。”

    不多时,夏行便是押着一个粉衣宫装的女子,走了进来。

    “小荷,你怎么样?”那张侍卫一见是自己的妹妹,连忙扑上前去。

    “哥。”名叫小荷的那宫女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她拉着她哥哥的手。“哥,你说实话吧,皇上一定不会为难你的。”

    “小荷。”那张侍卫皱了皱眉头,打断了自己妹妹说的话。“对,是奴才做的,奴才偷东西被她发现了,奴才怕她声张,就杀了她。”

    冷夜轩显然是不相信这样的话的,夏霓裳也是不信。若只是偷东西被抓,杀了也不为过,只是为何要糟蹋了云依,分明是成心让自己添堵的。

    “你还是不肯说实话!本宫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夏霓裳没有忍住,大声的说道。云依已经去了,她不能让人这般侮辱她。

    “奴才没有,这就是真话!”那张侍卫还是不肯承认,只是看向他妹妹的眼中有着一点点的愧疚。“一切都是奴才一个人做,和奴才的妹妹没有关系,你们放过她吧。”

    “放过她?那你可曾想放过本宫的云依!”夏霓裳想起这几年来,一直都是云依陪伴着自己,无论是好是坏,她都一直跟着自己,不由得是悲从心来。

    那张侍卫见夏霓裳这般说,不由得有些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低垂着头颅,并不开口说话。

    “你不用拿朕和皇后当傻子。”冷夜轩安抚了一下夏霓裳的绪,才是开口说道。“朕只是是有人指使你做的,你若是想让你妹妹和家人都平安无事,就老实交代,朕也可饶了你一命。”

    那张侍卫侧头看了一眼旁边泣不成声的妹妹,有些难过,只是想起那个人,却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夏霓裳的眼睛极尖,一下子就捕捉到了张侍卫眼里的犹豫,不由得再添一把火。

    “本宫知道你不是那等极恶之人,怕是被人利用了,你想想你妹妹如花的年纪,你就舍得她吗?”夏霓裳紧紧的听着下的两个人。“若是你说了实话,本宫可是让你妹妹来栖凤宫,有本宫在,没有人敢动她的。”

    那张侍卫听得夏霓裳如此的许诺,不由得抬起头来,嗫嗫嚅嚅了一阵,便是开口。

    “我说!”

    夏霓裳听了这话,心里骤然舒了一口气,脸上也带着一丝晦暗不明的笑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为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