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新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千路 书名:重生为后
    嘉靖九年,距离上次冷夜轩选秀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年。如今宫里的妃嫔,都已经是老人了。许久没有新人进宫,整个皇后都是冷冷清清的。

    一直久居深宫的太后,便在一个傍晚,提议大选。

    冷夜轩近些子,一直是阻拦着立后的事,此时说选秀,也是没有办法再拒绝下去了,只得同意了。

    选秀的事,是太后和兰贵妃办的,冷夜轩也乐得轻松自在。

    “今天哀家叫你们来,就是想跟你们讨论一下,新人进宫的事。”夏霓裳是许久来太后的寿安宫了,真是有些不太习惯。

    选秀的进程已经是大半了,夏霓裳本来就不愿意参合这些事,倒是没想到今天太后会把她们都叫过来。

    “太后娘娘有什么吩咐吗?”先开口的却是慧妃。夏霓裳有些微愣,自己好像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过慧妃了吧。

    “新人很快就要进宫了,你们这些宫里的老人,要起个好的带头作用。哀家的眼里可是揉不得沙子的,也别再哀家这做什么手脚,你们还嫩着呢。”

    夏霓裳原本以为太后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却不成想原来是要示威啊。真是无趣的很,不过已经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妪,还想要大权在握,真真是可笑至极。

    “谨遵太后娘娘教诲。”不管众人心里究竟做如何的想法,此时也只得站起来,垂首听着。

    “后就是选秀的最后一天了,大后天新人就要入宫了。”太后微微叹了一口气。“宫里的花,开的是越来越艳丽了。”

    如今正值夏,百花齐放,鸟语花香,再加上一批新人进来,可不是越来越艳丽了吗?后宫的水,是越来越深了,不知道又要有多少的红颜一辈子埋葬在这里,唯留下白骨堆沙。

    太后年纪大了,说了一会儿子的话,就把她们放了回去。不过,大家也都是心思各异。自古,只闻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如今新人入宫,不知道她们这些老人,还能够绽放多久呢。

    夏霓裳并不在乎这些,不管进来的人是谁,她现在都没有那个闲工夫。前世今生,两个孩子,不管那个幕后的黑手是谁,自己都不会放过她的。

    如今看来,从娴嘉皇后逝世开始,到她小产,显然都是一个人的手笔。而那个得利最大的,目前来说,正是当年的乐欣宗姬,如今的瑜妃娘娘。不过,苏沁晗,她真的有那个脑子吗?

    夏霓裳不由得暗自问自己,就苏沁晗那样一个轻易就能激怒的个,她有可能布置这么细致的局,引得众人一一踏入吗?

    不管大家的心里怎么想,新人的进宫已经是不可阻挡了。

    嘉靖九年,一共有七位姐妹进宫。这七个人,后又会谱写出什么样的故事,没有人知道。不过,倒是很多人看不惯夏霓裳宠冠后宫,巴不得多来些人分摊了她的宠才好呢。

    这一为协理六宫之事的兰贵妃召集众位妃嫔,在沫涵亭内赏花,也算是六宫新旧妃嫔的第一次见面。

    因着天气炎,夏霓裳又是素来畏寒怕的,本是不想出来的,可奈何兰贵妃请的紧,自己又不能不给她面子,只得强撑着子出来。

    今的夏霓裳,着了一件湖蓝色的祥云彩花锦玉华裙,上搭着月牙白的刺绣抹前是一朵绽放的玫瑰,鲜红妖艳,仿若真的一般。外披一件绛紫色宫纱,裙摆下端的竹青弹墨莲花鞋,时隐时现。显得娉娉婷婷的,倒也十分的好看。

    她靠着沫涵亭的边廊旁坐了下来,手上的荷花团扇不时的摇晃着几下。因临着湖边,偶尔也是有些微风拂过的,还算是凉爽。

    “妾见过纯妃娘娘,娘娘万福。”夏霓裳正在那看着远方的景色,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微微回过去,只见后半蹲着一位穿着浅粉色对襟宫装的女子,看着打扮,应该是前些子入宫的新人之一。只是夏霓裳素来不关心这些,并不认识她是谁。

    “娘娘,这是新封的敏贵人。”站在一旁的云依,看的出来夏霓裳的错愕,小声的提醒着。

    “原来是敏贵人,快起来吧。”夏霓裳看了一眼,示意云依扶起来。毕竟是个新人,自己可对什么下马威这些事没有兴趣。“敏贵人如何识得本宫的?”

    “妾自入宫以来就听说纯妃娘娘倾国倾城,宠冠六宫,如今一见,更是欣羡不已。”那敏贵人站起来,依旧是多礼客气,不过听在夏霓裳的耳朵里,却并非是那么一回事了。

    敏。明达不滞曰敏,闻义必徙曰敏。看来,冷夜轩给她定的这个封号到底是没有错的。这个女子,的确聪慧。口齿清晰伶俐,说话也是极其讨人喜欢的。不过,夏霓裳却不u欢她这样的人。

    刚刚见面,夏霓裳并不认识她,如此只怕也是个心思缜密,心有城府的女子。再没有弄清楚她背后的势力之前,夏霓裳是不会对她多做什么的。

    “那些都是传闻,做不得真的。”夏霓裳毫不在意她说的话,只怕这女子并没有说实话。那些人可不是传她倾国倾城,而是狐媚惑主,红颜祸水呢。“如今你既是进宫了,便是姐妹,无需客气。”

    “妾一直仰慕娘娘许久,想聆听娘娘的教诲,不知道娘娘能否给妾一个机会呢?”敏贵人丝毫不受夏霓裳的冷落所困扰,依旧说道。

    “本宫没有什么值得你学习的,大家都是侍奉皇上的,谈不上教诲。”夏霓裳并没有答应她说的话。

    “娘娘这般说,可是瞧不上妾吗?”

    夏霓裳听她说话,已是微微有些恼怒了。这女子着实不上道,自己已经给足了她的面子,够委婉的拒绝了,还要没皮没脸的跟上来,不是有目的的,又是什么?

    “都是自家姐妹,没有什么瞧得上瞧不上只说。”夏霓裳的语气已经是有些发冷了,连原本一直摇晃的扇子,也是停了下来。“既然你一定要学,那本宫只能告诉你,多做事,少说话,免得惹了嫌。”

    说完,夏霓裳便不再看她,看了云依一眼,便缓步的离开了。

    留下的敏贵人,眼神不善的看着夏霓裳的背影。她手中的浅蓝色绣帕,也已经在手指的缠绕下,拧成了条。

    “回去就去打听一下,这敏贵人是个什么来路。”夏霓裳语气不善的说。“这般没脑子的人,本宫还是第一次见到。”

    “是娘娘。”云依也是有些气恼。自家的主子,何时受过这样的气,不过是一个新进宫的贵人,真当自己是个主子呢?

    只是,还没等夏霓裳弄明白这敏贵人的来头,冷夜轩就来了。

    “皇上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夏霓裳看了眼外面,还不到晚膳的时候。况且新人刚刚进宫,这几冷夜轩都是在召幸新人的。

    说不吃味,那都是骗人的。不过,夏霓裳却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朕想吃舞儿宫里的冰碗了,舞儿可会嫌朕贪嘴啊?”冷夜轩打趣的说道。

    “云依,快去那份冰碗上来。”夏霓裳笑着说。“皇上若是想吃了,臣妾过去睿宇便好了,大天来回走,可是坏了吧?”

    夏霓裳拿起旁边桌子上的瑶扇,轻轻的帮他扇着风。

    其实,每个宫里都放着冰,又有风车吹动,带来了丝丝凉意,倒也是隔绝了外面的暑气。

    “朕听说舞儿今生气了?”冷夜轩抓着夏霓裳的手,放在自己的手心里,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那些个人不懂事,舞儿莫要气坏了子,该罚就罚。”

    这回,夏霓裳算是明白了,感自己还没做什么,就有人先去冷夜轩那里告状了。

    夏霓裳不由得冷笑,连看向冷夜轩的脸,也是多了几分的嘲讽。

    “皇上这是来给敏贵人求的?皇上早说敏贵人是皇上的心上人。臣妾可是不敢为难她的。”

    “哎哟,好酸的味道啊,舞儿可是吃醋了?”冷夜轩轻捏了捏夏霓裳的鼻尖,惹得她直皱眉头。

    “臣妾就是吃醋了又怎样?”夏霓裳此时一副小女儿的姿态。她早就发现,冷夜轩最喜欢的就是她偶尔吃醋的样子。“臣妾可没有为难她,只不过是给了她一个忠告罢了,也值得皇上来兴师问罪?”

    “朕还没说什么呢,瞅瞅你这张嘴。”冷夜轩颇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刚刚用过午膳,敏贵人就哭丧着脸去了睿宇。夏行不敢随便让她进去,便去询问了冷夜轩。

    冷夜轩很是不解,这敏贵人在新入宫的人里,也算是比较和他心意的女子,此时这样,不由得也是有些心疼的,就让夏行带了进来。

    敏贵人一进来,立刻就跪倒在了地上。言自己不知何处得罪了纯妃娘娘,惹得纯妃娘娘恼怒非常,自己不敢去萧珏宫,只得来睿宇了云云。

    听得冷夜轩是云里雾里的。他素来知晓夏霓裳的为人,若不是惹急了,夏霓裳一向不会和人起冲突。更何况是一个刚刚入宫的新人,不说别的,夏霓裳都不屑于和她争吵的。

    冷夜轩只得安抚了她,然后就来了萧珏宫。

    “皇上都表明了要给敏贵人撑腰了,还要臣妾说什么呢?”夏霓裳微嘟着红唇,轻轻扭过子去,不愿意搭理冷夜轩。

    “傻丫头,朕的心,你还不明白吗?”冷夜轩将她的子扳正,搂在怀里。“她要是惹你生气了,打发去惜泪宫就是,何苦气坏了自己的子?朕可是会心疼的。”

    “皇上惯会说这些的。”夏霓裳微睨了他一眼,却也是放软了子,不再僵持着。“要真是去了惜泪宫,只怕皇上要舍不得呢。”

    “朕只舍不得你。”冷夜轩柔似水的看着夏霓裳的脸,深的说道。

    夏霓裳靠在冷夜轩的怀里,冲要进来的云依使了一个眼色,云依就退了下去。

    敏贵人,本宫倒是应该好好的会一会你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为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